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26.各色人等因人动,烂柯行路戒尺逢

    现在的林浩宇,一身真炁只顾在体内乱窜,根本无法调动分毫,若非有黄兴真的真炁帮帮镇压,怕是要再落下个经脉千疮百孔,一身功力散尽的下场。

    释闻秀的手段不过只是引子而已,林浩宇的问题归根结底在于他自己,魔教与道教的分歧是林浩宇现在隐患最大的地方,他以前将道魔融合曾经帮助过自己修为大增,但在现在,这个手段却也成为了他有法使不出的原因,而且林浩宇方才的战斗中又露出了本来面目,想用自己本来的这张面皮一路走到中域腹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般。

    在这个时候,林浩宇也只能找玉佩,希望他能够帮助自己动用一点真炁,使用移形换影的法门,将自己的脸连同气质全部换一个遍,否则不说遇到那些凝丹期、化液期的修士,便是一个炼体期的修士就可以提着自己的脑袋去领赏了。

    玉佩没有当即回答,而是在略作沉吟之后回答道:“如你是说所言,我身受重戗,灵智不全,甚至连记忆都未曾恢复,所以对你这种情况并没有很好的应对之道,若是你师叔没有发话,我便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给你任何帮助,免得害了你。”

    玉佩显然是因为黄兴真之前的话而产生了一些自责,他解释道:“你也不必过于担心自己的安危,有你师叔暗中保护,即便是那些元婴期的掌门都无法伤你分毫,你现在需要的就是不断地历练自己。让自己通过这次旅程有所感悟。找回真炁的控制权。”

    林浩宇闻言,也只能点点头,自己此番行动,也是黄兴真对于自己的考验,若是连这个坎儿都跨不过去,还修什么道?

    他找了一个地方,将身上破碎不堪的衣物脱下。换了一套淡青色的儒衫,将黄兴真凝聚出的那柄匕首揣在怀里,而后从百宝囊中摸出一点面泥涂在脸上,这一番收拾之后,若不仔细观看,定然是将他当做一般的读书人。

    非是他不能够多做修饰,而是因为他此刻的身份太过敏感,过多的掩饰反而有了欲盖弥彰的感觉,他也不知道中域那边现在局势如何。只能这样轻易遮掩一下便好。

    长吸了一口气,林浩宇再度拿出一枚玉佩挂在腰间,甩开大步向着东北方向行去,林浩宇身上宝物不少,都是在卢新明仙府之中缴获的,但林浩宇现在一件不敢拿出来。这些东西颇为显眼。或许现在看似便利,可万一被有心人察觉,这就不好了。

    ……

    此时,随着林浩宇的暴露,整个南疆地区、包括西南地域全部沸腾了,各色关于林浩宇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到了各大门派的耳中,南域那些在卢新明仙府中被林浩宇摆了一道的门派纷纷暴怒,用最快的时间封锁了南疆通往南域的各个通道。

    作为目前最关注林浩宇的两个人,这条消息几乎同时落到卢新宇与烂柯真人的手中时,两人的面色都是一阵变幻。也不知是悲是喜。

    还不等烂柯真人去找,卢新宇便自动找上了门,口中道:“真人,目前天上的卫星共两颗,在下打算将其中一颗及相应的资源一同调往南疆,配合那里的通道共同追缴林浩宇这个魔教的孽障。”

    为了防止烂柯真人疑问,卢新宇解释道:“那林浩宇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把握,即便是亲身经历了与他战斗的宣化门众人和言心宗释闻秀都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走火入魔,现在的情报上显示他学会了纵地金光术,在下不得不多做防备,用另一颗卫星封住通往中域的道路。”

    烂柯真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莫名的笑容:“一切你做主就好了,如今他已经暴露了,我想在那个狭小的范围内,凭借天地教的技术不难将他抓出来吧?”

    “天上有我们的卫星、无人机,地上有各个门派、世俗官府的搜捕队和追杀队,他是逃不掉的。”卢新宇自信满满,“哪怕他动用了纵地金光术,以他的实力也无法一下逃出太远,因此只要封锁了空中,还怕抓不到他么?”

