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90.第190章 难道是他?

    白若竹摇头,“真的不方便,我家还有猪要养呢,又脏又臭的。”

    “我看了,西院有猪圈哦,还有鸡圈,你们想养什么都方便啊。西院进了主院就是池塘,就是想养鱼都行。”于红袖激动的说。

    白若竹明白她的好意,只是她自己不能擅作主张答应下来,家里人疼她,愿意听她的意见,可她也要尊重全家的想法,家里有什么事都是开会讨论后才能做决定的。

    她冲于红袖歉意的笑笑,说:“还是等我们全家商量了再说吧。”

    于红袖也知道不能逼的太急了,但是她是真的想白若竹住进来,所以她只好把主意打到自家夫君身上了,只要先生发话了,学生能不听吗?有白泽沛帮忙劝白若竹,白若竹一定会答应的。

    想到这里,于红袖也不再硬拉着白若竹一家去做客了,带着桂枝急匆匆的回了家。

    “爹、娘、大哥,你们怎么看?”白若竹小声问起了家人。

    “谢夫人是好意,就是不太方便,我们还是再合计合计吧。”林萍儿有些犹豫的说道。

    白义宏和白泽浩也是这个意思,一家人也没按计划去看房子,免得万一再撞见于红袖,反倒让人家心里不舒服。

    小四是跟他们一起回村的,依旧是他跟白若竹、林萍儿一起坐了驴车,只是没到村口就让他提前下了,免得被老宅的人知道又看他不顺眼。

    到下午的时候,白泽沛回了家,竟比他平日都提前了不少,白若竹看着二哥问:“难道二哥你答应谢先生了?”

    白泽沛微微皱了皱眉头,问:“小妹要是不喜欢,我就去回了先生。”

    看来是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只是回来跟家人商量的。

    白若竹倒没有不想去住,或者说不喜欢谢府,就是觉得不好意思占人家的便宜,你总占人家的好处,日子久了反倒要伤了感情。

    “那倒不是,就是不太好意思。”白若竹说道。

    “走,我们进屋去说吧,爹娘大哥都在家吧?”白泽沛问道。

    “在呢,屋里歇着呢。”白若竹说着去灶房给白泽沛倒了杯菊花茶,等进堂屋的时候,家里人已经围着桌子坐好了。

    白泽沛喝了口茶,开口讲了起来。

    “其实谢先生这次回来是有任务在身,有些事情我之前没讲清楚,谢先生原本在安西府府尹孟大人府上做西席,后被孟大人赏识做了谋士。而此次孟大人妻族有户姻亲家中出了一名秀才,而那名公子有事要在安远镇待阵子,家里怕他耽误了来年的乡试,就求到孟大人那边,想给那位公子安排一位名师。”

    “先生因为守孝一直没能继续科举,孟大人建议他明年参加乡试,所以便把这个差事安排给了他,而他如今住的宅子就是那户人家相赠的。”

    听了白泽沛的话,白若竹才想起来于红袖提过她跟谢先生的婚事就是孟大人牵的红线,她当时也没问孟大人是何人,此刻才知道竟然是安西府的府尹,就相当于现代的省长了,还是在西北占据重要地方的安西府府尹,这官算是很牛了。

    白泽沛又喝了口茶润润嗓子,继续讲道:“为了就近授课,那家公子这几日就会搬入谢府,先生也让我一同搬进去,方便每日一起授课,我已经答应了。”

    白若竹点点头,以为就他一个学生,他去的早点晚点都无所谓,可如今还有了另一个贵公子,就不好让人家迁就他了,他按谢先生的吩咐住过去也是合情合理。

    只是他们一家子都搬过去,真的不太合适吧?

    “谢先生说那位贵公子吃喝都有讲究,他原本打算从北隅城请个名厨过来,如今请了咱家一家住去西院,他倒是能省下请名厨的钱了。”白泽沛说着看了眼白若竹,“我倒是担心小妹太累,先生直接说厨房还有帮厨打下手,不会让小妹受累,听了这话,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就说如果真要我们搬过去,得给他交房租,算我们租下的。”

    白义宏点头,“应该的,是该给租金的,哪能白住啊。”

    “可是先生不同意,说传出去人家要说他得了大宅院都养不起,还算计起学生家人的银钱了。还说如果我们要给他租金,他也得给若竹诊金和厨房的月钱,肯定比咱家给的租金多。”

    白若竹犹豫不决起来,按于红袖说的,西院跟住院隔开,他们倒不会影响到住院,下人房本就位置偏僻,却有侧面可以直接去街上。加上如今她二哥要搬过去,搞不好好些日子都不能回家,她就有些舍不得了。

    “我就怕爹娘待着别扭,不习惯。”白若竹想了想说道。

    林萍儿笑了起来,“我还担心你不愿意呢。”

    后来一家人商量了半天,最终决定答应下来,人家谢先生和夫人已经这么有诚意了,加上又不会影响到人家的生活,他们要是再死活拒绝着,反倒容易伤了感情。

    等到第二天一早,白泽沛去跟谢先生说家人已经同意了,很快于红袖得了消息,激动的领着桂枝就去了白家的摊子上,张罗着下午就要帮白家搬家,说自家有马车,来回更方便。

    白若竹哪里好再麻烦她啊,可磨不过她的热情,只好答应了下来。当天声音依旧很好,不到中午就能收摊了,于红袖直接喊着白家人推了推车去了她府上西院,带着白家人一一看了过去。

    没一会儿白泽沛也赶到了西院,他朝师母打了招呼之后,就悄悄冲白若竹使了个眼色,白若竹心里奇怪,脚下放慢了几步,落到了众人后面,而前面于红袖正兴高采烈的介绍灶房和水房,并没有注意兄妹二人的窃窃私语。

    “小妹,你猜来跟先生读书的另一位公子是谁?”白泽沛压低了声音问道。

    白若竹搜索了一下前身的记忆,她跟二哥同时认识的文人公子没几个啊,突然她瞪大了眼睛,盯着二哥问:“难道是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