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627.第626章 心疼的方式好特别

    第626章 心疼的方式好特别

    白义宏也起身说:“我后院的事情没忙完,先去看看,长生你是自己人,我就不招呼你了。”

    江奕淳急忙说:“爹,你忙你的,别跟我客气。”

    白义宏见长生跟他说话还是以前的态度,心里非常的高兴,脸上带着笑离开了。

    方桂枝已经跟着林萍儿出去了,白泽浩便说要去铺子对账也离开了,只有白泽沛没动,林萍儿见他不出来,在门口使劲朝他使眼色,结果他根本不回应。

    白泽沛冷冷的看向江奕淳,说:“你失踪半年后,小妹大了肚子被人侮辱,摔破了头差点送命,我问她可后悔了?她说后不后悔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如今有爹娘和哥哥们疼爱,以后还有可爱的小宝宝,再努力让日子好起来,就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白若竹惊讶的看向二哥,那是她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二哥突然问起的话,她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二哥依然记得她说了什么。

    “曾经她要去玄天山救你,我也问过她是否将来会为这个决定后悔?她说她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但她知道她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会努力不让自己后悔。或许她可能会白跑一趟,但如果她什么都不做,自己也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白泽沛说着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江奕淳走去,盯着他说:“小妹现在有蹬蹬、有我们,日子也越来越好了,我想她从未后悔过,所以我不希望以后有任何人任何事让她后悔,如果你不能给她幸福,就早早离开,别扰了我家的安宁日子。”

    江奕淳被白泽沛的话说愣住了,他朝白若竹看去,眼中写满了感动和愧疚,只有他知道,二哥说的是现在的白若竹,是他心里深爱的人。

    “二哥,我以后不会让若竹伤心难过了。”江奕淳从白若竹身上挪回目光,认真的看着白泽沛说道。

    白泽沛盯着他的双眼,好像要从中间找到一点不真诚的地方,最后他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白若竹看着二哥的背影,心里有些涩涩的痛,二哥竟然都记得,也一直在为她担心,为她心疼着。

    她也站了起来,要往屋外走,她现在还不想理会江奕淳。

    江奕淳抱着蹬蹬,一个箭步挡住了她的去路,有些可怜兮兮的叫着:“若竹。”

    白若竹刚刚脑袋痛,就是想起来那段记忆,前身跟长生在一起的记忆,失忆了的长生有时候就像个孩子一样,可怜兮兮的喊着“若竹”,就是现在这个腔调,也是那时候俘虏了前身的心。

    一想到他跟前身的感情,白若竹就觉得心里堵的慌,她往旁边躲了躲,说:“我要做饭,你别挡路。”

    江奕淳也挪了挪,继续挡在了她面前,死活不让她出去。

    “我问那话不是怀疑你,只是心里有点复杂,我欠白家的,我……”他说着有些噎住,顿了顿才说:“我怕对不起白家。”

    白若竹狠狠的瞪向他,“你是觉得我是来害人的,这里都不是我的亲人,对吧?要说这个家被哪个人连累了,那也是你长生,而不是我!”

    她说完狠狠的踩了他一脚,就要绕过他出去,却不想他一手抱着蹬蹬,一手突然伸开,直接拦住她,将来搂在了怀里。

    “你放手!”白若竹气的推了推他,可无奈于她没有他力气大,就是刚刚踩到他的那一脚,也是他故意让她踩的。而且蹬蹬还被他另一只手抱着,她也不敢动作太大碰到了她儿子。

    被圈进了这个熟悉的怀抱,白若竹心里却突然酸涩的厉害,她曾经想过自己会找个喜欢的人改嫁,当然对方也得喜欢蹬蹬,但她从来没想过跟前身的长生在一起。大概是心理洁癖吧,她自己虽然生了孩子,可她前一世都从未谈过恋爱,这一世怎么也得找个一心一意爱她的吧?

    前身虽然是她,可也不是她,跟前身相爱的长生再爱她,她岂不是还是个替身?

    “放开我,把我儿子还给我!”白若竹突然就哭了起来,她好像钻进了个死胡同里,自己都难受的厉害。

    江奕淳吓了一跳,白若竹、应该说现在的白若竹在他心里,一直是很有主见、很坚强的形象,突然见她哭了,吓得他手足无措起来。

    “你别哭,我真的知道错了。”他急忙松开了她,把蹬蹬也递还给了她。

    白若竹抱着蹬蹬,哭的更凶了,她昨晚没睡好,一大早就突然要面对这么大一件事,她根本就转不过来。

    蹬蹬不知道他娘为什么哭,眨巴着大眼睛盯着她娘,一脸的不解,然后他瘪瘪嘴,大眼睛里也蓄满了泪水,抱着他娘的脖子也哇哇的哭了起来。

    白若竹听到儿子哭,心里更加委屈了,结果哭的更厉害了,这一大一小抱在一起大哭,可把旁边的江奕淳给急坏了。

    他完全没了通政司大人的高冷形象,围着两人来回的走,一边走一边赔着小心的说:“别哭别哭,我跟你们道歉,都是我的错,你们别哭啊。”

    他也是吓傻掉了,半天也找不出什么别的话,就是说别哭了,我错了之类的,结果人家娘俩根本不理他,哭的把外面的人都给惊动了。

    林萍儿有些担心的从灶房探了头出去,方桂枝急忙拉住了她,小声说:“娘,你别去,这事咱们都觉得突然呢,别说若竹了,让她哭一哭就好了,你去了她多尴尬啊。”

    林萍儿想想也是,讪笑着说:“桂枝你说的对,我这是关心则乱啊。”

    说完两人又高高兴兴的做起饭来了,就好像女婿上门了,丈母娘要多整些好菜一样,林萍儿兴高采烈的又加了好几样菜。

    白若竹那边哭了一会儿,发泄完了也就收起了眼泪,她擦了擦眼角,心疼的揉了揉蹬蹬的小脑袋,蹬蹬委屈的朝她颈窝拱拱脑袋,把眼泪鼻涕蹭了她一脖子,然后抬头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大口。

    白若竹被儿子的举动弄的哭笑不得,儿子这是懂得心疼娘了吗?可这又是蹭鼻涕,又是蹭眼泪,外加亲了她一脸的口水,这表达方式也太奇怪了吧?

    ----

    亲们,今天只有四更,不找借口,就是以后某咔一天四更,一天五更,交叉进行,如果有能力的时候会努力加更。然后我说明一下,我真的没有说过自己能够天天五更啊,臣妾真的做不到啊,555,有时候需要好好构思剧情,或者有时候状态不好,勉强去写也容易降低文的质量,请大家多多谅解。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