    烂柯真人点点头,说道:“贫道要去南疆走一遭,就不在这里耽搁了,我会留下云儿在此地,若有消息,便让她传给我罢。”

    说完,也不等宁新宇有所反应,烂柯真人大袖一挥,一片金灿灿的星光将她端坐的地方笼罩,当金光散去之时,烂柯真人早已不见了踪迹,这一功法瞬间让宁新宇的眼皮再度跳了跳。

    再说烂柯真人,架起遁光想着南疆方向赶去,一路上风云相随,遮掩住她的遁光,可是她还未离开西南地界,就有一道金光将她的去路阻住,这金光灿烂夺目,却是看不清其中的虚实。

    “回去吧。”金光中传出一个淡漠的声音,听不出男女,却自有一股不可违逆的威严。

    烂柯真人双目中精光闪过,冷喝一声:“装神弄鬼,给贫道现出真身!”

    随着这一声断喝,天地元炁瞬间澎湃,向着那团金光狠狠地压了过去,一声声爆鸣从虚空中传出,那是一片空间之中天地元炁密度超出上限后所造成的,一大片乌云在空中凝聚而出,丈许长的雷光在乌云中翻滚不休。

    这一击,烂柯真人看似没有掐诀念咒,世界上却已经调动了方圆十里之内的天地元炁,庞大的灵压甚至将她自己散乱在外的头发都吹了起来!

    然而这一击却没有对金光造成任何伤害,澎湃的天地元炁在接近金光的瞬间,便化成了最温驯的绵羊,并且迅速传导,这些被烂柯真人调动的天地元炁渐渐平复,乌云、雷霆缓缓消散。

    看到这一幕,烂柯真人的眉头便禁不住皱了一下,能够不露声色地化解他的攻击,最起码在对天道的理解上是要高出她一筹,不过真正动起手来,看的可不仅仅是这个,她自然有信心将对方拿下。

    “回去。”淡漠的声音带上了冷漠,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从金光之中散发出来,烂柯真人只感觉浑身一阵冰凉,显然对方这是在向她展示自己的修为与经验,证明真正动起手来也不会怕了她。

    烂柯真人盘算了一番,双手骤然拂动数次,就像虚空中有一张古琴一般,一小节铿锵的琴音传出,化作道道利刃向着金光攻去:“贫道要过去,你还拦不住!”

    “是么?”对方的回答一如既往的淡漠,也不见他稍有动作,那些音符化作的利刃还没有近身便化作五行,根本不能给对方形成任何有效的威胁。

    金光轻轻地震动了一下,声音里终于带上了不耐烦的情绪:“最后一次,回去。”

    这次,烂柯真人才有了一点点犹豫,对方的表现实在是让她摸不清脉搏,看不清对方的实力,她有些犹疑地问道:“阁下何人,在此阻住贫道的去路……”

    一根戒尺猛然从金光中射出,烂柯真人下意识地觉得脸上一阵发疼,数日前所受的伤让她瞬间记起了对方,她刚想转身离开,就见那戒尺砸在虚空之中,一道漆黑的裂缝拉开,透过裂缝可以看见,那后面正是静云派的山门!

    庞大的压力从金光中涌出,将烂柯真人牢牢禁锢,而后丢垃圾一般将她丢尽了裂缝之中,那根戒尺毫不容情地排在了烂柯真人的屁股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烂柯真人对自身的掌控何其强横?当下便感应到上面肿起一个大包,难以言喻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她的脸上顿时泛起一片红晕。

    她想要回头怒喝,却发现那道裂缝早已封闭,只留下一片湛蓝的天空,她咬了咬牙,也只能面色铁青地飞回自己的丹房,她明白,对方若是铁了心的不让她进入南疆,那么任由她如何,也会被牢牢阻住。

    看着烂柯真人消失在裂缝之中,那团金光缓缓散去,一个虚淡无比的身形显露了出来,他叹息道:“唉,手心手背都是肉,若不是……贫道还不一顿戒尺打你个浑身桃花开?”

    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的身形瞬间破碎,化作一捧金光消失在天地间:“神外化神,化神万千,这种法门在这一界施展开来还真是费力啊。”

    就在烂柯真人被驱逐的瞬间,数百个凝丹期以上的高手都有了同样的遭遇,不过他们并没有烂柯真人这般幸运,而是被那根戒尺打得满头是包,反抗最激烈的那位,甚至被直接敲断了三条肋骨!

    这些高手说什么也闹不明白,为什么那根看起来就像一根新鲜竹子剖出来、甚至连一个法阵都没有铭刻,只是刻着“师父再打我一次”七个鬼画符一般字迹的戒尺,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力量?

    聚财仙坊之中,吴飞羽看了看手中的情报,瞬间想起了那个深不可测的黄兴真,略一沉吟后,他有些艰难地颁布了一个命令:“所有弟子在遭遇林浩宇之时,万勿与其发生冲突,可就近寻找通道获得支持!”(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