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84.第84章 老爷子的亲情牌

    蓉儿得到了鼓励,把小手给摊开了,白若竹指导她了一两句,蓉儿听的满脸放光,说一点会好好练字的。

    其实白若竹挺羡慕蓉儿的,她前身小时候练字都没纸笔,是用手指沾了水在桌上一笔一划练的。

    白若竹发现纸上还有几个并非蓉儿的字,字说不得多漂亮,却十分周正,只是笔力纤柔,一看就是出自女人之手。

    “是你娘在教你习字?”白若竹问道。

    蓉儿点头,看向白若竹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之色,“是啊,白姐姐你怎么知道?好厉害啊。”

    白若竹指了指那几个字,蓉儿才明白过来,笑着说:“我娘说她写字不好看,让我好好练,要练一手好字。”

    蓉儿娘看着内向,却没想到是个有文化的,白若竹不由来了兴致,问了蓉儿几句,才知道蓉儿的外公以前是读书人,蓉儿娘小时候跟着读书识字的,只可惜蓉儿外公身体不好,早早就去世了,功名都没能考到。

    但毕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还是希望自己孩子识字有些文化的,白若竹对此十分赞同,点头说:“蓉儿要好好学哦,等你长大了来帮姐姐管账。”

    蓉儿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对她说,就把她当大人一样看待,她小脸激动的微微泛红,使劲的点点头说:“那说好了,我一定好好学!”

    白若竹如今嗜睡,没一会眼皮子就打架了,就在蓉儿床上眯了一会儿,到了下午林萍儿带着她跟蓉儿母女告辞,蓉儿娘原本要想留两人用晚饭,但想到白若竹大肚子不好回去太晚,也就没有强留。

    白若竹母女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福寿堂,白若竹打算让柳女医帮忙看看。说到这里,白若竹有些懊恼,她是跟外公学了中医,可是她当初没有好好去学妇产科相关的内容,更没有真正给孕妇摸过肚子,所以连孩子有没有完全入盆都摸不出来,实在是惭愧啊。

    “已经入盆了,应该就是这七八天以内的事情吧,回家好好修养足精神,生产的时候也好有力气。”柳白霜给白若竹摸了肚子,依旧是那么冷冰冰的说道。

    已经习惯了柳白霜的冷漠,林萍儿十分高兴的付了诊费,礼貌的朝柳白霜告辞,扶着白若竹离开了。

    原本是天天念叨怎么还不出来,可如今听说还有七、八天,白若竹又突然紧张了起来,回去的路上突然变的沉默起来。

    林萍儿察觉到白若竹的紧张,拉着她的手说:“若竹啊,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痛是肯定的,咬牙忍过去就好了。”

    没生过孩子永远想象不到有多痛,白若竹不禁想到了这句话,她也是想象不到有多痛,所以才会紧张起来。好在她懂医术,柳女医也医术不凡,到时候总归心里是有底的。

    “娘,我没事,有柳女医帮忙接生还怕什么?而且我胎位又正着呢。”白若竹怕她娘担心,反过来安慰起了她娘来。

    两人到家之后,把去张家的经过简单的跟白义宏讲了一下,一家人就准备开饭了。晚饭是白义宏做的,因为等不及白若竹母女回来了,而且他也不忍心媳妇和闺女累了一天回家还要继续辛苦,不过在后山村肯帮老婆做饭的男人还真不多。

    虽然白义宏做饭比林萍儿的水平还差,但白若竹却十分高兴,她为有这样的爹感到骄傲,疼老婆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对了,爹,我今天拾柴回来碰到王峰叔,他让我跟你讲一声,说明日去学堂那边开会,村里想给学堂选个先生了。”白泽浩吃了两口饭开口说道。

    王峰是村长王树根的大儿子,为人沉稳能干,村里的耆老也看好他,有意让他将来接替老村长的班做新村长。

    “还说你给先生做的桌子真好呢。”白泽浩说着嘿嘿的笑了起来,白家前几天把给学堂做的桌椅都送了过去,当时看到的人也一个劲的夸白义宏手艺好。

    白若竹一听来了精神,开口问:“爹知道如今村长他们中意请哪些人做学堂先生吗?”

    “听说有一个是树海村的老秀才吴孟维,他妻子早亡,没留下儿女,他也不愿续弦,所以如今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子很是清贫,但学问却是不错,品性、脾气也都很好。”白义宏说道。

    白若竹点点头,能为亡妻不续弦的,也是长情之人。

    “村里说如果请到他,就给他安排住处,让他就在咱村生根了。”白义宏继续说道,“还有个镇上的童生,据说以前给大户人家做过先生,如今想告老归田了,所以才对咱们村有些兴趣。”

    “其他没了?”白若竹问道。

    白义宏有些无奈,“还有人提了你大伯,似乎是你爷爷让人帮忙提的,说你大伯怎么也是个童生,保不准马上乡试就是秀才了,而且对村里也熟悉,家又在这里,还能不尽心了?”

    白若竹撇了撇嘴,“哼,如果他真能考上秀才了,他也看不上在学堂教书了。”

    “是啊,我看大伯还没二弟的学问好呢,要不是二弟要继续考功名,教书肯定比他好多了。”白泽浩也忿忿不平的说道。

    白泽沛在旁边表情却是淡淡的,似乎对白义博教不教学堂完全不关心。

    白若竹摸了摸肚子,就算将来她儿子不在村里读书,不太可能被白义博荼毒,但她也不忍心村里那些孩子好不容易能读书了,却摊上那么个先生。

    “爹,你可不能徇私啊,这事还是要选最合适的。”白若竹没说太白,只是提点了一句。

    白义宏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饭后不久,家里就来了客人,或许也不算是客人,应该说是白家的长辈。

    “义宏啊,你如今在村里有些威望了,两个儿子又有出息,爹也为你高兴啊。”白老爷子拍了拍白义宏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白义宏有些受宠若惊,他从小就没怎么被他爹关注过,老爷子的精力几乎都用在培养大儿子身上了。

    “爹你过奖了,我这还差的远呢。”白义宏笑的有些憨直,只是他没看到老爷子眼中晦涩不明的光芒。

    白若竹坐的很远却看得清楚,她暗地撇嘴,老爷子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还知道打亲情牌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