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29.他乡故知遇立权,相逢相识相对面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在这之中,“他乡遇故知”能够排在第二位,但现在面对面的两个故知却是心情复杂。

    对面的那位正是李立权,当年教导林浩宇魔教基础技击之术蚀心掌的那位,杜傲天的铁杆下属,也算得上林浩宇启蒙的老师了。

    “从圣子那里得到消息的时候,我还有些不信,毕竟那种事情可不像是你能做出来的,想不到你真的走到了这一步。”李立权抖了抖手中枪,叹息一声。

    林浩宇看了看形容大变的李立权,龙潜剑斜指地面,同样发出一声叹息:“路,总是人走的,能够被路决定的人,那只不过是一具傀儡罢了。”

    “我们与你终究不同,毕竟我们的经历相差太多。”李立权手中长枪一抖,直接扎在了地面上,“缺少了真魔的指引,我们终将一事无成。”

    “大道三千,人道为天道,但天道却终究不是人道。”林浩宇收了龙潜剑,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惆怅。

    六名魔教弟子和两名正道修士听着两人的话,都有些迷茫,两人的话里能够透露出一些信息,但终究有限,就好像两个和尚在打机锋一样,只是两人话语十分古怪,济慈禅师这个真正的和尚也没有分辨出到底有什么含义。

    作为杜傲天在北燕潜伏时期便跟在身边的老人,李立权对林浩宇的态度与杜傲天本人还是极为相似的,他并没有将林浩宇皈依正道门下视为一种背叛,只是感到痛心而已,因此,即便是在这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下,他依旧没有拆穿林浩宇的身份。

    他要的并不是鱼死网破,如果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自己一方获得了胜利,林浩宇自然不会独活;若是自己一方失败了,不拆穿林浩宇的身份,会对他以后在正道之中的发展有不小的好处,也算是尽了情谊。

    活动了一番筋骨,一阵霹雳啪啦的响声从李立权的身上传出,他整个人如同吹气球一般,瞬间膨胀了三分:“你我二人一别多年,不知道现在的你又有何进境?”

    林浩宇洒然一笑,双腿微分,摆了一个太极的起手式,刚想说话,就被后面的江宇拦住,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凝重:“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交给我吧。”

    “这是我的战斗。”林浩宇一字一顿地说道,一时间竟有威严从他的身上涌出,随后他的语气转为柔和,“这涉及到当年的一段故事,与我私人有关,若是破不开这段心魔,恐怕以后都难有寸进。”

    江宇闻言,也只能点头退后:“我来为你掠阵。”

    林浩宇转向李立权,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所谓的进境,也不过是给外人看的罢了,真正的实力,还是要交手一番才能知道的,请!”

    “请!”李立权神色一肃,猛然间踏步向前,劈空便是一掌,虽然没有真炁外露,但一时间似乎整个空间都被着一掌的掌势所笼罩,就连天色都为之黯淡了一下,被这一掌锁定的林浩宇甚至有了避无可避之感!

    林浩宇神色肃然,当年碧秀能够挑出李立权为自己讲解《蚀心掌》,自然是因为李立权在战斗上自成一派,当年他双脉秘典未曾废去之时,也不过是仗着爆发力在短时间内与李立权拼了一个不相上下罢了,如今双脉秘典早已不再,自己的实力虽然未曾受到太大的影响,但和李立权之间却依旧存在着一个大境界的差距。

    修道的境界差异,越往上越大,一个入道期修士或许可以轻易干掉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并不意味着破障期的林浩宇可以仗着自身的修为干掉化液期的李立权,两者之间差的是真炁的形态,更多的是对“道”的理解。

    林浩宇体内的真炁流转,以金生水,双掌划动之间隐隐有涛声轰鸣,他向左侧踏出一步,而后双掌中演化出的那一团清气向着李立权的右掌轻轻推出。

    就如同一面镜子被一拳打碎一般,李立权这一掌营造出的气势被林浩宇直接打碎,那看似无坚不摧的一掌实质上却是一个虚招,在与林浩宇那团清气接触的瞬间并未继续向下斩去,而是猛然间变掌为拳,向着林浩宇站立的地方再度砸下。

    “你和他对上,有几成的胜算?”济慈禅师轻声问道,枯瘦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愁容。

    江宇看了看场中的李立权,每一个动作都是霸气异常,整片空间似乎都在随着他的动作而发生着变化,从凝滞转为活泼也不过数招之间罢了,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三成机会,如此实力,已经有了凝练自己内天地雏形的根基了,所差的不过是一个晋升的契机罢了,道士我想要凝液成丹,还差了不少的火候呢。”

    还有一句话江宇没有说明白,那就是魔教之人一向更注重实战的磨练,对于这种战斗,魔教之人比起正道弟子更有优势,因此济慈禅师脸上悲苦的神色越发的明显了:“若是贫僧出手,也是只有三成的胜算,本以为你会高出些许,这也就是说,林道友是必败了?”

