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首领小夫人

再一次疯狂

    厨房里的空气变得有些尴尬起来,倪双没有说话,也没有开口讲任何的话了,她的心里还有好多的说不出口。

    明亮的厨台上,倪泽峻切菜的声音很响亮,所以对着这些东西都是很明显的在尝试着回忆。

    “哥哥,我其实,其实,我从来没有怪你,真的!”倪双抬起头来,对着面前的倪泽峻说道,双眸很真诚很认真。

    “真的?”倪泽峻转过头来,有些瘪瘪嘴角的说着,其实还是那么的不以为意起来。

    看得到面前的人还有好多的不确定,倪双觉得自己的生活真的是有些舒适得久了,她有太多的不明白的事情了,连说话都有些嘴笨。

    厨房里很安静,可是大家的心里很多的事情都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

    “哥哥,我来吧。”倪双伸出手就要把倪泽峻手里的菜刀夺过来,对着面前的东西很多的都想要帮着做。

    倪泽峻放开手,一直就这样的等着,等着她的回答。

    做事情变得勤快起来了,倪双有些艰难的在脑子里面回旋着话,可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些都是太过遥远的距离,他们的过往还有好多呢。

    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复杂情感世界里,倪双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有好多的地方需要自己去打理。

    做一个有工作的首领夫人不容易,可是做一个好的亲人也更不容易呢。

    水龙头哗啦啦的响,倪泽峻洗菜很有一手的,另一边的一个高压锅正在炖莲藕花生猪脚汤,呼啦啦的喷着热气。

    厨房里的热气全都被消音的抽油烟机吸走了,可是彼此心照不宣的气氛都还在房间里弥漫,久久不去。

    饭桌上的菜肴很是美味儿的,倪双笑得很甜的对着面前的倪泽峻说道,“哥哥,来,尝尝!”

    夹了一块红烧排骨,还有一些青菜的东西统统都给了倪泽峻夹过去。

    “好好好。”倪泽峻连说三个好,很是开心小东西和自己共进晚餐。

    一餐饭吃得很开心,倪泽峻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这栋房子里住了太多的女人,可到头来,还是比不得一个简单的小东西呢。

    倪泽峻很开心,饭后也不用收拾碗筷了,带着倪双来到了客厅里看电视,削水果。

    “哥哥,我自己来吧。”倪双其实已经会很多家务活儿了,完全就是自己的生活里面的翻版。

    “不,让哥哥给你削水果。”倪泽峻坚持的要自己来弄,埋头认真的模样很是开心。

    看着嘴角带着笑的哥哥,还有窗外的静谧的华灯初上的夜晚,倪双放佛觉得时间回到了那个曾经很是熟悉的日子里。

    没有很多的东西,只有彼此。

    似乎今晚上,他们都心照不宣的不提及任何部相关的人,谁都没有说出打扰气氛的话来。

    “给。”倪泽峻削好了水果,细心的给了她一块儿。

    “哥哥,你是不是过得不好?”倪双有些困难的开口。

    大吊灯下面,面前的电视机开着,声音很小,没有人愿意看电视的。

    这个时候了,倪泽峻都不愿意看电视的,他更加的喜欢这样的生活,或者说很久很久的期盼着这样的生活了。

    “双,是的,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你知道哥哥怎样来到这里的吗?”这是一个很好的时候,这日不如撞日。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追求。

    所以,当倪泽峻眼眸深深的看着自己,对着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时候,倪双有些不敢对视的看着他的领口,眉目低垂。

    “你不是开会的吗。”明显的,倪双的声音有些的低沉。

    “开会?扩大集团业务?这些你也信?”倪泽峻有些的讥讽的自嘲起来,不停地点头说道,“是啊,我都快要忘记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了。”

    看着面前的倪泽峻,时过境迁,似乎他还没有变化,只是一个劲儿的把自己的生活带到了这样的地步。

    孤零零的一个人住在房子里,没有一个人陪伴。

    猛然间,倪双觉得自己的生活原来是苦尽甘来,是命运的不同。

    同样的,作为孤儿,他跟着舅母走了,而自己跟着詹姆斯离开了。如今,他们相遇的时候,谁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了。

    “哥哥,你还是赶紧结婚吧,没什么比过日子更好的了。”倪双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倪泽峻说道。

    “过日子?”倪泽峻有些神思恍惚的看着面前端庄的小妇人,笑得很甜,对着自己还是亲人一般的美丽,眉目之间带着一股子的丰润,很干净很纯粹。

    “你会陪着哥哥吗?”同样是个敏感的话题,倪泽峻总是想要在今晚适当的提出来,他憋屈太久了,等待太久了。

    “我们都是亲人,我会陪着你,你是我弟弟鲍勃以外的唯一对我好的人。”倪双很是认真的看着他,没有一丝的杂念。

    “呵,真的啊,你还是会陪着我的对吧?”倪泽峻当然是明白了面前的倪双的意思,不过,他很快的不开心起来了。

    “哥哥,你怎么了?”倪双还有些不明白,想了想的说道,“其实,卡莉娜人不错,就是性子有些着急了,对朋友也很好的。”

    这才是她想要说的事情呢。

    倪泽峻抬起头来看着她,仔细的审视着面前的小东西。她变了,变得好多,再等待,是不是自己都快要追不上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并不喜欢她,你会相信吧?”对着面前的小东西浅浅一笑,很是不以为意的眼神。

    谈到卡莉娜,倪双有些奇怪自己的哥哥怎么会这么的反应。

    “不,哥哥,卡莉娜虽然是交际花,可是我也有过不堪的历史……”倪双打算继续谈下去,可是倪泽峻有些的不以为然起来了。

    “什么交际花,你的曾经我没有找到你,没有及时的把你带走,即便是找到了,还是在冷飞燕那个贱女人的阻拦下失去了你!”倪泽峻很是不满意的站了起来,心情有些冲动了,他的心里还有太多的事情堆积起来的,他的心情低落起来,可是他需要爆发。

    “哥哥……”倪双没想到提到这件事情,倪泽峻的反应这么大!

