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26.天地为魔道同佛,配合一饮有一啄

    修道之人的“感觉”与一般人的感觉是不同的东西。简单来说,修道之人在身体与天地之间建立了联系之后,便能够时不时地得到的一些关于自身的某些事的预感,这种预感说不清道不明,即便是即将飞升仙界的高人也无法分析出其中的问题,但确实存在,且非常准确。

    济慈禅师既然有了这种感觉,就说明里面真的有麻烦,而且这个麻烦恐怕不小,这种玄之又玄的警示,可不会有人天真的认为这只是错觉。

    林浩宇眯了一下眼睛,龙潜剑挽了一个剑花,迈步向里面走去:“不管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就算有一千个魔教之人,也不是我等退缩的理由。”

    从这里出去,必然要经过原路,或许汉白玉大桥上的威胁已经被清除了,但是守在护山大阵之中的那个鬼王,就不是现在的他们可以绕过去的,再加上这里的消息不通,任何的传讯手段都无法使用,给门派报信根本来不及,隐藏在这里也有可能在魔教控制整个浮岛之后被发现。

    因此,最好的选择反而成了拼命,如果六个人中的五个殒命于此,正道联盟必然对这里加以重视了,到时候第三绿洲中原本的修士和来援的高手们就会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扑过来,哪怕魔教和天地教已经掌控了这座浮岛,也会被彻底炸成碎片。

    穿过残破的大门,里面是一片真正意义上的断壁残垣,即便没有污秽之气,被阴火灼烧过的地面也不是能够自我恢复的,外面还有些绿意,但在里面确实是一片焦土,所有的房屋都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每一座房子都被整齐的切下了东北角,化作一片瓦砾堆。

    每一个切面都是如镜子一般的光滑,残留的部分一片黑红色的痕迹,就像是凝固的鲜血一般,仅仅是看一眼都会察觉到无穷无尽的血腥之气,江宇和济慈禅师还好些,但丧失了杀气的林浩宇对于它的抵御力实在一般,仔细观察了片刻之后,只感觉一阵恶心,脸色不由得一阵的苍白。

    站在一边的刘向摇摇头,不知林浩宇这般模样的缘由,但想必是在门派呆久了,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阵仗,猛然间看到这种杀气盈野的玩意难免不适罢了。

    刘向将右手按在林浩宇的后心上,一股暖流传来,林浩宇这才感觉好些,林浩宇感激地笑了一下,随后辨认了一下方向,一马当先向着主殿方向走去,面前的这个建筑明显属于道观,所有的道观基本布局都相差不多,只要能够确定了主殿的位置,再找到其他的地方也就不成问题了。

    “能够调集天地元炁,对整片空间进行攻击并不难,但能够动用‘道’,直接毁去一片区域中相同属性物体的相同部分……”林浩宇咂咂嘴,心底有些惊骇,破障期是参悟自己到与天道接触的一个门槛,但想要运用天道的力量,起码也要元婴期的力量吧?

    刘向点点头,沉声回答道:“在我翻找过的典籍之中,想要如此动用力量,至少也要元婴期的实力,想要用的这么娴熟……”

    刘向的话没有说完,但谁都知晓了其中的意思,他毕竟出自道门正宗,平日里能接触到的信息必然是真实的,修真界不同于凡间五域,这里没有那里那种愚民的需要,一些外界看来神秘无比的信息在这里不过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

    这里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三个人的认识,如果三人将这些消息从这里带出去,估计会在正道的上层引发一定的关注,翻出某些公案来,现在在有名有姓的元婴期以上修士实在太少,每一个有公然出手灭人满门的举动且留下痕迹的,都是各大门派关注的重点。

    三个人走路的时候都在收敛气息,让人无法通过神识确定自己的方位,连说话的声音都压制到了最低,这里不知道有多少魔教和天地教的弟子,魔教还好些,天地教的某些机巧之物可是能让凝丹期高手栽跟头的。

    “我说,你们在这里放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么?我看还不如布置一个幻阵有用。”一个粗豪的声音从正殿方向传来,三人都是耳聪目明之辈,当即停下来动作,林浩宇小心地走动了几下,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那是足足十个人,七个穿着魔教的衣服,三个穿着天地教的衣物,从服色上来看,有一名化液期、两名破障期和四名炼体期的,还算是在林浩宇这一对人承受的范围之内,只不过事先需要出手干掉那三个天地教弟子,尽管他们身上的元炁波动并不算强、甚至可以称得上孱弱,但天地教弟子的实力一向不是用自身修为衡量的,他们更注重与武器的使用。

