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逃避现实

    此话一出口,马晓灵和叶茜差点喷出嘴里那口满满的饭,相视对望一眼,又低下头来猛扒饭,想借此混过去。

    “喂,我在问你们的话。”凌珍珍可没打算放过她们,“满屋子的玫瑰花,别告诉我是你们自己买来的哦!”

    两人沉默了几秒。

    “霍天佑送给晓灵的。”叶茜指了指马晓灵道。

    哎呀呀,瞧!这该死的叶茜。

    “叶茜也有份,周星星送给叶茜的。”马晓灵急切地望向凌珍珍,“她和周星星拍拖了。”哼,你不仁,我不义!大家彼此彼此。

    “你——”叶茜气得直睁眼,“珍珍,她也和霍天佑交往了。”说就说,谁怕谁呀!

    凌珍珍站在一旁,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们俩,愣住了。“喂!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同学恋吗?”她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是的话,当初在读书时就该开始啦!毕业后才搞,未免太迟了吧!”

    马晓灵和叶茜不语,同时端起自己面前的饭碗猛扒饭……

    晚餐过后,两人始终逃不过凌珍珍的盘问,乖乖地将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唉!”凌珍珍叹了口气,“想不到,我才离开了一个星期,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轻轻地拍了拍马晓灵的肩,“你真的答应霍天佑了吗?你到底喜不喜欢他?”

    马晓灵微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当时太突然啦!我被吓傻了,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吧!至于我喜不喜欢他这个问题嘛!呃……你怎么问得这么直接,不会拐弯抹角吗?”讨厌,这问题叫她怎么回答嘛!

    “瞧你羞答答的模样,答案都写到脸上啦!你肯定很喜欢他,对不对!”叶茜笑嘻嘻地说,“其实,我早就看出你对他有意思啦!只不过是你自己也弄不清楚罢了。”

    “你是怎么看出她喜欢霍天佑呀?”凌珍珍很感兴趣地问叶茜。

    “她上课的时候,眼睛看的不是黑板,而是霍天佑的背影。瞎子也看得出她暗恋人家啦!”

    凌珍珍惊讶地指着马晓灵:“哦!晓灵,你坏坏啦!原来你早就看上了霍天佑!”

    “我哪有?”马晓灵打死也不肯承认。“你别听她胡说八道啦!才没这回事呢?”这个叶茜,讨人厌的乌鸦嘴,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才行。马晓灵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

    “还有还有。”叶茜兴致勃勃地道:“她呀,听到自己暗恋多年的人对自己表白,昨晚高兴得失眠了呢?哈哈哈……”

    马晓灵在心里直抓狂。不是啦!不是啦,她是为了那个不知名的小男孩失眠的啦!这个叶茜,什么都知道又在乱插嘴。看着她笑得合不拢嘴,真想拿只拖鞋塞进去。“你笑什么笑,你自己的事情还没解决,少管我的事啦!担心一下你的未婚夫吧!”

    “啊!对哦!叶茜有个未婚夫耶,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凌珍珍快速从马晓灵的身边跳开,改坐到叶茜的旁边,“喂、喂、喂,你那个未婚夫怎么办?他是哪里人呀?帅不帅?你好像还没跟我们谈过你的未婚夫哦!”

    成功地转移了凌珍珍的目标,马晓灵得意洋洋地看着被烦得团团转的叶茜。呵呵呵……活该!

    “你别未婚夫、未婚夫的叫好不好,难听死啦!他有什么好谈的嘛!”叶茜不愿多说,朝旁边的位置挪了一下,但凌珍珍很快又挪了上来。“说嘛、说嘛,他是哪间公司的老板呀?叫什么名字?该不会是三、四十岁的糟老头吧?”

    “呸呸呸,我才不会跟三、四十岁的糟老头订婚呢?”叶茜反应超大,差点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他大我几岁而已,听说前几年出国留学了,还拿了个什么鬼学位回来呢?”