    “是,我是你哥哥,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倪泽峻毫不留情的就把事情说了出来,对着面前的倪双很多的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的时候,他更想要做的就是透露实情了。

    “不?”倪双睁大了双眼,有些恐慌的看着面前的倪泽峻,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太不对劲儿了,这件事情,怎么会呢?

    倪双是想不明白的,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突然宣告还有别的隐秘,她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哼!你永远都不知道,司徒琴兰那个女人不过是养不起儿子还要竖牌坊的女人!”倪泽峻很是不客气的揭穿了这个事实。

    倪双有些惶恐,看着面前的哥哥,真的觉得他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灯光的明亮光线打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倪双的下巴找出来阴影,她的眼睛里有太多的不可置信,使得自己的脸色很沉。

    “你看到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和你的舅舅一点都不像的原因,所有人在小时候欺负我们,那个时候开始,我就问过自己,怎么就是没有妈咪的孩子,可是那个醇厚的男人,想一个傻子一样安慰我,从来不告诉我。”想到这里,倪泽峻有些心绞疼起来,对着面前的倪双都有些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深深的一个叹息,倪双不打算继续说下去,这都是埋进了古墓堆的事情了。

    “是啊……”倪双的脸紧绷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的,浑身都是寒凉,不管灯光怎样的照射在自己的身上,她还是有些的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双儿,我们不是亲兄妹,难道,你都不觉得这是天意?”换了一个说法,倪泽峻没有她那样的悲伤,倒是开心的走过来,嘴角的笑意很明显,双手放在她的双肩上。

    “嗯?”倪双还没有从这一场欺骗的感情回过味儿来,看着面前修长的双臂,有些苦恼的说道,“舅舅在天有灵,不会怪你的,那不是你的错。”

    单纯的脑子里想到的还是自己的亲人受到的伤害,他们都是可怜的穷苦人家的孩子,如今的家世地位让她有些悲凉的感觉。

    那个舅舅,是一个敦厚的职工,住在大院儿里头很多事情都有些的忍让的多。

    他们被人嘲笑,被人说三道四,可还是忍让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是,他不会怪我,也不会怪那个他深爱的女人。”倪泽峻凉薄的说着这些话,对着面前的倪双有了别的目的的说道。

    “真的吗?”倪双还有些的大脑短电了,她的心里还是想着这些事情的呢。

    “是真的,相反,我还要感谢他。”倪泽峻肯定地说到,身体更加的靠近了面前的小东西,他的气息。

    “感谢他?”倪双有些不明所以,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哥哥,不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就变成了感谢了。

    “是他给了我机会,让我可以守护你,陪着你,用我们更近的距离。”倪泽峻轻柔的说这话,像是两个人之间的情话一样,他的心里就是需要这样的生活,他要自己的小东西回到自己的身边!

    “更近的……”倪双猛地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面前的倪泽峻。

    “哥哥?”近乎于尖叫起来,倪双有些惊恐今晚上听到的事情,太多的事情与自己相关,没想到,面前的哥哥居然会是有别的想法!

    她不再是不知人事的丫头了,她的敏锐和聪慧在慢慢的苏醒。

    “是的,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想要的就是这些,即便你和布莱恩有什么,那也是他抢来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是我的双儿,是我早就看中的人,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倪泽峻不打算忍耐,身体一个踉跄之后,看着面前的小东西,他的话要说的都是这些,说出来反倒是痛快一些了。

    “你疯了!”倪双有些愤愤不平的指责。

    对着自己的家里人,这叫做什么?

    “我没有疯,我要的生活就是这些,我和你一样的简单的想要一个舒适温馨的家,就在我们台北的别墅里!”倪泽峻近乎于咆哮的说道,上前一步想要靠近她。

    倪双警惕的后退,看着面前的倪泽峻,想着他说的每一句话,她的大脑从未有如此清醒过。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就算是在台北你都是知道的?”倪双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瞒着自己这么久,还是一件天大的秘密。

    “哼!我原本打算的,就是我们好好的过日子,找个合适的时候安居在台北的别墅里,那里的东西很多都是你和我的,你不知道吗?”哭笑起来,倪泽峻有些酸涩的说道。

    那都是陈年旧事了,那时候的梦想真的很简单呢,可是再简单还是敌不过猎人一样的布莱恩!

