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563.第562章 再作妖就送她走人

    第562章 再作妖就送她走人

    其他人都会意,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白老太太不相信的扫了白若竹一眼,不知道是根本没关心白若竹呢,还是看出来也不想问,反正是一副根本没注意到白若竹身体不好的样子。

    林萍儿看了看院子,说:“也没地方了,让娘晚上住若兰那屋吧?”她这话没问老太太,主要是征询白义宏的意思。

    白老太太一听跳了起来,“我不要跟个傻子住,她半夜把我打了怎么办?你咋不去跟她睡呢?你个黑了心肝的坏女人!”

    白若竹听了十分来气,说:“奶奶,若兰是你的亲孙女,你别一开口就骂她,她成了今天这样也是你逼的,你要是不想睡也行,就只有厨房了。”

    她这么说了几句,就觉得胸口气血翻涌,不由捂住了胸口。林萍儿看了到了急忙过去扶住了她,说:“若竹你别动气,赶紧回屋休息着,这里你别管了,有娘呢。”

    白若竹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逞能,更没心情理老太太,便转身回了屋里休息。

    外面白老太太又闹了一阵子,反正这样也挑毛病,那样也挑毛病,还说她要跟她儿子睡,叫林萍儿去睡若兰屋里,林萍儿直接说:“不行,不方便。”

    老太太眼珠子转转,那脚下突然灵活了起来,朝正屋跑去,然后把自己的包袱扔到了炕上,就哎呦哎呦叫起来,说:“我的老腰要断了,我就睡这里,哪也不去了!”

    林萍儿觉得老太太更加泼皮了,不知道是不是跟周寡|妇学的,她气的扭头狠狠瞪了白义宏一眼,说:“那叫你娘睡觉吧,我们去吃饭。”

    晚饭吃的很不舒坦,张家、林家人都往跟前凑,就端回各自屋里吃的,老太太想吃又不敢离开炕,一直嚷嚷着让白义宏给她端饭到床边,白义宏说在床上吃饭太埋汰了,她就是不听,不断的喊二房不孝,想把她给饿死。

    原本开开心心的院子,一下子冷清了许多,蓉儿和妞儿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吓的躲自家屋里不敢出来。蹬蹬大概是嫌太吵了,还大哭几次,白老太太听到就说:“哼,这么娇气的娃娃,一点都不随我们白家人。”

    白泽浩跑去白若竹屋里看她,问:“小妹,你怎么伤的?”

    “大哥,回头慢慢跟你说这事,你别被吓到就好。”白若竹叹了口气,她今天心情不好,更不想提被李易劫持的事情了。

    “那小四呢?我回来就没看到他。”白泽浩不解的问道。

    “小四跟我一样受了内伤,他在别处养伤,我过两日去接他回来。”白若竹说道。

    白泽浩又张了张嘴,想问怎么回事,可看到白若竹那张明显瘦了些的脸,便不忍心追问了。

    “奶来的事情你也别太堵心,这事都怪大哥无能,原本说好了跟周叔他们一起出发,当天早上奶冒出来要跟我们一起走,不带她就坐在村里路口大哭,说我们二房发达了不养老人。”白泽浩说着露出了懊恼之色。

    “我好不容易把她安抚了下来,跟彩月轮番去劝她,结果行程也耽搁了,劝了两天都不管用,她闹的全村都知道我们不孝,后来村长都来找我了。”

    白若竹也猜到了个大概,这时候特别讲究孝道,哪怕白老太太曾经把白义宏给卖了,可现在她老了,白义宏不养她就是不孝。

    “大哥,这事不怪你,就是我回去也一样拦不住。”白若竹冲大哥笑笑,想宽他的心。

    “要是你跟二弟在,就算拦不住,也至少不会闹的满村都知道了。”白泽浩重重的叹了口气,“我跟彩月都嘴笨,太好欺负了。”

    “大哥,别自责了,奶奶如果安生住着,我也不反对养着她,但如果她天天这么作妖,我会想办法让她乖乖回后山村的。”白若竹说道。

    白泽浩点头,“那你好好养伤,我先回屋休息了。”

    过了一会儿,去外面应酬的白泽沛回到了家里,身上还带了些淡淡的酒气,他见开门的不是方桂枝而是他娘,还有些吃惊,以前家里有人叫门,都是桂枝跑腿去开门的。

    林萍儿看到老二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小声说:“你奶奶来了,在家里作妖呢,你去看看吧。”

    白泽沛神色变了变,问:“跟大哥一起回来的?”

    林萍儿点点头,“听说钱被人家骗光了,三郎跟周寡妇的丑事全村都知道了。”

    白泽沛的脸冷了下来,比寒冬腊月里的寒冰还冷几分,“我去看看吧。”

    等他进了堂屋的时候,老太太正在炕上哧溜哧溜的吃一碗面,还把汤汁溅到了炕褥上,白泽沛皱了皱眉头,问:“奶,你怎么不去厅里吃饭啊?”

    老太太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还不是那你黑了心肝的娘不给我饭吃,想饿死老人呢,你不是要做官吗?做官就能不孝了?我得去找这城里的大老爷评评理。”

    林萍儿跟了进来,气愤的说:“娘,是你占了我这屋炕不肯下来,喊你吃饭你又怕占不了炕了,我们肯给你端过来不错,你还要怎样才算孝顺?”

    白泽沛眯了眯眼睛,老太太一来就占了这主屋,明显是想将来长住这里,然后在这院子里树立起她的地位,可是她凭什么呢?就凭一个孝字想把二房压的死死的。

    “那奶好好吃吧,我们先去休息了。”白泽沛说完拉了他娘出来,小声说:“你跟爹今晚去我屋里凑合一晚上,不用跟她一般见识。”

    林萍儿不甘心,但也只能这样了,她想了想又冲进屋里,从柜子里拿了个小匣子就快步离开了。

    老太太盯着她手里的匣子,眼睛直发光,还是那种亮的有些发绿的光,就好像已经看到了大把银子一样。

    白泽沛则去了白若竹屋里,看到她正气定神闲的坐在床上看书,忍不住问:“你已经有法子了?”

    白若竹放下书本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了八颗洁白的牙齿,“我有什么法子啊,我伤的这么厉害,自身都难保呢。”

    白泽沛突然就笑了起来,“还是小妹够聪明。”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