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位面破坏神

825.第825章 俘获

    第825章 俘获

    咕嘟!

    飞翔的荷兰人最终还是沉入水中,好半晌才重新冲出海面,停在五百米外,和黑珍珠号遥遥对峙。

    “我们该怎么办?”巴博萨凑到苏重身边紧张问道。

    “要不,您把心脏还给他?”吉布斯小心翼翼道。

    把心脏还给他?给了他谁给我提供本源?你吗?苏重用阴冷目光扫视吉布斯胸口。

    吉布斯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封起来。让你多嘴,让你多嘴,这是看上自己的心脏了啊!

    盯着远处飞翔的荷兰人,苏重心里也觉得腻歪。我只是看上了心脏的诅咒,又没想杀你,你说你穷追不舍的图个什么!

    不能再搞这种追逐游戏了,他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缓步走到火炮旁边,伸手按在炮管上。

    风暴之力!

    轰!

    铁弹喷出,刺破空气,留下一道道涟漪,直击飞翔荷兰人。

    咔嚓!

    粗壮桅杆顿时被咬掉大半。一阵清风吹过,桅杆嘎吱一声断成两节。

    戴维琼斯刚从海里上船,满心愤恨。心里想着带手下直接从水底过去跟他们火拼。火炮打不沉黑珍珠,我从水地下凿船还弄不沉你吗?

    刚一抬头,巨大桅杆就迎面而来。噗嗤一声,他就和一枚钉子一样,一下被砸进船舱内。

    苏重收回手掌,对杰克和巴博萨道:“好好在这呆着。”

    他准备去找戴维琼斯谈谈心,老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太影响他赚本源了。

    “我们……不跑吗?”杰克试探着问。他可不想靠近戴维琼斯,他还欠着对方的债呢。万一被抓上船怎么办?

    “你可以跑一下试试。”苏重冷冷扫过杰克。同时盯住站在一边装隐形人的巴博萨。

    对方立刻给了一个谄媚笑容:“遵从您的命令。”

    信了你的鬼!要是不敲打一下,一但离开船,这两货绝对会偷偷开溜。

    转身回到船长室,提起黑铁宝箱,苏重发动随波逐浪。

    身影在海绵上闪烁,脚下绽放水花,苏重带着一道道幻影,眨眼间登上飞翔的荷兰人。

    ……

    戴维琼斯推开砸在身上的碎木板,身体好似虚无,穿墙而过来到甲板。

    一抬头正好看到登上船的苏重,怒火充斥大脑,他几乎本能的大吼一声,举起蟹螯怪手就扎向苏重。

    刚站稳,就看到一只蟹螯朝脖子扎来,把苏重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发动搏杀术。

    全身肌肉纠结扭转,先蟹螯一步,一拳砸在戴维琼斯胸口。

    砰!

    戴维琼斯好似被一艘战舰重击,伴随骨骼碎裂之声腾空而起,噗通一声再次砸进甲板。

    他胸口塌陷,躺在船舱内呼呼喘着粗气。挣扎几下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苏重收回拳头,刚才被砸飞的,是戴维琼斯吧?

    他有些发懵,这不能怪他,任谁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巨大蟹螯都忍不住吧,这完全是条件反射。

    压住情绪,苏重保持冷漠,把解牛刀法火力全开,用冰冷眼神扫视众多海怪。

    可他突然发现,百试不爽的解牛刀法竟无法解刨怪人?

    坏事了!这些人被诅咒,变得人不人鱼不鱼,不在人体解剖的范畴内啊!

    可别镇不住场子。虽说自己不怕,但要是被赶回黑珍珠,岂不是很没面子。

    擒贼先擒王,先搞定戴维琼斯!

    苏重强迫自己无视众多怪人船员,抬脚缓缓迈出一步。

    众怪人船员齐齐后退。

    嗯?解牛刀法不是不管用了吗?

    苏重再次迈出一步。

    怪人船员列克紧张兮兮的后退,握着兵器的手都直哆嗦。

    戴维琼斯那么厉害都被这人一拳放到,他们能挡几下。

    早就传说,黑珍珠号上有个巫师能真正杀死他们,就是这个人没跑了!