    “你……”倪双有些难受,觉得胸口闷得慌,这顿饭吃得有些的让自己堵着胃的感觉。

    “所以呢,你的生活里还是因该有我的,过我们本来就要走上的生活,不好吗?”倪泽峻缓步的靠近,逼退倪双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倪双看着面前的哥哥,她的亲人,原来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呢!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还有希望回到过去?可是我已经是牛牛的妈妈了,我是布莱恩的女人,是他的首领夫人,我有了自己的家庭,即便是你再想要拥有更多不属于你的东西,可是我们都回不去了。”倪双不停地摇头,脑子里接受不了这一晚上带个自己的惊讶和彷徨。

    “你还是那么单纯,你想的,忌惮的,果真的还是那么多呵!”倪泽峻对着面前的倪双有了太多的想法,他的大脑激素的运转。

    “你想怎样?”倪双警醒的看着面前的倪泽峻,有些的不知道怎么办。

    “你是我的妹妹,本是我预定好的妻子,是我陪伴一生的人。”对此,倪泽峻死咬着不放。

    “不,那都是过去,即便是曾经让我知道了,我也不一定……”

    “一定的!”倪泽峻打断她的话,猛地上前一把拉住了她,对着她说道,“我立刻就可以带你走,你信不信?”

    倪双的手臂被制止了,有些的难受起来,感受到他的触碰,她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一张在靠拢自己。

    “别这样,我要回家!”倪双对着倪泽峻尖叫起来,她的心里乱糟糟的一团,好想见到一个人,“不,布莱恩,救我!”

    “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走!”倪泽峻拖拽着面前的倪双就往自己打算好的方向走去。

    原本,他没有想到这么快,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活还有些的起伏挣扎。

    倪双有些难受想要拜托面前的人,可是怎么都觉得有些的甩不开的模样。

    “你放开我,哥哥!你放开我!”倪双的小身板敌不过倪泽峻的大力气,很艰难的移动身体,看着就觉得有些的难受起来。

    他们的争执发生的太突然,如今还要被人带走,倪双很难受,尖叫着不听从。可是房间很大,很宽敞,没有人看得见这些东西的。

    “你叫吧,他们是听不见的,这里的一切我都是布置好的。”倪泽峻很是大力气的环抱着拳打脚踢的小东西,把他往地下车库带。

    他打算好的,就让她跟着自己往后门走,这样的话就不会被人逮着了。

    这房子里的东西没有人赶来,可是房子外的一干人,他还是清楚的,所以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哥哥,唔唔……”倪双的嘴被堵上了,挣扎变得有些势单力薄起来,她的心里早就恐慌害怕起来了。

    摇头,拼命的摆动自己的身体,可是还是于事无补,四肢被束缚,倪双觉得自己哥哥怎么会这么的对待自己。

    把自己抢走,带走,他到底要去哪儿?

    时间过得很快,没有人看得出这件事情有哪里不对劲儿。守候在外面的丁管事有些心慌气短起来,对着黑人司机有些紧张。

    “丁管事,或许,夫人就快要出来了。”黑人司机很是沉稳的说道,这件事情,他这个经验老道的人很有把握的。

    小夫人的每一动作开始的时候总是让首领着急,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还不是不了了之。

    “希望是这样吧。”丁管事总觉得心里堵得慌,拍拍胸口,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的心情很是沉重呢。

    此时的倪双正被自己的哥哥带离房间,来到车库里面,黑色奔驰在黑夜里很容易掩藏的。

    很快的,倪双被安置在后座,倪泽峻面无表情的严肃着脸的启动引擎。

    轰鸣一声,跑车就走动了起来。

    火箭一样的速度冲出了豪宅,从后门离开了。就算是前门的丁管事都听到了声音。

    “什么声音?”丁管事敏锐的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

    黑人司机也听到了有车而过的引擎的声音。

    “好像是车子开动的声音。”黑人司机对着丁管事说道。

    丁管事一下子有些紧张起来,黑夜里的他们在汽车里都有些担惊受怕起来了。

    布莱恩第一时间就得到了随身保镖二十的消息,他原本愤怒的心情在此刻变得有些的狂躁起来。

    她还是要逃!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她的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带着一号,布莱恩铁青着脸赶了过来,她的脚上有脚链,那是他一早就设计好的东西,如今派上了用场,他要亲自把她带回来!

    急速行驶的汽车里,飞扬的车速有些的疯狂的在夜晚里穿梭,肆无忌惮的模样让所过之处的人瞠目结舌,个个都害怕的躲避起来。

    一号的手心儿都是汗水,他的小夫人,怎么在时隔不久又干出了啥事?

    当倪双在后座上不停的挣扎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没有一个声音。

    “双儿,哥哥这就带你回家,我们做的飞机就是今晚的这一班,很快的,我们就要脱离这里了。”对此,倪泽峻反倒是心情轻松高兴起来。

    方正都已经做了,何不好好的让他们都这样的安全回家呢。

    不是没想过布莱恩会找过来,不是没想过自己的生活还有好多地方需要继续的,但是倪泽峻的心里还是有些的难受,他的心里就有太多的逃亡的难受。

    曾经,他们只是携手的快乐的两兄妹,如今牵扯进了不该牵扯的人,活着真的需要考虑的太多了!

    开车的倪泽峻有些的心慌起来,他的心里就是害怕失去,总是害怕失去的他不可以再次失去了,他伤不起了!

    “唔唔……”在后座端坐的倪双双手被束缚了,用脚狠狠的踢了一下前座,可是倪泽峻没有打算打理她。

    “双儿,哥哥需要你,你是我的妹妹,可是我更想要的不是这些,你明白吗?你或许是明白的。”倪泽峻苦苦的说着自己的事情。

    洒脱了,没想到心情不再是那么的压抑沉重起来,她的心里还是把他当作哥哥呢。

    自己的生活里,时间会让彼此改变的,所以他不着急。

    呼啸而过的汽车让倪泽峻心生警觉,同时,后座的倪双也有些的不明所以起来。

    两个人都明白或许有人在跟踪!

