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629.第628章 你不是我娘子吗?

    第628章 你不是我娘子吗?

    江奕淳这顿饭吃的十分幸福,却也十分的痛苦,幸福的是可以跟家人一起吃饭了,痛苦的是那菜怎么那么难吃啊!

    可是,为了孩子他娘消气,他只能硬着头皮吃完了,不仅喝了三大碗骨汤,饭后又喝了满满一壶茶。

    饭后,白若竹起身说要抱蹬蹬回屋休息,江奕淳也站了起来,一副要跟着的意思,白若竹扭头瞪了他一眼,说:“没听到我们要休息吗?别来影响我们!”

    江奕淳露出尴尬之色,“我连夜赶路、办事,也想休息一下,你不是我娘子吗?”

    一屋子差点喷笑出来,因为白若竹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他们还没见过白若竹这个样子过呢。尤其是经常被小妹欺负的白泽浩,他笑的嘴快咧耳朵根了,心想还好他中午赶回来了,否则就错过这么精彩的时刻了。

    白若竹涨红着脸,瞪向他说:“我还要跟你和离呢,你别来烦我!”

    说完她气呼呼的带着蹬蹬回屋了,进门还狠狠的把门给插上了。饭后她要给孩子喂奶呢,他跟过来算什么,而且她还没消气呢。

    蹬蹬突然见不到他爹了,一脸的不高兴,瘪着小嘴朝门的方向看,还伸了小胳膊啊啊啊的叫,那意思想要他爹抱呢。

    白若竹心里更觉得气了,自己累死累活的把娃生下来,又累死累活的天天喂奶,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他见了他爹就立即变心了,就跟他爹亲了。

    小没良心的!

    白若竹气鼓鼓的坐到床上,直接给蹬蹬喂奶,还好蹬蹬是个吃货,吃上奶也就不想其他的了,也大概是早上太兴奋了,吃的差不多就睡着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睡着的蹬蹬放到了床上,本来打算和衣睡一会儿,可心里烦躁又睡不着,就打算去铺子看看。

    结果她刚刚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来的是徐晖临。

    “我来找我师弟。”徐晖临似乎十分着急,撇下这么一句就朝屋里走,当他看到江奕淳的时候,惊的月牙眼睛都圆了,“你、你怎么随便摘面具?”

    江奕淳目光沉了几分,“我想起那些事了,白家就是当时救我的那家人,我那时候娶了若竹,蹬蹬是我的孩子。”

    徐晖临这次连嘴巴都变圆了。“什么?你、你就是你自己之前找的那个长生?”

    江奕淳嘴角抽了抽,他相信狐狸师兄一定是故意的!

    徐晖临见他这样,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自己找自己,也亏你能做的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改日再跟你细说,只是这事你不要说出去,尤其不能让师妹知道。”江奕淳脸色凝重起来。

    徐晖临眼睛微微睁大,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我们边走边说吧,师父知道你回来,找你回去有要事。”

    江奕淳这会儿一万个不愿意走,但不走难道让他师父亲自找来吗?他只好回屋跟白义宏夫妇打了声招呼,又去白若竹屋门口小声说:“若竹,我回去见下我师父,晚点再回来。”

    “你待吴府就行了,别过来了。”白若竹冷冷的说,但怕吵醒了蹬蹬,声音压低了许多。

    “这里是我家,我干嘛不回来?”江奕淳十分无赖的说。

    “你……”白若竹忍住没跟他斗嘴,怕他又说“你不是我娘子吗?”这种话。

    因为还有急事,江奕淳戴上面具就跟徐晖临离开了,白若竹待了一会儿也从屋里出来,让她娘帮忙看着蹬蹬,她和桂枝坐了马车去温泉庄子。

    路上,白若竹看向方桂枝,问:“桂枝,如果你决定去了温泉庄子,一开始可能就不能时常回来了,尤其是忙的时候,你可愿意?”

    方桂枝点了点头,“你放心把这事交给我,我已经很高兴了,不能天天回家算什么啊,等稳定下来,我不是也能晚上回来,早起再去吗?”

    “我就是怕你太辛苦了。”白若竹拍了拍方桂枝的手说道。

    “不辛苦,我能做女掌柜了,高兴还来不及呢。”桂枝笑的格外甜,她是真的很想做女掌柜。

    两人有说有笑的很快到了温泉庄子,如今的庄子已经扩大了两倍多,反正地契里也包括附近的土地,白若竹觉得不用实在太浪费了。

    庄子里温泉被引入了八个小温泉间,另一边也有大大小小的六间屋子,专门给客人做美容用。白若竹画图纸,找木匠订做了一些美容床,小的屋子里放两张,大的屋子放三、四张,方便客人们的不同需求。

    如今温泉庄子一应俱全,就等人员上岗,然后农历十八开业了。

    这时护卫来报,“大小姐,外面有位老者求见,他说他叫寿蛊。”

    是寿蛊老人!白若竹急忙说:“我亲自去迎人,你们先忙自己的去吧。”

    方桂枝听了,也去温泉房检查一应物件了。

    白若竹快步迎了出去,果然是多日未见的寿蛊老人,自从江奕淳要进京,寿蛊老人也就离开了,只是走之前给江奕淳了一样东西,说等他解了忘情蛊之后,可以用这个让那只蛊虫从江奕淳身体里出来。

    之后白若竹一直在扩建温泉庄子,也没见寿蛊老人出现,却不想他今日会回来。

    她急忙朝他行礼,说:“若竹见过老前辈,前辈赶紧进来坐吧。”

    寿蛊老人笑呵呵的走进了庄子,说:“就不坐了,我还得赶去外地救个老朋友,所以过来找你求两样东西。”

    “前辈需要什么尽管说,若竹帮的上忙一定相帮。”白若竹说道。

    “一个是需要一点你这庄子的温泉水,我要温养一只蛊虫。”寿蛊老人说道。

    白若竹急忙点头,这点小事人家用轻功进来就能取走了,看到她在就特意打声招呼,说明人家十分客气了。

    “另外就是你手里那种除疤的膏药。”寿蛊老人又说道。

    白若竹不知道他如何知道自己有那种膏药,但好在她手里还有一小盒多余的,便点点头说:“我还有一小盒,就送与前辈了。”

    寿蛊老人十分满意白若竹的慷慨大方,说:“我一把年纪了,也不能白要你的东西,那药我急用,也来不及自己配置了,就拿这个跟你换吧。”

    说着他递给白若竹一只翡翠小瓶,瓶子就是通体碧绿的上好翡翠,里面的东西恐怕要更加珍贵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