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165.真魔唯一世间主,毁灭生祠浩宇苦

    杜傲天环顾了一圈之后,将目光放在了李狗蛋的身上,他随手将一把刀扔给了李狗蛋,刚刚恢复行动能力的李狗蛋下意识地接住了刀,就听杜傲天继续说道:“砍下他们的头颅。”

    李狗蛋握着刀的手有些发抖,一个是被杜傲天的气势所激,另一个原因则是来自手上的钢刀。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这些天地教的教徒如此狰狞残忍,已经让李家村的人敢怒不敢言,而李狗蛋现下被杜傲天一激,心中杀气自然膨胀了起来。

    “您认识我的师父么?”李狗蛋的声音有些颤抖。

    杜傲天点点头:“他可不会像你这样犹豫。”

    回想着林浩宇的身手与面对危机之时的决断,李狗蛋的心里就是一颤,他用力地点点头,挥舞着手中的长刀,迈开步子向着这些天地教的弟子们冲了过去。

    伴随着一股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真炁,刀光一闪而逝,一颗大好的头颅冲天而起,颈内喷涌着血泉,浓重的血腥味开始在空中弥漫。

    李狗蛋只感觉自己的胃里一阵的翻腾,一股透明的酸水顺着嘴角流下,紧接着便是一阵的晕眩,他险些握不住手中的刀柄。

    杜傲天看了他一眼,发出一声冷哼,真炁随着这声冷哼直接冲进他的耳中,让他浑身一颤,精神为之一清。

    杀了第一个人之后,李狗蛋虽然感到强烈的不适,但心中也泛起了莫名的凶性。在杜傲天那强盛而残忍的杀气之下。他努力地直起身,走到另一人的身边,在那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刀顺着左胸口第二条肋骨缝捅了进去,并不雄厚的内力瞬间绞碎了同样孱弱的心脏,一股鲜血猛然从他的口中喷出。

    背刺、肾击、枭首、割喉……

    李狗蛋连杀两人,只觉得脑中浑浑噩噩。不知不觉间,他的眼中已经闪现出阵阵的血光,对着之后几个人,更是毫不留情的就挥刀砍去,没有人察觉到,他的身周围绕着一股黑红间杂的气息,能够让他不由自主地疯狂起来。

    “虽然没有修习魔教功法,但到底是林浩宇那小子的弟子,总不能弱到连人都不敢杀吧?”杜傲天慢慢地将左手放到身前。手上掐着的印诀也缓缓松开,这一刻,李狗蛋正好将最后一个人的头颅斩下。

    失去了杜傲天法力的支持,李狗蛋再也没有办法支持住自己的那股狠戾,拄着刀跪在地上,一口接一口地吐着胃液。甚至连苦胆都要吐出来了。

    杜傲天迈步走了过去。一掌打在他的后背,冷冰冰地说道:“常人言止戈为武,但无论是本座还是你师父林浩宇,讲究的都是止戈唯武,要想得到安宁,要想得到尊敬,就必须动武,让所有人知道你厉害,也就不会有人再去打扰你。”

    说着,他右手作剑指。在地上划下两个大字,“为”、“唯”,每一笔都是铁钩银划,散发出无穷的杀气,李狗蛋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觉有千军万马从字中扑出,带着震天的喊杀声向自己冲来。

    他虽然吐得厉害,心里却还明白,被这杀气一激,他一瞬间联想到了那些强盗过境,火蛇袭击,到最近的天地教教徒上门寻衅,不都是李家庄没有实力,看起来软弱可欺么?

    李狗蛋不过是个孩子,哪能想那么多的事情,听到杜傲天的话,他的心中也就只剩了那句“止戈唯武,止杀唯杀”,仿佛是魔怔了一般。

    强行止住胃中的翻滚,拄着刀猛然站起,他看向杜傲天的眼中满是坚定:“止戈唯武,止杀唯杀,晚辈记住了!”

    杜傲天点点头,随手指了指被砸的林浩宇生祠:“这里拆了也好,省了本座一番手脚,无论魔道,建生祠都不是好事。”

    这时候,老村长也赶了过来,正听到杜傲天说话,他颤颤巍巍地走出来,苦涩地说道:“此番多谢大人相救,可恩公对我们李家庄的大恩大德,我们这些穷乡僻壤的小民实在是无以为报,也只有立一个生祠缅怀恩公。”

    “道教中,凡是立生祠的,都是要有大功德之人,否则这生祠立起来只会适得其反,你们在跪拜的时候,非但不会为林浩宇添福分,反而会让他折寿,因为他受不起你们的香火祭拜;魔教之中,更是严禁祭祀除了独一真魔尔丹之外得到任何人或者是神,违反者将堕入永恒火狱之中,受尽无边的劫难。”杜傲天沉声说道。

    老村长闻言,脸上的汗水滚滚而下,连声音都变得结巴:“这么说……这么说是我们害了恩公?”