    还真能镇住?苏重顿时大胆起来,他面无表情,闲庭信步般来到甲板打洞边缘。

    他越是表现的轻松自如,那群怪人越是不敢乱动。

    把黑铁宝箱随意扔在地上,拔出长刀甩出。

    刀尖轻易穿过戴维琼斯心脏位置直没刀柄。

    护手卡住肋骨,强劲力道爆发,刚起身的戴维琼斯,再次被钉进船舱地板。

    苏重抬脚踢开黑铁宝箱,右手凝聚云雾般风团,静静悬停在宝箱半空。

    “臣服或者死亡。”声音冷漠如冰,让戴维琼斯一阵心惊。

    为什么他会变得如此强大!戴维琼斯懊恼悔恨,他上次就不该放对方走。拼着两败俱伤也应该把他留下来!

    “你只有一次机会。”苏重平静的看着戴维琼斯。

    一时间,周围陷入死寂。

    当啷,一个龙虾头怪人手里斧头掉地,声音刺耳。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坏事啦!

    苏重扫了一眼对方,冰冷目光把对方吓得坐在地上。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说着,苏重抬手就把风团向宝箱扔去。

    “慢着慢着!我……我投降。”戴维琼斯声音嘶哑,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满脸颓废。

    这一刻,飞翔荷兰人号的船长,令人闻风丧胆的戴维琼斯,他发现其实自己也怕死。

    呼!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就要绷不住了!苏重悄悄松一口气,收回放在随波逐浪上的意念。

    还好戴维琼斯认怂了。不然他就该带着心脏跑路了。毁掉心脏是不可能毁掉的,那可是本源刷新点。

    众多怪人放松下来,刚才剑拔弩张,实在让人心惊。就连自家船长都不是对手,他们可不想和苏重对上。

    苏重冷漠点头,把已经落到宝箱口的风团散掉,一脚把箱盖踢合。

    他冰冷目光扫视四周,看到哪里,被注视的船员就立刻低眉顺眼不敢和他对视。

    这些,都是本源啊!

    以前逮着戴维琼斯薅羊毛,现在他才突然发现,整艘飞翔荷兰人,到处充满诅咒啊!

    那还等什么?吸收!

    嗡!

    船身突然震动起来,一股无形力量打着旋的冲上天空,然后好似龙卷漏斗,齐齐灌入苏重体内消失不见。

    腐朽枯木掉落、风帆上海草枯萎,贝壳头缓缓消失,怪人船员恢复正常。

    “这艘船,是我的了!”他淡淡道。

    “遵命!”

    “哈哈哈,我恢复正常啦!”

    整个飞翔荷兰人上陷入欢庆海洋。

    苏重提着宝箱转身就走,淡淡声音在戴维琼斯耳边响起:“我在船长室等你。”

    ……

    飞翔荷兰人号,船长室。

    昏暗的视线、潮湿的底板、巨大的琴类乐器以及四处摆放的手臂粗蜡烛。

    可能是因为长期潜水,整艘船颇为潮湿,而且总是能看到某些海兽特征。

    “大概就是通过海洋生物的残骸,来实现自动修补,所以才有这么多特征残留。”

    相比于黑珍珠,飞翔荷兰人能去的地方更多。能找到更多本源,他决定暂时征用这艘船。

    戴维琼斯迈着沉重脚步走进船长室。

    恢复人身的他是一个看上去颇为沧桑的中年人。依稀能从脸庞上看出年轻时的英俊相貌。

    能被海之女神看中的人,当然不会太丑。

    “我要征用你的船,报酬就是这颗心脏。”苏重淡淡道。

    戴维琼斯呼吸瞬间急促起来。那本来就是我的心脏,你却要用它来当作报酬?!无耻!

    苏重冷冷扫了对方一眼。不服?不服也得憋着。

    “好!”戴维琼斯咬牙切齿的答应下来。

    看对方气愤模样,苏重觉得不能一味的强压,他还指望对方帮他开船呢,

    “我不会呆太久,最多一年。”

    一年?那还好。戴维琼斯长舒一口气。要是一直被人威胁,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发疯。

    “现在,带我回黑珍珠,我要去拿些东西。”苏重道。

    带着你?你不是会随波逐浪吗?怎么还要我带着?戴维琼斯疑惑。

    当然是为了节省本源,但我不能说。

    苏重阴沉下脸:“我不喜欢浪费时间。”

    “好吧,正好我有一笔债务需要了结。”戴维琼斯妥协。

    一阵清晰海浪声在耳边响起,眼前光影变化,阴暗船长室变成了杰克那张画着烟熏妆的脸。

    “杰克斯派罗,是时候兑现承诺,去做我的船员了。”戴维琼斯一把拽住想要逃跑的杰克恶狠狠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