    江宇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林道友可是出自一个不好惹的隐世门派啊……”

    二人说话间,场中的形势已然发生了变化,李立权的攻势从势大力沉变成了以快破巧,他的身形围着林浩宇急速转动,每一次呼吸间都能劈出三五掌,一丝丝黑色在他的掌锋上凝结,那是他外天地即将成型时的外显,拥有者吞噬对方真炁乃至生命力的功效,每一次攻击,林浩宇身上的真炁都会被夺走不多的一点。

    这一点虽然不多,以林浩宇现在的境界也不过是呼吸间就能恢复数十倍,但此消彼长之下,很有可能就被李立权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要知道李立权无论是在战斗经验上还是在境界上,都远不是林浩宇可以比拟的。

    抓住一个破绽,林浩宇的招式猛然一变,庚金之炁不再转化为壬水之炁,而是直接使用出来,直接切入李立权的怀中,一肘、一拳、一指直接砸在了李立权胸口的三处大穴之上,而后在李立权反应过来之前跳出圈外,再度摆出一个太极的起手式:“若是你的攻击仅仅止步于此,你是不可能奈何我的。”

    李立权的脸色一阵潮红,虽然肉身的强度早非昔日可比,而在方才林浩宇攻击的时候他已经仓促调集真炁护住胸口,激发了一枚护心镜,但林浩宇的攻击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他或多或少还是受了些轻伤。

    “常言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的你果然不是当年的你了。”李立权平复了一下血气,笑了笑,“那么,我总也不能被你看清了不是?看招!”

    说到“看招”二字,他的话语陡转凌厉,一股杀气从他的身上迸发而出,如同一座山一般向着林浩宇压了过去,双拳并作一起,随着杀气向着林浩宇狠狠砸去,一时间,林浩宇目之所见皆是一片漆黑,只有李立权的双拳如同皓月一般闪耀夺目!

    杀气、杀意、杀心,三者合一,配合着李立权的内天地境界,已经完全可以做到封锁一片虚空了,这一击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真炁、杀意、境界和空间等等方面,想要破开这一击营造出的氛围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直接用蛮力砸开李立权的一击,而是用高深的境界直接扭转虚空。

    站在一旁观看的江宇剑眉一竖,右手白幡一抖,就要出手救护,在此时什么江湖道义、决斗规矩都是屁,如果林浩宇真的战死在此,他们两个必然也无法在魔教接下来的攻击里稍作抵抗。

    可就在这时,站在那一片漆黑之中的林浩宇突然哈哈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来得好!”这一声大笑,让江宇手中的白幡缓了一缓,有些吃惊地看向那里,在他的感应之中,那里的天地元炁变得极端不稳定,这是有人突破境界引发的!

    而后,只见一片浓郁的金光从那团漆黑之中爆发开来,直接冲破了黑暗,林浩宇从那团黑暗之中脱身而出,虽然面色苍白,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已然有了质的变化,一团团流水般的庚金之炁在他的身周笼罩着,就像一身金色的铠甲。

    庚金之炁缓缓收回体内,林浩宇的脸色不再苍白,一股股天地元炁如同百川入海一般被林浩宇吸收,在他的丹田内化成液体一般的庚金之炁,也在治疗着他体内的伤势,他面含微笑地看向李立权:“又要谢谢你了,若不是你的那一击,我也没这么快看破这一步,太过拘泥于五行阴阳的变化消长,原来也是落入了下乘啊。”

    李立权面色变得严肃异常,插在一旁的长枪飞入手中,一道黑色从枪尾燃起,迅速烧过整个枪身,最后在枪尖处熄灭,整把长枪变得幽暗而深邃,他长叹一声,里面有欣慰,也有无奈:“看来,今日你我真的要分一个生死了,我手下的这帮废柴可经不起现在的你几次冲杀。”(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