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猎国

第五百八十四章 【别院里的四扇门】

    第五百八十四章【别院里的四扇门】

    夏亚走进皇宫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被清退了。

    外面,强骑营的骑兵已经将这座宫殿牢牢把持住,连一个侍从都没有留下。

    然后,夏亚缓缓的走进了这座议事厅。

    他知道,当ri,阿德里克便是在这里被伏杀!

    走进来的时候,他看了看远处的墙角——地上没有血迹,想必早已经被冲洗干净。

    当ri……大人就是在那里断气的。

    夏亚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眼神。

    然后,他看着依然坐在上面的加西亚。

    加西亚坐在最zhong yang象征着皇位的那个座位里。

    他看上去瘦的几乎要脱形了,脸se惨白如纸,再无半分血se。

    只是那双眼睛里,满是血丝!

    “加西亚,我来了。”夏亚走到他的面前,冷冷的看着这位帝国的皇帝。

    “哼。”加西亚依然走在那儿,只是看着夏亚,咬了要牙齿:“你来了又怎么样!夏亚……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最后会是谁来取我的xing命!果然是你!也果然只有你!这帝国上下,现在最有实力篡位的,便是你夏亚雷鸣了,对不对!”

    夏亚没说话,只是看着这个地方,然后低声叹了口气。

    “我记得前面穿过走廊,是一个餐厅。”夏亚的语气仿佛很平静:“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di du,第一次进皇宫里。就在那个餐厅里,康托斯皇帝陛下在那儿接见了我,他老人家一直很赏识我,也重用了我。我夏亚能有今天,也要感谢康托斯陛下的封赏。”

    加西亚没说话。

    “很可惜,如果你不是做下了我无法容忍的事情,哪怕是看在康托斯陛下的面子上,哪怕是看在艾德琳的面子上,我也绝对不会杀了你。”

    加西亚只是冷笑:“夏亚,你这么得意……你以为你杀了我,就是皇帝了么?米纳斯那条老狗一定会和你争的!哈哈哈哈!我就算死了。也要在地下看着你们打来打去,杀的血流成河!我一定会开心的开怀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你就笑。”

    夏亚缓缓走了上去,走上的台阶,就站在了加西亚的椅子前。然后夏亚居高临下的看着缩在椅子里的加西亚:“我今天来,不是杀你,而是就想看看你……然后,顺便告诉你一些事情。”

    “告诉我……事情?”加西亚愣了愣。

    “第一件事情……黛芬尼怀孕了。”夏亚指着自己的鼻子:“孩子是我的。”

    “你?!!”加西亚顿时变se,猛然跳了起来。可惜,夏亚一根手指轻轻一点,就让他重新坐了下去。

    “第二件事情,我已经派人去南边。米纳斯公爵想要和我谈判了……他们只提出了两个条件,一个是让黛芬尼肚子里的孩子成为皇位继承人。另外一个条件是公爵大人要求得到一个体面而显赫的位置。当然了,我已经同意了他的要求。所以。我已经以你的名义发布了一条命令,米纳斯公爵大人劳苦功高,封为帝国宰相,而罗迪,则是接任军务大臣的职位。”

    “格格,格格格格……”加西亚的牙齿在颤抖。

    “你看,我安排的还不错?”夏亚看着加西亚的眼睛,淡淡道:“米纳斯公爵的代表已经快到di du了……我们谈妥了之后,他就会开始在南方撤军,然后亲自来di du赴任……”

    他指着加西亚的鼻子:“所以,我现在不会杀你,我需要你再活上几个月……几个月之后,当孩子出生下来,我会以你的名义,立孩子为继承人。然后……那个时候,你才能死。”

    他轻轻的拍了拍加西亚的肩膀:“所以,加西亚,在没有我的允许之前,你就算想死,也死不成的,我保证你绝做不到,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赌。”

    他这才转身,缓缓的重新走下了台阶去,然后看着加西亚,道:“我已经仔细审问过了宫廷里的御林军甲士——凡是参与了那天伏杀阿德里克的人,我都在处死他们之前,仔细的询问了每一个细节。”

    顿了顿,他低声道:“大人死之前,问了你一个问题,他说,他死之后,谁来为帝国横刀怒目挡强梁。对?”

    加西亚不说话。

    “你瞧,大人很英明。”夏亚指着自己的鼻子:“现在,我就是那个强梁。我来了!大人若是没死,自然有大人挡着我……可现在你自己杀了他,所以……我来了,就没有人挡着我了。你说你……是不是蠢?”

