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劲歌香江

第三百九十八章 集体离场(求订阅,求打赏)

    李休贤发表完获奖感言之后,随后颁发的便是最重量级的最佳导演奖,以及最佳影片奖。<

    最佳导演奖,提名的有李休贤(公仆),徐可(上海之夜),梁普智(等待黎明),麦當雄(省港旗兵),严浩(似水流年)。

    这五个人夺奖的呼声都非常高,不过李休贤、徐可和麦當雄最受关注。因为他们执导的那三部电影都是叫好又叫座,很多影迷都希望他们能够获奖。

    徐可、麦當雄和李休贤也都以为自己能获奖,并且还都是盛装出席,就等着宣布获奖的那一刻。

    但是结果一经公布,却令人大失所望。上述三人通通没拿奖,得奖的是《似水流年的严浩。获得这一奖项之后,这部由左派电影公司投资的电影,已经连拿了五个奖项了。

    这不禁让人很是不满。本来入围的电影就不算多了,偏偏一部电影连拿了五个奖项,而且还都是重量级奖项,让人几乎以为金像奖是被左派电影公司攻陷了呢。

    最后颁发最佳影片奖,争夺这一奖项的有,徐可电影工作室的《上海之夜、邵氏的《等待黎明、嘉禾的《省港旗兵,以及银都机构的《似水流年。

    其中《上海之夜和《省港旗兵的夺奖呼声最高,而这两部电影也都是叫好又叫座,不仅口碑很好,而且票房也非常不错。但是颁奖结果一经公布,又是银都机构的《似水流年获得大奖。

    早就忍耐多时的麦當雄直接站起身来。率领麦家班众兄弟提前退场以示抗议。徐可人虽然没走,但却也是当场黑了脸。

    此次他那部《上海之夜总共入围九个奖项,但却是全程陪跑,无一所获。亏他还特地盛装出席,却原来只是陪太子读而已。

    而那部《似水流年入围十个奖项,中了六个奖项,并包揽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新人等诸多重量级奖项。实在是岂有此理。

    在场的电影人见到麦當雄愤然离场。也不禁群起效仿。因为这一届金像奖搞得实在太离谱了。入围的电影几乎全部都是文艺片,商业片根本就没有几部,这就令得很大一批小制片商很是不满。

    因为在香港大家拍电影都是为了要赚钱的,拍商业片也是主流。文艺片只是小众而已。但是现在的金像奖却只奖励文艺片。对众多叫好又叫座的商业片却视而不见。让一众原本支持金像奖的电影人都为此寒了心。

    再说如果是由其他电影公司获奖也好,但现在却偏偏是银都机构获奖。世人都知道那是一家左派电影公司,而香港诸多电影公司却是属于自由总会的。双方可以说是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现在见这家左派电影公司笑傲金像奖,其他电影公司既感到羡慕嫉妒恨,又不想留在这里为人家鼓掌喝彩,以免被台湾当局误认为是和左派电影公司有染。

    因此见到麦當雄愤然离场,有他带头,其他人也便紧随其后。呼啦啦,一口气走了上百人,让原本就空荡荡的利舞台变得更加空旷了。

    银都机构董事长廖一元正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见到这么多人一起退场,也不禁愣了一下。幸好他精神素质够强,依旧面不改色的发表完了获奖感言。

    “阿劲,要不我们也走吧?”关芝琳提醒道。

    韩劲摇了摇头,“不用,输也要输的有气度。”

    “噢。”关芝琳见他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

    在廖一元发表完获奖感言之后,韩劲带头鼓起掌来,为银都机构这次大胜喝彩。

    凭良心说,左派电影公司出品的电影,的确都很有夺奖的潜质。

    因为本来他们就不走商业路线,人家专门是为了夺奖去的。反正有国家的财政补助,他们可以完全不考虑市场,去拍一些文青气息浓厚的作品。尤其喜欢关注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这的确也更容易对金像奖评委的胃口。

    论拿奖,的确没有哪家电影公司能跟左派电影公司相抗衡,在前三年,像《半边人、《投奔怒海、《垂帘听政等等,都是由左派电影公司投资出品的。

    所以这一次人家拿六项大奖也是实至名归,并不存在所谓的黑幕说,也就无所谓要搞什么离席抗议那一套了。

    廖一元见韩劲并没有走,反而是为他加油喝彩,不禁对他的印象越发好了。从台上下来时,还特地向他点了点头。

    颁完了最佳影片奖之后,第四届金像奖颁奖典礼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颁奖典礼之后,组委会还为大家准备了酒会,不过并不是有很多电影人领情。大部分人都在结束的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离开。

    因此酒会现场只剩下左派电影人,韩劲的永盛娱乐公司,以及黄佰鸣、徐可,及其他小电影公司而已。重量级的大咖没有一人留下来的。

    “劲少,多谢你还能留下来捧场!”俞铮一脸歉意的向韩劲说道。

    这一届颁奖典礼可谓是最失败的一届颁奖礼,她都能预测到明天的报纸会怎么狠批了。

    “不用客气,其实我觉得这一届金像奖搞得还不错。”韩劲笑了笑道,“yt,你也都已经尽力了,就不必太苛责自己了。”

