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166.戊日正宜隐行迹,浩宇逢场来做戏

    时去如流水,转瞬已过了近十日,这些天里,玉佩也没让林浩宇去赌石,林浩宇也将一颗心完完全全地扑在了改换形貌的功法上。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是能够彻底改头换面,林浩宇所遇到的危险也会小很多。

    当然,以上是玉佩的说法,林浩宇坚持认为自己这几天做的最多的事情是抄经,就这一项就用去了他的大部分心力,但在玉佩的眼中,那种只顾着遍数的抄法和没抄也没什么两样。

    抛开抄经用心与否的问题不谈,林浩宇在易形换影的功夫上,可谓进步神速,现在的林浩宇完全有信心在三次呼吸内完全改换形貌,除了体型之外,他的相貌完全就如同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易形换影功法的后半段是用来改变体型的,和之前那个成祖明的化妆术不同,这是真正用真炁改变自己的体型,就算是脱掉衣服也看不出来,然而就在他打算练习后半段的时候,玉佩却阻止了他:“那个先不急,你先改换外貌和气质,露出筑基巅峰或者炼体初期的修为来,去真正的核心圈子赌石吧。”

    林浩宇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十日的时间已经耗尽了玉佩的耐心,现在他定然是又急了。林浩宇撇了撇嘴,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自从人皮面具坏了之后在外行走那么久,也没被正道之人抓了先行,那么修了这玄奇术法之后,还能被捉住不成?

    “后半段的修行。可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够达成了。以后你有时间再慢慢修行,以你现在这个程度的修炼,除了那些个元婴级别的修士之外,没人能够看穿你的修为,贫道曾经探查过这附近的州城府县,最高的也就几个凝丹巅峰而已,离碎丹成婴还差那么一步。放心吧。”玉佩胸有成竹地说道。

    林浩宇有些疑惑他什么时间去还跑去查了这东西,不过他刚刚张嘴,就生生咽了回去,玉佩一向是高深莫测,虽然他自言受创很重,但现在的玉佩凭那一手雷法,就不是自己能够揣度的,以这家伙的脾气,自己上去问也不过是自讨没趣罢了。

    所以他只是说道:“就听你安排好了。反正今天是戊日,祖师爷不在家,我连抄经都省去了。”

    所谓“戊不朝真”,道教之中,凡是六戊之日,都是不朝真、不烧香、诵经、不朝拜。不建斋设醮。

    当然。这不是说戊日就是休息的时节,戊日煞气重,这一日不但不忌五雷正法,而且猖兵尤其厉害,供养五猖兵马的人也往往在戊日都要供肉类,若有人在这一天斗法,往往比平日更为凶险。

    玉佩散发出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将林浩宇笼罩,就要施展土遁向着城外遁去,林浩宇却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一般,大声问道:“等等。那几个王八蛋怎么办,这事情可不能就这么完了!”

    林浩宇这几日窝在客栈,只是为了修行易形换影而已,那几个贼人的事情可还没有完呢。

    “啧,反正你走城门的时候也没登记,谁知道你小子现在是在城里还是在城外,抽空去改头换面会会他们不就完了,贫道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这个时候当然会帮你的!”玉佩恨铁不成钢地说着,这股黄色的光辉已然沉进了地下,急速的向着城外行去。

    忙乱之间,林浩宇辨认了一下方位,见这遁光向着北方行去,对玉佩的打算也就有了些估算。

    自北方而来,便是要造成一个自己从中原方向过来的表象,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筑基巅峰或是炼体初期,在整个修真界属于不上不下的地位,但在凡间却是各门派行走弟子的普遍实力。

    虽说现在凡间传名的大派、前辈高人就那么几个,但隐世的也还存在,只要自己露两手厉害点的法术,让人误会自己是某个隐世门派或者某个隐世高手的弟子的假象,那些大门派就会投鼠忌器,自己赌石赢得再多也不会有人起什么坏心思。

    想到这里,林浩宇也是了然,真炁在脸上一阵流转,整个面部已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看脸的话,那就是一个齿白唇红的书生。

    就在从土里冲出的一瞬间,林浩宇的气质也完成了改变,整个人的气质温润如玉,出彩不凡,玉佩看在眼中不由得连连叫好,直说是孺子可教。

    林浩宇微微一笑,伸手从百宝囊中摸出一柄三尺青锋与一些列配饰悬在腰间,又将披散的长发打了个发髻簪起来,这才轻轻抻了一个懒腰:“虽说我不成器,但这套衣饰着装的东西,我在魔教时学的还是不错的。”

    玉佩没搭理他这一套,直接说道:“稍后进城的时候再败家一次,直接用钱砸进去就好了,你就定位在一个有些小运气,背景够硬再加足够败家的公子哥就行,有贫道罩着你,只要你不去碰那些凝丹期以上的修士都不成问题。”

    林浩宇点头应是:“明白,运气不好赌不到石头,背景不硬不敢起冲突,不够败家谁在这个年纪去赌石?”

