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60.浩宇有仇乱局面,白猫发威大过天

    直到虚空之中元炁波动出现异常,在场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看向波动的源头,就看见林浩宇正握着一根白色的毛发,浑身散发着煞气和杀气结合后特有的黑红色光芒,一脸的狞笑不像是道门之人,反倒是更像修罗屠夫。

    “你这是要做什么?给朕住手!”姬凌云又惊又怒,挥手就是一条金龙飞出,直奔林浩宇而去。

    也难怪他如此失态,眼见着就要和大上觉寺达成协议,止息了这次的刀兵,不但能够保全正道的实力,还能让大上觉寺心甘情愿地出血一次,无论是从眼前利益上看还是从长远的名声上来看,他都足以在史书上留下一笔,哪里又能忍得下林浩宇这种悍然动手、将自己争取来的利益葬送的行径?

    原本站在他侧后方的幽隐道人突然迈出一步,手中拂尘一挥,将那条金龙接住,一牵一引之间便已经送回了姬凌云的身边,同时微笑着说道:“衲子的师弟想要做些什么,便随他去吧,总不会置整个正道于危难之中。”

    这个动作搞得在场众人,无论是正道之人还是大上觉寺的和尚,都惊讶异常,要知道,这个动作虽然展示出了幽隐道人强横的修为,却也相当于和姬凌云当场翻脸,要知道方才及利益的那一击可没有用上多少真炁,只是想夺下那根白色的毛发罢了,充分考虑到了林浩宇这个破障期小修士的承受能力。

    正是因此,在场众人无不想到玄天观那悠久的传统——护短,自家的弟子和别人起了冲突,做长辈的也不会在外面过多的责备,赶到现场的第一步是先把对方的弟子再揍一顿,至于自己人的处理,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进行,带回宗门之后是夸奖一顿还是丢到刑殿去处罚一番,就全看掌门的心情了。

    似乎也想到了玄天观这个让人深恶痛绝的传统,姬凌云的眼睛眯了眯,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相比于面前这个智海老和尚,幽隐道人和他身后的无争道人显然更需要他重视。

    姬凌云眯着眼,看着林浩宇手中的白毛,向着幽隐道人沉声问道:“那是何物?你师弟究竟想要做什么?”

    “这个?这可是个好东西,据说是能让我无争师兄倾家荡产的好东西。”林浩宇也不等幽隐道人答话,抢先说道,声音狰狞无比,虚空之中阴厉肃杀之气越发的严重了,“至于我想要做什么?当然是毁了这大上觉寺,这种出尽了妖孽的门派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他转向姬凌云,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若是你和他们完成了交易,我的仇又该怎么去报?!”

    智海老和尚闻言,怒吼一声,再也不见了半点慈和之色,显然,刺激到他的不仅仅是林浩宇的话,更多的是他手上的白色毛发,他一步踏出,向着林浩宇的方向扑了过去,右手一掌拍出,一个巨大的金色手掌直奔林浩宇而去。

    这一击,他明显动用了全力,整片天空都因此黯淡了下来,就连阳光都被黑金色的佛光所压制,站在林浩宇身旁的苏妙云一瞬间有了一股窒息的感觉——很显然,智海和尚这一击根本没打算避开任何人,凡是站在林浩宇身边的人都要死!

    “请宝贝转身。”幽隐道人轻轻地说了一句,一条戒尺迎风见长,挡在了光掌的必经之路上,不大不小,正好将光掌完全挡在了林浩宇的身前,甚至连一点天地元炁的波动都没有传过去,不过使出这一招显然不太容易,幽隐道人的脸上瞬间不见了血色。

    “阿弥陀佛!”智海老和尚发出一声愤怒的佛号,又是一掌拍出,这一击比起方才来,无论是声势还是元炁,都比方才大了十倍以上!

    幽隐道人咬咬牙,双手飞速地结了几个印,打在了戒尺上,随后一个暴戾的声音从戒尺之中传出,一个根本看不出什么长相的道士虚影在戒尺上一闪而逝:“谁敢伤了贫道的徒儿?”

    仅仅是这几个字,便震得四周虚空震动,隐隐竟然有裂开的迹象,直面戒尺的智海老和尚一口淡金色的鲜血直接喷出,以比来时快了十倍的速度倒飞了回去,身上的佛光黯淡了三分,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天空之中的那条戒尺轰然碎裂开来,化作一堆的碎竹片,姬凌云等一众修士不露声色的摄来一块用神识观看,却发现这些都是最普通不过的竹子,按常理来说根本承受不住那些能够容纳一缕仙人级别意念的阵法。

    “玄天观……玄天观……”

    不知多少人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体味着背后隐藏的各种含义,护短?内斗?还是……不逊色于昊天宗的高端战力?

