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3.第2683章 触景生情!

    “孩子,去吧。”

    萧长河伸手替女儿拢了拢头发,脸上带着一抹慈祥的微笑,在他那花白的头发下,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明显,但是每一道皱纹中似乎都蕴含着对女儿的爱。甚至,这每一道皱纹似乎都记录着他看着女儿一点一点儿长大的历程。

    仿佛他所有的父爱都浓缩到了他脸上那深深的皱纹中,尽管岁月不在,但是萧长河对于女儿的这种疼爱却是丝毫没有改变。

    看着眼前这一对年轻人,萧长河脸上带着最舒心的笑容:“以后好好的,日子要越过越好……到了之后打个电话过来,也让我和你妈放心。”

    “唔!”

    萧雨萱咬着嘴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能从父亲那灿烂的笑容里看到他对自己的疼爱和不舍,这让她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甚至她都有种就此陪着父母过一辈子,再也不离开的冲动。

    “伯父你放心,我会以实际行动来证明,我对雨萱是真心的!”季枫在旁边看着也是感慨万千,忍不住说道。

    “我相信你。”

    萧长河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最终,季枫与萧雨萱童蕾二女离去了。

    尤其是看到女儿与季枫之间的那种亲昵,让萧长河不由会心一笑,从这两个年轻人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一直到季枫他们开车离开,车子消失在马路尽头,萧长河这才转身往回走,而他心里,却是很放心的。

    对于季枫,萧长河虽然谈不上特别的了解,但至少跟季枫接触过之后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坏小子。可能在感情上,这小子的确不怎么样,简直就是一个花心大少,但是从女儿对季枫的态度上就能够看的出来,至少季枫对女儿很好。

    萧长河很清楚,女儿可不是傻子,如果季枫又花心又对她不好,她除非是疯了才会愿意跟着他。

    现在既然女儿是这种态度,那就说明季枫对她并不差,甚至可能要比其他人都要好。

    萧长河这就放心了。

    至于说季枫花心……在经历了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之后,萧长河对于人生忽然看开了很多,而且在商场和社会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他比谁都看的清,现在这个社会,就没有哪个男人不花心。

    哪怕是他,在前些年事业有成人生得意之际,面对着那些或主动或暗示的美艳青春靓丽的女孩子,要说心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那也是假的。

    更何况是其他人了?

    而且萧长河有一点特别明白,像那些略微有些钱的富家公子,哪一个不是喜欢在外面玩女人,甚至比这更加恶劣的事情那也比比皆是。

    季枫在这方面却是好多了!

    人品不差,对女儿好,女儿也愿意,觉得幸福……这不就够了吗?

    至于说其他的,萧长河不禁摇头笑笑,所谓难得糊涂,人生不过如是。

    “他们走了?”

    萧母的声音,将萧长河的思绪拉了回来。

    “嗯,走了。”他点点头。

    “你跟季枫说了没有?”萧母一听立刻问道。

    萧长河点头笑道:“说了,都说了。”

    萧母立刻追问道:“那……他怎么回答的?他答应了吗?”

    萧长河说道:“他还要考虑。”

    “哼!考虑考虑……有什么好考虑的?就好像我们萱萱没人要似的!”萧母一听就有些不太乐意了,“萱萱那么漂亮,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子追着赶着想要娶呢,他倒好,现在成了我们逼着他结婚,真是……”

    萧长河笑道:“年轻人的感情问题,我们做老的就不要干涉那么多了。女儿又不是小孩子,她有自己的思想和决断。再说了,像季枫这样的身份,他的婚姻也很难自己做主,恐怕他的家里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如果让他贸然的做决定,他就算是答应了那也只是敷衍。与其这样,倒还不如给他一定的时间考虑。”

    萧母想想,觉得老伴说的也有道理,现在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总不能拿着刀架在脖子上逼女儿跟他断了吧?

    萧母也是一个温雅的女性,这种撒泼打滚的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

    这一点,从她知道女儿做了季枫的情人,但是却也没有太过失态就能看的出来,她还是极有涵养的。

    所以她在思考的时候也比那些只会撒泼打滚的女人要理性的多:“那如果一年到了他还是没有做决定,又该怎么办?”