    “哇!这么厉害?”凌珍珍越听越有兴趣,“那他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了。”叶茜想不想回答道。

    “怎么可能,他是你未婚夫耶!哪有人连自己的老公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的。”凌珍珍不信。

    “喂,谁是谁的老公呀!我还没结婚呢?哪来的老公。”叶茜对凌珍珍所说的‘老公’两个字显得很反感。“我才不要他做我的老公呢!”

    “好好好,我说错话了。但,你怎么可能连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呀!他可是你的订婚对象耶!”

    “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咯,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初三毕业时就跟他订婚了,当时我什么都不懂,随便签了个字就走人咯!”叶茜回忆着说:“不过,我对他还是有点印象的,长得还不赖,斯斯文文的样子,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再让我见到他的话,我应该认得出来吧!”

    “初三毕业?”凌珍珍和马晓灵同时惊叫出声。“这么早就订婚,未免太小了吧!”

    “喂,你当时发育还没齐全吧!他肯要你吗?”问这句话的人是马晓灵。

    “去你的。”叶茜一个枕头扔过去。

    “哈哈哈……”凌珍珍笑得人仰马翻,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就这样,三个女生在打闹中过完一个愉快的周日。

    一个月后……

    “嗯,好的,那你下班后来接我吧!我等你,再见!”轻轻地合上手机,马晓灵的心愉好到了极点,整个人都感觉到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刚刚是天佑来电,说下班后接她一起去吃饭,呵呵呵……好高兴哦!每次听到他的声音,她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交往了一个月,十分顺利,她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好。而她,也越来越喜欢他了,同时也意识到,叶茜说的话,是对的,在读中专的那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只是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罢了。

    呵呵呵……真是越想越幸福,不过——不知为什么,她的心老是牵挂着什么似的,好像个人在等待着她,有件事情还没完成似的,这让她很烦恼。最近,她脑海里老想着那个署名,小男孩。这小男孩三个字时不时在她脑袋里转来转去。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真是烦透了。

    马晓灵晃了晃脑袋,想将脑海里的烦恼全部甩到一边去。她要用全部的心思,耐心期待下班时间的到来,然后可以见到她心爱的霍天佑,一起去吃温馨的晚餐,再一起漫步公园……呵呵呵,真是想起就开心。

    “晓灵!”有位同事叫她。

    “啊!对不起,请问有什么事?”哎呀!差点连另人叫她都听不见了。

    她递过一份文件道:“麻烦你帮我将这份文件交给总裁签名吧!我赶着要,记住,一定要快哦!”

    “嗯!好的,我知道了。”接过文件,马晓灵将它放在桌面,重重地叹了口气。那个总裁最近在搞什么东东,包括今天,李俊已经有二天没上班了,等着他签名的文件堆积如山。打他手机关机,发他短信他又不回,他家人已经到处去找他了?而他老爸今天下午也会亲自来一遍公司,呜……好害怕哦!听说他老爸很凶耶!如果他问她李俊到哪去了,那怎么办。

    哎,那个李俊也真是的,都这么大个人了还玩失踪,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

    咦!有可能哦!现在的有钱人,被人绑架是正常的啦!不知道,那些歹徒要的赎金是多少呢?几百万还是几千万呢?哇!真有那么多钱的话,那些歹徒可就发财咯!呵呵呵……哎呀!她这是干嘛?她想到哪去了。再怎么不好,他也是她的上司呀!她怎么可能咒他被人家绑票呀!马晓灵轻锤了一个自己的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点。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马晓灵看也不看就按下按听键,往耳朵贴去。

    “喂,是谁呀!”马晓灵问。

    “……”没人回答,但有一阵熟悉的小提琴声在演奏着。

    “喂,你是谁呀!不说话我要挂了哦!”

    对方终于开口说话了,含糊不清地道:“紫苓……你现在……在哪里……”

    是李俊!

