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698.第697章 原来如此

    第697章 原来如此

    江奕淳把蹬蹬放着坐在一旁的藤椅上,自己则三两下脱了衣服跳入了池里,然后借着温泉水的遮掩,对白若竹又是好一通的折腾,不过别说,在水里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弄的白若竹差点就惨叫起来。

    她脸红的快要滴血了一样,不知道是因为温泉的热气蒸腾的,还是因为害羞又或者气的,反正白若竹现在是明白了,他追她的时候他不要太小心翼翼、温柔体贴,可到了如今,他直接化身为狼,天天就知道折腾她了。

    太可恶,太无耻!

    白若竹咬着牙在他的大腿根掐了一下,想着肯定能让他痛的呲牙,哪知道她浑身无力,又在水里滑溜溜的,根本没掐出去多少力度,倒是让江奕淳的痒痒的,然后再次把她给放倒了。

    呜呜呜呜,白若竹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可恨她家蹬蹬还在玩浴具玩的不亦乐乎,也不知道声讨他爹一下。

    两人离开温泉庄子的时候,白若竹累的几乎不能走路了,她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锻炼身体,至少不能被人家这么轻易就收拾了,当然武功也要练,她决定有朝一日一定要反压他一回!

    转眼到了白若竹的生辰,她早早的起床梳妆打扮,准备吃娘煮的长寿面,一想到可以吃到娘亲手煮的面,白若竹就觉得心情不由飞扬了起来,只是后面去了京城,得有阵子见不到爹娘了。

    江奕淳从身后搂住了她的纤腰,把脸贴到她的后背上,有些赖着不让她忙活的意思,她回头嗔了他一眼,说:“别闹,今天我生辰,还要去吃娘煮的长寿面呢。”

    “啊?今天是你生辰?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还什么礼物都没准备呢。”江奕淳的语气带了些埋怨的味道,好像这事是白若竹做的不对了。

    白若竹一下子就恼火了,瞪了他一眼说:“自家娘子的生辰都不知道,你这相公是怎么当的?还有脸怪我不告诉你了,我还没怪你没准备礼物呢!”

    江奕淳看她生气了,却低低了笑了起来,“好了,你今天是寿星公,我就不逗你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生辰呢?”说完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了白若竹,说:“喏,你的礼物。”

    白若竹看到盒子时,眼睛就亮了起来,因为那盒子是西洋设计,造型十分的华美,上面还镶嵌了一颗颗小小的红宝石。

    盒子都这么高端,里面的东西肯定更值钱了。她流着口水,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盒子,一只怀表映入了她的眼帘。

    那是一只黄金打造的怀表,表盖有皇冠图案的浮雕,皇冠中间还镶嵌了一颗大大的红宝石!

    里面怀表正滴答滴答的走着,虽然功能不能跟现代的表相比,可华美程度绝对秒杀一切。

    白若竹捂住了嘴巴,激动的说:“这、这是怀表?还是英国皇室的东西?”

    “嗯,是怀表,但是不是你说的什么国皇室,我就不知道了。”江奕淳见白若竹这么高兴,脸上也笑开了花。

    白若竹急忙去搂住了他的脖子,娇滴滴的说:“夫君,你真好!”

    江奕淳很得瑟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意思让白若竹吧唧一口,她急忙照做了,谁让那礼物太合她心意了呢?

    华贵不华贵倒无所谓,就是她太需要一只表了,可惜丹梁国没有卖表的,她虽然是现代人,可做表的工艺非常复杂,她可没办法制造出来。

    她不由想到那日,她就随口提了一下表,他就真的听进去,还放到了心里。这怀表怕是价格不菲吧,难道他之前借钱就是为了买这块怀表?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内疚起来,他是男人,送心爱的女人礼物自然是不可能问女人去要钱的,另一方面肯定是想给她个惊喜,才那么神神秘秘的,可她却想歪了,让她实在心里有愧。

    不过她不打算说出自己知道了江奕淳问徐晖临借钱的事,他也是爱面子的,她说出来他又要难堪了。

    江奕淳很得瑟的又指了指自己的嘴,白若竹照做,贴上去亲了一下,他这次可没那么轻易放过她了,指尖插入她的发丝之中,扣住她的后脑,狠狠的亲了上去。

    一个热吻弄的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也都有些燥热起来,白若竹双臂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的说:“爹娘都醒了,我得出去了,晚上再补偿你。”

    江奕淳也知道她的生辰不能起晚了,努力让自己躁动的身体平静下来,说:“好,我陪你一起出去。”

    他说完帮白若竹把怀表挂到了脖子上,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你喜欢就好。”

    这会儿蹬蹬也醒了,看到她娘胸前金光闪闪还镶了红宝石的怀表格外的好奇,啊啊叫着伸手要玩,白若竹急忙塞进了衣领里,对儿子说:“乖蹬蹬,这个可不是小孩子玩的,是你爹送你娘的宝贝。”

    蹬蹬看不到怀表了,委屈的瘪了瘪嘴,呜呜的哭了起来。

    江奕淳急忙把蹬蹬抱到了怀里,说:“臭小子,男人家没这么容易掉马尿的,爹给你找别的好玩的。”

    白若竹可是宝贝怀表的很,瞬间变成了抠门娘亲,就是不给蹬蹬玩。她猜想蹬蹬喜欢红色,干脆从首饰匣子里找了个红珊瑚的串珠,递到了蹬蹬面前。

    蹬蹬吸了吸鼻子,虽然不是很满意,但好在不哭了。

    一家三口收拾妥当出了门,白若竹过去给她爹娘请安,她的生辰是她娘受苦的日子,她不会忘了这一点。

    “若竹,热腾腾的长寿面已经做好了,赶紧去吃了。”林萍儿说着指了指桌上的面条。

    白若竹急忙过去吃面,院子里众人也相继过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