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

    “嬷嬷……嬷嬷!”崔嬷嬷的声音越来越小,纳兰念歇斯底里地摇晃着崔嬷嬷的手臂,“不要睡……不要走,不要扔下我啊嬷嬷……”

    此时,门开了,崔嬷嬷好似看到了纳兰无双走了进来,然而此时她已经视线模糊开始看不清楚了。

    只是她还是听到纳兰无双声音里带着的恐慌,即使看不到她的表情,崔嬷嬷也红了眼眶,陛下……果然还是来看老奴了。

    “陛下……老奴对不起你……老奴知道你一直怨我,但是陛下……老奴求你,不要伤害殿下……咳咳,上一辈的错,不要追究在无辜的下一代身上……”她双手无意识地伸着,弥留之际还想着为纳兰念争取……

    纳兰无双伸手去抓崔嬷嬷的手,妖娆娇媚的脸上鲜少地流露出了悲痛之色,她眼眶酸涩地握着崔嬷嬷粗糙的手,“乳母……”

    这一声久违的“乳母”就像是开闸的海水,惊起了崔嬷嬷的往事,她难耐地哭了起来,“陛下……还能听到这声‘乳母'真好……老奴以为这辈子都听不到了……陛下……不要伤害,伤害二殿下……咳咳,他是你唯一的儿子啊……”

    “乳母别说了——朕答应你,朕答应!”纳兰无双见崔嬷嬷死死睁着眼就是不肯咽气,就等她答应的样子,心中苦涩不已。她一出生母后就死了,是乳母带大的她。纵使后来乳母算计逼迫她,令她心寒震怒,她也没有想过处置她……她再冷血,也做不到处置将自己带大的奶娘……

    崔嬷嬷听到纳兰无双的回答,不由慈祥地笑了,她原本激动的双手也虚脱下来,面带笑容,再没了声音?。

    纳兰无双和纳兰念同时神情一震,而后不约而同地喊道,“乳母(嬷嬷)!”

    纳兰清站在门外,听到里面一男一女的哭喊声,身子一僵,闭上眼,良久后才睁开。看了眼蓝天,沉默半晌。

    不多时,纳兰无双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面上看不出悲伤之色,仿佛方才听到的那声悲痛的呼喊只是他们的错觉般。

    “母皇……”纳兰清低声唤了声,然后没有说话。

    而纳兰无双直接无视她,一步一生花般地高贵优雅地离去。

    “陛下,奴婢知罪了!”无思跪在凤鸾殿门口,看到纳兰无双面无表情地走回来,不由得跪着爬到她脚边,伸手去拉她的裙角,“无思不是故意的,奴婢也不知道崔嬷嬷的事情……是那小宫女没有说清楚……”当兰儿带着纳兰清的令牌来请纳兰无双,说崔嬷嬷快不行了的时候,她就觉得事情不妙了。然后,果然陛下立即下床火急火燎地要赶去清水宫。

    她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那宫人是来请陛下过去见见崔嬷嬷最后一面的,却因为她没有通传,而导致陛下险些没能去见崔嬷嬷最后一程。她才想起,崔嬷嬷曾经是陛下的奶娘,是陛下极为信任和尊重的一位嬷嬷。于是无爱劝她先承认错误,求求情,兴许陛下能够网开一面。

    纳兰无双抽回脚,将自己的裙角从无思手中拽了回来。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苦苦哀求,可怜兮兮的无思,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偏偏说出来的话却叫无思浑身发凉——“若不是朕赶得及见乳母最后一面,你以为你还能在这跪着求情?那宫女已经被处死了,至于你……”她冷笑,没有立即说出来。

    无思面色一瞬间就灰白了,她没想到事情严重到这个地步,不禁畏惧地缩了缩身子,胆怯地看着纳兰无双,“陛下恕罪,陛下饶命!”

    无爱无情无心三人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并不能上前劝解,因为纳兰无双的性子就是这样,你越是有人给你求情,她越是折磨你,直到你一个人没有朋友没有伙伴,也没有人求情,她才会开恩……

    “滚,朕不想再看到你。”纳兰无双面无表情地从无思面前走过,语气里丝毫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无端地让人觉得心寒。

    “陛下……”无思哭得稀里哗啦的,陛下叫她滚,可是她能滚到哪去呢?天大地大,离开了皇宫,离开了凤鸾殿,她根本没办法生存。

    然而不论她多么可怜多么惨,纳兰无双都会铁石心肠到无动于衷。

    “无思,这回是你考虑不周到。”无心走到无思面前,见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她就事论事的告诉了她。

    “无思,等陛下气消了,就肯定又将你调回凤鸾殿当值的。”无情感慨一句。

    无爱只是摇摇头,她们都明白,女皇做出来的决定,断没有可能收回成命的。无思只怕再也不能回到凤鸾殿了。只要看到无思,陛下就会想起自己奶娘的死。无思的存在不就是提醒。

    而无思麻木地起身,也不理会三人,一步一步朝殿门口走去。

    其他人估计随时就追上了,当然送行的有,安慰的也有,然而无思就像是被抽去了经过一般,无论大家怎么念叨她都是沉默地收拾自己的行李。

    再说纳兰无双,她将自己关在内殿,不让人进来伺候,沉默着待了许久。

    纳兰无双抚摸着凤座,有些百感交集。她想起很多年前的自己,那时候她还没有成为钥国的一代女皇,但是她有乳母有父皇,有许许多多的朋友……她还有月铎,有他们共同的女儿无忧。可是现在,所有人都离开了——无忧也不认她,就连纳兰清都开始不受掌控了。纳兰念更是行同路人。

    “来人!”对,还有高定邦,能够帮她的站在她这边的人。“快去找高定邦来!”她吩咐自己的隐卫道。

    隐卫立即出去找高定邦。纳兰无双打起精神,坐下,等高定邦过来。

    然而,隐卫不多时回来,却说道——

    “高先生的房间没有人,他的桌上有封信,人已经走了……”

    什么?纳兰无双跌坐在凤座上,有些嗤笑地苦嘲,原来连高定邦,都会离开她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