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61.谁是谁非谁知道,戒律为重人身小

    这名律殿执事的一句话,不只是对这名弟子的惩戒,更是证明了律殿长老马庆轩对杜傲天的支持。

    为了让杜傲天不受责难,剥夺一名“种子”的身份,此举虽是在律殿职责之中,却也表明了律殿对杜傲天的支持!

    断天涯的脸色狂变,而刘家勇则是面如死灰,杜傲天本人出身于外事府,乃是魔教激进势力的聚集地;而律殿则是保守势力的大本营!

    现在,律殿竟然对杜傲天支持,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他断天涯已经被整个魔教势力最大的两大教派集体抛弃了?

    正如杜傲天所言,能爬上这个位置的,又有几个是笨蛋的?刘家勇面如死灰的原因,除了自己的地位被剥夺、右手被废之外,他更知道自己算是死定了。

    失去了“种子”这个地位并没有什么,只要他身后的那些元老还在支持他,他就不会有生命危险;右手被废,只要一颗灵丹下去也就涨回来了。

    但现在魔教巨头马庆轩公开表态了,他身后那些人必然会慑于马庆轩而将他推出来,与杜傲天“公平决斗”。

    想起刚刚杜傲天那毫无预兆可言的刀光,他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转头看来杜傲天一眼,却发现此刻的杜傲天并没有看他,而是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断天涯,虽然不作一语,但那个笑容里嘲讽的意味怎么看都没有掩饰分毫。

    断天涯面沉如水,低声说道:“到底是本座小瞧了你。”

    杜傲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伸手指了指东南方。轻声说道:“那还是请吧。”

    声音虽轻,断天涯的脸色却为之一变,因为杜傲天所指的方向,正是他的宅邸,在这锻魔窟外如此“送客”,这简直和赤裸裸的打脸一般!

    只听断天涯沉声说道:“很好,果然很好。”

    “本座向来很好。”杜傲天面含微笑。浑身杀气尽皆收敛,这一刻似乎不是魔教天王,而是一个凡俗之中的教书先生一般。

    与杜傲天相反,断天涯的身上杀气迸射,他头顶的黑云一阵搅动,似乎都要被这杀气戳出一个窟窿一般!

    这一刻,杜傲天在演绎着平日里断天涯所扮演的角色,而断天涯演绎着的则是杜傲天平日里的角色。杜傲天通过这种手段挑衅,而断天涯也不甘示弱。用同样的方式回应着杜傲天。

    “门派重地,剑拔弩张,成何体统!”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自带着无上的威严,杜傲天微笑的笑容和断天涯剑拔弩张的气势瞬间土崩瓦解,杜傲天依旧是杀气缠身。而断天涯却是温和如水。

    在场的所有人闻声。都同时向着西方施礼,口中说道:“拜见沈长老。”

    沈友青乃是魔教内宗的内事府长老,在魔教之中也是一个权柄滔天的存在,虽然因为修为略逊的缘故,在长老会十三长老的地位中并不靠前,但在众多魔教弟子的面前,也拥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力。

    沈友青的身影在高空中兀立,他看起来不过是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身材并不魁梧,却给人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似乎盯着他久了,整个人的神魂都会被压成齑粉!

    沈友青扫视全场,淡淡的声音带着难以言喻的威严,每吐出一个字,都让在场所有人的腰向下压一点:“杜傲天、断天涯……”

    他点了十二个人的名字,正是参与方才那些事的人:“各自回去面壁思过,三日之内若敢离开自己的宅邸,别怪我出手无情。”

    沈友青的话说的轻巧,但断天涯的眉头却忍不住皱了一下,心头也随之一抽,沈友青刚刚点名之时竟然将杜傲天放在了自己的前面!沈友青是何等人物,他这一番话之中大有深意,这一个点名之中就颇有门道,要知道,在魔教众多的种子的排名中,他断天涯可一向拍在杜傲天的前面!

    如今,内事府的长老在公开场合将他的名字排在了杜傲天的后面,这其中的意味可就很让人捉摸了。也不知道经过此事之后,他断天涯在魔教中的声誉会不会一落千丈,至于因为这一件小事产生的后果,比如流言蜚语之类的,就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下了!

