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一段情

    “唔……”他呻吟一声,勉强地睁开眼皮,昏昏欲睡地道:“她不理我,她逃避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不让我见她,为什么……”他痛苦地自言自言。

    奇怪,那个紫苓为什么要逃避他呢?

    “她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你?”两人不是真心相爱吗?她为什么要离开他呢?真好奇耶!

    “她——她知道我订婚了,她不想做第三者,所以离开我。”李俊越说越激动,紧握住拳头猛锤桌子:“是我爸,是我爸告诉她的,我爸想拆散我们,他——不想让我们在一起,都是因为他,紫苓才会离开我,我恨他……”

    “砰”的一声,一个酒瓶从桌子滑落到地上,碎了。

    “别激动、别激动。”马晓灵握住他的手,不让他继续锤下去,再让他这样锤下去的话,她们会被服务生‘请’出去的。“我知道、我知道,是你爸不对,他最坏、他最坏。”

    李俊突然反手抓住马晓灵的手,“紫苓,你相信我,我爱的是你,我没想过要骗你,我已经跟我爸说要取消婚约了,可他不肯。他要我离开你,但是,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你要相信我,我在认识你之前,我已经订婚了,那场婚姻并不是我想要我,是我爸的安排,我爱的是你,是你……”

    “我——我不是紫苓,你放手呀!”马晓灵想挣脱他的手,可他的力气太大了,怎么挣也挣不开。没办法,她只好放弃挣扎,由他握一下吧!

    “我爱你紫苓,真的好爱好爱你,相信我……”他渐渐地晕睡过去了。

    哎!想不到,他也是个有婚约之人。看着他醉成这个模样,马晓灵还挺同情他的,明明相爱的一对恋人,却无法走在一起,真可怜啊!

    这一切,都是订婚惹的祸啊!这让马晓灵联想到叶茜的处境。希望叶茜别这么倒楣,像他这样,受到父亲的反对就好。

    半个小时后……

    马晓灵摇了摇李俊:“喂,我们回家了,你走不走得动呀!”

    哎!瞧他睡得像死猪一样,问了也是白问。

    马晓灵起身走到他旁边,将他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准备试着拖他起身。

    “不好意思!你们还没买单呢!”一名服务生笑容可掬地说。

    啊!对哦!要买单耶!

    “请问多少钱?”马晓灵打开自己的手提袋寻找着钱包。

    “十三万。”

    “什么!”马晓灵声大如雷,差点晕了过去。

    你不如去抢劫算了,不过几酒而已,竟然要十三万,真是要命!

    “已经打过八折了,这是法国葡萄酒,每瓶价值……”服务员脸色不改,还是笑容可掬的样子,耐心地解释道。

    管你什么法国名牌垃圾酒呢!反正她可没十三万块钱的现金。

    想了想,马晓灵弯下腰,从李俊的口袋里找出他的钱包。哇!好饱满的钱包耶!里面一定有很多钱。打开一看,一排金光闪闪的提款卡展现在她的面前。不过,最吸引她的眼珠的并不是那些卡,而是一张女孩的照片。天啊!照片里的女孩子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马晓灵惊讶住了,情不自禁地脱口喊出声:“姐!”

    第十五章紫苓!

    是她,一定是她,这个女人一定是她姐——马晓婷。她绝对不会认错人的。她清晰地记得,姐姐的嘴唇右上方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痣,而这女人在同一个位置上,也有一颗相同的痣。还有她的笑容,对她来说,是那么的熟悉。她一定是她的姐,一定是。

    泪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爬满了马晓灵的脸颊,精莹的泪珠滴到手中的照片上。

    “李俊,你快起来,你给我快起来呀!”马晓灵拼命地摇晃着醉成死人状态的李俊,一边对着他喊:“快告诉我,我姐在哪里,你快说,我不准你睡,你给我起来,起来呀……”

    服务生好心地拉住激动的马晓灵,对她劝说道:“小姐,你别激动,先生他醉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醒来的,你冷静一下。”

    冷静,这叫她怎么冷静,失踪多年的姐姐终于被她找到了,但确见不到她的人,你知道她有多想见到她的姐姐吗?她有多想叫她一声姐姐吗?这叫她该怎么冷静!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冷静下来。

    摇晃李俊身体的手终于停了下来,马晓灵丧气地低下了头,双肩不住地颤抖,她,哭了……

    十多分钟后,马晓灵冷静了许多,在众多的金卡中随手抽出一张买了单后,看着醉趴在桌子上的李俊,她拖不动他,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她想到了霍天佑,于是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霍天佑。

    “喂,晓灵吗?”电话的另一头传来霍天佑熟悉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马晓灵的鼻子一酸,好不容易刚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流个不停了。

    “天佑,呜……我、我想见你。”她呜咽着说。

    “晓灵,你怎么了?”霍天佑的声音明显着急起来:“发生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里?快告诉我,你先别哭,晓灵,你听到了吗?晓灵……”

    马晓灵不断地哭着说出了所在的地方。

    “好的,我现在立刻过来,你在那里等我。”

    “嗯!”马晓灵哭了应了一声,合上手机后,又大哭了一顿。

    半个小时后,焦急的霍天佑出现在马晓灵的面前。

    “天佑!”马晓灵哭喊着叫住他,一把抱住面前的人,“我找到她了,可是我见不到她……怎么办,我很想见到她,很想立刻见到她……呜……”

    霍天佑紧紧地回搂着怀里的人儿,虽然不懂她在说什么,为什么哭,但他还是没多问,只要见到她没事就好。他静静地听着她说话,轻抚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在霍天佑的怀抱中,马晓灵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慌乱的心也开始定了下来。她淌着泪将整件事简要地诉说了一遍,抬起泪汪汪的眼问:“天佑,我很想见到我姐,我很想见到她,呜……”

    “我知道。乖别哭。”霍天佑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你一定可以见到她的,一定可以,别哭好吗?你哭得我心都痛了。”

    ‘扑哧’一声,马晓灵怀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我真的哭得你心都痛了吗?”哪有这么夸张?不过,听他这么说,她的心里甜丝丝的,像有蜂蜜流过她的心田。

    霍天佑微笑,抓住马晓灵的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他的心跳,马晓灵的脸刷地一下子红了起来,赶紧缩回自己的手,“别这样,很多人在看着呢?”