    说完,他袍袖一挥,大步向着北城门走去,体内玄功运转,脚下施展的也是道门的轻身秘法,这一步数丈间端的是潇洒自然,再加上现在玉树临风的造型,颇有些道法自然的潇洒韵味。

    两名守城的卫兵远远看见林浩宇的身影,端起身边的长枪大声喝问:“何人……”

    但他们只来得及出口两个字,林浩宇的身形已然直接穿过城门洞,直接进了城中,两人为之一怒,就要敲响警钟。

    在这城中,即便是先天级别的高手也不敢对付城卫军的数千张强弓硬弩,而强闯城门这罪名让这两个卫卒兴奋。

    但还不等他们有些动作。队长就将他们拦了下来:“两个小崽子别动那个歪心思。刚才进来的那个可是仙人,没直接从天上飞进来就算是我们的造化了,还想追究什么?仙人慈悲扔了一百两白银给咱们,来,分分,分分!”

    一听见“仙人”两字,两个人便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而且他过城门不过一瞬,竟然就扔了一百两白银下来,他们可是全然感觉不到啊!

    不过随后他们就喜上眉梢。修道者对他们而言那是高攀不起的存在,只要点点头,府尊大人就会兴高采烈地砍下他们的脑袋来讨好对方;如今对方又留下百两纹银的城门税,哪怕队长拿了大头,分到每个人手中也有一二十两,虽然朝廷不能流通,可南蛮那边最喜欢的就是白银了。在南疆城最好的通货可就是这个了。

    卫兵们一阵舒坦,再说林浩宇这边,他进了城门之后缓缓降下速度,即便已经这座城池已经了如指掌,可现在的林浩宇所扮演的乃是初来乍到的公子哥,自然不认识路了。

    他找了一个人问了问城中最大的酒楼在何处。这才晃晃悠悠地向那里走去。酒楼的小二看见林浩宇。眉眼间就带上了笑意,做他们这行的眼光神准,看打扮就知道林浩宇绝非常人,这种公子哥来到酒楼要做的就是好酒好菜加上不停的撒银子打赏,实乃小二们的最爱。

    见到小二迎了上来,林浩宇的脸上也带上了笑容,别的不说,林浩宇演过的戏码已经不知凡几,现在的逢场作戏也是手到擒来,他现在就是把一个刚出师门心高气傲的菜鸟给演绎出来。以免有人刻意调查他,在现在这样的细枝末节上挖出疑点来。

    砸给小二一张银票之后,林浩宇坐在了二楼靠窗的位置上,点了一壶好酒几盘招牌菜,便开始和玉佩盘算着怎么进入赌石坊市。

    “别找小二打听,这里的赌石坊市虽然大多不知道具体背景,但背后那些大势力在修道界中还是昭告过天下的,你‘师父’若是修为高深且常来南疆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做反而是弄巧成拙。”玉佩沉声分析。

    林浩宇闻言想了想,问道:“你不能看出这些赌石坊市中坐镇的都是那个门派的?”

    “佛教还好说些,言心宗、律宗等等流派虽说互有借鉴,但根本上的法门是各有特色的,这一点从所修出的佛法、皮相上就能看出来,但是道门就太过驳杂了些,山医命相卜五大流派倒也好说,下面分出来那小的分支却是多如繁星,再加上道士们不光拜师还拜先生,一身的神通术法极有可能兼具不同派别,你让贫道怎么去分辨?”玉佩啧了一声。

    之前林浩宇虽说接触过道教,但也仅限于青霞观一地,在魔教中学习的部分更多的是道教的神通秘术如何防范,道教内部的东西他还是不太明白,就比如这拜师和拜先生,他也只知道并谨守着拜师只有一个,先生却有无数个。

    感受到林浩宇心中的疑惑,玉佩出言解释道:“道教之中,本师也被称作度师,度你入道的师父,本师代表着法脉传承,注定只有一个,若是再拜他人便是叛师之举,会遭到唾弃,并直接引发两个法脉之间的仇恨。”

    林浩宇点点头,这一点他倒是知之甚详。

    “但是,入道之后的先生却可以有无数个,道教不似魔教与佛教,是很开明的,道士们也不会如同那些邪魔外道一样,说自己是十全十美之人,每个度师会的东西不同,也必然有其局限性,而弟子想要学的东西确实千差万别,有些师父不会的东西就要去拜先生。”

    “道教中提倡法脉间、甚至是门派之间的交流,所以对拜先生这种事也很是提倡,你会发现有不少的道士在本师门下只学习些经典,但外人视若根本的内炼的功法却是从别的法脉处拜先生习来的。”

    玉佩耐心地为林浩宇解惑,最后总结道:“拜先生,是道教的开明之处,也是贫道这一次的麻烦所在。只有本师能代表他在哪里承法,我不可能指着天符宗弟子说他是昊天宗的,哪怕他的先生真的是昊天宗的前辈高人。”(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