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604.第603章 咋就这么倒霉呢?

    第603章 咋就这么倒霉呢?

    唯一一个有机会伤人的,也被白若竹给撂趴下了,剩下的根本不是武家兄妹的对手,还有人想逃,最后都被武樱给抓了回来。

    “把人都绑了送去官府。”武柏说道,但他看了看人数,又说:“算了,这得找多少麻绳啊,还是我先去官府把官差喊来抓人吧。”

    李麻子是最先被打的,这会儿才勉强缓过来一点气,他看向武柏问:“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武柏冲他憨笑,“你们今天是踢到铁板上了。”

    白若竹瞧了一眼,心道武家兄妹都不简单,别看武柏笑的憨憨的,如果你真以为他人憨,那你才是真的憨傻呢。

    “小妹,这边你小心看着些,我速去速回啊。”武柏交待了一声,翻身上马,然后快速朝北隅城方向奔去。

    白义宏和白泽沛都是一阵后怕,都来问林萍儿的情况。武樱则过去拍了拍白若竹的肩膀,说:“没发现你还有些底子啊,那我就真好教你几下了。”

    “那我先谢谢你了,你有空了来我家,也顺带教教我家小弟,就是我想他学些基础的东西,把根基打扎实了。”白若竹说道。

    武樱看向她的目光露出了赞许之色,“不错,有远见,你弟弟年纪小,也是个好苗子,把根基打扎实了,以后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我主要是想学轻功,练练内力。”白若竹说着眼里绽放出光彩,作为一名小时候看武侠片长大的现代人,谁没有做过飞檐走壁的梦呢?

    “好,没问题。”武樱一口答应了下来,“你不错,刚刚你跟人动手不畏惧,反应也很灵敏,可比那些一动手就吓得闭上眼睛的小姐们好教多了。”

    白若竹嘿嘿笑了两声,心道她怎么说也算是有些底子的嘛。

    武樱看了地上被白若竹撂倒那人,冲白若竹挤了挤眼睛,小声说:“你刚刚那一脚太狠了,不过我喜欢。”

    白若竹被她的样子逗乐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泽沛见白若竹跟武樱聊的开心,沉着脸说:“小妹,你多陪陪娘,看刚刚把娘吓的。”

    白若竹心想咱们都陪娘,难道要把刚刚帮了咱们的武樱扔一边,没人理她?那也太不地道了吧?想到这里她唇角勾了起来,说:“好,我去陪陪娘,二哥你陪武樱说说话,人家可帮了咱们大忙。”

    白泽沛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他狠狠的瞪了白若竹一眼,也不说不陪,就好像根本没听到白若竹的话一样。

    倒是林萍儿急忙对武樱说:“武姑娘,刚刚谢谢你们了。”

    武樱快步走到林萍儿跟前,说:“白婶你太客气了,就是路见不平我们也得管呢,更别说帮朋友了。”

    林萍儿见武樱性格直爽,也是十分喜欢她,甚至看出了她对白泽沛的意思,只是想想刚刚武樱打架的厉害劲,林萍儿又有点怕有这样的儿媳妇。

    就在这时,李麻子爬起来想逃跑,武樱反应很快,一个箭步冲过去,再次把李麻子踹倒在了地上,还凶巴巴的说:“看来我踢的不够狠啊,竟然让你还有逃跑的力气?”

    这次李麻子是真的爬不起来了,躺在地上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哼哼唧唧的呻吟着。

    林萍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向武樱的目光都带了些畏惧,心道这姑娘实在太厉害了。

    白若竹则走过去大声说:“李麻子你刚刚是想自己逃跑啊,让留下这些人替你背黑锅?”说着她啧啧的感叹了两声,又说:“你还真狡猾了,你自己是主谋,他们不过是你找来的打手,去了官府他们也不会被重罚,可如果你跑了,他们就得替你顶罪了。”

    被打得躺倒在地上的不少人都朝李麻子看去,他刚刚确实是想自己开溜的。一时间所有人都对李麻子产生了不满的情绪,于是后来到了官府,几乎所有人都把李麻子给供了出去。

    李麻子也想解释,可他被武樱踢的岔了气,根本没说话的力气。

    没多久武柏带了官差回来,官差把一应犯人押回了北隅城,白若竹他们则坐了马车,先行去了衙门候着。

    知府吕明朗还记得白家人,但见他们此次和武校尉家的公子、小姐一起,不由态度好了几分。白泽沛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讲了一遍,然后加上武柏和武樱的作证,很快就确认了李麻子一行人的罪行。

    “李金生、许纶你二人企图通过卖地欺诈白家,没能得逞又聚众行凶,该当何罪!”吕明朗惊堂木一敲,厉声喝道。

    李麻子这会缓过劲了,还嘴硬的说:“请大人明察啊,他们签约了又不信我,还抢了契纸过去,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想骗我家的地?我才叫了人帮忙的。”

    “大胆!看来你是嘴硬不招了,来人,各打二十大板!”吕明朗喝道。

    李麻子和许中人一个劲的喊冤枉,但吕明朗明显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很快二十大板啪啪啪的打了上去,两人一开始还挺了几下,后面就嗷嗷的惨叫起来。

    “大人,我都招,我都招了!”李麻子喊道。

    许中人到底是文人,已经被打的脸色惨白,话都说不出来了。

    白若竹悄悄撇嘴,还以为两人能多硬气呢,这二十大板都没打完就挺不住了。

    于是,两人老老实实的交待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李麻子根本不是田地的主人,而是那一片的痞子头头,而那许中人倒是在大户人家待过,甚至还做过管事,而那田地正是他之前主家的。

    那许纶也不是真的中人,他品德不端,被主家赶了出来,因为怀恨在心,离开前偷了主家的田契,因为偷的不多,所以主家还没有发现。

    而那些田契拿到手里也不能生钱,他就拉了李麻子入伙,想办法骗人买了那田地,至于以后他主家发现了,要追回田地,就是那买方倒霉了。

    因为白义宏一直很小心,又谈了许久,李麻子和许纶早就没耐心了,许纶想拿了钱好远走高飞呢,至于今日他们想着即便有变故,硬逼了白家签下契约,再抢了他们身上的银子就好,哪知道竟然碰上硬茬了。

    白义宏听的心里拔凉拔凉的,他咋就这么倒霉呢?去张罗着买地咋就碰上这种事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