    “李俊,是你吗?”马晓灵急了,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是喝醉酒了。“你现在在哪里,你喝酒醉了吗?”

    “不……我——我没醉,我很清醒,紫苓,我很想你……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要逃……为什么……”

    “喂、喂、喂,你可别睡着了呀!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快说呀!”该死,他可千万别睡着了。

    “……”没反应。

    “喂,你别睡,我、我是紫苓,你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如到如此,只好用激将法,看能不能唤醒他咯!

    “你——真的是——紫苓吗?真的——是吗?”

    咦,这招有效哦!想不到紫苓的魅力这么大。

    “对呀、对呀,我是紫苓,你快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拜托你快说啦!

    “我——我在我们的老地方。”

    “老地方在哪里呀?”什么老地方呀!她可不是真的紫苓呀!别玩了好不好。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你最喜欢我和你看完日落后,一起在这共进晚餐了,好怀念当时的日子啊!”

    “喂,你说清楚一点嘛!总该有个——”

    嘟……嘟……嘟……断线了。

    不会吧!她还没问清楚呢?怎么办、怎么办!老地方?日落?晚餐?

    啊!她想起来了,会不会是上次,他带她去观日落的那个沙滩呢?沙滩边有个西餐厅,他带她去的那个西餐厅!对,一定是那里,她记得那里的小提琴声。天啊!她的反应怎么这么迟钝,现在才想到呀!

    马晓灵拿起手提包,也不理会现在是上班时间,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公司。

    一个多小时后,马晓灵赶到了上次那家西餐厅。果然不出所料,那个醉得不成模样的李俊正坐在上次的那张桌子上喝着闷酒,不,正确点来说,应该是喝着红酒,空酒瓶撒落一地。唉!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就连借酒消愁,也要挑这么贵的红酒喝。

    “你别再喝了。”马晓灵夺过他手中的酒瓶。“你怎么在这喝酒呀!你的家人正四处找着你呢?他们都很担心你。”

    李俊醉眼熏熏地看着马晓灵:“你是——紫苓吗?不,你不是紫苓,你——是马晓灵,你不是紫苓,把酒还我。”

    “还你的头,别在这闹了,我带你回去。”马晓灵想上前扶他,可他甩开她的手。“不,我不回去,我要在这——等紫苓。”他疯了般的乱喊乱叫,把其他客人都惊吓到了。

    “好、好、好,我们不回去,不回去。”为了让他别再大吵大闹,马晓灵赶紧顺他的意,“我陪你等紫苓,好不好。”

    果然,他没再吵了,抓过桌上的另一瓶红酒就往嘴里倒,可惜瓶子是空的,他向服务员大喊:“给我来两瓶酒,快、我们酒。”

    “啊!我给你,我给你。”马晓灵将手里的半瓶红酒递给他,当他伸手来拿时,马晓灵又缩了回去。“先说好哦!喝完这瓶,不许再喝了,好不好。你再这样喝下去的话,紫苓还没来,你就已经醉了,到时,你会看不到紫苓的哦!”

    “把酒给我!”他霸道地说。

    “你还没答应我呢?”

    “喂!给我来两瓶酒。”他又朝服务生大喊!

    “别喊、别喊,我给你!”马晓灵乖乖地把酒递给他。

    他有气无力地接过酒,对着酒瓶往嘴里倒了一口酒,又贴到桌子上,嘴里喊念着:“紫苓,紫苓,你在哪里……”

    瞧他,都醉成这个模样了,还喊着那女人的名字,看来,他真的很爱那个叫做紫苓的女人哦!真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他如此深爱着呢?真想见识一下。

    他都醉成这样了,要带他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反正闲着也是闲了,不如和他聊两句吧!马晓灵轻轻地问:“喂,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高兴?可以说来听听吗?”

    “唔……”他呻吟一声,勉强地睁开眼皮,昏昏欲睡地道:“她不理我,她逃避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不让我见她,为什么……”他痛苦地自言自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