    “怎么这么快?”倪泽峻有些慌乱起来,自乱阵脚的他有些受伤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后座的倪双。

    显然的,倪双也有些的难受,不明白自己的生活怎么处处都是黑衣保镖,还有追踪。

    但是她的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大块石头,越来越明亮起来。

    或许,就是布莱恩来了!

    今晚的事情,太突然了,突然到了自己都接受不了的地步。

    银色的脚链在冬衣里面是看不见的,可是无时无刻不发出信息,让布莱恩很快的找了过来。

    倪双的心里有些雀跃,可是看着前面的哥哥又有些的惊慌错乱,担忧的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的解决今晚上的事情。

    灵光一闪,自己赶紧的往前座挤了过去,看着面前的空旷路面,还有呼啸而来的几辆车,他们显然就是处于被包围的架势了。

    倪泽峻不死心的红了眼,急速转弯的让自己往小道里面奔过去,倪双看着就有些的心慌气短起来了。

    “呜呜……”不停的摇晃着身体,倪双看着面前的倪泽峻,想要他帮她解开自己身上的束缚,显然的,她还是有些困难。

    “乖,坐好,我一定带你离开!”像是一句誓言,他震地有声的说道。

    倪双死命的摇头,外面的灯光晃着自己的眼睛,她的心里有些苦。

    何苦呢,都是苦命的孩子,有了今天的生活,他们需要的不过是宁静的幸福,而这些都是简单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就好了。

    两行清泪挂在了倪双的脸颊,车厢里的她双眸莹莹的水光,看着面前近乎于疯狂的哥哥,曾经的他们早就回不去了哈!

    不死心的倪泽峻不相信这样的事情,所以他还要奋力一搏。

    倪双不停地对着他摇头,可是他还是听不见的,没有一点的反应的固执己见起来。

    心,凄凉凄凉的。

    布莱恩的疯狂,还有嗜血,都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看着面前的黑色奔驰,在所有的人当中,他堂堂首领第几次了?第几次抓老婆了?

    夜色隆重,可是强光灯下面,他们的追逐才刚刚结束。

    黑色的奔驰有些破败的被困在当中,草地上的蛐蛐都躲进了洞穴里面,气氛变得肃杀起来。

    车厢里面的倪双感觉到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些回不去的模样,她的生活里,原来就是这样的让人觉得煎熬呢!

    车厢外的人靠拢过来,四个轮胎都是被人用枪打破的,所以他们走不了了。

    布莱恩一步一步的靠近,所有的人都瞄准了司机的位置,只要稍有动作,倪泽峻必死无疑。

    好在的是,倪双的脑子还没有锈掉,看着这样的架势,感觉到自己的男人到来了。

    是的,这样的时候,她需要的就是他呵。

    “唔唔……”不停地给倪泽峻使眼色,让她解开她的束缚,她的眼睛很是想要传递自己的信息。

    汽车的轮胎还冒着热气,这些东西都有些的熏着车窗,形成了一层雾蒙蒙的水汽。

    “你是想让我解开你吧,或许,那样我的罪过就会轻松很多。”倪泽峻有些自嘲自己的渺小了。

    他的生活里还是不可以和布莱恩抗衡的呵,原来,事情都是这样的让自己手足无措,他实在是小看了这样的男人。

    “唔唔……唔!”倪双一下子感受到身边的车门被打开了。

    黑煞神一样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挺拔气魄的模样,冷冷的站在自己的门外。

    倪双不敢再吭声了。

    布莱恩见到了自己的女人,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连往日的温情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倪双浑身一个颤抖,有些惊慌起来,这一喜一惊的夜晚,他们就这样额被抓了一个现行。

    变天了!

    “啊!”有些难受的尖叫起来,倪双像米袋一样的被人提着回来的,胃里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

    这个时候了,布莱恩的心情她能够理解,所以从头至尾都没有吭一声的就这样被人带了回来。

    可是,如今的他怎么可以这样额对着她就发火呢!

    解释有用吗?很想然在暴怒中的豹子是不会听的了。

    布莱恩解决这两个狗男女的办法很多,可是看着这个小女人完全是被束缚的模样,他的心里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铁青着脸扛着米袋大跨步的回到古堡的卧房里面,一把将小女人扔到了卧室的大床上。

    “唔……”倪双有些的反胃起来,对着面前的人感觉到了他浓浓的怒气,还有好多的想要杀人一样的东西。

    头晕脑胀的感觉很是不好受,可是倪双还是有些艰难的忍受了过来。

    “说,是他逼你的!”布莱恩扔掉了自己的面具,一张脸狰狞可怕的鄙视着面前的小女人,死死的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面对面的回答自己的话。

    “唔唔……”嘴里还被堵着,倪双早就被布莱恩给吓得受不了了。

    如今的模样,倪双真的是有些难受起来了,可是心慌气短的她在布莱恩的逼视下,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说啊!是他逼你的对不对?”布莱恩震天吼的对着面前的小女人吼道。

    倪双不停地摇头,双眸还有未干的痕迹,可怜兮兮的看着面前的布莱恩,希望获得他的谅解。

    可是显然的,这个时候的她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表情,他的心里都还有些的不乐意起来了。

    撕拉一声,布莱恩火大的撕开了她的衣服,解开了她一身的束缚,布莱恩的心里一百个受伤和难过。

    “你不说是不是,你不说就以为可以包庇他是不是,啊?你说啊!我要你说!”布莱恩铁壁不停地摇晃着面前的小女人,她的身体还是那样的娇小,在自己的怀里变得有些的不一样起来。

    她不听话了,越来越放肆了,越来越胆大了!

