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58.仰乞祖师威神力,荡涤寰宇澄乾坤

    在辛盟禅师的怒吼声中,幽隐道人对着大上觉寺的山门指手画脚,给林浩宇讲述天地教的种种武器,毕竟是老邻居了,或许核心机密没有接触,但是表面上这些东西还是了若指掌的:“你见过的这玩意,天地教内称之为末日灾祸,就这么一个小东西,比得上元婴初期的修士全力一击了。”

    “当然,只有这点威力还配不上这个名字,关键在于它爆炸之后造成的影响,修士可能还好些,毕竟自己的实力就很不凡,凡人沾上了就会得病,甚至变得不成人形,要是在其他地方用这东西乱来,愚兄我是断然不会答应的,但在这种肮脏的所在……”

    说着话,幽隐道人挥了挥手上的拂尘:“辛盟那个贼秃想必也知道其中的道理,所以你看,啧啧,他宁愿撕开空间将整个爆炸湮灭,也不愿意剩下些力气让他们直接爆炸,否则以后这里就不是大上觉寺的山门,而是信徒们的死地了。”

    林浩宇点头称是,指了指天上的飞机:“那天上飞的这些呢?”

    “除了飞的比化液期稍微快一点,能够把这些武器砸出来之外也没什么了,大规模的派兵都用不上,修真界和你所在的凡间可不一样,此处挪移阵法遍地都是,那可是撕裂空间直接走的法子,速度可比这快多了。”幽隐道人撇了撇嘴,“这都是以前留下了的老古董了,整个天地教估计也就这么多了,上面的阵法可还是从咱们玄天观这里请去的。”

    停顿了一下,幽隐道人掰着手指头说道:“你看看吧,要是没有咱们玄天观的阵法,这飞机的速度要慢上三成,要是没有了隐形的阵法,隔着三十里地都能看见这种庞然大物,要是没有消声阵法,飞到万丈高空都能听见声音,到时候让凡俗之人看见了岂不是乱了套?”

    林浩宇目瞪口呆,感情自己当初在南疆被追杀,玄天观也是变相出过力?

    似乎察觉到了林浩宇的心情,幽隐道人当即转移了话题:“天地教乃是墨家的分支,你看看他的山门所在就知道了,正魔两道所有的门派,包括魔教都不会将自己的山门藏起来,这么做的除了邪道就只有天地教这一家,你知道为什么么?”

    “对世俗百姓的影响太大了吧?”林浩宇回答道。

    幽隐道人点头,叹道:“邪教的那些东西太过阴森,再加上被正道、魔道同时通缉,所以不得不深藏深山老林之中,天地教这些是因为对世俗的冲击太大,才在正魔两道的压力下被迫把自己的一切藏起来。”

    “也是,如果天地教的那些武器流出来,世俗国家就有了对抗凝丹期修士的能力,甚至伤到元婴期修士,到时候那些世俗王朝还听不听修真界的号令可就不知道了,咱们这些修士可不能妄动法术屠杀凡人啊……”林浩宇叹息道,四周的修士们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修士们也都是人,是人就有自己的**,是人就有自己的需求,修真门派对资源的需求造就了对凡间五域的控制,如果凡间五域脱离了各大门派的掌控,一些资质不过关只能靠资源硬堆的低辈弟子就会面临寒冬。

    这些都是事实,但大家心照不宣,冷不丁被林浩宇揭露出来谁的脸上都会有些挂不住,只是看看林浩宇屁股下面那匹马、身边的苏妙云和幽隐道人,这些修士谁也不会傻到跳出来找麻烦,这打狗还给看主人呢,林浩宇来历不凡,他们现在若是过去为难对方,分明就是自讨苦吃。

    就在说话的功夫,天地教的“末日灾祸”已经砸出去十三枚了,原本金光闪闪的虎山大阵已经黯淡无比,似乎随时都能破碎掉,幽隐道人再次开始大放厥词:“正所谓佛法无边,道法精微,要是说瞬间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上,我们还真未必是佛教的对手,毕竟人家讲究的是佛本真我嘛,但要说生生不息、持续战斗上,咱们这帮道士随便出来一个都能甩他们十条街出去。”

    伸手点指前方的护山大阵,幽隐道人一脸嫌弃:“这才多长时间,就被砸成了这样?要是换了道门的阵法,连颜色都不会变化分毫。”

    身旁两个和尚的脸色很不好看,按照道门的说法,他们早已经达到了元婴期,只听一个老和尚咳了一声,说道:“阿弥陀佛,幽隐道友莫出此言,我佛门……”