    “怕什么?刚刚你不也是抱着我哭哭哭啼啼的吗?”霍天佑故意道。

    “你——”马晓灵羞红一张小脸,背过身去,不愿让他看到她脸红的模样。

    “不用再躲了,我都已经看到了。”霍天佑亲昵地由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知道吗?你脸红的模样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笑!”

    他温热的气息轻抚过她发烫的脸颊,这让她原来就是发烫的脸颊温度再次急速上升。

    感觉到她的脸颊发烫得惊人,霍天佑情不禁地‘咬’了一口,轻笑道:“走吧!去把那只醉猪抬上了车再说。”说完牵起马晓灵的小手往最多酒瓶的桌子走去。

    好不容易将李俊那头醉猪搬上了车,另一道难题又来了。该把他运到哪里去好呢?他的家,她不认识。运去她的家就更不行了,里面住了三个女生耶!万一他酒后乱姓,兽性大发起来怎么办?(虽然他醉得像头死猪,根本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还是小心一点好。再说,霍天佑也不可能同意啦!)

    “我会把他带到我家去。”看到她的烦恼,霍天佑开口道。

    “这样——好像不太好哦!”马晓灵微皱着眉头说。

    “没什么不好的,我在外头买了一间小公寓,就我一个人住。”

    “哦!是这样。”她恍然大悟,“那今晚,他就麻烦你咯!”

    “我现在先送你回去吧!”他开始发动引擎。

    “嗯!”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到马晓灵的公寓前。

    “需要我送你上去吗?”霍天佑问。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马晓灵解开安全带说。

    “那你快回去吧!都这么晚了,凌珍珍和叶茜她们会很担心你的。”

    马晓灵犹豫了一下,“明天早上,如果他醒来的话,可以打个电话给我吗?我想尽快向他问些有关我姐的消息。”

    “我知道。”他轻揉了着马晓灵的脑袋,在她额前落下一个深情的吻。“明天早上,我会给你电话,快上去吧!”

    “嗯!”马晓灵微笑着点头,向他道别后下了车。

    “咦!晓灵,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说话的人是叶茜。

    听到叶茜的话,凌珍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里跑了出来,“你不是说和霍天佑有约会吗?这么早就回来啦!”

    早?现在都十点多钟了,还早吗?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不理会她们,将包包丢到沙发上后,马晓灵逞自走进厨房找东西吃。

    “你在找什么?吃的吗?这么快就肚子饭啦?”拿地毛巾包着头,凌珍珍也跟着走进厨房。“怎么不吃过夜宵才回来?那个霍天佑也太不粗心了吧!”

    “我还没吃晚餐。”她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大苹果到水龙头洗干净,“今晚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没吃晚餐。”现在回头想想,霍天佑应该也还没吃晚饭呢?

    “你还没吃晚饭?”凌珍珍大叫:“这怎么行,晚饭很重要的,万一饿坏了怎么办!快到大厅坐坐去,冰箱里有菜,我给你煮饭吃。”

    “不必这么麻烦,我吃水果就可以啦!”马晓灵拒绝,不想麻烦她。

    可她不由分说,立刻将马晓灵‘赶’出了厨房,同时还抢过她手中刚洗净可还没来得及咬上一口的苹果,“等一下吃饭,别吃苹果了。”

    看着坐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马晓灵,叶茜依依不舍地将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开,问:“你还没吃晚饭吗?”她刚刚听到凌珍珍在厨房说的话。

    “嗯!”点了点头,想起姐姐的事,马晓灵的眼瞳暗淡了很多,望叶茜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她。

    “叶茜!”

    “嗯!”

    “还记得我跟我说过,我有个姐姐吗?”

    中专一年级的时候,她和叶茜提过姐姐的事,两人还共同约定,长大出社会工作后,要一起寻找自己最重要的亲人。她要找的人是姐姐,而叶茜要找的人是她的妈妈。

    “当然记得。”叶茜疑惑了。“怎么突然提起你姐姐来了?你有她的消息了吗?”

    “嗯,算是吧!”

    “嗄!”叶茜大吃一惊,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机给关了,跳到马晓灵的身边问:“那她现在在哪里,你看到她了吗?”

    “不知道,我还找到她。”

    “什么?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一回事?”叶茜糊涂了。

    “还记得我跟你提过那个总裁李俊吗?”

    “当然记得,那个在电梯里强吻你的家伙嘛!”叶茜咬牙切齿道。

    “别提这件事了好不好。”马晓灵皱眉。“他当时是认错人才会这样做的。”她现在相信他的话了。

    “认错人?”叶茜不屑地撇了撇嘴,“这种借口,亏他说得出口呢?”

    “不,我相信他的话。因为——我竟然跟我姐长得一模一样,他把我错当成是我姐了。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什么?你跟你姐长得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你们相差五岁耶!”叶茜再次大吃一惊,“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没见到她吗?还有那个李俊,为什么会把你错当成你姐,他认识你姐吗?”叶茜珠连炮发的问。

    “他是认识我姐,还姐和我姐发生了一段情。”马晓灵抬起头看着叶茜:“刚才,我在他的钱包看到了一张女孩子的照片,那女孩长得和我很像很像,我一眼就能认出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