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第449章 【花花VS踏舞】4

    茶水声在大殿响起,花弑玦悠然自得的倒着一杯茶:“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么?”

    “什么话?!”南宫弦月已经对花弑玦彻底失去耐心了,必须得赶快把这个家伙给弄出皇宫去啊!

    “我说过,不要骗我,可是你还是骗了我,踏舞,你为什么不承认呢?”花弑玦垂眸,语气没有之前的强硬,带着一丝落寞,让人感到一丝心疼。

    “你说过,无论大风大浪都要好好对待对方,你骗了我。”花弑玦接着说,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却最能够打动人心,“你为什么要瞒我呢?为什么呢?我想了很久很久,你是踏舞,毋庸置疑,你没有失忆更莫提其他的,我是炼药师,我是大夫我看得出来,你瞒不了我。你看到我会紧张,你撒谎会不自然,你说狠话的时候会攥紧自己的手,你的心更疼,可是你为什么不坦白,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对待不好吗?还是说你不喜欢我了,回答我,好吗?”

    南宫弦月眼中隐隐有泪光浮现,撇过头去,默不作声。

    花弑玦上前,抱住南宫弦月,脑袋依偎在南宫弦月的脖颈,喃喃低语:“不要逃避我好不好?我之前希望你答应我娶你,现在我只喜欢你答应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你有你的心事,好,我不问了。留下我吧……”

    南宫弦月长长的睫毛微湿,怔怔的坐在那,房间里面静默一片。

    时间慢慢流逝,始终还是没有人出声。

    “好,”花弑玦声音哽咽,沙哑无比,“你不喜欢我了,那我走,你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我就不干扰你了,好好照顾自己,你是皇上,想干什么都可以,千万别委屈自己,我知道你最喜欢藏着自己,为了别人,受了气就还回去,呵,你已经皇上了,还会有谁敢欺负你,还是我多虑了,那好,再见,不,不再见,照顾好,你自己。”

    清风掠过,咬紧嘴唇,南宫弦月很想哭,真的想极了,可是,不可以。

    一句不可以抹杀了太多太多,世事沉浮,离别的时候还是要用力一些,你不知道,可能在多看的一眼最后一眼,多说的一句就是最后一句……

    “哀家是不是做得太过了。”南宫魅端坐上位,听着暗影的禀告,喟叹一句。

    暗影垂眸:“太后只不过是为了南宫家族的未来,并没有不对的地方。”

    南宫魅觉得心沉甸甸的,世人皆谓她狠毒心肠,可是又有谁知道,她这只不过是为了南宫家呢?上官辰真的是做得太过了,南宫家的人死伤无数,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南宫家就会真的消失,消失在这大陆之上,还好,还有南宫踏舞在,让这孩子改名改性,登基为皇,威胁她说杀了花弑玦也只不过是笑话而已,花弑玦在大陆之上的地位远远要比一个南晋帝王重要,亲手扼杀自己孩子的幸福,她是很自私吧。

    三年后。

    南晋在南宫弦月和南宫魅的治理之下越加繁盛昌荣,百姓都说南晋是迎来了一个千古好皇帝,的确,南晋这三年的发展较与往年来看,发展之迅猛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的。

    南宫弦月成为一代明皇,可是对后宫的女人还是不感冒,三年了天朝无一子嗣,无论是皇子还是公主,大臣们越来越着急,就想到了三年前早朝的那件事情,皇上似乎是真的只喜欢男人,女人碰都没有碰一个,身居丞相高位的柳丞与诸位大臣商议,在各县境内选拔男宠,大选,即将开始!

    皇宫。

    南宫弦月经过三年的磨砺已经完全的逃脱了南宫魅的控制之下,朝政之上的大小事情都由他来主持,整个人冷漠的许多成熟了许多,已经完全像是一个无心冷血的帝王家人了。

    手边碰到一份请柬,暗渊尊主大婚,邀请南晋帝王前去观礼,南宫弦月勾勾唇,放下手中的奏折,眯起眼来,大婚,那应该是她吧,那个尘封了很久的往事,在她还是南宫踏舞的时候,她的姐姐苏默初,现在她和尊主都走到一起了,而她……

    心底久久不愿触碰的禁地,无一不是关于那个男人的,现在他也应该娶妻生子了吧,这,去还是不去呢?