    两名凝丹后期的玄天观修士飞上前去,想要将有些脱力的幽隐道人扶住,幽隐道人摆摆手,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瓷瓶,吞下一粒淡青色的丹药,而后再度抽出一条一模一样的戒尺,看着刚刚站稳身形的智海老和尚。

    “南无阿弥陀佛!”智海老和尚显然是动了真怒,或者说在认出来白色毛发的来历后受到了惊吓,根本不顾自己受了伤的身体,纵身而起就要再度扑向林浩宇,这一次不等幽隐道人出手,姬凌云站在了他的身前,头顶的玉玺垂下万条瑞彩,生生接下了他含怒的两击。

    姬凌云也看出了端倪,想明白了事情。若是让他们自己去与大上觉寺死磕,免不了要有伤亡,那时候肯定是得不偿失,可现在有林浩宇在前,事情却得到了转机。灭掉了大上觉寺,由诸多门派瓜分遗产,得到的利益显然比这种城下之盟得到的多得多,林浩宇手中的那根白色的毛发能够让智海老和尚如此奋不顾身,显然是了不得的玩意,说不得真有毁掉大上觉寺的实力。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从林浩宇的手中飞起,那根白色的毛发在天空中膨胀开来,化作一只丈许长的大白猫,这猫身上没有一丝的杂色,两个眼睛宛若绿宝石一般散发着光芒,目光所及之处,让人心惊不已,而白猫的那张脸,则让人想到了两个字——高兴。

    白猫转过头,看了林浩宇一眼,张口问道:“你和无争那小子是什么关系?姑奶奶的毛怎么就落到了你的手上?”

    在下界看见过白猫大展神威的林浩宇哪敢怠慢?当即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晚辈林浩宇,无争道人是我师兄,因为……”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规矩你都清楚吧?”白猫眼珠子转了转,然后问道。

    林浩宇凝重地点点头:“师兄曾经有过吩咐,都记在他的账上。”

    “这还差不多。”白猫点点头,转过头看了看大上觉寺的诸多和尚,开口问道:“大上觉寺?说罢,要我干掉谁?”

    “晚辈来这里,是为了寻仇的。”林浩宇慢慢说道,“寻仇”两个字吐出口,一股凛然的杀气冲天而起,他指着智海老和尚,说道:“他挡了我的路。”

    一道白光闪过,原本威风不可一世的智海老和尚惨叫一声,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在了天地之间,白猫的右前爪上抓着一颗漆黑的舍利子,一个缩小版的智海老和尚在其中站着,面目狰狞,随意翻动着这颗舍利子,白猫冷笑连连:“不过是飞升前被斩出的恶念所化,就把你们这一帮玄门正宗、佛宗嫡传闹了个灰头土脸?祖师爷的手段,难不成都别你们就着斋饭吃了个干净?”

    猫尾一记横扫,将怒吼着飞上来的几个大上觉寺和尚扫飞了出去,白猫的话就有些刻薄了:“过了这么多年,这西方的佛宗还是原来的那一套,怎么中域的道门、佛门全都忘了应对的法子?”

    没有了拦路的智海老和尚,还有谁有功夫陪着白猫闲聊?姬凌云挥动着三尺青锋,再度吼出了那个振奋人心的口号:“诛除奸佞,匡扶正道!”

    林浩宇向着白猫深施一礼,催动马匹向着大上觉寺里面冲去,在来的路上,他已经将大上觉寺的地图背了个精熟,因此直奔大日如来殿西侧的丹房而去,苏妙云和平山、平水两个凝丹后期的道士紧随其后。

    白猫翻了翻眼珠子,叹息一声:“下来一次不容易,姑奶奶我多玩一会儿。”

    说罢,也随着林浩宇冲了进去,一时间喊杀声大作,法宝、法术、飞剑、遁光……各色独属于修真界的光芒在大上觉寺这座千年的古刹上空出现、交织在了一起,原本平静的古刹第一次混乱了起来。

    越是向前疾行,林浩宇的心跳动得越厉害,身上的杀气也越是无法控制,渐渐地,他的双眼中都充斥了红色的光芒,除了杀气和煞气之外,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出现在了他的身上,直到一个令他刻骨铭心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种恐怖的聚集速度才突兀地听了下来。

    “空色和尚,你看看我是谁!”林浩宇怒吼着,双脚一夹马腹,带起一溜的黑红尾焰,向着空色和尚扑去!(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