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204.因由机缘因破绽,破绽正好结因缘

    中域众人还没怎么反应,南域的那些人就开始义愤填膺起来了,林浩宇打得南域众人面子全无,现在能痛打落水狗,正是时候。

    虽然众人还有些疑惑,但有一点不容置疑,那就是魔教的确是毒瘤。无论魔教传播哪里,都会引起骚动和变乱,盖因魔教的教义实在太过霸道,且不会如真神宗那般选择变通,只要是不信魔教教义的都会被直接处死。

    可以说,若不是有更加野蛮的万灵教在,众矢之的恐怕就会是魔教了。

    云溪真人轻咳一声,场中瞬间安静下来,只听他说道:“诸位稍安勿躁,且听贫道一言,那李立权在外面决斗的时候,用的都是我道门的法术,大家有目共睹吧?”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称是,而后云溪真人继续说道:“魔教的教义大家都是清楚的,如果他真的是魔教中人,那么他是如何施展我道门法术的?须知,就算是最基础的八大神咒,都是需要我道门祖师加持之后,才能运用自如的。”

    魔教弟子当然不会信仰道教,林浩宇身上的气息中正平和,魔教怎可能使得出来?

    然而南域的胡亮法师却摇头道:“魔道诡诈,不可不防,难免其中没有背叛教义、舍身侍魔的叛徒。”

    一心禅师唱了声佛号,也在后面推波助澜:“这一点只要探寻一下便可,待他出来,我等可联手将他擒下。若是魔教中人。自然是要打杀的;若不是,便道歉一番,给些补偿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做声,林浩宇底细不明,但他若真有什么背景,他们若是恶了人家。到时候不妙的岂不是自己?

    一心禅师看了看众人,又喊了一声口号,说道:“既然这是贫僧说出来的,这恶人便由贫僧来做吧。”

    众人闻言,这才出了一口气,胡亮法师大声赞叹:“一心禅师果然是得道的高僧,能有如此气魄降魔除妖,实乃我辈典范。”

    “除魔卫道,义不容辞。胡亮法师过誉了。”一心禅师微笑着回答,似乎并不将林浩宇的威胁放在眼里。

    于是众人再不言语,纷纷盯着“流云居”的山门,等待着林浩宇的出现。

    ……

    看着空旷的庭室,林浩宇轻舒了一口气,迈步向着大门处走去。可是他一步迈出。却并没有站稳,反而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还是拄着落霞剑才站稳的。

    方才的战斗对他的消耗着实太大,即便在那部《道德经》竹简的支持下他有了无尽的真炁,但肉身的负担并不会因为真炁的充盈而有太多的降低,即便在诸多的压力下他成功令真炁突破了肉身的桎梏,通过三千六百窍穴与外界沟通起来,肉身的强度也不会立刻就暴涨增强。

    如今战斗结束,《道德经》提供的真炁潮水般退去,林浩宇体内简直就是人去楼空。只剩下几丝少的可怜的真炁在经脉中缓缓游弋,好在他肉身的桎梏已经破去,大量的天地元炁顺着他周身的毛孔急速涌入,将他空虚的经脉再度填充。

    现在的林浩宇,可以说是已经重回了巅峰时期,甚至可以说,他比过去的自己还要更强,现在的林浩宇,才可以称得上是巅峰状态。

    可真炁虽然源源不断的涌入,但在达到了一定的量之后,这个增涨的速度也开始下降了,林浩宇皱着眉头嘀咕着:“虽然我已达破障,可这真炁增长的速度还给慢慢来啊。”

    玉佩的声音忽然响起:“无论是谁,增长真炁都是水磨的功夫,即便是有外力相助,得到真炁灌顶,在灌注结束之后,这股真炁也会渐渐逸散,你应该深有体会。”

    林浩宇叹了口气:“当然深有体会了,只是我的经脉阻滞,就算是现在,我能拥有的真炁相对于其他的破障期的同辈,也是算少的了……”

    “好好修心吧,你没发现你心头的那盏灯的起效规律么?”玉佩教训道,“你每次对‘道’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它都会喷出火星帮你祛除体内的尸气,每次喷出的大小都与你的领悟有直接关系,好好修心,你的经脉定能完全恢复。”

    “也只能这样了。”林浩宇自觉悟性还不错,如今自己已经破障,化液还会远么。

    “有得有失,按照你原本的天赋,踏足修真界不需半年即可摸到破障的门槛,但毕竟根基太浅,一鼓作气冲了上去,后面的就不那么好走了,甚至有可能因为心静不稳而走火入魔。”玉佩慢慢说道,“如今你这真炁精炼再精炼,虽然在境界上的进步慢了些,但在根基的稳固上却决不能同日而语。”

    根基便是打地基,地基越牢,房子就越扎实,百里高楼起于平地,一蹴而就,不见得就是好的。

    林浩宇将落霞剑收入百宝囊,然后重新拿出了蛇麟剑挂在腰间,又将地上这些尸首收拢,然后搜了些丹药,这才施施然走出那扇大门。

    眼前光景又是一阵变幻,林浩宇再抬头时便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南疆,面前正是自己进入的道观之时的山门,山门外,面色苍白的释闻秀正在自家师父的护法下运功疗伤,而一同进去的其他七人却不见了踪影,想必已经身陷其中了。

    现在想来,卢新明的洞府存在意义就在于这块道德经的竹简,取了竹简之后,的确没有必要继续停留其中。

    林浩宇一步迈出山门,只听身后凭空打了一个霹雳,山门连同漫山遍野的紫气全部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林浩宇回头一看,还不等他有所反应。面前所有的凝丹期修士全部身形闪动。将他团团围住!

