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628.第627章 报复他一下

    第627章 报复他一下

    见母子俩不哭了,江奕淳这才回过了神,暗骂自己刚刚怎么傻掉了,都不知道说点别的?

    “若竹,你不想知道我怎么突然回来了吗?我之前可是领了圣旨进京的。”江奕淳开口说道。

    白若竹果然愣了愣,但心里还堵了一口气,她白了他一眼,说:“不想知道,关我什么事?”

    江奕淳唇角勾起,眼中带了些狡黠之色,“怎么不关你的事?我是你夫君,咱们可在安远镇县衙登记过的,我出了信物,你按了手印,夫要是有事,妻难道不该关心关心?”

    白若竹瞪起了眼睛,原来他看过她找李大人办的婚书!当时还是二哥提的,说办了婚书也能少点麻烦,免得她成了未婚先孕。

    好了,她现在后悔了,真不该弄什么婚书,让这个混|蛋抓到了把柄一样。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又如何,你失踪那么久,我也不一定要接受你,再说了,原本就一直说等长生回来就和离的,你不是也这样说的吗?”

    江奕淳一噎,他确实这样说过,而且他以前没少骂长生那个龟|孙子,觉得他不负责任,如果没死也不知道回来照顾妻儿,还说要把长生找出来,让白若竹早些跟长生和离,就能嫁给他了。

    这真是啪啪啪的打脸啊,他以前哪里知道他就是那个混|蛋长生呢?

    “我当日坠崖被个商队救了,我一直昏昏迷迷之中,等清醒一些的时候,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天了,他们也把我带了很远,说他们要进京,到了京城帮我寻医治疗。”江奕淳解释了起来。

    “我当时是想回来的,可无奈我根本不能动弹,紧跟着商队碰上了山匪,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最后只能放了跟师父他们联络的信号弹,却不想来的是吴宛晴。”

    白若竹不由瞪大了眼睛,这段故事是不存在于前身的记忆之中的,就是前身到死的时候,都一直在问为什么他不回来,所以白若竹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当时就说自己错了,要跟我在一起。”说到这里,江奕淳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可以看出他现在对吴宛晴十分的厌恶。

    “我说我已经成亲了,有了心爱的人,结果她丧心病狂的给我下了忘情蛊,这蛊一旦下了,我不仅会忘掉所有关于爱人的事情,也会失去一段时间的记忆,所以我一直知道我少了些记忆,却怎么都找不回来,因为我被救的地方离安远镇太远了,别说我了,就是吴宛晴也没查出半点,否则……”

    “还有,那蛊一旦中了,即便再跟爱人见面,也不会再动半分感情,这一点你有机会可以去打听,我绝没有骗你的意思。所以就是吴宛晴都想不到,你就是曾经嫁给我的人。”江奕淳说着唇角又勾了起来,“那婚书可是你自己去办的,你可不能赖账。”

    他说的“你自己”指的就是白若竹自己,而不是前身。

    白若竹瞪了他一眼,说:“别耽误时间,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她隐隐觉得这事很可能跟她有关。

    江奕淳没说话,看向白若竹的眸色深了几分。

    半晌,他压低了声音,说:“我收到了通政史大人的密令。”说到这里,他把密令一字不差的背给了白若竹听。

    “已查明劫持了四名医者的是承水国的六皇子周珏,并且他已经知道了白氏的存在,本司派你速速去拦截,为保万一,必要时可以除去白氏,切不可让她落入承水国手中。”

    白若竹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就知道自己搞不好要摊上个被除掉的命运,好在她不是个多么忠于朝廷的人,否则现在一定伤心难过死了。

    “所以你过来保护我,然后在必要时出手?”白若竹挑了挑眉毛问道。

    江奕淳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不跟我赌气了行不行?我如果真有那种想法,会把密令一字不差的告诉你吗?通政史不会只发一道密令,如果有人得了同样的密令前来,怎么办?我不眠不休的赶来,就是不想你有任何危险。”

    看着他眼底的乌青和凹陷的脸颊,白若竹心里不是没有感动,只是她过不去自己那个坎儿。

    “你不用操心,我能保护好自己。”她冷冷的说道。

    “你保护什么?昨晚那个周珏已经来了,你知不知道?”江奕淳生气的说。

    白若竹心想我哪里不知道了,我比你知道的清楚。

    江奕淳见她还在赌气,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若竹,我们好好谈谈吧,我回来就是想跟你好好过日子的,咱们不闹了好不好?”

    白若竹瞬间就炸毛了,“谁闹了?谁不想好好过日子了?是谁一回来不来见我,在那边问了那种话?到底是谁在闹?还有,你真的确定你回来是因为我?而不是别的人吗?”

    江奕淳愣住了,他没想到白若竹想的是这样。白若竹趁他发愣,抱着蹬蹬绕过他,直接去了灶房。

    林萍儿见白若竹和孩子眼睛都红红的,急忙擦了擦手去抱蹬蹬,白若竹冲她娘笑了笑,说:“娘,我来做几道菜吧,你们也歇歇。”

    “好啊,这两个菜是以前长生爱吃的,你来炒吧。”林萍儿笑眯眯的说,她以为女儿是特意进来给长生炒菜的。

    “好。”白若竹答应了一声,眼睛却气恼的眯了眯,然后趁厨房里的人不注意,给菜里猛撒了一大把盐,第二盘菜不仅撒盐,还撒了糖,反正就是一阵的折腾。

    等开饭的时候,一家人热热闹闹的上了桌,白若竹就把那两盘菜摆到了江奕淳面前,说:“我娘说这菜都是你以前喜欢吃的,你慢慢吃吧,可别辜负了我娘的美意。”

    林萍儿见女儿女婿十分“和睦”,高兴的说:“是若竹亲手做给你吃的,她做菜的手艺你是知道的。”

    江奕淳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他以为白若竹已经原谅他了,激动的说:“好、好,都是我喜欢的,我都吃光。”

    白泽沛轻哼了一声,这才刚回来就霸菜了,让他心里有些不爽,但他一扭头就看到小妹眼中的得意之色,他瞬间就明白了,好了,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果然江奕淳吃了一口菜后,脸上的表情都僵住了,就好像想吐又不能吐那样,最后他还是硬着头皮吃光了两盘子菜,只不过期间也喝三大碗骨汤……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