    一把扔开面前的小女人,布莱恩起身来到了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这个时候了,男人的心里还惦记的也就是这些的东西了。

    狠狠的一仰脖子,布莱恩一杯饮尽,嘴里苦涩的味道让人有些的难受起来了,她的心里就有些的不知所以了。

    “布莱恩……”倪双恢复了一些力气,浑身的衣服都是凌乱的,在挣扎过后,他的身体紧绷着,可是她还是那么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们有太多的事情不可以说,有太多的事情说不出口。倪双不知道自己干怎么解释,可是她浑身上下都这样了,也不知道怎样才好了。

    布莱恩缓步走了过来,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他的心里就比烈酒还要灼人的烫伤起来。

    他的手放下酒杯,声音低沉无比:“你知道,只有我才能给你一切。还是要想着逃走吗?”

    边说边轻柔的靠近女人,抬手柔柔的抚摩过她的眼睛,却又在小女人准备回答他的话的时候,一下用食指抵住她的唇:“不,你不用回答我,我不在乎你是什么目的。”说到这儿,他却突然的笑得温柔起来,只是脸上的笑很苦,“无论怎样,我只要你!”

    像是宣誓一样的,布莱恩一把扔掉了手里的酒杯,晃荡的滚落到了地毯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唔唔……”倪双没想到这个阴森的男人今晚性情大变,对着自己就是一番啃咬,下嘴好重的力道!

    “说,你是我的!”布莱恩手上的力道加重,对着小女人很是不安分起来了,对着她凶,对着她吼都于事无补。

    男人的心里被酒精刺激,可是还是心慌的害怕失去,害怕失去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他太久没有这样的对她了,她的心里还有些的接受不了,他突然的狂风暴雨,这样的生活变得有些的难受起来,是她不曾想到过的结局。

    是的,倪双的心里还想要把这一次错误开脱掉,彼此的心都不要介怀才好。

    所以,这个时候了,她的心情很矛盾,可是不敢反抗,就算是布莱恩要撕烂了她,她也不想让你这个失去理智的男人变得更加的暴躁!

    她是爱他的,从她被他抢夺回来的时候开始。

    看着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的心里安定了,看着他一路的沉着脸带着她回家,她的心很平静的。

    生活,其实就是出现了对的人才开始的吧。

    她想要一了百了,可是男人的心是不好安抚的,就像是如今的他在她的面前疯狂一样的。

    被布莱恩的霸道的温柔伺候惯了,如今还要被他的怒气环绕,她的心情除了接受,还有什么是她可以选择的?

    她伤害了他,她什么都没有答应他,她的心里全都是怎样放过自己那个近乎于疯狂的哥哥。

    所以,她的沉默是一种伤害,一种撕心裂肺的伤害呢,她的心是自私的。

    她再一声不吭,他的暴怒就一分不少的宣泄到她的身体里,她再是一点回应都没有,那么他的心就更加的死寂!

    啃咬,撕扯都于事无补,坚韧的小女人没有一点的回应,即便是布莱恩用尽了力气让她几次都刺痛得晕死过去,然后又回转过来,可是她还是咬破了嘴唇的不吭一声。

    布莱恩疯狂的在这里咆哮自己的怒火,闷哼着想要得到自己最肯定的回答。

    原来,得到和失去都是简单的事情,可是他真的小看小女人的坚韧了,等待的过程变成了逼供,可还是让人绝望的同时有些的失望却还有着期望的心痛呢。

    到最后,到底是谁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没有人知道。

    第二天的阳光很刺眼睛,没有人知道昨晚的卧房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丁管事,对着这件事情都有些不好决定的。

    这事情太过于蹊跷了,她不认为是小夫人的错,更何况被人绑架的模样,不是自愿的啊。

    可是布莱恩不明白,他没有得到的东西就让他有些心灰意冷起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看着身边浑身青紫,死鱼一样的女人的时候,她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很好,不醒过来,只要睡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

    起身穿衣,没有一贯的小心翼翼。

    一天前,如果他早起,必定是细心的呵护着她,还怕嘈醒她,可是如今不一样了,他的心里就是这样的冷漠起来。

    卧房里的空气都是稀薄的,没有心情的他一点都不觉得今天的太阳可以照暖自己的心。

    时间还是慢慢的过去,没有人注意到这些事情的与众不同,他们都需要很多的机会来弥补彼此犯下的错。

    抖了抖衣衫,布莱恩穿戴整齐就冷漠的离开了。

    沉睡在大床上的人没有一点反应,对着这些环境,她的心还在沉睡。

    昨晚太累了,累得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或者说是昏死过去的。

    他们的生活已经开始慢慢的变化起来了,没有了自己的应该有的东西,他们都有自己的不一样的人生吧。

    可是,他们走到了一起啊,在一起的夫妻几载了,活着都是有了彼此。

    可是,倪双还是没有把那些事情说出来,就算是满足布莱恩一时之间的争强好胜都没有。

    “首领。”丁管事伺候着首领开始用餐,这个时候了,他们都很小心的不敢打扰首领。

    布莱恩冷冷的浑身散发着寒气,和昨天完全不同的气场。

    满屋子的人都噤声的不再说话了。

    “夫人……”才开始说到头两个字,丁管事都注意到了首领的不正常,有些的想要杀人的冲动呢。

    所以,在女佣们责备的眼神下,丁管事退缩到一旁,不在吭声了。

    布莱恩一大早的心情就不好起来,对着这些人都有些的反胃不消化。

    他的心里就是有些烦闷和恐慌交杂,还有好多的不确定的怒气!

