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92.第192章 老爷子的鬼逻辑

    白若竹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蹬蹬平时可没有乱摸的习惯,就是吃奶的时候也没有摸着不该摸的地方,白若竹也是刻意不让他摸的,怕他养成不好的习惯。

    谁知道这孩子今天怎么了,突然就伸手去摸人家于红袖了,这也就算了的,大不了算误伤,可他还又补刀抓了一把,意图就太明显了吧?

    于红袖见白若竹笑她,脸更红了,气的抬手去打她,埋怨的说:“孩子是饿了想吃奶了吧,你这个娘怎么不知道喂好孩子啊。”

    “明明才喂过不久的,他要是饿了可不会委屈自己,肯定要大哭大闹的。”白若竹说着又大笑了起来。

    旁边的桂枝倒还收敛一些,只是抿嘴偷笑,心里却庆幸起来,幸好刚刚她没去抱蹬蹬,否则她也要被吃豆腐啦!

    于红袖此刻是欲哭无泪了,想训蹬蹬两句又不舍得,这小家伙此刻一脸无辜的看着她,大眼睛萌的快滴出水了。

    白若竹憋着笑抱过了蹬蹬,佯怒的训他,“小坏蛋,怎么能乱抓呢,小心谢先生打你屁屁!”

    于红袖气的去打白若竹,叫道:“肯定是你把蹬蹬教坏的!”

    ……

    白家其他人回了村里就直接去了老宅,二郎说反正迟早要面对,不如早点解决了。

    老爷子已经听说白义宏去镇上做买卖了,一见他们都来了,还没等说明来意,他就指着白义宏骂了起来。

    “你丢不丢人啊,守着好好的地不种,跑出做那下贱营生,也不怕人家笑话?”老爷子又看向白泽沛,问:“二郎,你怎么说也是个秀才了,做那商户的下贱营生,就不怕耽误了前程?不会又是白若竹那个贱|人出的破主意吧?”

    老爷子其实并不知道二房如今多数是听白若竹的,只是他知道二房卖的是吃食,而白若竹做饭很好,那就肯定是她想的主意了。

    林萍儿一听不乐意了,看向老爷子说:“爹你也是个秀才,这么骂自己的孙女不合适吧?”

    老爷子瞪起了眼睛,“妇道人家插什么嘴,我没她那种孙女!”

    白泽沛轻轻拉了拉林萍儿,示意她不要跟老爷子吵架浪费时间,若竹也不想有这种爷爷呢。

    林萍儿抿起嘴站在了一边,只是眼睛拼命的瞪老爷子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爷爷此言差矣,就是先生家也有田产、商铺,京城里好些书香门第也有自己的产业,说他们是商户倒不至于,只是合理管理庶务罢了,否则如何支持府里的开销?”白泽沛不慌不忙的说道。

    白义宏也跟着说:“是啊,爹,我那几亩地只能凑合糊口,可二郎要去学宫也要多了各种开销,明年乡试赶考又得一笔银子,不趁着农闲做点营生怎么行?我们正儿八经靠努力赚钱,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

    白义宏也是有些火气的,他爹骂他女儿“下|贱”,又说他们家做的是“下|贱营生”,他就不明白了,他家一没偷二没抢的,怎么就下|贱了?他们每月该给的供养钱按时给,逢年过节都有礼送,该孝敬老人的都孝敬了,怎么就这么不受老爷子待见呢?

    老爷子见白义宏敢顶嘴了,气的下巴上的山羊胡都抖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压下了怒火,因为白义宏的话提醒到了他。

    二郎去学宫需要大笔的开销,参加乡试也需要一笔银子,白义博不是同样也需要吗?

    “你们要是为了二郎科举筹钱,我倒也能理解了。”老爷子缓和了语气,“你大伯以后也需要大笔的银子,等谢先生推荐他去了府城最好的学宫,开销肯定也不小的。”

    二房众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猜到了老爷子的意图。

    “兄弟间就该相互帮顾一些,你们手头也是松快了,就支援下你大哥,将来他跟二郎一起入仕了,叔侄两也好有个照应。”老爷子又说道。

    二郎眸色暗沉了下来,相互照应?他才不会相信呢,他大伯可是想他全家去死的。

    “爹,我家要是能松快了,也不会去起早贪黑的做那营生了,不是我们不帮大哥,实在是二郎一个都供得难啊。”白义宏说的是实话,古代普通庄户人家供个读书人不容易。

    老爷子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他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们也难,所以咱家出个当官的,以后就都能好起来了。你大哥年纪大了,也没有多少时间再耽搁了,如果搁以前他一直没起色也就算了,如今运气来了,我就想着咱们不行就先把你大哥供出来。”

    林萍儿差点又要骂起来,还是白泽浩拉住了他娘的袖子,林萍儿才忍住了怒火。

    老爷子旁若无人的继续讲道:“反正二郎年纪还小,晚个三年也不怕,等他大伯当了官,下一届他参加科举的时候,多个人帮顾着,或许能有更好的发展。”

    饶是二郎这么稳重的人,此刻也已经黑了脸,他语气淡漠的说:“爷爷,当我们赚到银子再说吧,运气不是天天有的,晚个三年,万一像大伯以前一样没走好运,几十年都考不过,谁来供我?”

    老爷子听出来二郎不愿意,他瞪起了眼睛,“你如今怎么学的越发自私自利起来了?你看看那些大户人家是怎么有家族观念的,你一个人入仕了没什么,在官场有个亲人相互帮扶才是正理。”

    “爷爷,我此次考了案首,想必考举子更有机会一些,入仕的希望也更大,为何不是我先入仕了,将来帮扶大伯一把呢?”二郎语气又冷了一些。

    老爷子一把拍在了桌上,“说到底都是你自私自利,你大伯年岁大了,有几年可以虚耗了?你考了案首尾巴翘到天上去了,那不过是一时的运气,你才读了几年书,你底子能有你大伯打的好了?他至少读了几十年了,你怎么就知道他以后一定没你考的好了?”

    林萍儿实在忍不住了,小声嘟囔了一句,“读了几十年还是秀才的大有人在,不见得考上秀才就一定能当举人了。”

    ----

    第四更送上,晚点还有五更,我给力吧?大家快来表扬我吧,哇咔咔!

    感谢书友如雪蕾、『if…』、空城、单纯的脸毒蝎的心、角落里的我独自哭泣的打赏,谢谢大家,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