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706.第705章 近乡情怯,逗比毛病

    第705章 近乡情怯,逗比毛病

    之后的两天里,江奕淳变的有些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看着江水发呆,官船上不少护卫以为又有什么情况了,弄的个个紧张的不行,也时不时的朝江面看去,生怕又飞出什么锁钩来。

    白若竹看着江奕淳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些着急,没事就跟他开开玩笑,卖卖萌什么的逗他开心,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可笑意却未达眼底。

    而且,最近他也不怎么死缠着白若竹了……

    这让白若竹是既开心又有些小失落,开心的是可以休息休息了,谁能受得了他这种猛人天天耕耘啊?失落的是她对自己的魅力都有了些怀疑态度。

    到了第三晚,白若竹就琢磨着怎么把这家伙给反压一次,两人哄了蹬蹬睡着,就吹熄了蜡烛搂相拥着躺到了床上。

    白若竹心里琢磨起了方案,说实话她不是怯场,只是她第一次干这事,又没经验,当然是要好好计划了一下了。终于她已经想好了几个方案一个姿势后,她一个翻身就跨坐到江奕淳的身上,刚好把爪子伸过去,却听到了他轻微的鼾声。

    她瞬间像霜打了一样,又翻身回去重新躺了下去,她这叫什么?出师不利啊,早知道这家伙这么快就睡着了,她就该早点下手了,可以边下手边想嘛,现在人都睡着了,她可没兴趣再把他弄醒了。

    一时间白若竹觉得十分挫败,反压他一次有那么难吗?她怎么就是不能成功呢?

    她心情有些郁闷,加上刚刚想了一些少儿不宜的镜头,这会儿反倒身子有些热,睡不着了。

    她不由想起即将要去的京城,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京里鱼龙混杂,不是说不去京城不知道官多的能吓死人吗?那样一个她从来没接触过的地方,让她不由有些没底,甚至有些畏惧。

    很快,她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头,她是穿越来的,刚来的时候不照样也是从来没接触过这里吗?她还不是混出了名堂,一步一步带领全家致富过上好日子了?如今去个京城就能把她吓到了?

    “不,我不回去,我死都不回去!”突然,旁边江奕淳的声音响了起来,白若竹正自己歪歪呢,结果被吓了一跳,差点就忍不住叫出了声。

    “既然你们赶了我们父子出来,我一辈子都不想回去了,你就死心吧……”江奕淳又说了起来。

    白若竹在旁边听的目瞪口呆,他、他这是在说梦话啊?两人在一起虽然不算特别久,可也一起待过不少日子了,她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说梦话的毛病啊?

    “我不是怕你们,就是不想回京……”他又说了起来,但语气听着有些凄凉。

    白若竹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猜想他是太过焦虑了才会说梦话,而梦话就透露了他此刻心里所想。

    于是,白若竹几乎听了他半宿的唠叨,感觉两人认识这么久,他一个月说的所有话加起来也没今天多,她还不知道他有这么话唠加逗比的本质,好几次听的差点笑喷了,什么谁谁谁小时候尿裤子还尿他身上了,这些年不见了,也不知道怎样了。

    他的那些话主要表达了一个意思,就是他不想回京,但他会记得从小在京里长大接触的人和事,就是不想回京,怕想起他爹娘,更不想面对他那个狠心的爷爷。

    所以让白若竹来总结,他这是近乡情怯了,只是他这种怯并非一般人的紧张,还夹杂了许多别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白若竹笑眯眯的看着他,问:“你还记得你昨晚做了什么吗?”

    江奕淳一头雾水的看着她,问:“难道我在梦里把你给……”他说着坏笑了起来。

    白若竹气的红了脸,明明是差点被她给啪啪了,要不是她看他睡着了不忍下手,还能有他现在得意的时候吗?

    “你不记得你说什么了?”白若竹没好气的问道。

    “什么?”江奕淳挑了挑眉毛,看样子他自己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说以后不总抱着蹬蹬了!”白若竹眼珠子转了转,没把实话说出来,他要是知道自己吐了半晚上的苦水,比女人还唠叨,怕是要郁闷死了吧?

    男人总是爱面子的,她还是不要戳穿他了,而且他心理压力那么大,也怪不容易的,有个宣泄口也好。

    又过了两天,船终于到了岸,白若竹几乎是大大的舒了口气,就跟着江奕淳冲上了岸,即便官船再比马车舒服,天天待船上也要把她逼疯了,古代的交通真的会搞死人啊。

    一行人进了洛河城,快速的整顿了一下,就立即雇了马车继续行进。蹬蹬坐上了马车,又能掀开车帘外面的风景了,心情也好了起来,时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我真的有说过少抱儿子?”江奕淳一脸郁闷的问道,“你不是忽悠我的吧?”

    白若竹忍不住笑了起来,把蹬蹬放到他的怀里了,说:“你呀,就是孩奴了!”

    “孩奴?”江奕淳不是很理解。

    白若竹便解释了一下现代孩奴这个说法的由来,大概因为背景不同,江奕淳并不是十分能理解现代孩奴的做法。

    “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进京了以后住哪里啊?难道一直住客栈?”白若竹问道。

    “你住哪里我就住哪里,我可是入赘你们家了。”江奕淳痞痞的笑了起来。

    “……”

    一般男人谁愿意提入赘啊,这家伙可真是非一般的男人!

    “那我去商会安排的地方住吧,也好尽快在京里的商会混个脸熟。”白若竹说道。

    “好啊,你陪着你,给你撑腰。”

    “你不是赘婿么?”

    两人就这样说说闹闹,又走了三天,终于抵达了京城。

    看着京城高大的城门,白若竹觉得有些恍惚,心道京城就是不一样,城门高成这样,难怪古装戏,关了城门就不能进出了呢,有轻功都不行。

    一行人进京就去了商会,打算先落脚下来再到处转转,当然江奕淳就直接进宫了,这次进京已经拖了太久了,他如果一进京不去面圣就是对皇权的藐视。

    白若竹到了商会表明了身份,表示自己要在京城小住一阵子,需要商会跟安排住处。管事的人自然知道她是长老的徒弟,甚至可能是未来的年轻长老,但看向白若竹的目光却带了些不屑的味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