    夏亚说到这里,轻轻一笑:“还有……这句话,我没记错的话,是末代郁金香大公卢克大人临死之前问过那个时候的皇帝……说起来,你们克伦玛家族还真的是一脉相传的愚蠢啊!居然都有冤杀自己栋梁的传统!当年你们杀了郁金香家族末代大公,结果后来奥丁人雄起,欺负了你们好几百年。现在你杀了阿德里克,最后一个对帝国忠诚的人!而他死之后……其他人几乎是恨不得把我这样的乱臣贼子给请进了你的皇宫里。”

    说着,他深深吸了口气,又看了看左右,才道:“传说,末代郁金香大公曾经临死前留下了一个诅咒,说……你们克伦玛家族当年是靠着郁金香家族而崛起开创王朝的,那么将来,你们的王朝也一定会终结在郁金香后人的手里!”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恶意的笑容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哦,陛下!郁金香家族的确有后人真的躲过了你们克伦玛家族的屠刀而活了下来呢!而我的养父就是郁金香家族的后人!我么……就算是郁金香家族在这世界上的最正统的继承人了!所以……”

    说到最后,他轻轻一笑:“灭了你克伦玛家族的……的确是郁金香啊!”

    说完之后。夏亚弯腰,就在台阶之下行了一个标准的臣子礼节。

    “臣下告退了,请陛下好好修养。我想……我们不会再见了。你死的时候我也不会来看你了,你身为帝国皇帝。最后只会默默无闻的死在最低贱的侩子手的手里,不会有人送葬,不会有人看望。”

    ……

    夏亚走出皇宫内廷,来到外面的时候,对身边的护卫冷冷道:“派一个旗团的人来守着这里,没有我的手令,任何人胆敢进出,格杀勿论!”

    顿了顿。道:“让里面的人看紧他,别让他有自杀的机会。我不管怎么样,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让他活上几个月之后再死。”

    说着。他缓缓走下台阶,就看见台阶下,一辆马车从远处直接行驶到了大殿前。

    马车还没停稳,内内就已经从里面跳了下来,夏亚看见内内。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真诚的微笑,内内跑上几步,轻轻抱住了夏亚,夏亚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内内苦笑:“我们跟着格林将军的大军。一路在后面给你擦屁股呢。你在前面打的很爽,但是后面手势残局。还有把那些地方真正吃下来,可都是让人头疼的事情。幸好有苏菲大人在。”

    夏亚看了马车里,苏菲缓缓的走了出来,对着夏亚低头行礼。

    夏亚淡淡一笑,看了看内内,皱眉道:“艾德琳她……”

    “她不愿意来。”内内叹了口气:“你知道的,加西亚和她感情一直不错,她知道没法阻拦你,所以……”

    顿了顿,看着夏亚的眼睛,内内补充了一句:“梅林大人还有索菲亚大婶都在家里,有她们在那儿看着,艾德琳不会有事情的,所以……”

    “我只想,她心中这个心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开了。”夏亚摇头。

    这个矛盾,他没办法立刻解决——想来,只有交给时间了。

    内内沉默了会儿,看了看夏亚:“上车。”

    “上车?”

    “是啊,上车!”内内笑道:“我和你不同,你一到di du,就是整顿军务,接管城防,然后又着急跑来皇宫找加西亚的晦气……你是男人,心中藏了那么大的怒火,可我是女人,我明白现在di du可是有人等着见你已经等的望眼yu穿了。”

    “……”夏亚脸se不免有些讪讪的。

    “走,我已经去见过她了。”内内看了看苏菲,笑道:“苏菲大人帮忙,不然的话,要见到她可真不容易呢。”

    夏亚也不想再拖延,就干脆和她们上了马车。

    马车行驶出了皇宫,却并不是朝着城里行走,而是朝着出城的方向。

    眼看到了城门口了,夏亚才忍不住道:“咦?你们到底把黛芬尼藏到哪里去了?难道不在城里?”

    “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所以她不想再住在皇宫的别院里,前些ri子,就搬到了城外去了……我可知道,你在di du可是还有一栋属于你的大房子呢!”

    夏亚眼睛一亮!

    城南郊的,郁金香别院!

    马车一路行驶,前后自然有强骑营的护卫,来到城南郊外靠近海边,上了那座山之后,郁金香别院的宅子就在眼前。

    这宅子已经经过了修缮,看上去不那么破旧。

    夏亚下了马车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这宅子门口一个身影!

