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85.第185章 最好吃的饼

    白若竹把豆腐切切直接扔到了汤锅里,一掀开盖子,立即有浓郁的香味飘出,来福嫂直吸鼻子,好奇的问:“你这是炖了什么,咋这么香呢?”

    白若竹笑着说:“是大骨头汤,其他也没什么,就是时间炖的久。”她见来福嫂一副流口水的样子,又说:“等下豆腐烧开了,送一碗给你尝尝啊。”

    来福嫂脸又红了起来,自己是不是表现的太馋了啊,她急忙摇头,“不用了不用了,哪能再要你们东西了。”

    “不打紧,一碗汤又不值什么。”白若竹笑着说。

    来福嫂就没在跟白若竹争执,回头看丈夫正蹲一边啃手抓饼呢,就是那吃相实在有些不好看,她郁闷的嗔了他一眼,有那么好吃吗?让人家觉得他们夫妻多馋一样。

    她想着把手抓饼放进了口中,咦,果然味道不一样,不仅闻着香,吃起来更香!

    她也忍不住狼吞虎咽起来,好吧,反正他们夫妻的形象已经没有了,谁让白家的东西太好吃了呢?

    这时候市集里已经有稀稀落落的人流了,白若竹拿出面小布旗子挂在了车上的杆子上,就这个设计还是她特意交待她爹要给推车加上的。

    于是旗子挂在推车上方,上面赫然写了几个字:手抓饼。

    字是白泽沛写的,刚劲有力,却又透着丝丝书卷气,一下子就让人觉得档次不一样了。

    白若竹把孩子交给她娘,然后吆喝了起来:“香喷喷的手抓饼,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买手抓饼送香浓的大骨汤了,送完即止,先到先得啦!”

    一家人都傻掉了,不敢置信的看着白若竹,这些吆喝是哪里学来的啊,别说听着还真有些作用,可是眼前的真是曾经那个害羞又文静的白若竹吗?

    白泽浩自然而然的觉得是生活所迫,心里酸涩起来,拉了拉白若竹的胳膊,说:“大哥照你的样子吆喝,要是不好了你指点我。”

    白若竹明白大哥是心疼她,怕她一个女人这么吆喝会不好意思,其实她想说自己内心分明住着个女汉子,她哪里会不好意思啊,正吆喝的挺得意呢。

    不过家人的好意她不会不领情,笑着说:“那就交给大哥了。”

    结果白泽浩发现说起来容易,喊起来就有些难了,他照着白若竹的话去喊,喊出来才发现跟猫叫似的,还不如妹妹嗓门大呢,可就这样,他的脸都烫了起来。

    倒不是觉得丢人,靠自己辛苦劳动赚钱,正儿八经的做买卖,有什么丢人的?就是他没在大庭广众之下吆喝过,加上白若竹说的那一溜溜的话,他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白若竹捂着嘴低低的笑了起来,她当然知道大哥此刻的窘迫了,她要不是前世摆过地摊,也在街上吆喝过,哪里真能一开口就吆喝的这么顺?所以她当然知道第一次吆喝有多不好意思了。

    好在白泽浩脸红归脸红,却一声比一声大,很快就像模像样的吆喝起来了。

    没一会儿就有人凑了过去,问:“啥是手抓饼?咋卖啊?什么大骨汤真送?”来的是个身材壮硕的男人,似乎鼻子挺灵,一直在吸鼻子,明显是被香味给吸引来的。

    白若竹偷笑起来,就是因为有这种人,所以古时候才有“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说法。

    “这就是手抓饼,您看您要什么口味的,素饼五文,加鸡蛋另外加三文,加肉片另外加十文、里面夹的菜是白送的。”白若竹指了指放在推车上的食材,让对方看的一目了然,只是生意刚开始做,能夹的材料并没有多准备,先简单点的来。

    那汉子看到煎得半熟的肉皮,不由砸吧了下嘴,最终却说:“先来个加鸡蛋的尝尝吧,就是八文对吧?”

    白若竹点头,“客官你算的可真对,我这就给你做个热乎的。”

    壮汉听到白若竹夸他,心里十分受用,又提醒道:“还有送我的汤呢?”

    “马上来!”白若竹掀开锅盖看了一眼,豆腐已经煮熟了,她拿木勺乘了一小碗汤,放在了小碗里,还特意从汤里大骨头上刮下点肉一并乘了进去。

    那汉子又使劲吸了吸鼻子,嘴里叫道:“嗬,这汤还真香啊,下功夫熬了吧?”

    “客官真是个美食家啊,一下子就闻出来了,这汤我们天不亮就熬上的,您慢慢喝,小心烫啊。”白若竹又夸了对方一句。

    那人觉得美食家这个叫法还挺好听的,立即得瑟了起来,拿了汤勺吹起了手中的汤,结果这么一舀,他发现汤里还有快肉呢,一下子眼睛直了起来,心道自己这手抓饼买的值啊,才八文钱就能吃块肉了。

    他急忙捞起肉就往嘴里送,一下子被烫的眼泪差点流出来,只能把肉含在嘴里直呼气。人家提醒了小心烫的,还不是他看到肉太心急了,汉子自己想着都不由脸红了起来,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吃肉的好心情。

    白若竹是瞧见这人被烫了,见她大哥要去问,急忙对大哥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不要管,白泽浩有些不解,过去小声问了起来。

    “人家怎么也会难为情吧,而且你看他那样子,明显是痛并快乐着呢,还问什么啊。”白若竹拿胳膊顶了顶大哥,说:“赶紧再去吆喝。”

    白泽浩又悄悄看了第一个客人一眼,心想着白若竹说的“痛并快乐”,心道小妹哪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说法,不过倒还挺贴切的。

    白若竹这边的手抓饼很快就做好了,她让她爹给壮汉送了过去,那人这次学聪明了,吹了半天才咬了一口,这一吃立即冲白若竹翘起了大拇指,大声说:“这饼子真好吃!”

    这人生的壮,嗓门也格外的大,立即吸引了过路的人注意,紧跟着又有两人过来问手抓饼了,然后一人买了素饼,一人要了加鸡蛋的。

    白若竹手脚利落的忙活起来,两只饼同时做,很快就完工了。

    先头那壮汉三两口就吃完了手抓饼,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他想了想又说:“店家,再来一个加鸡蛋的!”说完还傻呵呵的对另外两人说:“你们来买就对了,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饼子”

    白若竹抿嘴偷笑起来,好在这时候没有遍地都是托,否则这人肯定要被人当托看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