    “谢谢你的安慰,劲少。”俞铮笑了笑,“不过其他人并不这么想啊。今天嘉禾和新艺城都几乎没有人来捧场,邵氏对它的兴趣也不大,这样一来,金像奖的权威真是越来越弱了。”

    韩劲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有句话,搞革命,要拉一批,打一批!这一届金金像奖颁奖典礼,拉的人太少,打的人太多,也难怪会如此了。”

    俞铮听他这么说,不禁笑着点了点头,“还是劲少你看得通透。”

    “韩先生,看来你对内地的事还是很了解么?”这时候。廖一元走来笑着道。

    韩劲也笑了笑。“不敢,不敢,我只是乱说而已,万一有亵渎圣贤之处。还请见谅。”

    “不必担心。我们现在已经不搞文革那一套了。”廖一元摆摆手道。

    “是呀。现在还是民生最重要。”韩劲笑着点了点头道,“对了,还没恭喜廖先生夺奖呢。真是厉害啊!一连拿了六项大奖,实在令人钦佩。”

    廖一元笑了笑,“如果每个香港电影人都能像韩先生一样开通就好了。”

    “其实误会终归是免不了的,不过只要大家多沟通多交流,彼此互相体谅,应该会化解这些心结的。”韩劲笑道,“廖先生你不用担心,香港电影人还是识时务者多呢。”

    廖一元听韩劲这么说,不禁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感觉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简单。这么小的年纪,竟然会有这么高的见识,难怪出道才不满三年,就已经有如今的成就了。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

    韩劲陪廖一元聊了一会儿,就见徐可朝他走了过来。

    “廖先生,不好意思,失陪一下。”韩劲向他笑了笑,随后向徐可走了过去。

    “阿劲!”徐可一见他过来,不仅更是开心了。

    “怎么,徐导,有什么好关照?”韩劲笑着问道。

    “我哪敢关照你啊,你现在可比我赚钱多了。”徐可笑道。

    他拍了那么多年电影,现在也就攒下几十万港币而已。

    韩劲才出道三年,就已经有了两三亿港币的资产。论起来,人家可真的要比他财大气粗的多了。

    “钱嘛,到了一定份儿上,那就只是一个数目字罢了,没什么值得炫耀的。”韩劲摆摆手道。

    徐可听他这么说,不禁笑了笑,“这道理我倒是头回听说,还真是新鲜呢。好了,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好啊,你讲!”韩劲点了点头道。

    “你最近有没有档期啊?”徐可笑着问道。

    韩劲一愣,“怎么,又有新戏找我拍啊?”

    徐可点了点头,他去年拍了一部《上海之夜,劲赚了一千三百多万港币,所以现在他想再一试身手。

    “是啊,想拍一部都市喜剧片,先赚点钱来花花。”徐可笑着说道。

    现在电影工作室刚刚开张,虽然一部《上海之夜让他一炮而红,但是依然面临着不小的资金压力。所以他想再拍一部商业片来赚笔钱,然后再拍自己喜欢的电影。

    韩劲笑了笑,“我最近可能没时间,因为我最近也投资了一部电影,过两天就要去欧洲那边探探路。”

    “噢?!那你那部电影什么时候能拍完,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把角色留给你。”徐可笑着向他问道。

    韩劲现在人气够高,票房号召力一级棒,更难得是即便如此,他还是非常的敬业,并没有因为自己强势就在剧组耍大牌。这一点令徐可最是欣赏,不像某些明星,一红了就忘乎所以了,这个不能做,那个不配合,搞得自己好像是皇帝一样。

    “这个不好说啊,我那部电影是部大制作。”韩劲笑着说道,他那部《摩登仙履奇缘就好像新艺城那部《最佳拍档一样,是一部大制作的影片,要拍完起码也得三四个月。

    徐可听他这么说,不禁遗憾的摆了摆手,“那实在太可惜了,我那个角色可是为你量身定制的。”

    “恩,那你把故事跟我讲一讲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两头儿跑一跑!”韩劲见他这么一脸遗憾的样子,便笑着说道。

    徐可点了点头,随后将故事跟他讲了一遍。说的是一位打工仔无意之中结识了一位富家千金,但却将她误认为是普通人家女孩儿,富家千金也为了他而隐瞒了自己的身世。打工仔打工的那间工厂就是富家千金家的,他也因此被连升三级,成为工厂副经理。

    但是因为工厂总经理贪污挪用公款,并将责任推到了打工仔身上。而打工仔此刻也发现富家千金真实身份,觉得自己被人蒙骗,因此一怒之下和她分手。之后又经过重重磨难,两人最后重修于好。

    故事俗套是俗套了一点,不过徐可舌灿莲花,还是将一个本来很俗套的故事,讲的天上有地下无,妙趣横生,让韩劲也不禁听得频频点头。

    “恩,这个剧本这么棒,一定会卖个好票房。”韩劲笑着说道,“其实不用我都行了,你随便找位男星演,票房也不会差到哪去的。”

    “不要这样说嘛,已经有你了,我何必再去找别人呢。”徐可笑道。

    “女主角儿由谁来演呢?”韩劲听他这么说,不禁好奇的问道。

    “王柤贤。”

    “ok,我来演!”韩劲忙举手说道。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