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76.争斗争斗苦争斗,棋局之中找借口

    林浩宇抬起头,便看到那道从思亲殿殿顶激发,直射天空,随后笼罩了整个思亲殿的巨大光柱。

    见此情形,林浩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猛然间,一股巨大的元炁波动从空中传来,林浩宇抬头望去,就看见光柱缓缓消散,而二十八个散发着奇异光芒的巨大球体出现在了玄天观的上空,将整个道观笼罩其中。

    就在这道禁制激发的瞬间,杜傲天也已经发现事有不妙,当即爆退而去,任何一个道门的阵法都不能小觑,而这种借助天地之势所造的阵法,更是恐怖非常,在这种时候,哪怕是杜傲天,也只能趁着还未完全发动迅速脱离战斗,否则只会身陷其中,被阵法击杀,或是被操纵阵法者趁机击杀。

    顽石居士看着退出去的杜傲天,脸上浮现出赞赏的神色:“这小魔头倒也识趣,行事谨慎而不失头脑,我平日所见的那些魔教蠢货都是急功近利,便是贪生怕死,也难怪你能和这种人成为朋友。”

    林浩宇也叹息了一声:“我在魔教的行事,也都是当年不自觉模仿这位而来,不知不觉之中,就产生了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吧。”

    顽石居士看了看他,问道:“为什么要模仿别人?即便天道有常,指的也是天道的规则而非人的理解;至于魔道无常,就更是完全摒弃了天道,用人制定的规矩去规范人的行为,实际上要做的却是让人能够更好地走出自己的道路。”

    “因为我想保命。我想变强。”林浩宇轻轻地说道。在顽石居士不解的目光中详细地解释道,“在我加入魔教之初,也只是个从道观中出走、险些加入真神宗、最后还被破障期和尚追杀的普通人,若非我的爷爷在他去世之前将他的真炁一股脑灌顶给我,让我有了自保的实力,恐怕就算拿着那张所谓的修仙许可证,也无法走入玄天观的大门。甚至得不到杜傲天的拯救。”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当然,也正是因为杜傲天的拯救,我才得以活下来,并且在世俗权贵云集的北燕都城活的风生水起,可是我不打算一辈子依靠杜傲天的庇护,因为我知道只有自己的实力,才能真正的走上巅峰,所以我做了许多的荒唐事。包括刻意地模仿杜傲天,让他觉得我可堪造就,这样的话,我就能拿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修真功法,拥有改善自己资质的实力……”

    林浩宇缓缓地诉说着自己的经历,语气平静。也听不出是喜是悲。只是他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复杂的神色,有不舍,也有解脱。

    顽石居士叹了口气,将右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世间百态,总要有个经历,才有资格说自己走出了凡尘。”

    深吸了一口气,林浩宇点点头,看着头顶的二十八颗光源,问道:“这个法阵……”

    “此阵名为二十八宿周天阵,算得上一座顶级的大阵。能够引动方圆千里之内的天地元炁,一旦有人激发此阵,身陷其中,就会被庞大的天地元炁直接碾压成粉碎。”顽石居士笑了笑,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能够成为玄天观的护山大阵,绝对不会是什么下三滥的货色,当然,它最大的功效实际上不是防御和攻击,毕竟在凡间界这种地方,能够和观主比肩的也挑不出几个人来。”

    “那……”林浩宇问道。

    “示警。”顽石居士回答道,在林浩宇略显迷茫的眼神中,他继续解释道,“某个和我算得上同源的蠢物和你说过,人间界的部分分为凡间五域和修真界吧?我们所处的玄天观,就是沟通凡间五域和修真界的一处节点。”

    “节点?不是每一个排的上号的大门派,都会有自己沟通修真界据点,比如凡间界的白马寺、天诛峰……”林浩宇皱了皱眉,问道。

    顽石居士摇摇头,笑道:“据点和节点是不一样的,据点只是维持自身门派与凡间五域的联系,一次最多派出几个内门弟子出现在凡间五域历练一番,或者是某个人外出收徒的门户,想要大规模进出简直就是笑话。”

    “而节点,就是维系两界之间沟通的关键之处,所有门派的据点实际上都是以节点为依托,通过秘法打开的,一旦节点遭到损毁,据点的沟通能力也就不复存在了,方才魔教的人正是神不知鬼不觉地摧毁了所有节点,这才能够放心大胆地攻到这里,甚至将天诛峰整个挪移到凡间界。”

    林浩宇点点头,又有些疑惑:“可修真界和凡间界的节点,不可能只有这一处吧?”

