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78.兴真出手定乾坤,蠢物玉佩真正蠢

    穆破天的刀芒实在太过歹毒,也不知用了什么法门,刀芒及体的瞬间,就让中刀的三人口喷鲜血,肉身开始不受控制地兵解,无论他们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将这股力量驱逐出去。

    无争道人面色严肃,屈指连弹,三颗丹药飞入三人口中,但也只能勉强将伤势控制住,伤口上,三人的真炁依旧在和紫色的魔气纠缠不休,并且再度落入了下风。

    “杜傲天”,或者说穆破天,他看了无争道人的动作,不由得哈哈大笑:“凡间的一切,又怎能对抗魔界的功法?即便你真的认识本座,是仙界贬谪下来的仙人,也在这一界呆得太久了,你已经习惯了这一界的法则,也不再适应上界的法则,仅凭几粒丹药就想治愈本座造成的伤害?!”

    无争道人闻言,面色就是一变,穆破天的话说得不错,用凡间修真手段对抗上界的手段,虽然不是不可能,但这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到。

    “放弃肉身,立即兵解!”无争道人怒吼道,随即展开身形,舞动松纹古锭剑,向着穆破天连刺了数剑,剑气脱离了剑体,轨迹玄奥难测,宛若羚羊挂角一般,让人无迹可寻,而远处伸手重创,一身神力明灭不定的李青烟这才发现,若是方才无争道人用心与自己争斗,自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哼。”穆破天手中方天画戟一转,将这些剑气磕飞。冷笑着说道:“别总想着拖住本座。先看看你身后那三个人的情况再说吧,兵解,兵解,本座的力量又岂是区区兵解可以抵消的?”

    无争道人神识探出,查看三人的状态,只见三人的魂魄根本无法脱离肉身,且随着肉身的被侵蚀。而不断地变弱着。

    他想先去治疗三人,但却根本腾不出手来,若是没有了自己的牵制,穆破天真的可以无视二十八宿周天大阵,进入阵中将林浩宇抓走!

    “你很纠结,对不对?”穆破天冷声说道,“本座以自己魔教圣祖的身份作保,只要你将你观中那个叫林浩宇的小子叫出来,本座就放他们三人一马。而后掉头就走,绝不再回来,如何?一个换三个,你赚了。”

    听了穆破天的话,无争道人的脸上出现犹豫的神色,魔教圣祖的名头的确不小。用来作保更是绰绰有余。而以此来解救三人并无不妥,最重要的是,林浩宇的命格他亲自推算过,不是什么短命之人,即便此次被捉走,也不会有性命之忧,到时候师叔黄兴真出关,自然可以将他再救回。

    似乎是为了让无争道人坚定决心,穆破天空闲的左手一抬,三人身上的紫色真炁停下了侵蚀。三人的脸上也露出了舒缓的神色:“你好好考虑一下,三十息,如果你再不答应,本座便将这三人打一个魂飞魄散。”

    时间在缓缓地流逝着,无争道人脸上犹豫的神色也越发的明显了,就在这时,后山方向飞来一束青色的光芒,一分为三,没入三人的身体中,将三人的魂魄从肉身之中解脱出来,带动着向后山方向飞去,随和青色光芒一同到来的还有黄兴真的声音:“林浩宇不能交,这一交,他的命格随后就会大变,变得如同蚍蜉一般轻贱,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命理一说的确如此玄奥,看似坚硬若铁,但稍有妄动便顷刻间命若蚍蜉,无争道人虽然自恃对命理研究颇深,但面对又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师叔?再加上三人的魂魄已经救走,照着黄兴真的实力,最差也能让他们兵解重修,又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原本属于杜傲天的那张脸此刻阴沉似水,以往脸上常挂着的邪气已然消散,显然,穆破天也想不到会有人突然插手,而且还是一个连他都看不出深浅的高手。

    现在,双方摆在明面上的牌可以说是势均力敌,魔教真神宗一方,李青烟作为降临天使,承载神魂的肉身受了重伤,也便没有办法再使出高强的战斗力,能够与三清宫的九龄道人战成平手已是殊为不易;那些杜傲天带来的仆从和神圣骑士,面对无争道人洒出的那些不知疲倦的天兵已然渐露颓势;破心和尚方才为了掩护杜傲天施展神降术,拼命过猛,现在能挡住大宝禅寺的念禅禅师也只能说是勉强。

    而最强者方面,即便无争道人降临在凡间五域再久,挡住穆破天的进攻还能做到,毕竟道门的传承比起魔教来实在长了太多,流传下来的各色秘法也是多得如同河里的沙子,无争道人若是没有掌握几门拼命的招数,说出来连穆破天自己都不相信!

