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556.第555章 杀无赦,她的肚兜

    第555章 杀无赦,她的肚兜

    白若竹不由朝江奕淳看去,他是那么愚忠,讲究规矩的人吗?怎么会喊停?

    江奕淳此刻脸上恢复了些颜色,只是还十分的虚弱,他慢慢的站了起来,对上徐晖临和白若竹的目光,他笑了笑说:“我来动手。”

    徐晖临脸色变了变,他明白江奕淳的意思,万一日后漏了风声,也是江奕淳担责任,而他背后还牵扯了孟良升,所以江奕淳不想他冒这个风险。

    一时间徐晖临心情异常的复杂,一直以来,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师父、大师兄和三师弟都不让他去,有什么可能暴露身份的事情,更不会让他沾边儿。为什么?就因为他亲生父亲的孟良升!

    他心里说不出滋味,让他责怪师父和师兄弟,他做不到,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为了他好,所以只能把这种怨记在孟良升的身上,他如果不是孟良升的骨肉就好了!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江奕淳运足了力气,一剑刺穿了李易的心脏,李易到死眼睛都是瞪大的,里面写满了不可置信,他到死都不相信江奕淳真的敢杀他。

    或许今日没有白若竹的那番话,李易还有可能逃过一死,谁让他碰上了不像一般人那样畏惧皇权的白若竹呢?

    徐晖临看着地上已经没气了的李易,急忙从他手里夺下了免死金牌,只是他的表情好像拿到了烫手山芋一样。

    “这个怎么办?”他皱眉问道。

    白若竹想了想说:“不如给我啊,你们拿着都不安全,我熔了还能打根金簪。”

    江奕淳忍不住笑了起来,“第一次听说有人把免死金牌熔了做金簪的,绝对称的上暴殄天物了。不过你不能拿去外面熔,会出事的。”

    白若竹急忙说:“我知道轻重,放心吧。”她不过想放进空间里,也不会被人发现,总比江奕淳他们拿着哪天露馅了好吧。

    徐晖临听了,就把免死金牌递给了她,叮嘱道:“藏好了。”

    “再搜搜他身上,很可能有避毒的宝贝。”白若竹说道。

    徐晖临动手搜了起来,搜出了几张百两的银票,以及一点金创药,还从李易的胸前扯出了一条红彤彤的肚兜。

    白若竹瞬间脸都绿了,那是她的肚兜啊,还是她娘亲手给她做的,她当时还说不喜欢牡丹花,就画了马蹄莲的图样,她娘给她在肚兜上面绣的马蹄莲。

    丹梁国并没有马蹄莲这种花,也没人绣这样的花型,所以白若竹一眼就认出那是她的肚兜了。

    她很快就想了起来,当日她快到北隅城的时候,碰到李易被打晕送回北隅城,醒来的时候身上里外衣服都换了,那件肚兜也就不见了。她当时急着逃跑,哪有心思去找肚兜了,却不想被李易……

    白若竹暗暗咬牙,这人藏了她的肚兜在身上做什么?好有机会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想到这里,她偷偷朝江奕淳扫了一眼,当她看到江奕淳的神色时,心里咯噔了一声,完了,江奕淳也认出来了!

    徐晖临却不知道那肚兜背后的故事,冷笑着说:“这李易倒是痴情,还把他相好的肚兜随身带着。”

    白若竹觉得自己要解释不清了,她也不好当着不知情的徐晖临面前说什么,急忙扭头说:“还有活口,我去把他毒死吧。”

    她从密室被带出来之前,就打算下狠手了,所以指甲里的毒都是致命的,只不过有毒发时限而已。

    所以其余跟来的突厥人都毒发身亡了,只有那个被白若竹割肉的人还在地上扭动着惨叫。白若竹叹了口气,她挪动十分困难,走一步都觉得胸口闷痛。

    “只能杀了你永绝后患了,算是便宜你了。”她嘴里嘟囔了一句,指头抬起来点了那人一下,很快那人叫声越来越小,抽动了几下就没有声音了。

    等她转回头去,江奕淳已经收起了那种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李易的眼神,闷声站在一旁没有任何动作。

    “白若竹,搜不到什么了。”徐晖临对白若竹说道。

    白若竹也跟着细细的看了一遍,确实没什么东西,她惋惜的叹了口气,或许是李易吃过什么避毒的东西吧。

    如果人活着,她把把脉也能确认一下,如今人都死了,也只能就这样算了。而且她如今心情根本不在什么避毒的宝物上,而是该如何跟江奕淳解释上面。

    徐晖临把几张银票塞给白若竹,说:“算是给你你的药钱。”

    白若竹也没跟他客气,干脆的收了起来。

    她看了眼李易的尸体,说:“不如咱们把他的尸体藏起来,就说他那几名手下拼死相护,让他给逃掉了,就可惜你们不能领功了。”

    “你说的对,免得被知情的人借题发挥。”江奕淳开口说道。

    白若竹急忙朝他看去,见他认同自己的意见,这才松了口气,他没有误会她呢。

    徐晖临比江奕淳受伤轻一些,于是他负责了这项任务,拖了李易的尸体到远处的树林藏起来。

    等徐林晖离开,江奕淳走过去抬手擦白若竹脸上的血迹,有些心疼的说:“是我连累你了。”

    白若竹这会儿还担心呢,撅了撅嘴说:“我还以为你都忘了,还要埋怨我呢。”

    江奕淳苦笑起来,“我就是认出那是你的肚兜,恨不得把李易大卸八块,可我知道我不该乱想,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生生死死,我怎么会不信你呢?”

    白若竹听的心头微软,拉了他的手说:“当时我快到北隅城的时候,被李易给抓住了,他把我打晕带回了李府,大概怕我身上藏了毒药,叫丫鬟把我衣服全部换掉了,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变态。”

    她之前跟江奕淳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提自己衣服全部被换了,这种事情容易闹出误会,她才不想多讲呢,却不想李易竟然藏了她的肚兜。

    另外,她现在很后悔,以后用什么绝对不能搞特殊性,尤其是十分私人的物件。

    ----

    今天某咔有事出门,结果下暴雨回家晚了,所以只能三更了,明天会努力加更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