    来到了书房,没有在意早餐的那一点事情,布莱恩的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生活原来还有另外的方式。

    “莎拉秘书,把那些资料都带过来。”布莱恩深吸一口气,他今天的工作都有些繁忙,其实一直都是的,很繁忙的他才可以忘记那个小女人带给自己的不开了,还有不开心。

    “是的,首领。”莎拉秘书当然是清楚昨天晚上的事情了,才有了自己的心里的打算,这个时候了,她的心情很是好的把东西递过去。

    对着这些东西,莎拉秘书明白的,工作的首领不过是对着这些事情还有些的放不开。所以才会斤斤计较。

    本来的,昨天晚上的事情很突然,仔细一想,才觉得有些奇怪。

    可是如今正处于疯狂的工作中的首领,莎拉秘书看在眼里,还是没有说任何的话呢。

    都说沉迷在爱慕的爱河里,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受,是一种彼此的折磨。

    莎拉秘书此时最是轻松的没有一句话的离开了。

    整个古堡里,可能就是莎拉秘书有些的不想要说话了吧,也是最为轻松的一个。

    相比于一号的心惊胆战,莎拉秘书很是不放在心上。

    看着面前的沉闷的书房大门,一号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莎拉秘书,忍不住的就要上千来问一问。

    他们都不是八卦的人,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知道彼此的想法。

    “莎拉秘书,我都有些的害怕起来了,昨晚的气场肃杀得让我以为要见血。”一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昨晚上的事情,可是他真的是手心儿都在流汗呢。

    莎拉秘书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不知道还真是这么的让人慌张呢。

    一号凑过去,有些难受的说道,“我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尤其是首领的浑身冷气,像是要生吞活剥自己的敌人一样。”说道这里,一号忍不住摇摇头,很是按难受的说道。

    “你还在害怕吗?”莎拉秘书有些的不明就里起来,对着这些人都有了自己的看法了。

    “不,我是担心,担心夫人和首领……”一号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可是他明显的觉得自己的话变得有些的多余起来了,所以他才会觉得今天的日子真的是很难熬的呵。

    “今天开始,你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什么,什么都不要想,首领吩咐的做好就可以了。”莎拉秘书很是轻松的说道,完全就是是不感激,火烧美貌都不觉得有些的不同寻常呢。

    “真的?”一号有些的想不开,不知道这事情还可以这样的处理,只是很不可置信起来。

    “嗯!”莎拉秘书很是肯定的说道,对着这件事情,完全就是有了自己的主见呢。

    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莎拉秘书,一号觉得这样的事情太过于突然了。

    “可是……”

    “好了,你怎么这么的罗嗦,就算有什么事儿,我们做下属的还不是没有办法的不是吗?”莎拉秘书很是放得开的说道,对这件事情,自己从来不觉得有哪里需要说出来的。

    一号有些讪讪的点头说是,感觉自己的生活还有些的不被人理解的模样。

    是的,可怜的一号不同于首席秘书,他的保全工作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呢,可是他不甘就此作罢,只能够自己看着自己的钟点过日子。

    作为首领身边的保镖,他们的时间很是宝贵,所以,一号离开了这里,对着这些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了。

    他相信莎拉秘书的话,相信首领的决断不会出错。

    而书房里的布莱恩确实有自己的想法,可是他没有吭声的继续埋头工作,对于这些事情,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的难以理解起来了。

    他们的生活总是被别的人打扰。如今又是恢复了一贯了清冷了。

    这几年的生活,到头来还是有些让自己空落落的难受呢。

    布莱恩受不了这样的痛苦的折磨,抱着儿子的双臂总是紧紧的,神情有些恍惚。

    只有这个时候,他才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温度。

    花园里,小弗凌在布莱恩的怀里闹腾,想要下地去玩儿,可是爹地总是抱着他不撒手。

    “爹地,我要玩儿坦克,你不陪我吗?”小弗凌有些心痒痒的难受起来,看着面前的爹地,完全就不搭理人的模样。

    铁臂箍得他紧紧的有些的难受起来了,小弗凌不爽的在布莱恩的怀里嚷嚷。

    “嗯。”有气无力,布莱恩抱着儿子晃了晃他的身体,看着稚嫩的儿子就要承受离开双亲,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忧郁起来了。

    “爹地……”小弗凌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

    “乖,弗凌,想不想离开爹地妈咪?”布莱恩有些神思恍惚起来,看着面前的弗凌,自己和老婆的关系都不好了。

    是的,那一晚上,他干了很愚蠢的事情,他暴怒的发泄自己的**,让她在自己的身下沉沦,可是到头来,他还是失去了她的温柔。

    如今的两个人变得冷冷淡淡的,同睡一张床都显得有些的拥挤和不舒服了。

    “离开?”对于这样的话,小弗凌还灭有理解过来呢。他那里知道离开意味着什么。

    “是啊,弗凌长大了,这个时候了,你很聪明,是爹地的骄傲,爹地要给你找一个很好的地方,到时候,你就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布莱恩的话还没有说完,此时才觉得有些的心不在焉儿起来。

