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位面破坏神

184.第184章 诡异银丝

    轰!

    玉碑上的人影再一次走火入魔而死。

    苏重闭关七天,每天定时淬炼夺命剑气。其他时间全部都用来模拟研习改变内气属性。

    可是七天来,他日夜不休做了上千次模拟,却没有一次成功!

    不是内气太过阳刚霸道,导致爆体而亡。就是内气相冲,走火入魔而死。最好的结果是勉强成功,威力又却小的可怜。还会因为内气驳杂不纯,影响整体修为。

    即使以入定状态的稳固精神,苏重也忍不住生出些许烦躁。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江湖上很多功法都带有独特属性。按说改变内气属性并不是不可能。而且裘千仞还在他面前显露了一手遮天铁掌。直到此刻他还清晰记得那岩浆般炙热掌力。

    只是被余波扫到,苏重的头发就被烧的精光。现在头顶还是一片青茬,想要再长成及腰长发,还不知道要多久。

    收拾起烦躁心绪,苏重机械般运转九阴吐纳法,开始主动修炼内功。

    他人在破界珠,入定状态可以做到一心二用。

    在他模拟功法时,盘坐的身体一直在缓缓运转九阴吐纳法。他的内气无时无刻不在增长。

    破界珠的辅助作用,在九阴真经这种高等练气法配合下,被放大到最大。而且奇门阵法汇聚草木精气,给他提供海量能量。

    从进阶先天到现在还不到半年。苏重再次打通了两条奇经八脉,内气得到小幅度增加。苏重相信,不出一年,他就能把八条奇经全部贯通!

    咦?这是什么东西?

    苏重陡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丹田内海内竟然多了一丝银白色气体。它就像是水中的油,在内气海中灵活穿梭,却又不溶于内气。

    苏重大吃一惊。除了吃饭休息,他七天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运转功法。先前他专心模拟功法不曾发现。现在他主动查看内气,立刻发现了这诡异情况。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跑进了自家丹田?!

    苏重悚然而惊,险些退出入定状态。

    他一直对丹田内气了若指掌。突然有异物,悄没声息的出现在体内,他怎能不吃惊!

    强行镇定下来,苏重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内气,去触碰那道银白气体。

    嗤!

    脑海中顿时冒出了蔬菜下锅的声音。一股强烈的灼痛感,瞬间充斥大脑。

    苏重赶紧把精神力从那股内气中抽出。心有余悸的盯着那道游鱼一般的气体。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怎么这么热!竟然能烫伤精神力?!

    他虽然一直在研究改变内气属性。但这种突兀冒出来的东西还是让他心里发毛。

    苏重如临大敌,死死盯着银色气体。发现他好像真的像是游鱼,而内气就是水流,经脉是河道,丹田是大海。银色气体在其中任意翱翔,但始终不会离开河道,更不会冲上沙滩。

    苏重小心翼翼的分出一团内气,在内气中心放置另一团没有精神力的内气。两者之间有个空间地带。就像是一个大球套着一个小球。苏重小心翼翼的把那道银白气体引入小球之内,成功将其囚禁起来。

    好不容易安置好那丝银白气体。苏重长长吐出一口气。把同心球放在丹田底部,彻底镇压起来。在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之前,苏重打算绝不去碰它。

    回过神来的苏重,立刻开始思索银丝来源。

    他把七天来的经历从头到尾的过了一遍。可怎么想也无法发现原因。

    难道是因为自己研究内气属性变化太投入,下意识的改变了内气运行方式,从而产生的特异变化?

    摇摇头甩开这种不靠谱的想法。他入定时思维清晰而冷静,绝不会出现这种控制模糊的状况。

    既然不是自己体内产生,那就是从外界吸收而来!

    草木之精?培元丹?还是平日里吃的饭食?

    即使他现在依然能不明白草木之精气的本质,但却很肯定。这银色气体绝不可能出自草木精气。那种灼热感,可不是柔和清凉的草木精气所有。

    培元丹和食物就更加不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者可都是草木精气。

    思索良久,毫无头绪。苏重不得不退出破界珠。出了这种意外,苏重也没有了继续推演功法的心思。

    走出闭关的小木屋,苏重来到不远处的观星台。

    抬头看着无垠星空,苏重郁闷心情舒缓不少。每次看到漫无边际的夜空,总能让他心胸开阔。这也是他在观星台附近建造木屋居住的原因。

    看着玉盘一般的圆月。一股孤独情绪陡然升起。这已经是他经历的第四个世界。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有了三四十年。

    忙忙碌碌三四十年,地球的记忆已经模糊。思乡情绪已经被不断的杀伐抗争所淹没。

    家在哪里?苏重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摇摇头收起情绪。修炼几乎成了他唯一的乐趣。感受自身力量一丝丝增强。在神秘破界珠引导下,一点点的强化破界珠。这让苏重有种异常满足感。

    再次看了一眼明月,苏重准备回房间继续闭关。

    可走了两步,苏重突然停了下来。他猛然抬头,死死的盯着明亮的圆月。

    今天正好是十五,月亮圆满高挂虚空。千年不变的月光洒满大地,带着时间气息的隽永,也有亘古不变的苍凉。

    月亮!一定是月亮!

