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442.第442章 不上心还是得了病

    第442章 不上心还是得了病

    半晌,老爷子才叹了口气,说:“到底是你年轻有为。”

    后面他又陷入了安静之中,让屋里的气氛十分的尴尬,他眼中闪着哀伤的光芒,加上头发已经斑白了,显得格外的落寞。

    白若竹觉得老爷子好像真的修身养性了,搁在以前,肯定要叫起来,说这种去北隅学宫的机会该是属于他大儿子的,怪白泽沛自私自利,不先让着他大伯,等等等等。

    当然,他现在也无法有这样的抱怨,他大儿子一辈子不能参加科举了。

    或许老爷子真是清醒了一些,又或许他只是认命了吧。

    “你们要去就去吧,反正如今我是管不了你们了。”老爷子半晌回过神来,语气中还带着些赌气的味道。

    白义宏脸色不是很好看,他眼中有不忍和愧疚,但他怕他爹钻牛角尖,又去找路子救白义博,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白禄没跟着进屋,站在屋外说:“你们要走了,今晚就留下吃顿饭,我给你们践行。”

    这关系好的都要留他们吃饭,本来是好事,可人太多了,就成烦恼了。

    白义宏急忙说:“泽浩他岳家先跟我们说好了,不然我们明晚再过来吃?”

    “行,那说好了,明天下午你们早点过来,可别带什么东西,我这里啥都有!”白禄说着拍了拍白义宏的肩膀。

    就这么一打岔的功夫,白义宏一家从老爷子的屋里退了出来,老爷子也没再理会他们,自顾自的看起书来,于是,众人朝老爷子行礼,这才离开。

    白福一直态度很冷淡,看样子是在看书,但白若竹瞧见他眼角是朝这边扫过来的。

    等白若竹一家回了后山村,就去汪家好好吃了一顿,汪家的饭菜做的是十分丰盛,快赶上喜宴的菜色了,倒让白家二房的人十分不好意思,白若竹心里就琢磨着等送年礼的时候,一定得给汪家送好一些。

    饭后,两家人唠了会儿嗑,白家人起身告辞,回了自己院子和周得顺碰头。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白义宏、周得顺还有白义忠凑在堂屋喝酒。

    白泽沛、白泽浩以及白泽济三兄弟到原本白泽沛住的那屋聊天去了。

    而女人们则凑在白若竹屋里说起了私房话,反正晚上也不打算赶回镇上了,就让他们爷们多喝几杯吧。

    “义宏,咱哥儿俩以后少有这样的光景了,不知道啥时候还能凑一起,你这过年不会再特意赶回来了吧?”周得顺很的有些醉,说话都有些大了舌头。

    “放心,以后总有机会。”白义宏倒没有周得顺那般伤感,因为女儿的一席话让他看到了更美好的未来,甚至两家人还能再聚到一起,只是如今事情还没谱呢,说太早万一不成反倒不好了。

    女人那屋里,大家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

    “若竹她娘,你真是好福气,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这么出色,我家周闯能有泽浩的踏实劲,我也就放心些了。”不知道怎么就聊到儿女身上了,周得顺媳妇不由为自己大儿子周闯发愁起来。

    农忙的时候,周闯还来给白若竹家收过庄稼的,白若竹记得他年纪不大,可手机勤快着呢,倒也不觉得有多不稳重啊。

    “周闯能干着呢,上次帮我家收庄稼多利索啊。”林萍儿也这样觉得。

    周得顺媳妇急忙摇头,“不能看表面,他马虎着呢,叫他去买点什么,总能丢三落四的,上次让他去他姥爷家捎点话,他是去了,结果就捎了一半,其他的给忘了。”

    白若竹没急着说话,心道这是性子不沉稳没把事情放在心上,还是记忆力出了问题呢?

    一般年轻人记忆力会比较好,往往随着年龄增长才会记忆力衰退,但也不是没有特例的,可往往是因为大脑或者身体有病症造成的。

    或许只是前者,只是她多想罢了。

    不过白若竹还是开口说:“婶子,不如喊周闯过来,我给他把把脉?”

    周得顺媳妇听了吓了一跳,急忙问:“这难道是有啥病?”

    白若竹赶紧说:“你别多想,有时候身体营养不对也会这样,调理下就好了。”

    周得顺媳妇不是很懂营养不对的意思,只知道让白若竹看看也好安心,她立即跳下了炕,踏着鞋子就往外去了。

    林萍儿嗔了白若竹一眼,“你瞧你把你周婶吓的。”

    “要是没事不就能完全放心了,万一有事可耽误不得。”白若竹也十分无奈,难道她猜想到周闯可能得病了,却假装不知道么?

    很快,周闯被她娘拉来了,不过没进白若竹那屋,而是去了堂屋里让白若竹给把脉。

    周得顺喝的醉醺醺了,看到周闯还说:“跑这里来蹭酒啊?赶紧回去睡觉,明日还得下地呢!”

    周闯缩了缩脖子,说:“是娘拉我来的。”

    周得顺媳妇这会儿没心情跟周得顺解释呢,转头对白若竹说:“你别理他们,赶紧给我家周闯看看。”

    白若竹点头,过去一把扣住了周闯的腕子,周闯下意识想抽手,却被他娘给拉住了,训到:“老实点,别影响了你若竹姐诊脉。”

    周闯还一头雾水呢,他好端端的要诊什么脉?又不是女人怀了娃娃,得找大夫诊脉确认一下。

    白若竹扣着周闯的腕子半天没说话,许久,她才松开手,问:“可有头痛的情况?比如休息的晚了会头痛?头晕?”

    周闯摇摇头,“没有过。”

    白若竹点点头,又问:“身上可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没啊,我身子好的很,话说你们干嘛要给我看病啊?”周闯已经憋不住了,直接问了起来。

    周得顺媳妇却突然说:“他背上起些疙瘩,这算不算?”

    “我看看再说。”白若竹微微皱眉。

    这时候白义宏和周得顺他们也不喝了,都朝这边看过来,大概也猜到周闯是有什么毛病了,周得顺的酒劲一下子就醒了大半。

    周得顺媳妇也急了,一把儿子衣服往下扯,露出了周闯脖子下面的小半个后背。这大冬天的,周闯被突然袭来的冷风激的一个哆嗦,忍不住嘟囔道:“娘,这就是些风疙瘩,能有啥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