    那紫se的头发,立刻就跳入了夏亚的眼中!

    “维亚。”夏亚的声音低沉。

    然后他缓缓的走了过去,内内要跟上,苏菲却轻轻的拉住了她,然后摇摇头。

    “你来了。”维亚抬起眼来,看了夏亚一眼。

    夏亚不说话,忽然就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维亚没有躲闪,任凭夏亚这一个耳光打在脸上,被打的跌了出去,然后再缓缓爬起来。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夏亚冷冷道。

    “知道。”维亚看着夏亚:“他的死,我有责任。消息是我传递的。所以她才会着急去皇宫里自辩,所以……”

    “你不是主谋,也是被利用罢了。”夏亚摇头道:“可我恨的是,你是他的女儿!为什么居然也牵扯在这其中!”

    维亚冷冷一笑:“我不想解释。也不愿意说这些,你打过了我,我也愿意挨你这一下,可是其他的话就不必了,夏亚!你知道,我最讨厌你这种高高在上的模样!”

    “我没有理由在你面前还高高在上。”夏亚摇头:“你曾经救过我的命。只是这一个耳光,我必须要打。”

    “打完了么?”维亚冷笑:“打完我就走了……这辈子不用再见了,夏亚雷鸣!既然你来了。我的工作也做完了,你的女人就交给你自己照顾了!”

    说着,维亚就要离开,夏亚皱眉。道:“……你,等一下!”

    维亚转身,冷冷瞧着夏亚:“怎么?”

    “你……就这么走了?”夏亚沉吟道:“如果你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话,不如……”

    “闭嘴你。”维亚恨恨道:“别以为我挨了你一记耳光,就以为我对你乖乖臣服了!夏亚。你没资格教训我,也没资格让我为你效力。哼……至于我们的婚约,本来就是老头子昏了头才会做的,我从来没承认过。你也自然不用去想这件事情。”

    “我不是那个意思。”夏亚苦笑。

    “那么就再见!”维亚想了想,摇头:“还是永远别见!从此山高水远。后会无期!”

    说完,她就拖着那笨拙的腿。一瘸一拐的缓缓从夏亚的眼皮之下离去。

    夏亚想再挽留,可是苏菲却缓缓走了上来,拦住了夏亚。

    “大人,就让她去……维亚她,其实一直都很苦的。”

    “他们父女两人……到底搞的什么名堂。”夏亚叹息。

    “维亚身世很苦……总之,是阿德里克对不起她。”

    “哦?”

    “你看维亚的相貌,还有高挑的身材,是不是和普通的拜占庭女子不同?”

    夏亚想了想,点头道:“是不太相同。”

    “维亚的母亲是奥丁人,只不过在战乱之中沦为了女奴被卖到了拜占庭,然后……遇到了阿德里克将军。”

    说道这里,苏菲缓缓叹了口气:“一场冤孽罢了。阿德里克对那女奴一见倾心,可惜后来因为他的身份,绝不能纳下一个女奴,更绝对不能找一个奥丁女子为伴侣!即便是小妾也是绝无可能!!所以他最终将这个女子送走……,却不知道那个女子被送走的时候已经怀了孕。可惜那个女子身世悲惨,遇到战乱年代,吃了不知道多少苦头,又被变卖成了奴隶……所以维亚出生的时候,便是奴隶的身份,小时候便比奴隶主用烙印毁了容貌。几年后阿德里克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了她们母女,只可惜维亚的母亲已经病故。维亚虽然找到了父亲,只是这关系,就一直恶劣的很。她痛恨阿德里克将军当年抛弃她母亲,她一直认定了阿德里克一心当英雄,所以绝不肯纳一个奥丁女子,这边是虚伪。后来,终究是阿德里克出面,让她拜在了我的老师卡维西门下,收为了弟子。老师当年试图化解她心中仇恨,最后才用师令,要求她去阿德里克所在的军队服役,可惜维亚在阿德里克的军中待了数年,却依然无法缓解两人的关系,最后终于出走……哎”

    夏亚看了看苏菲,忽然一笑:“好啦,不用再受了,既然是伤心的往事,就不用再提了。”

    他看了看山路……维亚已经走的不见踪影。

    “这世界上,现在还能联系到她的,就只有我了。”苏菲轻轻叹息。

    夏亚忽然心中一动,生出几分恶意来,看了看苏菲:“苏菲,你年纪也不小了?身为我的麾下头号政务官员,难道没考虑过找一个合适的丈夫?”

