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纨绔帝妃

398.第398章 到底是我欠了的

    有句话叫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当千澜找到绚胤的时候,他一身狼狈的躺在的地上,气息微弱得好似要挂掉了。

    看到千澜,绚胤好似松口气一般,直接昏死了过去。

    占据北堂药身体的亓覡正和一个男人交手,距离太远,千澜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他们此时所在的地方是当初藏书阁所在的那个空间,漆黑的大门颜色越发的深沉。

    绚胤旁边跪坐着一名女子,温婉的脸庞和云七瑾有六七分相似,千澜脑中自动的将她和蓝宛对上了号。

    四周躺着不少的尸体,远处还站着几个人,傅轻沅就在其中。

    只是此时她正和一个侧对她站着的人说话,并没有注意到千澜,倒是站在她旁边的归涯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看到她,严肃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千澜本想让这两人打起来,现在倒好,都不用他动手了。

    缺芜的实力相当于是归元境巅峰,而亓覡用北堂药身体展示出来的实力仅仅是寂灭境,如此严重的差距,这两人竟然打成了平手。

    千澜强忍着两人交手散开的强大气流,挪到归涯身边。

    “师父。”

    “还没死呢?不错不错。”归涯拍了拍千澜的肩头,笑得一脸的诡异。

    傅轻沅听到声音,回头看了眼千澜,脸上立刻和归涯一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我没错过你的血光之灾吧?”

    千澜差点一口些吐出来,这他么的都是些什么人。

    傅轻沅旁边的人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好在没在说什么话打击他。

    帝临渊有些忌惮的看了他一眼,将千澜往自己怀中拉了拉,这小动作自然没逃过那人的眼睛,嘴角微不可查的扬了扬。

    “砰!”缺芜忽然从空中跌落了下来,在玄阴石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差点掉到坑外面的虚空中。

    亓覡立在空中,冷笑的看着缺芜,“缺芜,当初你和神族通风报信,害我被神族封印,这些我可以不和你计较,可你不该妄想解开封印,害得她灰飞烟灭。”

    缺芜吐出一口血,从大坑中爬起来,“她?娑黧为了你自愿将所有力量传给你,害死她的是你,怎么会是我?”

    亓覡眼中冷芒闪烁,从空中落下,一脚踹在缺芜胸口,“我将她的魂魄封印在魔殿中,你却为了解开封印让魔殿现世,导致她连魂魄都保不住。”

    “那又如何,我不过是为了魔族着想,当初你为了一己之私,将魔族带到如今的地步,你有什么资格被称为魔君。”缺芜大吼一声,身上的气势陡然增强,他身形一转,一道魔气就朝着千澜这边飞过来。

    千澜想到帝临渊的身体,下意识的将他推开。

    归涯不知是在想什么,看到那道魔气也没动一下,还是傅轻沅将他往旁边拉开。

    因此,那里就只剩下千澜,千澜完全没想到缺芜会突然攻击她,挥手挡住那道魔气,却不想旁边突然飞来一个人,将她刚凝聚起来的灵力直接撞散。

    身体好似被人撞散架了一般,没了她的抵挡,魔气直接打在她身上,眨眼就消失得赶紧。

    千澜摸着胸口站起来,看着撞自己的人,恨不得掐死他。

    白虎也有些尴尬,他从上面掉下来,没想到下面会有人。

    云雨柔也缓慢的从上面掉下来,不过姿势比白虎要优雅得多,看到这里的场景,神色有些迷茫。

    “缺芜?”白虎转头就看到对面一脸诧异的缺芜,有些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缺芜正在震惊自己的魔气明明打在云千澜身上,怎么她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亓覡也发现了这一点,阴冷的眼眸里露出莫测的神色。

    当初神族封印魔族,他拼着最后的力量将自己的一缕神魂送入因为封印魔族而四分五裂的印天鉴碎片中。

    又恰好这一块落在了娑黧建造的魔殿中,本想着这样也好,没想到他还有重见光明的一天。

    印天鉴被这个女子放在灵台中,他因此得了不少好处,受伤的神魂也变得凝实了不少,在进入这个空间后,他感觉到了魔殿,这才抢了她的身体。

    他本是想借用她的身体,可是最终因为她身体的一些潜意识行为不得不放弃。

    如今她竟然还对魔气免疫,真是有趣。

    千澜摸了摸有些发疼的胸口,云雨柔怎么就阴魂不散?

    她连入世境都还没达到,怎么就有胆子到这里来?

    云雨柔到这里纯属意外,此时见这么多人,还个个实力不凡,她也有些发怵,她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了,这具身体又太弱了,根本来不及将实力提上去。

    她往钟离臣身边缩了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钟离臣在苍銮大陆可能很牛逼,但是到了这里,这些人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倒是白虎,缺芜看到他,眼中闪过一丝怨毒和嫉恨。

    “白虎,你还敢出现。”缺芜深呼吸一口气,将体内翻涌的血气压下去。

    “切,我有什么不敢出现的?我身为神兽的职责就是守护封魔阵。”白虎神色蔑视,眼底却又几分忌惮。

    缺芜的实力他是清楚的,现在却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看来今日有场硬仗要打。

    千澜抬头看向白虎,这货竟然是守护封魔阵的?

    “亓覡,当年因你魔族被封,如今解开封印你是不是要出点力。”缺芜恶狠狠的瞪了白虎一眼,继而转头对着亓覡道。

    他就算不畏惧白虎,那边的那个人他却是忌惮的,又有亓覡在,他现在可谓是两面受敌,只能赌一把,赌亓覡对魔族还有感情。

    “帮你解开封印?”亓覡冷笑一声,“也好,到底是我欠了魔族的。”

    一听这话,付轻音乐旁边的男人有点坐不住了,他往前站了一步,“亓覡魔君,当年的事早就已过去,你何必在惹得大陆生灵涂炭,徒增杀孽。”

    千澜这才看清那人的容貌,当即犹如雷击,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怎么会…

    帝临渊皱着眉看了那人一眼,上前将千澜搂在怀中,脑袋摁在他怀里。

    千澜脑中一片轰鸣,喉咙发干,无法发出一个音节。

    怎么可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