    “不离开,我要爹地要妈咪!”明显的,这个孩子知道了爹地的意思,聪明的小脑袋瓜子很是懂得的摇头晃脑起来。

    “呵呵呵……”对着儿子的懂事,布莱恩很欣慰的笑了,看着小弗凌稚嫩的年龄就要离开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舍得的。

    春天了,花园里的花草都长开了呢,这几年的春天似乎都来得特别的早。

    伦敦住的时间太久了,是不是应该带着儿子回到那个他们的老家呢。

    布莱恩的心里在想着这个问题,弗凌一出生就没有在总部,或许在离开他们之前还是去见一见那里的族人比较好吧。

    “爹地?”小弗凌已经不止一次的发现今天的爹地总是走神了,这个时候了,怎么老是对自己不上心呢。

    小孩子总是希望大人的关注的,即便是小弗凌也不例外的想要布莱恩的关注。

    “嗯?哦,爹地在想事情。”布莱恩有些疲累的换了一只手抱着儿子。

    小弗凌嘟着嘴有些的不耐烦的看着面前的爹地,“爹地坏!”

    小孩子不懂事,说出来的话也不需要负责任,这一下子,让布莱恩有些的心肝颤抖起来。

    双眸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儿子,布莱恩的心里很多的不舒服起来。

    小弗凌看着面前的爹地,四目相对,谁都有些不让着谁呢。

    “是啊,爹地坏,爹地是坏蛋。”说出来都有些的苦涩,布莱恩觉得自己只有在儿子面前还有些的用武之地,如今更是的多了一些的幽深的东西。

    小弗凌哪里明白这么多,可是明显的感觉到爹地的情绪很低落,对着自己不过是容忍着。

    “弗凌,是不是爹地错了?”布莱恩忍不住的就要说出自己的事情来,此时的他好心酸。

    他们唯一的儿子才可以真实的拥抱在自己的怀里,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害怕失去她的痛苦,谁都不会知道多少人期盼着他死去,有多少人在他的身边哄抢着利益,还有多少人想要夺走自己的老婆!

    “啊?”小弗凌明显的跟不上节奏,对着这样的情绪变化的爹地,他的心里就不清楚了。

    回到爹地妈咪的身边,他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可是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复杂的纠葛。

    他太小,不明白这些事情是什么,不是聪明就可以换来的呵。

    看着儿子木愣的眼神,呆呆的模样还有些的让人觉得可怜,布莱恩冷笑一声,看着小弗凌说道,“弗凌,长大了,可不要像爹地一样。”

    像爹地一样的什么?

    他自己都不知道,总之是不好的吧,应该是不好的吧。

    那个人就像是罂粟一样的让自己发狂,可是却毫无办法。

    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囚禁了倪泽峻,看着身边的女人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模样,他的心里就滴血的疼。

    “嗯!”小家伙肯定的点点头,只知道爹地说得都是对的,完全没有想过有什么事情呢。

    “宝贝儿……”布莱恩有些难受的叹气,抱着小弗凌的脑袋狠狠地亲吻,惹得小弗凌都不敢动一下了。

    这件事情还有些的复杂,都是人心的纠缠。小弗凌头一次感受到了爹地的不愉快和忧伤,自己都变得有些董事了。

    “首领。”莎拉秘书恭敬的守候在一边,看着这些东西,对着这里的人说着自己的话。

    “什么事?”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怀里的弗凌有些怔怔的看着他。

    “夫人回来了。”莎拉秘书特意来说这件事情。

    小夫人如今照常的开始自己的工作,听说干的不错,人员齐备,把东亚片区的事情慢慢的都接手过去了。

    “嗯。”冷冷的回答,没有再吩咐什么了。

    “妈咪?”小弗凌听明白了,他们口中的夫人就是自己的妈咪,所以在爹地的怀里很是开心。

    莎拉秘书抬眼看了一眼首领怀里的小主人,恭敬地退下了。

    布莱恩还坐在原地,抱着儿子在花园里没有离开的架势。

    不远处的人都小心的打理着花园,女佣们都只是添茶递水不敢多吭一声。

    “爹地……”小男孩开始在爹地的怀里撒娇起来,这动作活脱脱的就像是某个人!

    “嗯。”布莱恩高大的身体被他摇晃着,就是不动一下。

    “爹地……我要妈咪,带我去见妈咪……我好几天没见到妈咪的,妈咪坏蛋,妈咪不理我!妈咪坏蛋!”说着说着,小弗凌的心里就有些的不高兴起来了,嘟着嘴儿很是不开心,双手白嫩嫩的死死地抓着布莱恩的胸口。

    布莱恩眯着眼睛看着怀里的臭小子,坏女人,果真是儿子都觉得她是个坏蛋呢!

    看着面前的儿子,他可不以为他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呢,这个墙头草,父母之间的感情受到波折,他还不是狼心狗肺的把自己的生活过得好好的,仗着是自己的心头宝,要什么有什么。

    “带我去见妈咪,我要妈咪!”小弗凌不高兴了,怎么爹地还没有行动呢?