    九阴真经中为了达到某种玄妙状态。需要通过观想明月,配合特殊呼吸法门,调节精神和身体。

    苏重此时陡然发觉。

    那丝银色气体,怎么看怎么像月光!一丝及其凝聚的月光!

    月光?!

    苏重满心震惊?自己竟然无意中勾连了月亮,引入一丝月光?!

    太不可思议了!

    苏重敢保证,就是九阴真经的创造者黄裳,也绝对没有发现这种现象!不然九阴真经就不只是一部顶级功法,那将是一部超级功法!也就不会有人把它放入江湖。起码宋朝皇廷就绝对不允许,这种神妙武学流入江湖。

    黄裳不会想到,自己发明的练气法门,不仅能练气,还能勾连满月吸引月光。这种玄妙的事情,怎么看怎么都像传说中的炼气修道。

    不是都说,只有妖怪和鬼魂们才吸收月华吗?

    难道自己是个老妖怪?

    苏重乐呵呵的想着。

    自己就算不是老妖怪,也一定是个鬼魂。而且是个借尸还魂的老鬼!

    好半晌,他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

    仔细分析,苏重发觉能够吸引到这一丝月光,纯属运气!

    要不是他连续运转了七天的九阴吐纳法,要不是正好赶上今天月圆,要不是他有破界珠帮助他长时间入定……

    要是没有这么多要不是,他怎么可能会吸到月光?!

    苏重本来还在想,等弄清楚银丝来源后,就立刻把它驱逐出体外。这种危险物体就是个不安定来源。他可不想死于非命。可现在他又舍不得把它放出去了。

    那可是月光哎!

    怎么看都和练气修道成仙一样奇妙。谁知道他还能不能继续吸收月光。如果仅有的一丝被浪费掉,以后又无法再搜集,他哭都没地方哭。

    兀自高兴了一会儿,转眼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确实把月光吸入了体内,可如何应用?

    那炒菜的声音还在脑中回荡。如果操作不当,这一丝月光闯入体内……

    嘶,苏重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玉碑模拟的悲惨下场,似乎就是他最后的结局——一个人形火炬!

    想无可想之下,苏重只能按下立刻实验的心思。等对武道认知更上一层楼时,再来思索研究。

    ……

    “说,归云庄去哪里了?”欧阳锋一手拄着拐杖,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跪倒在地的三个渔夫。不远处躺着数据尸体,无不面色漆黑,七窍流血而死。

    “大爷,咱们都是苦哈哈的渔夫,怎么可能知道陆老员外的去向?”三人中的老渔夫颤颤巍巍叩首道。

    旁边年轻渔夫也不住点头:“是啊,是啊。归云庄陆大老爷常年不出庄门半步。寻常人根本就没见过陆老爷。更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动向了。”

    “你们不是常年供应归云庄鲜鱼的吗?怎么会不知道归云庄的去处。”欧阳锋眉头皱起,眼中满是不耐烦。

    在认识到苏重同样怀有九阴真经后。欧阳锋的心思立即活泛开来。

    他已经从郭靖手里得到了部分真经。可郭靖逃跑速度太快。一路直奔漠北而去。欧阳锋自然要紧追而去。可这一趟去漠北,还不知道何时能回来。

    如果只是郭靖那个笨蛋,他有的是办法获得真经。只要找到亲近之人要挟,就能顺利获得。可黄蓉狡猾多变诡计多端。和黄老邪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想要逼她就范,难如登天。

    降龙十八掌雄浑霸道,郭靖没入先天就已经让他头痛。拖延的时间越久,郭靖修炼九阴真经的时间越长,他的功力就越深厚。欧阳锋取得真经的阻力就越大。

    一个狡猾的黄蓉,加上一个武艺高强的郭靖。漠北之行,结果难测。

    正因为如此,他要在离开江南之间探一探苏重的底。如果能够擒住苏重,顺利得到九阴真经。就能免去北上之苦。耽误一点儿时间,很值得。

    苏重第一次现身就在归云庄,和陆乘风关系紧密。欧阳锋便准备从归云庄入手。

    可等他到了归云庄之后,却发现只剩下烧了一半的破庄子。已经人去楼空。不得已之下,这才大肆抓捕周围渔民,打听消息。如今又过去五天,依然毫无所获。

    “大老爷,我们父子确实给归云庄送过鱼。可半个月前,突兀的一场大火之后,归云庄就已经被废弃。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啊!”另一名年轻渔夫连忙讲出自己所知。不远处倒在地上的渔民让他不敢有半点隐瞒。那漆黑的面容,七窍流血的恐怖景象,让他颤抖不休。

    “嗯?!”欧阳锋面色一冷。

    三个渔夫立刻叩首不停,他们可不想死!

    “不想死,就告诉我所有可能消息。”欧阳锋冷声喝道。蛇杖顶端,一条金色小蛇嘶嘶吐信。

    三个渔夫死命转动脑筋。

    “姑山岛!姑山岛!大老爷,他们可能在姑山岛!”那老者一边磕头如捣蒜,一边大声喊道。

    “姑山岛?”欧阳锋眯起眼睛。他决定去看一看。如果再没有,他就只能先行北上。他浪费不起时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