    “太后驾到!”门口的喊声起。

    南宫弦月敛了敛心神,表情冷漠:“儿臣参见太后。”

    南宫魅身着华贵,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明明已经四十岁的人了,看起来还是十分的年轻,南宫魅也知道三年前的事情带给南宫弦月的打击有多大,心中还是有几分不忍,但还是点头:“听说暗渊的尊主要成婚了,你身为南晋的皇帝,理应去一趟,若是实在不想,找些其他的理由退了也算了。”

    南宫弦月也知道南宫魅是为了她好,还是礼貌的回答:“是。”

    回答不失礼貌和温和却老是让人觉得少了些什么,生于皇室,就没有亲情的存在吧,疏离的礼貌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南宫魅看到这样的南宫弦月心中一痛:“皇上,哀家也知道你愿意,但是为了南宫家,这是你应该做的。”

    “是。”南宫弦月听南宫魅说这些话听得早就腻了,回答一直都是一个有礼貌的儿臣辈分,心中也明白南宫魅的意思,可是经历了这么的事情之后也就淡然了。

    从以前的每天带着小期待小惊喜小兴奋还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小小的伤心过日子变成了现在冷漠的对待每一件事,心中明了了许多的事情。

    南宫魅轻轻叹一口气,出了殿门,没有多说些什么。

    南宫弦月坐下身子来,闭上眼睛,心累了这么久,出去看看也好吧,看到她幸福也很好。

    “启程,暗渊。”

    南宫弦月此行是去赴礼,派头自然是做足了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暗渊行去。

    与此同时。

    另一边。

    郁郁葱葱的树林遮着山间的一间小屋子,谁也不知道吧,其实什么神医谷根本就不存在没有传说中的天才炼药师向各种天才传授知识,都是他师父一个人的名号,说是人吧,徒弟就只有他一个,神医谷就是由他师父和他构成的,其住地就是这间小小的茅屋,师父死后,那间茅屋也被一场天灾给毁掉了,他就跟在千城无渊的身边,后来就再没有回来。

    现在他又在这里住了三年,每日与他的瓶瓶罐罐的度过,奈何思念成疾哪能是时间能够磨平的?三年没有出去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尊主也终于是和夫人在一起了,只不过奇怪的是明明三年前的婚礼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举行,影魑前些日子来给他送请柬,还说一定要去,看时日他也该去了。

    暗渊尊主大婚的消息一放出来就吸引了众多的人。

    十日后。

    各方势力人马全部都到达了暗渊,客栈爆满!

    还好千城无渊早就给他们准备了休息的地方,南宫弦月的随从只留下了几个,其余的在送到南宫弦月之后就回去了,很干净整洁的四合院子。

    南宫弦月住在最中间的那间屋子里面,空气也很清新,处处都张灯结彩的,满世界的红色,南宫弦月心想,估计她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了吧,只不过为什么大家看起来都还不知道新娘是谁的样子?

    旁边三间屋子听说也是要住人的,只不过不知道是谁了,暮沉西边。

    外面隐约传来了马鸣嘶吼声,南宫弦月坐在窗台旁边,想看看是谁,离婚礼开始还有三天,她来得就算是晚的了,没想到还有人比她更晚,也不知道是谁?

    风尘仆仆的花弑玦赶到,收拾好了东西一路上快马加鞭终于还是在婚礼之前赶到了,虽然三年没有见千城无渊了,只不过千城无渊的魔爪还是一直都在摧残他,魑魅魍魉那几个人经常来找他炼药,这也是除去思念她以外他唯一能够干的事情了。

    听闻南晋现在发展迅速已经成为了四个国家之中国力最强盛的一个了,她果然是聪慧过人,而他却只有过人,走过了的人是不能回头的。

    将马栓到马厩之中,花弑玦走进了四合院之中,本就无心他人的存在对此次大婚本来也是不想参加的,谁知千城无渊那劳什子尊主非要他来,还说他要是不来就把他扔到南晋皇宫去当太监,他都有些怀疑千城无渊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可是这件事情可是机密之机密,千城无渊应该没有那么闲。

    坐在窗边的南宫弦月一下子看到花弑玦的脸,心中一惊,赶紧拉下窗户,心中慌乱一片,他也来了!若是遇上的话,会怎么样?是沉默无言还是互诉衷肠,她不知道,他们两个都已经分开了三年了,三年时光可能改变了许多的东西,他很有可能就已经有了妻子有了孩子了,那她的存在算什么?

    结束了,那么就是结束了。

    南宫弦月没有想到过去这么久,仅仅是花弑玦在她面前晃了一晃她就这么的失神,她本来以为她可以释然,可是她好像做不到。

    心中思量颇久,南宫弦月再次凑到窗前拉开窗子,院中已经没有了花弑玦的身影,黄昏最后的一缕光洒向大地之后,天空之中的星星开始散发着自己的光亮,夜晚来临。

    南宫弦月收了收心,轻抿嘴唇,那些年兵荒马乱的时光,他们相濡以沫生死与共,可是谁都没有料到那相濡以沫的下面一句竟然是,不如相忘于江湖,时光一去,那些信誓旦旦留给谁?

    熄了灯,睡去。

    原来,你也来了。

    花弑玦站在南宫弦月房间的门口,坐在阶梯之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这里的星星比南晋的漂亮许多啊,当初他在南晋调查南宫弦月的身份的时候常常一个人坐在地上看天上的星星,因为他们之前也一起看了许多的星星,他记得她说:“我叫踏舞,我送你一曲舞怎么样?”

    他吹箫,她起舞,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万物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那以后他最爱看星星,从前是两个人一起看,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了,他现在还可以想想南宫踏舞就坐在他的身边,拉着他的臂膀,像他撒娇,伸手比划说天空之中最大最亮的星星是那颗,他总会笑着回答,最大最亮的星星是北辰,就在北边,你看见了吗?

