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4.第4章 现在后悔吗?

    在前身的记忆里,白若竹的父亲白义宏是个十分正直、憨厚的人,从来不跟人动手,也不跟人红脸,可是今天为了她,白义宏不仅要跟人拼命,还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原则,为她说了谎。

    白若竹有些心酸,如果自己的父亲也能这样对待自己该有多好啊,不过她很快就想通了,现在不就是她的父亲吗?还有护短的娘和哥哥们,她再活的这一世老天已经待她不薄了。

    刘三媳妇还有些不服气,小声嘀咕道:“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男人还不是跑了。”

    白义宏一眼瞪了过去,他眼睛本来就大,此时虎目圆瞪,样子看着挺吓人的,刘三媳妇悻悻的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但你们也不能冤枉了长生那孩子,那天他出事我还去找过村长,后来好些人跟我到后山找,看到的痕迹是滑到了山那头去,这个村长可以证明。”白义宏又说道。

    村长急忙点头,“确实是这样。”

    “长生那孩子是碰到事情了,但他福大命大迟早会没事回来的。”白义宏叹了口气说。

    林萍儿也急忙说:“就是,那孩子是个福相,肯定能逢凶化吉!”说完她拉了拉白若竹的手,怕她因此太过担心长生。

    “什么福相,黑不啦几的。”刘三媳妇小声嘀咕了一句。

    白若竹记起来,好像长生长的很好看,又不清楚来历,白义宏平日里总让他把脸抹黑了。

    她突然想起身上还有枚玉佩,是长生给前身的,她立即拿出来给众人看,说:“这是长生的传家之物,也是他给我的成亲信物,这种东西不会有假吧?”

    众人看去,白若竹手上的玉佩洁白莹润,一看就有些年头了,这下子众人对白义宏的话没了怀疑,如果不是成亲,谁会把传家之宝随便送人?

    这时,村长又敲了敲拐杖大声说:“大家伙都听到了吧,义宏和若竹丫头把事情都讲清楚了,以后谁也不许乱嚼舌根子,更不许没事找事!”

    众人纷纷点头附和村长的话,刘三跟刘三媳妇心里不痛快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好了,今天刘三媳妇找事在先,又打伤了人,就赔林家半吊钱吧。”村长想了想说道。

    “什么?她值半吊钱吗?”刘三媳妇又喊了起来。

    村长使劲的拿拐杖敲了敲地,厉声说:“怎么我说话不顶事了?半吊钱你可以不给,那让白家报官去好了。”

    刘三吓了一跳,要是报官先不说怎么判,自家媳妇肯定要去牢里蹲蹲的,听说那里不是人待的地方,就算能走出来都得掉层皮。

    “村长别生气,我媳妇年轻不懂事,这钱我们赔,就是我手里没钱,得回去朝我娘要。”刘三腆着脸说道。

    “那你尽快给白家送去吧,不要拖过明天。”村长毫不留情的说,“行了,大家都散去吧,好好顾着田地里,咱们庄户人家是靠田地吃饭,别净整那些没有的事情,耽误了地里的活!”

    众人见村长发话,也不敢多停留,白义宏朝村长道谢,又给了李大夫诊金,才带着一家子离开了。

    “闺女,你别理会那些人,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回到家后,林萍儿帮白若竹整理了扯乱的头发,有些心疼的说到,“这头破了好大一块,也不知道会不会落疤。”

    白义宏一个劲的朝她使眼色,怕白若竹会因此更难过,林萍儿反应过来,也有些后悔。

    “爹、娘,我没事的,这点伤不会落疤的,你们也别因为这事气坏了身子,咱们过的好好的,让他们嫉妒去吧。”白若竹面对疼爱自己的爹娘,忍不住安慰起他们来。

    白义宏和林萍儿非常吃惊,女儿从小就懂事,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愁眉不展的,他们也知道女儿的心病,却无能为力。没想到今天出了这事竟然让女儿想开了,倒也算因祸得福了。

    “说得对,咱们过的好好的,气死他们!”林萍儿是泼辣性子,本来还想着以后如何找刘三媳妇的晦气呢,听了白若竹的话,又改变了想法。

    “闺女你好好歇歇,我去喂猪了,他爹你赶紧去给后院菜浇点水。”林萍儿说干就干,拉着白义宏从屋里出来了。

    林萍儿又喊了老大白泽浩去劈柴,很快院子里又传来一声声的劈柴声。

    白若竹抬头看了看简陋的土屋,心里有些泛酸起来,她和衣躺到土炕上,坚硬的触感立即咯痛了她的脊背,家里的生活环境还不是一般的简陋。

    白家家境一般,从老宅分家出来的时候自己起的房子,但因为手头紧张,一共起了三间房,而林萍儿疼女儿,硬是给白若竹单独安排了一间,两个儿子则挤了一间房。可眼看着大儿子就要成亲了,白若竹又很快要生小孩了,房子更加不够住了。

    这些都是前身路过爹娘窗口不小心听到的,林萍儿还说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当初救长生都给花了,家里如今紧巴的厉害,别说盖房子了,就是白若竹生孩子的那笔开销都没着落呢。

    前身因为这事没少偷偷抹眼泪,但作为如今的白若竹就不会暗自伤感了,她躺在床上琢磨起来,怎么能改善一下现在的情况,让家里条件好些呢?

    正琢磨着,外面传来敲门声,白若竹扶了肚子慢慢起身,说:“谁呀,进来吧。”

    进来的是知书达理的二哥,也难怪会这么礼貌的敲门了,要是换了大哥,应该是砸门的。

    白泽沛走到床边,从怀里摸出个包着油纸的包子塞到了白若竹的手里,“赶紧趁热吃了。”

    包子还有些烫手,白若竹惊讶的看着二哥,忍不住问:“你哪里来的钱?”

    “我帮人写信赚的,你受伤得补一补。”白泽沛说的很简单,但语气却不容反驳。

    白若竹也确实饿了,刚巧闻到包子味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偏偏声音还特别大,白泽沛听到差点没笑出来,还是怕白若竹没面子才忍住的。

    白若竹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挠了挠头说:“谢谢二哥。”然后剥开油纸大口的吃了起来。

    说实话包子基本没肉,也不是白面的,味道也不怎么样,但白若竹还是吃的狼吞虎咽的吃完了。

    白泽沛有些惊讶的看着白若竹,好像妹妹许久没有吃东西这么香了,他忍不住说:“要是喜欢我过两日再给你买。”

    白若竹急忙摆手,“我已经吃够了,再吃也就腻味了,娘可不让你给人写信耽误了读书,你要是再去买,我只好跟娘请罪去了。”

    白泽沛没在此事上多跟白若竹争论,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你现在后悔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