    所有人恭声应是,纷纷退去,临走的时候,断天涯看了杜傲天一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杜傲天不甘示弱,同样回了一个笑容,就听见沈友青的声音再度响起:“杜傲天、断天涯二人,加两天。”

    众人凛然,飞快地退回自己的宅邸,生怕被沈友青抓到把柄教训一顿,他们可没有杜傲天、断天涯的身份和背景,说不得就要遭受什么酷刑。

    就在这时,沈友青的话语再度响起,让飞遁中的众人精神一震:“三个月后,将举行圣子选拔,你们所有的恩怨到时候一并了解了吧。”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杜傲天还是断天涯,身上的杀气都不由得一阵鼓动……

    ……

    山中无甲子,地下怎知年?

    一转眼,林浩宇已经在这地脉之前参悟了三日之久,一如玉佩所说,这里的地脉已经残破,每一道地脉之气中所蕴含的“道”都有细微的差别,他甚至发现第一道地脉之气中的“儒道”残缺不全,不过他并不是修习儒道的,对此也只是略作了解罢了,所以并未特别的关注,只是通过不断地参悟试图将金行之力参悟明白。

    因为林浩宇知道,自己现在虽然能够做到庚辛金之间的转换,但是并不纯熟,再加上所修的功法也是玉佩从原有功法上改出来的,与玄门嫡传还有不少的差距,不好好弥补一番,终究是一个缺憾,或许现在看不出什么,但放到后面绝对会是自己进阶的一种阻碍。

    林浩宇深吸了一口气,将身边的这道地脉之气放回地脉之中,他现在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无法再从地脉之气中领悟到更多的金行之力,不过对于土生金、火克金、金生水、金克土四者,却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真炁鼓荡一番,两道五岳真形符从他的身上腾起,而后如同水泡一般轰然破碎。

    他体内的真炁运行线路无声无息之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更加自然、更加浑圆,也让他整个人的气机更加接近于天人合一,正是参悟结果的显现,他知道,自己以后若是对敌只是,敌人的火行之力若是想要克制自己,恐怕要花费很大的功夫了。

    “虽名得道,实无所得,道啊,道!”林浩宇呢喃了几句,脸上神光四射,转过身来迈步向洞口走去,周身真炁缭绕,自成一个循环,原本几乎令他喘不过气的压力仿佛已经不再存在。

    走出山洞,林浩宇抬头看向天空,发现原本还有缺憾的月亮已经变得浑圆,掐指一算,已然过了至少三日,摇了摇头,他纵起身形,向着玄天观的方向飞奔而去,几个起落之间,便已经来到了玄天观外,刚刚想翻墙而入,就见无争道人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林浩宇的心不由得一紧,连忙躬身实力,口称“师兄”不迭,无争道人看了看他,淡淡地说道:“私自外出,止静翻墙,观里的戒律可还记得?”

    “跪香。”林浩宇自知争辩也是无用,连忙老老实实地回答。

    无争道人点点头,转身飘然而去,厚重的院墙在他的面前似乎并不存在,整个人径直穿了过去,淡漠的声音传入林浩宇的耳中:“明天跪香一天,以示惩戒。”

    林浩宇应是,闪身回到丹房,他知道无争道人早已看出自己身上的五岳真形符早已消散,跪香对于自己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要让自己静心,而不是要让自己累,若是心都不静,即便身上背着一万道五岳真形符,将整个人都压得陷进泥土之中又有什么用?

    参悟三日,对于林浩宇而言就是休息了三日,因此他没有选择睡觉,而是伸手拿起那卷顽石居士所赠的《道德经》开始仔细地研读,与自己近些日子所悟的做一个印证。

    林浩宇读得很用心,甚至连外面喊着的“开饭”的声音都没有注意,直到早课开始的鼓声响起,这才回过神来,小心地将书放下,迈步出了丹房,来到大殿外。

    观中的人见了他,并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拱手施礼,相比无争道人随口帮自己说了一句话,解释了自己的去处。

    倒是胡德贵,三日不见憔悴了不少,整个人没有一点的精气神,相比正在为神通术法这件事伤神罢?他看见林浩宇,眼神瞬间一亮,连忙凑过来,嬉笑着说道:“观主说你外出,你到底去哪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林浩宇叹了口气,这胡德贵虽说依旧唠叨,却是多了一份巴结,少了以往的随意,这可不是林浩宇想要看到的,还不等他说话,就听胡德贵继续说道:“一会儿早课完毕,咱们俩……”

    “今天我要跪香一天。”林浩宇指了指地上的蒲团,“犯了戒律自然该受惩戒,不然他人该如何说道?”

    胡德贵的脸色瞬间黯淡了下来,只是“嗯”了一声,转身到自己的跪点上跪下,林浩宇叹了口气,不由得摇摇头,亦是跪了下来。(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