    顽石居士看了看天上的二十八颗光源,回答道:“当然不止这一处,除了玄天观之外,儒教、佛教、魔教各有一处,不过魔教的那一处,现在已经彻底废弃了吧?天诛峰自带的天罚之力,可不是一处没有秘法特殊加固的节点能够承受的。”

    说到这里,顽石居士不由得露出一脸的苦笑:“魔教的那帮疯子,在凡间五域占据了绝对的力量优势之后,肯定会下令横扫整个凡间五域的,再配合上西域的真神宗,他们只需要将孱弱的南域和东域解决掉,然后集合所有的力量干掉北边万灵教的疯子们就好了,这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南域和东域虽然相对弱小,但其中强者也是众多,但难道集合两域之力,还拦不住魔教和真神宗的攻击?”林浩宇的脸上终于有了震惊的神色。

    “他们中的强者,都被逼着进入了凡间的绝地进行潜修,中域正道那帮真正的老不死们,可是不会眼看着自己的后辈被人威胁到生存。”顽石居士撇了撇嘴,似无奈,似嘲讽,“就算他们没有进入沉睡,他们那些从中域偷学的不完整、甚至改了个烂七八糟的道统,也不足以和传承完整的魔教相抗衡。”

    想了想南域众人在卢新明府邸之中拙劣的表现,和那些邪气森森的法术,林浩宇瞬间同意了顽石居士的判断,那些凝丹期修士的法术,连自己这种小角色都不看在眼里了,又何况是魔教的那些前辈?

    顽石居士叹了口气,拿出几块石头在地上摆出一个奇怪的形状,而后掐动手指开始计算了起来,过了良久,这才叹了口气:“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祈祷魔教的那些疯子们不会做得太过火,将他们的极端理念拿出来对付那些凡间百姓。”

    魔教和真神宗最初的教义都是非常极端,只信真神真魔,他们现在看似比较温和,只是为了方便缓解正道的压力而已。

    听到顽石居士的话,林浩宇突然打了一个哆嗦,惊恐的神色出现在了他的脸上,他的眼前下意识地浮现出一片的火光,火光之后,是一片的残垣断壁、一片的尸山血海。

    顽石居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的思绪从那片恐怖的画面中拉扯出来:“没有人能够否认魔教从教义中带来的毁灭性,但我们总要面对,不是么?”

    林浩宇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思绪飘飞,猛然间想到一件事:“杜傲天并不是那种理念的奉行者,他的到来……是不是意味着魔教内部还没有让原教旨主义占据绝对的上风?!”

    顽石居士摇摇头,苦笑一声:“魔教的上层,可并不是你想的那般分裂啊,魔教后续的攻势……”

    他没有说下去,而是转首望向藏经阁方向,一时间神情很是萧索:“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那几位赶快来援,尽快修复这一处节点,否则的话,魔教的这些人就真的没有人能够制止了。”

    林浩宇默然,长叹了一声,循着顽石居士的目光向外望去,很突兀地问道:“这一切,都是我带来的么?”

    “别想太多,无论如何,只要魔教要控制凡间五域,就必须将凡俗中的各个节点全部掌控在手中,避免修真界对他们的修复。”顽石居士安慰道,“你最多算是一个借口罢了。”

    林浩宇没有回话,而是将右手轻轻地放在了心脏的位置,在那里,心灯的火焰轻微地跳动了一下,一个奇怪的想法涌现在他的脑海中:“我真的……只是一个借口么?”

    没有容他多想,一股令他战栗的元气波动从藏经阁方向传来,他极目望去,就见李青烟的身后再度张开了两对羽翼,澎湃的神力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手中的十字重剑燃起一片实质化的光焰,即使隔了这么远,林浩宇依旧可以感受到难言的炽热!

    院墙外,配合无争道人撒豆成兵防御魔教、真神宗属下的老道已然满头大汗,相术虽然威力无穷,但他的境界着实有限,再加上并不算高明的内丹术导致的真炁有限,此刻已经快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配之以顽石居士一声如释重负的长叹:“阿弥陀佛,老衲来迟,还请无争观主多多担待。”(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