    幽隐道人睨了他一眼,拂尘轻轻敲着手心,叹道:“佛法无边照彼岸,道法精微曰自然。孔孟正气通天地,商君作法千古传。鬼谷孙子阵九变,钟吕金丹鼎中炼。蹊径另辟更无碍,百川汇海是本源。”

    说完这八句话,幽隐道人转过头来看了这帮和尚一眼,慢慢悠悠地说道:“你们若是觉得佛门可以超脱天道之外,就当衲子这段话没说好了。”

    几个老和尚相视一眼,识相地闭上了嘴,谁都知道这个幽隐道人说话百无禁忌,而且话锋犀利得紧,和他讲理是绝对说不通的,毕竟当今这位修真界的“皇帝”姬凌云也要给对方三分薄面,某些传说中的时代之中的事情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可是断然不会出现了的。

    “让他住手吧,做这些已经足够了,再这么下去,即便将大阵破了,也是生灵涂炭,造的那些罪孽可不是在场这些人灭掉一个半正半邪的门派可以弥补的。”见到几个老和尚闭上了嘴,幽隐道人转向姬凌云传音道。

    方才他给林浩宇讲这些天地教武器的厉害,众人可都是听在耳朵里的了,如今他一发话,姬凌云自然知道轻重,直接对一旁的清泉上人说道:“破开大上觉寺护山大阵的这一击就交给你好了,也算是告慰灵慧道友的在天之灵。”

    清泉上人估算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大阵剩下的威能,点了点头,飞身上前,对牛重天说道:“牛掌教的心意贫道收到了,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由贫道罢。”

    牛重天转身对清泉上人施了一礼:“今日之事,不足以报门下叛逆所做之事万一,今后上人若有需要牛某帮忙之处,牛某义不容辞。”

    清泉上人点头应是,仰头看了看天空,似乎想在密布的阴云之中看见早已魂飞魄散的灵慧上人的那张脸,他珍而重之地请出一个紫色的玉匣,对着天符宗山门方向稽首施礼,三叩九拜之后说道:“弟子天符宗第二十代掌教清泉,今日于大上觉寺外动用师门秘符,以报师弟灵慧杀身之仇,恭请列为祖师为鉴,祈请祖师赦弟子妄动杀伐之罪过。”

    说罢,又是三叩九拜,这才起身,将玉匣打开,只见一片金光灿烂从玉匣之中迸出,直接将清泉上人笼罩其中,这股金光浓郁得近乎化不开,没有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只有几个元婴期的修士能够在金光闪烁之前的一瞬间,看见玉匣中是一块玉符。

    《道法会元》之中《道法枢纽》中有言:“符者,天地之真信,人皆假之以朱墨纸笔。”因此,即便符箓之术发展到今天,形成了许许多多的形制,但大多数符箓都是用朱砂、黄纸书就的,玉符这种载体可是极端少见的,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证明这个符必定非同寻常。

    “这符……好东西,好东西啊,稍后攻入大上觉寺的时候照顾好自己,愚兄方才帮你起了一卦,那个贼秃在大日如来殿西侧禅房的西南角,自己去了结一切罢。”幽隐道人贴在林浩宇的身边,低声说道,“苏妙云,你一会儿跟着林浩宇罢,我让平山、平水师兄弟跟着你俩,也好一起护着。”

    林浩宇点了点头,身周的杀气越发的浓郁了一些,幽隐道人眼睛不由得眯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篆交给苏妙云,传音道:“稍后,若是有如此情况,你当如此如此……”

    苏妙云应了一声,将符篆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就在这时,天空中猛然打了一个霹雳,一团黑红色的雷云出现在了清泉上人所化的金光上方,清泉上人的声音从金光之中传出,虽然不是很大,却是豪迈异常:“仰乞祖师威神力,荡涤寰宇澄乾坤,雷部诸神听令,给贫道我劈啊!”

    花银光落,那团包围着他的金光收缩成了一个小点,绕着一枚已经彻底透明的玉佩飞速旋转,黑红色的雷云中,一道道紫色的天雷轰鸣不断,林浩宇仔细观看,景和自己使用的雷法有几分相似之处。

    “玉符保神,金液炼形,果然是靠着玉符之力强化自己的神魂,使自己的神识可以径达九天,直接上去告状和通过土地打小报告的效果果然不一样,哎呀,我玄天观好想还有几个这样的法门,衲子我是不是应该修炼一番呢?”幽隐道人咂嘴嘀咕着,将清泉上人这一招剖析了一个分明。(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