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宠溺爱

番外十八:乌珊珊(十)

    或许,这就是人生的不得已之处吧,虽无奈,却因为压抑而独有一分正常阳光之下,无法获得的快意。

    其实,桑主任对他帮我租房子时的说法很简单:他不想他的下属因为家事而分心,以至于造成工作上的失误。

    可事实上,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偌大个教委,怎么可能家家都是如意的?如果作为最高领导的桑主任真要做救世主的话,相信他要拯救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虽说我算得上最苦的一个,但那又怎么样?从公平的角度来讲,就是不合常理。

    这份不合常理,被常远抓住把柄,因为要说待我的热心程度,分明他才更甚。

    只不过,很奇怪的,当常远出手相助时,我会感到不安,而桑主任的好意,却让我满心欢喜,含羞带怯,既惶恐难安,又忍不住地悄然地期盼着。

    我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可就是没办法理智面对自己的感觉,矛盾当中,暗藏着蠢蠢欲动的私心。

    所以,这样的结果,让我反而越来越疏远常远,更是在无声中,默默地靠近着桑主任。

    当然,说起来,桑主任的有心,也是我无法放弃的动力吧。

    每一次,桑主任过来看我,都会带着些吃的,他说是出去应酬,吃不完的饭菜,为免浪费了,才会打包回来。

    但打包的东西为什么一直都是我最爱吃的那几样菜式?而且,温度总是刚刚好,让我怕凉的胃,从未因为吃这些“剩菜”而不舒服?

    不过,这话我是不会问出口的。

    再比如,某天早上起床后不久,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外面的小哥自称是送奶工,说我这里订了全年的鲜牛奶……

    这样的日子,如果能一直这么过下去,至少是微妙且又平衡的,千不该,万不该,这种平衡会被打破。

    总在一个部门工作,要想打听些某人的私事,真的太容易了。

    当有人嘴巴把不住门,而我又特别上心的时候,真相也就轻而易举地暴露出来。

    原来,桑主任也是个苦命的人,他与妻子原是大学同学,感情也不错的,可惜,人生没有十全十美的际遇,像他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在事业上也干得不错,却偏偏养了个不争气的儿子,从上初中起,就不好好学习,小小年纪,早恋、打架斗殴,统统都摊上了,为此,两口子操碎了心。

    尤其儿子上了高中,桑主任夫妻更是在儿子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看着儿子的一言一行。

    这种事,毕竟母亲心细,管得更多,谁知道,一来二去的,桑主任的妻子居然跟那位班主任越走越近。

    虽说没有发展出什么实质的关系,但是,精神出轨的婚姻难免貌合神离起来。

    万幸后来桑主任的儿子还算争气,终究没有辜负父母的辛苦付出,考上了所不错的大学,可这对老夫妻之间的裂痕,却没办法再修补得上了。

    因着责任和相处多年的亲情使然,或者再加上对名声的维护吧,反正桑主任对支离破碎的感情,选择的还是打落门牙和血吞,坚持不去提出离婚。

    都说中国的婚姻有一大半都是为了孩子在将就,想来桑主任也是一样吧,可作为外人的我,却替他不值,也不甘心。

    而且,据说桑主任和他妻子,连夫妻生活都没有,这更让我想不明白,他们还过个什么劲呢?

    我不图男人能给予我什么名分地位之类的东西,因为仅凭自己的双手,我也可以活得下去,不过是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有那么个人,恰到好处地温暖了我的心,那么,不求回报的大义凛然,让我的心潮澎湃,做出了最为勇敢无畏的决定。

    少女的心,柔弱、敏感、且又炙烈,当决定了要以身相许的时候,简直就像着了魔一般,想尽一切办法,却又不想露出声色来。

    那段日子的煎熬,外加内心的惶恐,令我愈加消瘦。

    我一直相信我和桑主任是两情相悦的,比如面对我越发孱弱的身体状况,其实他是心疼的,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表达出来,于是,他再来我的住处时,便隔三差五地带上一只乌鸡过来,他自称煲汤很有一套。

    当喝到嘴里,那碗我自认为的“爱心鸡汤”时,我的眼泪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男人为我煲的汤呢,不在于它有多好喝,而是,这份温暖无与伦比。

    我的心思越发难以把控,而桑主任的忍耐力其实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