    远方,晨曦初露,晨风徐拂,无争道人的长褂在风中飘飞,飘然若仙,似乎要乘风归去,他转过头看了看思亲殿中的林浩宇,右手向天一放,只听半空中打了一个霹雳,林浩宇整个人被一股青色的光芒包裹,消失不见。

    “你当真要与本座为难到底?!”

    穆破天的声音响起,森寒的杀气毫不掩饰,一层最深邃的黑暗在他的体表浮现,仿佛可以吞噬一切,无争道人面色不变,攥着松纹古锭剑的右手却是握得更紧了,他知道,穆破天此刻放出内天地,就是要拼命的前奏了。

    比起杜傲天原本的内天地,穆破天施展出来的内天地实在是高明了太多,也真是了太多,虽然如今已然是旭日东升,但看在众人的眼中,他的内天地依旧是一片灰暗,一颗颗星辰在其中明灭不定。

    现在在场的诸人,除了那些魔教的仆从、真神宗的神圣骑士之外,没有人认不出这片内天地之中的东西代表着什么,穆破天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降临的这具身体有如此天赋,脸上的喜色一闪而逝,因为作为这片内天地的主人,他更是从里面看到了那意思清浊分离的意境。

    无争道人看着不断提升气势的穆破天,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消失”在了众人的感应之中,显然,与穆破天的内天地相对应,他也使出了道教的“天人合一”,这种消失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消失,而是在神魂感知内的消失,真真正正地与正片天地融为一体。

    最重要的是,这种消失并不是真正的目的,天人合一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将自己作为天地的一部分,用一分真炁带动千万倍的天地元炁形成强大的攻击。

    后山禁地之中,林浩宇睁开了眼睛,再度看向水镜之中的一切,战争在瞬间爆发,也在瞬间打到了人间界承受的极限,狂暴的天地元炁波动如同一阵飓风,将战场中的所有人吹飞,即便强横如念禅禅师等人,也如同大浪中的一叶扁舟,不受控制地飞进了玄天观中。

    狂暴的天地元炁在玄天观外戛然而止,二十八宿周天大阵轻而易举地将这些波动挡在了玄天观外,但肆虐的罡风却让玄天观方圆十里内的一切全部摧毁,大树被连根拔起,甚至连最低矮的草丛都没有幸免,眼前的一切,只剩下裸露的岩石。

    如刀般的真炁划过,岩石开始破碎,而后被飓风刮起,飞沙走石不外乎此,这些石头四散飞溅,在撞在二十八星宿周天大阵前的时候,纷纷化作粉碎。

    “这么做,不会引起凡俗之中百姓的恐慌么?”林浩宇喃喃自语,他可知道修真界不成文的那些规定。

    “现在魔教可以说已经到了鼎盛的时期,他们封闭了上界通路,修真界遗留在凡间五域的门人弟子即将遭到屠杀,而那些所谓的大能、掌教、长老们根本无法来到这里,他们做得再过分又能怎样?指望那几个守护人间的老不死?只要凡间五域的空间或者地脉本源没有被破坏,他们才懒得管这些事情呢。”黄兴真的声音传来,满是索然无味的感觉,“正所谓风水轮流转,皇帝轮流做,中域的正道兴盛了太久,魔教也被压抑了太久,现在是时候换换风水了。”

    林浩宇转过头去,看着刚刚将一盆材料倒进地脉之中,手里不断掐诀的黄兴真,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咱们不是正道的一部分么?”

    “上德不德,下德执德。”黄兴真打出手中的印诀,漫不经心地说道,“当你的实力或者说是眼界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你就不会再去在意这些东西了。”

    说着话,黄兴真就有些咬牙切齿:“当年要不是你师叔我看热闹站得太靠前了,怎么会来到这里?恩……好像一起摔下来的还有你胸口的那个蠢物。”

    “蠢物?”林浩宇摸了摸胸口,想到了依旧在沉睡的玉佩,“你是指这枚玉佩?”

    “除了他还能有谁?身为重阳祖师的随身之物,哪怕是最不成气候的一个,能够把自己混到现在这个份上的,也只有这么一个蠢物了。”黄兴真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林浩宇刚刚想要答话,身后的水镜轰然破碎,他连忙扭头看去,在破碎的镜面上,他看见了无争道人的身上正在闪烁着七彩的光芒……(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