    现在她就在里面沉稳的睡觉,他在她的房前看北辰,我就在你面前,你看见了吗?

    这夜,有人好眠,有人无眠。

    翌日。

    南宫弦月一直坐在窗边看着四合院外面的动静,花弑玦的房间里面一直没有动静,南宫弦月心中思潮起伏,花弑玦不可能还没有起来啊,现在他去哪了?是到外面去了吗?

    花弑玦一直都站在南宫弦月的门口,只不过没有勇气开口敲门,因为三年前是他先决定离开的,但是她也是同意了的,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他还有什么理由在她身边?

    一个人从窗子往外看,想看对面屋子里的人为什么不出来,一个人站在门口对着门看,想知道里面的人是否已经醒了。

    曾经爱的勇气已经被磨平了,现在只剩下了嗫嚅的双唇和一点卑微的存在感,只要看一眼对方就心满意足,喜欢就是放肆,但爱就是克制,克制得卑微,克制成现在的局面。

    都迫切的想知道对方,但是没有勇气开口。

    早上的时间最好消磨,花弑玦在南宫弦月的门口踌躇,南宫弦月始终在看花弑玦房间的情况。

    直到傍晚,花弑玦房中都没有人出来,南宫弦月低头垂眸,都已经分开了,还奢求这些干什么?

    直到傍晚,南宫弦月的门都没有打开,花弑玦不舍偏头,都已经离开了,还想知道这些干什么?

    一旁看呆的众人,不在一起干什么!

    桌上的饭菜早就已经凉了,南宫弦月也没有吃的心思,匆匆喝了两杯水,就上床休息了。

    花弑玦看了一会星星,明天过后就是千城无渊大婚的日子了,要是再不见她一面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没有理由了,没有办法了。

    思量许久,花弑玦终于决定翻窗进去,花弑玦的身手没有白练,进入南宫弦月的房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静静的站在南宫弦月的床前,床幔没有掀开,黑漆漆的夜里借助月光只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南宫弦月的样子。

    花弑玦轻轻的掀开床幔,月光照清楚南宫弦月的脸来,南宫弦月褪去白日里的装扮,现在就是南宫踏舞的形态,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的这张脸。

    花弑玦忍不住把手放了上去,细细抚摸起南宫弦月的脸来,眼眸之中柔情一片,口中不禁喃喃出声:“踏舞……”

    心中温热一片,心中的千言万语此刻却没能够说出一个音节来,粗粝的手上细细抚摸着南宫弦月的脸,月色绰约。

    许久,花弑玦才放开手,双眼仍旧迷恋的看着那张脸,身子慢慢俯下,本想落下的一个吻却移至耳旁:“踏舞。晚安。这次真的不再见。”

    花弑玦走后,床上那可人的眼角划过一道泪痕。

    花弑玦,我想带你走,带你回南晋。

    还有一日就是尊主的大婚,街上自然是热闹非凡,只不过这个小四合院倒是冷清几许,似乎没有人来打扰里面的清净,也似乎就只有花弑玦和南宫弦月两个人。

    今天,就连送饭的人都没有来。

    南宫弦月起身洗漱,本来不想出去,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出去了,南宫弦月加快脚步生怕遇上花弑玦。

    可是上天那是能够如人意的?

    “啊!”南宫弦月一阵低呼,一下子撞进了一个人的怀抱。

    南宫弦月走路只看路,没有注意面前那人的身影,直直的撞到了花弑玦。

    两两相望,三年未见,两个人都变了许多。

    花弑玦内心独白:昨晚上没有看得太清楚,今天才发现她已经出落得这么的漂亮了,只不过和从前相比多了一分的冷漠。

    南宫弦月内心独白:三年没有见,仅仅只是惊鸿一瞥就让她想了两日,他来看她,他说的那些话她都铭记于心。

    “花花……”南宫弦月破天荒的主动开口,并且注意,叫的不是花少主而是在她叫南宫踏舞的时候喊的花花!

    花弑玦一愣,继而露出一个笑脸,紧紧抱住南宫弦月:“踏舞!”

    仅仅只是互相叫了对方的名字,就让两个人兴奋不已。

    明明花弑玦抱南宫弦月抱得很紧,但是南宫弦月还是觉得心中空落落的:“花花,这次不要走好不好,不要像上次一样抱了我就走,一走就是三年好不好?”

    上次是花弑玦这样对南宫弦月开口这次却换了一次角色。

    花弑玦听到南宫弦月这么说,心中更是欢喜,激动地回答:“好!好!踏舞你终于肯承认我了!你终于肯这样叫我了!”

    南宫踏舞回抱住花弑玦:“花花,别来无恙。”

    “踏舞,你在心上。”花弑玦轻笑,这笑像是春日樱花纷纷洒洒,整个世界只有你。

    无论分开了多久,你都一直在我的心上,从未忘记,也不会忘记。

    --

    番外未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