    萧长河笑道:“那就按照我们之前说的,到时候女儿也有了心理准备,再断的话不就容易很多了?”

    萧母想了想,却也只能这样了。

    她忍不住摇头叹息一声:“唉,这丫头也真是……怎么就偏偏喜欢上季枫了呢!”

    萧长河笑呵呵的说道:“还是那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大不由娘,我们再管,也管不了她一辈子。”

    萧母就不说话了,只是想到女儿居然做了季枫的情人,她心里就实在是有些不太舒服。

    ......

    “萱萱,别哭了。”

    与此同时,在回去的路上,季枫正从童蕾的手中接过一张纸巾,给萧雨萱擦了擦眼泪,“你爸很疼你,我们以后常来看他,多尽尽孝心。”

    萧雨萱咬了咬嘴唇,道:“我只是……有些难受。我忽然发现他老了……”

    “那就多陪陪他。”季枫说道。每家的父母都会老,也都会有老的那一天,趁着老人还健在的时候,多尽尽孝心,实在是好过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那种悲痛欲绝。

    季枫忽然想给父母和老爷子打个电话。

    萧雨萱也只是一时之间太过感触,在车上与季枫和童蕾闲聊了几句,情绪便舒缓了一些,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使劲地掐了季枫一把。

    季枫顿时一咧嘴:“雨萱,为什么掐我?”

    “你还好意思问?!谁让你商量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跑去跟我爸妈说了?!”萧雨萱美眸瞪着他,嗔道:“幸好他们的反应都还好,如果他们受到了什么刺激,尤其是我爸,他本身就不能受刺激,你……”

    季枫赶紧举手投降,跟萧雨萱赔罪。

    但是萧雨萱却还是有些气结,季枫便笑道:“雨萱,在这一点上你可是没有看明白,你真的以为,你爸什么都不知道?”

    萧雨萱一愣:“什么意思?”

    童蕾也有些诧异的看着季枫,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季枫说道:“其实我,我猜你爸可能早就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是知道的不是那么清楚,但心里有数是肯定的。”

    “瞎说!”

    萧雨萱哼了一声,说道:“他要是早知道的话,我妈不早就把我拽回去训话了?!”

    “这就是你爸的聪明之处,当然,也是他的宽容的体现。”

    季枫说道:“或许你爸在犯病之后,已经基本上不问世事了,可是在犯病之前,其实他可能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以前我也没有在意,但是现在想想他以前说过的一些话,还有他的一些神态,我就越发的肯定。”

    萧雨萱蹙眉,问道:“我爸说什么了?”

    季枫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曾经有一次我们去你家的时候,你在厨房帮你妈做饭,我和你爸在客厅里聊天,当时他就叮嘱我要对你好,说了不少,当时我还以为那是他不放心我们,但现在想一想,他当时可能就已经察觉到或者说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

    萧雨萱就有些狐疑。

    季枫笑道:“你想啊,我们的关系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你爸又常年在生意场上打滚,他的消息可比一般人要灵通的多,你觉得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听到,这可能吗?”

    “可……”

    萧雨萱闻言,也意识到了,“可他为什么没有说呢?”

    季枫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可能,这也是作为父亲的一种宽容吧。”

    除此之外,季枫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他不是萧长河,自然不知道他的想法。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萧长河肯定不是因为他的身份,不敢开口或者是想让女儿攀龙附凤,这不是萧长河的性格。

    实际上,萧长河是季枫所见过的很少几个儒雅的商人之一,他的这种儒雅,是融入到骨子里的,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拿女儿去攀龙附凤来换取自己的前程的。

    更何况萧长河自从脑淤血之后,他已经处于完全退休的状态,哪里还会再去在意什么前程?

    所以季枫仔细想想,这或许就是萧长河对于女儿的一种教育方式,又或许是想等着萧雨萱自己做决定。

    一路上,几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萧雨萱心里还有些惆怅,脑海中不时地浮现父亲那已经苍老了不少的面容,还有妈妈头上那一缕白发。

    而回到家之后,季枫却是立刻拨通了母亲肖素梅的电话。

    “妈,我是小枫……没事,我就是想听一听你的声音。”季枫的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过两天我去燕京看你,到时候你要给我做水烙馍,我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