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684.第683章 端王府的秘密行动

    第683章 端王府的秘密行动

    白若竹都快被江奕淳折磨疯了,好在小毛球突然从瓶子里出来了的,她急忙拿脚踢江奕淳,挣脱了他的唇瓣,说:“小毛球醒了,赶快看看。”

    江奕淳一下子收起了色心,坐直了身子,视线也投到了小毛球身上。

    小毛球动了动,好像伸懒腰一样,那样子竟然有些人性化的味道,可见这小东西都有灵智了。它伸好懒腰,突然就朝蹬蹬窜去,一下子落到了蹬蹬脸上,然后就不见了。

    白若竹瞪大了眼睛,这也太诡异了吧?如果是钻到皮肤里,怎么也得有个洞眼吧?可是蹬蹬小脸上皮肤如初,小毛球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江奕淳也十分吃惊,两人却都不敢说话,好像怕一说话会影响到小毛球一样。而蹬蹬一直在熟睡,也没用什么反常的表现。

    就在两人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小毛球又突然从蹬蹬脸上那里出现了,同时一只小小的黑色虫子也从蹬蹬的脸上滑落。

    白若竹大吃一惊,见拿虫子掉到地上已经不会动了,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小毛虫跳到她手心里,一副十分得意的样子,还扭了扭屁股,好像在等着她夸奖一样,白若竹激动的冲它笑笑,说:“谢谢你了,小毛球。”

    小毛球高兴的在她手心扭了扭,又回它的翡翠小瓶里待着了。

    “蹬蹬的蛊是解了?”江奕淳脸上写满了欣喜之色。

    “应该是吧,咱们还是赶紧回北隅城,让上次那个懂蛊术的人帮蹬蹬看看吧。”白若竹笑着说道。

    江奕淳点头,这下子两人又都归心似箭了,只有小蹬蹬依旧无忧无虑的该吃该玩。

    路上,白若竹就跟江奕淳聊起了小毛虫,说大概因为小毛虫之前吞噬了吴宛晴给她下的忘情蛊,这才刚好够进化到给蹬蹬解蛊了,可以说吴宛晴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

    一家人回程虽然很急,但心情却轻松了许多,所以回去的路上还时不时看看窗外的风景,蹬蹬也格外的高兴,白若竹还跟江奕淳聊了许多她在现代看到的宝宝玩具,江奕淳觉得十分感兴趣,说回去要给蹬蹬做一些出来。

    白若竹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个想法,她为什么不能让更多孩子玩到新颖的玩具呢?她或许可以开玩具店了。

    她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江奕淳听,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这脑袋里都是做生意的法子,不去商会做长老真是埋没你了。”

    “那我也是给自己赚钱,又不是给商会赚钱,有什么干系呢?”她撇了撇嘴问道。

    “傻瓜,你忘了要交税吗?你成交额大,交的税就更多了,否则商会如何运转?”江奕淳说着曲指弹她的脑袋,她哪里躲的过去,不满的捂了额头说:“你怎么跟我二哥一样,都喜欢弹人额头啊?”

    “以后不许你二哥弹了,只能我弹。”他有些霸道的说。

    白若竹偷笑起来,“那你自己去搞定他啊。”

    反正能少一个是一个,免得她总受欺负。

    到了第三日中午,他们已经离北隅城只有一日半的路程了,于是一家三口在这个叫永和镇的镇子上找了家酒楼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不远处桌子来了一个带黑色纱笠的男人,帽子四周垂下的黑纱挡住了他的脸,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年纪几何,可他身上却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有些凌厉,也有些神秘。

    他的出现立即吸引了江奕淳的注意,只是江奕淳快速的扫了一眼,就不再去看,但表情却明显比之前严肃了一些。白若竹也忍不住看了那人一眼,她感觉那一定是个武林高手,有着很深厚的内功。

    所以她本来想开口问问的话又咽了回去,怕被对方给听到了。

    江奕淳微微朝她摇头,示意这人跟他们无关,不用紧张。

    那人只点了一壶清茶,似乎对酒菜毫无兴趣,过了一会儿,才有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的有些随意,却是习武之人穿的短打,手腕处还带了皮质的护腕。

    后来的人不用打招呼,就自顾自的在他面前坐下了,然后拿出一块令牌让他看了一眼。

    江奕淳的手明显紧了紧,白若竹察觉到江奕淳的反应,心道难道是那块令牌有问题?她眼力极好,就那么扫一眼,就看到那令派上刻了只瑞兽,似乎是只麒麟。

    带纱帽的男人看到令牌身子不由直了直,然后说:“你可来了。”你语气好像碰到了多年熟悉的老友一般,可白若竹明明看出,他之前根本不认识此人,是看了令牌才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拿令牌的人压低了声音,说:“开始开始行动了,把事情都做好了,否则……”

    带面具的男人轻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悦,意思他知道了。很快,两人相继离开,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而白若竹发现那戴纱帽的人一口茶都没喝。

    “那是什么人?”白若竹低声问道。

    江奕淳给她使了个眼色,说:“待会上车再说。”

    她听了不敢再多问,饭后两人上了车,继续朝北隅城进发。

    “那两人我都不认识,但我认识那人的令牌,是端王唐旭府里的令牌。”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眨了眨眼睛,“他们说的行动是什么?不会是谋反吧?”其实谁当皇帝跟她关系不大,只要别太昏庸了就好,但她的家人、朋友都在西北,她不想他们受到战乱的折磨。

    江奕淳摇头,“不知道,等回去我去报个信儿,至少也给孟良升报个信儿。”

    她看了他一眼,他大概不想再跟通政司有什么牵扯了,甚至很快会离开通政司了吧

    因为担心端王唐旭那边的事情,之后的路赶的急了几分,到了第二天中午,一家三口风尘仆仆的抵达了白家。

    林萍儿和白义宏几乎是冲上来的,林萍儿抢过蹬蹬抱在怀里,心疼的问:“蹬蹬好了吗?”

    白若竹笑着说:“应该没问题了,待会再找懂蛊术的人来看看。”

    “那赶快找来。”白义宏着急的说道。

    江奕淳笑着说:“爹,刚刚一进城我就让人给他送信去了,估计马上就能到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