    苏菲顿时一惊慌,抬起头来看了看夏亚。

    夏亚却眯着眼睛:“我只是忽然想起来……维亚曾经对我说过,她死都不会嫁给我,好像……我记得她一直都很讨厌男人。你这么一说她的身世。那么这倒是不奇怪了,有那种曾经的遭遇,只怕她对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失望了……我只是好奇,她好像只和你关系很亲近嘛?”

    苏菲顿时有些慌乱起来。

    夏亚哈哈一笑。拍了拍苏菲的肩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的秘密,我不追究查探。”

    顿了顿,他用只有苏菲能听见的低低的声音道:“其实,我对那种事情,并不歧视的。当然了,男人和男人就有些恶心,女人和女人嘛……我觉得还是挺美好的。”

    苏菲顿时满脸赤红。

    夏亚哈哈一笑。大步走进了宅子里。

    内内在后面看着两人密语,也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却让这位平ri里从来都是从容不迫的幕僚长大人如此失态。

    夏亚大步走进了这宅子里,刚进这大门。就看见那个娇柔的人影,偎依在楼梯台阶下,一双妙目,正怔怔的望着自己,默默流泪。

    夏亚立刻飞奔了过去。然后轻轻将她揽入怀中,一只大手就老实不客气的抚在了她隆起的小腹上。

    黛芬尼顿时面上染霞,低声道:“你……你……”

    “我什么?”夏亚故意假装不知,缓缓道:“我是孩子的父亲。摸摸这孩子,岂不是天经地义。况且……”顿了顿。夏亚看着脸颊消瘦的黛芬尼:“可苦了你了。哎,我听说女人怀孕都会胖上一些。你却瘦成这般,想来是太过担忧。”

    说着,柔声道:“不用怕了,现在我在这里了,天大的事情自然有我去顶了。你只管安心把孩子生下来就好。”

    身后,内内老实不客气的用力咳嗽了一下,夏亚这才转身,看着内内,讪讪的松开了黛芬尼。

    内内看了看皇后,看着这个率先给夏亚生孩子的女人,心中也不知道是何等滋味。

    当初在北方就见过这位皇后的绝se姿容,此刻看来,真是我见犹怜。

    随机内内叹了口气,内内大小姐也毕竟不善言辞,犹豫了半天,才讪讪道:“那个,你的确太瘦了一些,这么瘦的话,可对孩子不太好。那个……”

    皇后黛芬尼是何等聪明,从小出生在豪门之族,对这种人情世故,可比内内强的太多了,眼看内内说话笨拙,却也知道对方似乎好心想和自己表示亲善,干脆松开了夏亚,过来轻轻拉住了内内的手,低声道:“内内将军……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我……我有什么好恭喜的。”内内看了夏亚一眼,叹了口气:“总是……总是……”

    只是说了半天,却毕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菲看着这三人,早就偷笑躲开了。这种大老板家中的**,身为部下,还是少看为妙。

    夏亚在别院之中住了一晚,当晚三人聊到半夜,然后为不影响黛芬尼的身体,才让皇后去休息。

    倒是内内,又拉着夏亚说了好一会儿话。

    夏亚看着内内,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说……圣罗兰她留下了一些东西给我……和这郁金香别院有关系?”

    “是的。”内内一拍脑袋:“你若是不提醒,我可真就给忘记啦!大人留下的那些……财富,你说不在乎,我想反正都留在圣城之中,那暂时不管也行,迟早有时间再去起出运出来好了。不过这郁金香别院里,大人告诉我说,有一个关于郁金香家族的秘密,要传给郁金香后人呢。”

    “郁金香后人?”夏亚想了想,老酒鬼没有后人,自己虽然只是养子,但是后人这个身份也只能是自己了。

    他想起了这别院后面的那个地下暗室里的机关。

    “你说的……是不是那地下暗室里的几个奇怪的魔法门?”

    内内看了夏亚一眼:“原来你见过?”

    “见是见过,不过那门古怪的很,却是打不开。”夏亚摇头。

    内内抿嘴一笑:“大人说郁金香家族的秘密就在那门里面……开门的法子她倒是告诉我了。”

    “哦?”夏亚眼睛一亮,立刻跳了起来,满脸兴奋的表情:“那还等什么!这就去看看!”

    说着,拽起内内便走。。。)<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