    林浩宇并不惊慌,他回过身来,游目四顾,看着这些中域、南域各个门派摆在明面上的“得道高人”将自己团团围住,再看看打头的一心禅师和盘坐于地的释闻秀,哪里还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要说这些自诩正道的“得道高人”贪图自己得道的竹简《道德经》,在这里拦路打劫。是不怎么信的,一处密地中出产的东西都要归各个门派所有,小辈的事情长辈们不得抢夺,而在其他门派小辈手中抢夺宝物更是整个修真去深恶痛绝的。

    明目张胆的抢夺不行,但若是有了借口的话,那便另说了,自己若是被抓或是身死,这宝贝是谁的,谁又能说得清呢。

    林浩宇之前的确是无意识的使用过《蚀心掌》的法门。虽然改变了不少的轨迹和运气方式,但还是被吕宁一口叫破过,释闻秀未必不会以此为借口。

    他的目光流转,看见其他七个人的师门长辈的脸色都不是太好,进去九人,只有自己和释闻秀跑了出来。偏生自己这个没有长辈在场的还得到了最终的那件宝物。在失去晚辈的痛心与见到自己德宝的嫉妒两种心情的共同煎熬下,他们的心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林浩宇干咳一声,问道:“各位前辈将在下拦在此处,不知有何贵干?”

    一心禅师盯着他的双眼,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佛门的狮子吼:“听本门闻秀说,李施主在里面使用了魔门的《蚀心掌》,事渉魔教,我等不得不谨慎行事。”

    林浩宇闻言,突然笑了:“使用了魔教的《蚀心掌》,便足以让诸位前辈高人这般对待?”

    “凡是事渉魔教。都要谨慎对待。”一心禅师声音转冷,一脸大义凛然,“现在贫僧只问,李施主有没有使用过魔教的《蚀心掌》?!”

    林浩宇看了看这位和四叔道名相同的言心宗和尚,脸上的笑容更见灿烂:“仅凭贵派释闻秀一面之词,便对在下如此盘问,倒是玄门正宗的做派,只是很可惜,在下并不会什么《蚀心掌》,所用的招式皆是师门秘传,白白让禅师费心了。”

    一心禅师双目一凝,两道佛光再度喷薄而出,与治疗释闻秀时不同,这两道佛光不再温暖,反而炽热如骄阳,几乎要将林浩宇看透一般,他的语气也变得冷若冰霜:“李施主,贫僧不愿在此徒逞口舌之利,是非公道自由天定……”

    说着话,一心禅师的身形突然一闪,劈面一掌向着林浩宇砸了过来,掌上金色的佛光浩荡而出,声势浩大,带得整片空间为之一动,虚空之中甚至隐隐传来雷霆之音,显然是动了全力,令在场众人俱是心下一惊!

    要知道,公开对别的门派晚辈动手,即便是没有卢新明祖师仙府一事,也是极犯忌讳的,他们所想的拿下,也不过是询问一番后林浩宇奋起反抗,然后才能暴力镇压的,到时候好歹还能说是除魔卫道,可现在就这样蛮横动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听着一心禅师前面那些唠叨,林浩宇的神智已然有了一瞬间迷失,直面这一掌的瞬间他呼吸一滞,只感觉眼前近光一闪,似乎有一座大山凭空压下,浩荡的佛力几乎将他周身的空气全部排走!

    林浩宇自是防御,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咦了一声,只觉得一心禅师手上的攻击奇特,双臂交叉本来想要防御,却被对方的攻击引得向上一抬,他只好做了一个巧劲儿将一心禅师一掌化解。

    而这时候林浩宇才惊觉,这一招竟然与蚀心掌中的一式“铁臂金墙”像极,而一心禅师这个时候则愤怒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攻势也已经停下。

    “李立权,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么?!”一心禅师厉声喝道,隆隆的禅音从他的口中吐出,整个人完全化作了一尊怒目金刚,“好一式‘铁臂金墙’,瞧你这身份,在魔教之中也定然不低吧?!”

    人在危急时刻,总会下意识拿出自己最熟悉的防御招式,一心禅师正是抓住这一点,先是用言心宗内迷惑神智的功法让林浩宇的神智有了一瞬间的涣散,而后发动突然袭击,又借着巧劲引出了林浩宇的招式,刚刚那一下,林浩宇若没有双臂交叉,一心禅师显然会用巧劲引出另外的一些似是而非的招式……(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