    “不知者不罪,你们供奉的时日尚短,还未上达天听,再加上他的确有恩于你等,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以后不可再行胡闹便是。”杜傲天本也没打算理会这些人,不过既然林浩宇帮过他们,又在这里传过道统,杜傲天好歹是给他们说了两句。

    他一边回答着,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一小瓶丹药丢给李狗蛋:“虽然你没有机缘接下林浩宇玄功上的道统,却也算是本座的晚辈,些许见面礼送你,也方便你以后行走江湖。”

    李狗蛋下意识接住丹药,刚刚想推辞,但被杜傲天的眼神一盯,就只能变成“长者赐不敢辞”了。

    杜傲天看他收起丹药,才继续问道:“想必林浩宇要去哪里是不会和你们交代的,这样吧,你们只需要将他从哪里离开告诉我便好。”

    李狗蛋张了张嘴,满脸的尴尬:“师父离去时时辰尚早,没有任何人见到他去了哪个方向,就连我们几个弟子都不曾发现。”

    杜傲天眉头微蹙:“就没有一点的预兆么?你好好想想,我找你师父有要事相商。”

    就在这时,林浩宇的另一名弟子出声道:“我好像想到了,师父在走之前曾经重复过几次一个地名,好像叫做九连山。”

    “九连山……我知道了。”杜傲天点头,左手一引灵诀,一股阴风吹过,带着星星点点惨绿色的鬼火拂过那些尸体,地上的那些尸体连同衣物全都化作飞灰,“这块地动动土掩埋一番,便能够彻底消去痕迹,今天的事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好了。”

    说罢,杜傲天纵起刀光,向着南方飞去,口中作歌,声震四野:“……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是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前年仁义名,美名不爱爱恶名……”

    说来也怪,杜傲天的刀光那是奇快无比,这歌声也是悠扬,但即便是杜傲天已经消失在了天边,这歌声也没有减弱分毫。

    听着这歌声,李狗蛋等林浩宇留下的弟子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拳头,一股股若有若无的真炁在他们的体内缓缓地运转着,他们的眼中闪烁着稚嫩但不乏杀气的光辉。

    ……

    南疆,林浩宇猛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正在运行真炁改变面部形状的他差点岔了气,把一张脸生生废掉。

    一阵牙酸的骨骼摩擦声之后,林浩宇的面部恢复正常,他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谁在这个鬼时候念叨本少爷,想要命直说!”

    玉佩懒洋洋地回道:“谁会想你这个孤魂野鬼,八成是你自己心性不坚功力不够,染上火毒风寒了吧?”

    林浩宇被这一句话噎住,顿时为之气结,自己好歹是曾经是接近破障的大高手,一身皮囊上的功夫那是一点没有拉下,虽然功法被废,肉身上也不会受到影响,哪来的风寒一说?

    只是想到玉佩的前半截话,他还这没办法反驳,巴拉一下手指头,能想自己的那些人恐怕都将自己放下了吧?卧虎庄那边,父母肯定是不会时常念叨自己,否则他们自己也会伤心;爷爷辈的老人最多想想,那个想法若是被正道探得,那又得是一场麻烦;杜傲天、碧秀那边,恐怕早就以为自己死了吧?毕竟,烂柯真人一曲《澄清韵》的威力非常。

    “这么说来,我还真是孤魂野鬼啊……”林浩宇黯然神伤地低下头,一股浓浓的悲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一道深紫色的雷霆当空劈下,将林浩宇那发到一半的感慨生生打断,玉佩气急败坏地说道:“你才多大一点,就开始伤悲这个伤悲那个,有这个时间,哪怕是抄几遍经文也是好的,心境提升了,实力稳固了,有了元婴期的实力你再回家又有哪个不开眼的去拦你!”

    这一雷可真不轻,林浩宇只感觉浑身发麻,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两条耷拉在床下的腿不自觉地哆嗦着,一股青烟顺着他的头顶袅袅升起。

    过了好久,他才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斗着双眼看向玉佩,乌七麻八的脸上写满了愤慨:“我就是想家……”

    一道更粗的雷霆在他的眼前慢慢凝结,玉佩根本不听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想啥都没用,再挨几道雷,或者是马上爬起床来抄经,自己选一个。”

    知道自己和玉佩的差距的林浩宇,也只能在心里嘀咕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很没气节地下床,哆嗦着开始研墨。而看到这一切的玉佩则非常舒服,这家伙看到林浩宇折腾,自己就一身爽利,这时候他身边庆云翻滚,正在表达自己的好心情呢……(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