    小眼珠子一瞪,看着面前的人,一点都不害怕的瞪回去。

    “够了!”布莱恩地吼道,对着面前的儿子,心里真的是很不舒服起来。

    他是福克斯的首领,怎么连一点的家事都处理不好呢!

    小弗凌果真的不说话了,什么话都不说,看着自己的爹地,有些的怕怕的了。

    “哎!”布莱恩有些无奈的伸出手轻抚着儿子的小脑袋,有些疼惜的看着他还要因为爹地妈咪的事情而受到无辜的影响。

    “爹地……”可怜巴巴的儿子就这样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布莱恩的心里柔软到了不行。

    这双眼睛,真的很像那个该死的小女人!

    他什么时候就被这个小孽障给缠上了呢?

    “好了,好了,爹地带你去见妈咪,你要听话。”布莱恩对着面前的小弗凌说道,满心的有些无奈起来,深深的几次深呼吸。

    抱着儿子的布莱恩这段日子以来首次的主动找到了书房里头的小女人,这是一间小书房,是小女人处理公务的地方。

    三月的天空很晴朗,小女人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面坐着自己的工作,全神贯注的模样,看不出有一点的不一样。

    小弗凌老远就看见了,抱着布莱恩的脖子一个劲儿的嚷嚷起来,“妈咪妈咪……”满脸的堆笑,小弗凌的小脸都挤成了柔柔的一团。

    倪双从书桌上的文件里面抬起头来,看着她的两个一大一小的男人,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

    “去吧。”布莱恩把怀里的儿子放到地上,低声的在小弗凌的耳边说道。

    小弗凌很没良心的就把自己的爹地扔在那里,急急忙忙的本着妈咪去了。

    这段时间,他没有在妈咪身边,只知道妈咪很忙,都没有见自己。所以,一看见妈咪,小弗凌就奔了过去,很是开心的没有记仇呢。

    话说那次瞄着妈咪开枪的事情过后,他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只是生气一段时间之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都说家事无理,没有人会真正在意一个家里是否过得好,不过,大家的心里都有些的别扭才是真的。

    倪双起身抱着自己的儿子,看着他在自己的怀里把玩儿着自己的头发,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扩大。

    她的心里本来就是很多的开心的,这个时候了,她只是希望布莱恩不要介怀才好。

    其实,倪双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记恨多久,知道自己也有错,是自己不小心,后来才惹得这男人的疯狂的报复。

    可如今的她还有多少事情都捏在布莱恩的怀里,才知道自己的生活有些的难过起来。

    两个人很少说话,连交流都少了,倪双对着突然而来的布莱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布莱恩……”倪双不知道怎么开口,都这么久了,他不要计较才好。

    “嗯。”布莱恩冷冷的回答,看着她也没有说什么话。

    倪双的心里有些凉,觉得面前的男人还是有些的放不下。

    “妈咪……我和爹地想你了。”怀里的小儿子拉扯着她的头发,鼓着腮帮子说道。

    “嗯?”倪双有些振奋起来,看着怀里的小牛牛,不知道说的是不是真的,转脸看着面前的布莱恩。

    “咳咳……”布莱恩咳嗽着没有说话,偏过头不理睬。

    倪双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儿儿子,还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呢。

    “妈咪……我饿了,妈咪做饭。”小弗凌的肚子很听话很配合的就开始咕咚的唱空响了。

    倪双看着这个兴奋不已的儿子,肉嘟嘟的小脸儿很是开心不已。

    “好啊,妈咪给宝宝做饭。”不知道大人之间的事情,小牛牛总是随着自己的爱好来,霸道的小东西,就是懂得在妈咪面前提要求。

    放下怀里的儿子,倪双转身去收拾自己的文件,这个时候了她可是兢兢业业的干着自己的事情呢。

    越来越强硬的小女人不知道,自己的独立相反的就会失去一些东西。

    布莱恩有些尴尬的站在书房里,小弗凌没心没肺的站在中间,看看左边的妈咪低头整理东西,看看右边的爹地高大的身体动也不动,怎么觉得有些不一样了起来呢。

    对于他来说,一段时间不见,自己的妈咪还是一样的漂亮啊。

    走上前,拉着妈咪的手不松开,他还是比较喜欢美丽的女人的,所以很开心的要把她拖走。

    “妈咪,妈咪,跟我走啊,我要吃饭,吃饭!”有些焦急的不想忍受饥饿了,小弗凌的心思很容易就猜到了。

    布莱恩在一边,跟着母子俩就离开了。

    来到饭厅里,气氛有些尴尬,没有人吭声的时候更加的诡异。

    小弗凌抱着自己的玩具一个劲儿的玩儿,坐在餐桌边上等着妈咪把饭送过来。

    一旁的布莱恩看着儿子这个没心肝儿的不搭理自己,对着空荡荡的桌子,自己还真是不知道干些什么呢。

    这小子,自顾着自己了都!

    “弗凌,好了,不要玩儿了。”布莱恩想要点一支烟,可是他忍住了,反转过身体劝解着面前的儿子。

    父子两的关系陡然间开始了拉锯战。

    “不!”弗凌如今胆子越来越大,以前是偷偷地藏起来,有空的时候就偷偷的玩儿,今天是大胆的在爹地面前有肆无恐起来了。

    原来,事情都是这样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呢。

    “听话!”布莱恩有些不高兴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