    为首的天地教弟子冷哼了一声,毫不容情地说道:“幻阵?你们魔教的幻阵还是歇一歇吧,随便来一个正道的弟子都能轻易地将你们的阵法破了,论起对天道的理解,你们魔教也不知道会被正道甩出多远去,你们的幻阵除了坏事之外,可没有任何的效果了。”

    说罢,他抛动了几下手中的铁疙瘩,满脸的自傲:“你看看我们天地教的最新的兵器,只有这么大,随便找个地方一藏就可以了,不带任何的元炁波动,但是只要你想主意的地方出现了人,那么它们就会给你发出警报,那些正道的修士根本不会注意到它们,但我们却能由此获得正道修士的消息。”

    化液期的魔教弟子一把抢下那个铁疙瘩,仔细翻看了一下,然后说道:“你确定这东西没有问题?”

    “格物的奥秘,又岂能是你们这种蛮子所能知晓的?”天地教弟子冷哼一声,将铁疙瘩夺回,小心翼翼地塞进一个石头缝中,“你们就瞧好吧,有机会和我们合作,你们这些蛮子应该为自己的英明决定喝上几杯!”

    说完,他又在地上一阵的写写画画,指挥另外两个人在另外的几个位置上安装铁疙瘩,直到最后一个安装完毕,这才站起身来嘿嘿笑道:“这下,进入主殿的所有方向都被封锁了,只要有正道的修士进入这里,我们就会在第一时间察觉,除非他动用什么法术从这里悄无声息地走过去。”

    说着,他踩了踩坚硬的地面,继续说道:“你们也测试过了,这里的地面经受过特殊的加持,土遁一类的法术是无法在这里施展的,高空中又有禁飞的禁制存在,凝丹期以下是无法从这里穿过的。”

    “不能监控天地元炁的变化,终究无法做到全方位的监控。”魔教弟子冷哼,“一旦他们使用了类似隐身的防擦从这里穿过去,我们又怎么办?”

    “也只有你这种脑袋里都是肌肉的蛮子才会在这种地方随意动用隐身的法术。”天地教弟子冷笑,指了指他肌肉虬结的身材,“先不说耗费的真炁法力,单单是在这里动用术法之后可能会引发的后果也不是人能够掌控的,你会冒那个险么?”

    拍了拍手,这名天地教弟子施施然转过身去,向着正殿的大门走去,“这个门派所有有可能遗留下来的典籍和天材地宝应该都在这大殿后面了,上山时西边的侧峰都搜过了,可是连个活物都没有,东边那个想必也差不太多。”

    魔教弟子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缕杀意,以魔教的暴躁脾气能够隐忍到这个地步,这名弟子还真前途不可限量,只是他的眉眼林浩宇无论怎么看都觉得熟悉无比,他仔细分辨了一番,不由得轻轻地吸了口冷气。

    “他?怎么会突然间身材大变,难道是学了什么炼体的功法?”林浩宇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语焉不详。

    江宇离他稍近些,但也没听清林浩宇说什么,不由得低声问道:“你说什么?”

    林浩宇摇摇头,指了指对面的广场,俯下身在地上画了一个简易的图,将整个正殿前面的空地画了出来,连带着那几个铁疙瘩放置的地点:“我接触过天地教的一些邪门的玩意,这些铁疙瘩监控的范围都是扇形……”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一条条线画在上面,在凡间五域被天地教追杀那会儿,连无人机都见识了,对于这些玩意他自然也有不少的研究:“你看,这是他们监控的区域和边界,这些人是在太过专业了,放置的地方、高度毫无死角,更要命的是,即便我们拿下其中的任意一个,都会有至少三个会发现我们。”

    一僧一道的注意力果然被这个吸引了,济慈禅师拧着眉头问道:“想不到你对天地教还有如此的研究,按照你的意思,我们没有办法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穿过这里?”

    “这个嘛……”林浩宇敲了一下地面,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魔教七个人的实力,综合起来和我们差不多,但天地教那边恐怕就有点麻烦了。”江宇皱眉说道。(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