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49.第149章 给桃花治病

    最后,在白若竹的劝说下,桃花最终点头同意了,白若竹擦了擦额头的汗,她是大夫啊,弄的跟她求人一样,想想还是前世做牙医轻松的多。

    “桃花妹子先歇着,我把孩子先送回家,再拿些草药和工具来,你们先烧开水,一定要把锅洗干净,不能有油腥,水烧开后晾凉,千万不要掉脏东西进去,另外准备点干净的白棉布。”白若竹交待了几句,然后抱着蹬蹬回家了。

    周家没草药和工具,她得回家去取,另外她可不想蹬蹬待这里被吓到,一看就知道周桃花娇气的很,待会还不知道怎么哭呢。

    白若竹回家里把蹬蹬托付给了她娘,又讲了周桃花的事情,林萍儿听了直摇头,说:“那黑狗跳肩根本不顶事,娘小时候同村个女娃就是用了那法子,最后还是病死了。”

    “有病不治,靠那些封建迷信能不加重吗?”白若竹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萍儿不知道封建迷信是什么意思,就觉得肯定不是好东西,附和着点头说:“有的土法子不一定管事,就是真好了,也多少是挺过去了,或者别的缘故好了。”

    白若竹很高兴她娘的思想还蛮先进的,否则她娘血虚也去找狗跳跳,她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她收拾了针灸盒子,抓了些草药,又找了把干净的小剪刀,然后找了个小瓷瓶倒进去了一些她提纯的酒,跟她娘打了声招呼就要出门。

    “若竹啊,你说桂枝不会是生什么病,她娘不方便给看大夫,也找这种土法子吧?”林萍儿抱着蹬蹬送她到门口,也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这一点上了。

    白若竹愣了愣,心头不由一紧,替方桂枝担心起来。

    “她娘死活不想我见桂枝,不然娘你私下去找人打听一下,就当抱孩子出去串门,不过千万别累着啊。”白若竹说道。

    林萍儿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去串门还能累着啊?你太小瞧我了。”

    白若竹无奈的笑笑,她娘早就闲不住了,要不是有蓉儿娘帮忙看着,她娘早就开始干活了。

    白若竹跟林萍儿兵分两路,各自去忙了。

    等白若竹到了周家的时候,周桃花正在喝粥,眼睛还红红的,似乎又哭了一场。

    白若竹暗中叹了口气,对桃花娘和周得顺媳妇说:“待会你们帮我按住她的腿脚,免得她乱动影响治疗。”

    这话一说周桃花就抖了起来,一脸惊慌的看向白若竹问:“为什么我会乱动?会很疼吧?”

    “刚刚不是跟你讲了吗?疼是肯定的,但长痛不如短痛,再说我还会给你扎针减轻疼痛的,你放心吧。”白若竹是同情周桃花的遭遇的,只是她又觉得就周桃花这娇气劲,她二哥肯定是看不上的。

    周桃花大概也怕白若竹不高兴,虽然依旧很犹豫,却没再问东问西。

    白若竹快速的把银针跟剪刀都消了毒,然后一把抓住周桃花的脚,下手飞快的刺破了她脚底的脓包,那速度快的别说周桃花了,就是桃花娘和周得顺媳妇也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的时候,脓包里的脓已经喷了出去。

    “脓都绿了,你们真是拖的太久了。还好我发现的及时。”白若竹一边放脓水,一边小心翼翼的把脓包外面那层皮减掉,因为已经是死皮了,所以周桃花并没有觉得疼痛,反倒觉得脚上的胀痛减轻了一些。

    很快,伤口被处理的差不多了,白若竹又拿出了银针,飞快的朝周桃花脚上扎去。

    “啊……”周桃花吓的惨叫起来,那针虽然细,可那么长,扎上去她不得疼死啊?

    结果等她喊声未落,白若竹的第二根针已经扎了上去,白若竹直接给了她一个大白眼,问:“有那么疼吗?真正疼的还没开始呢。”

    桃花脸上飞起了红云,难为情的说:“是不疼,我、我还以为这么长的针非得疼死呢。”

    桃花娘听说不疼,大大的松了口气,看向白若竹的目光多了敬佩之色,她觉得那么长的针扎进去都不疼,看来白若竹的医术真的不错。

    等白若竹针灸完毕,她看向桃花娘和周得顺媳妇,“你们按住她,一定要按好了,她脚下烂的厉害,一定要敷药弄干净了,否则好不利索。”

    桃花娘跟周得顺媳妇急忙照做,白若竹拿出一点她之前做过的棉球,沾了瓷瓶里的酒朝桃花脚上擦去。

    脓包被放掉,下面的肉都有些腐白了,可毕竟也是新肉,被酒精一蜇可想会有多疼了,还好白若竹提前扎针麻木了桃花脚上的疼感,可就这样桃花还是惨叫起来,整个人也拼命的挣扎起来。

    “呜呜呜,好疼啊,我不治了,我不治了!”桃花又哭又叫,隔壁的院子的都能听到她的哭喊声了。

    白若竹动作飞快的给她擦完,然后拿带来的草药捣烂,连汁带泥给她敷上,最后用桃花娘准备的干净白棉布给包上了。

    等做完这一切,桃花的哭声也小了,酒精蜇的痛是一时的,忍过去也就好了。而桃花的伤口被处理了,脚也没有之前那么胀痛,反倒轻松了许多。

    白若竹没空理她,拿了其他药材去熬药,周得顺媳妇急忙跟着打下手,在一旁不住的对白若竹道谢。

    等药煎好,白若竹端去给桃花喝,桃花脸上还挂着泪痕呢,她看着黑糊糊的药汤问:“会不会很苦啊?”

    白若竹也不是没有见过难缠的病人,她默默叹了口气问:“苦比你痛的腿都抬不起来的好?”

    周桃花急忙摇头,最后皱着眉头喝下了药。

    “好了,叫桃花好好歇着吧,吃东西要忌口,不要吃发物和刺激性的,明天我再来给她换药、煎药汤。”

    白若竹说完收拾了东西要走,周得顺媳妇追了出来,感激的说:“这真是麻烦你了,还给我们桃花出了药材,这费用该怎么算你尽管说,没有让你白垫钱的道理。”

    “婶子,要是别家我肯定要钱了,你家帮了我大忙,我生产的时候多亏你陪我说话呢,你们要是给我钱,我以后都不敢上门了。”白若竹笑着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