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第161章:让我听到你的真心话

    “叶琳!”他眼中精光一闪,从靠椅上站起来,走过来围着我走了半圈,上下打量着我,低低笑道,“感情这露台的风水好,怎么睡了一觉就变聪明了!”

    “比起你的精明,我这点小聪明算的了什么!”我懒得再跟他废话,扭头就走,“这里风水再好,又关我什么事,这里姓邵又不姓叶,不要以为我又沾了你的光,占了你的便宜!”

    “一句话不中听就翻脸!”他满脸不屑地道,“小心眼的女人,永远都成不了大器!”

    他说的没错,我是成不了大器,我没有蛇蝎的心肠,我不是精于算计的人,更没有远大的理想与抱负。

    可我甘于平凡有错吗,用的着拿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来讥讽我吗!

    “我要是有呼风唤雨的本事,你还敢跟我打赌吗?”我也嘴不饶人,“你不过是看我好欺负,才整天对我为非作歹罢了!”

    “我几时对你为非作歹过,不要把我说的那么可怕好不好!”他上前一步拉住了我,吞吞吐吐道,

    “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这个人的,能不能……让我听到你的真心话!”

    这话在他心中似乎已经酝酿很久了,他说的话,做的事,我真的琢磨不透,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有时感觉他对我好像是真心的付出了感情,有时却感觉他只是把我当作排遣寂寞的玩具。

    怎么总不承认!他以前是怎么对我的,他自己都忘了吗?

    我并不是对过去耿耿于怀,其实我是在提醒自己,要记住他的残忍,记住他的冷血,这样我才更有理由说服自己,不去喜欢他。

    “你不是口渴了吗,我先下楼帮你倒水,等回来后再告诉你!”我选择了逃避,甩开他的手,小跑着去了楼下。

    他要听我的真心话,那么他的真心话又是什么呢?他的态度认真不象是在开玩笑,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就足以证明,说出那番话他也是鼓足了勇气的。

    真真假假难辨,这看似平和却又诡谲的一切,我无力应对!

    饶是一心不能二用,滚烫的热水流到手  看”*书;:网:?都市kanshu^com 上了都浑然不觉,等感觉到疼的时候,水已经溢出了很多。

    缩回手,关掉了饮水机,幸好饮水机里的开水,达不到一百度,否则会被烫得很惨。

    “姐姐!你想喝水吩咐我一声就行了,这种事你哪能做的来呢!”小香发现后及时拿来了冷毛巾帮我敷在烫伤的手指上,皱眉叹了口气道,“姐姐的手又白又嫩的,怎经得住这么热的水呢!”

    “谢谢!我没事!”我感激地看着她,解释道,“小香!你叫我姐姐,我们就该如同姐妹一样,姐妹之间何来的吩咐一说呢!再者,我也不是这房子的主人,更不是什么大小姐出身,我们都是一样的!”

    “先生吩咐我们要好好照顾你,你现在就是我们的主人了,我们做佣人的就是要听主人吩咐!”她认真地道。

    “我只是客人,而且我这个客人也不需要别人照顾!”用冷毛巾敷过后,手就没那么疼了,我端起水杯冲她笑了笑,“我先上楼了!”

    “姐姐!你的手刚烫伤了,还是我来帮你吧,顺便去楼上帮你拿烫伤的药膏!”她说着便伸手过来接我手中的杯子。

    “不用!我自己来好了!”我拒绝了她的好意。邵宗耀指明让我帮他倒水的,若让小香帮忙送上去,他肯定又会找茬讥讽我,说我偷懒。

    被水这么一烫,邵宗耀刚才的问题早已抛到脑后了,不但烫醒了我,而且也提醒着我与他的距离。

    或许他从小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伺候着。而我,非常不习惯被人伺候的生活,甚至感觉很过意不去。

    慢吞吞地端着水上楼,邵宗耀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整天说我脾气臭,他脾气又能好到哪里去!压抑着不满,接过我手中的水就开始大口的灌起来。

    我急忙提醒道:“小心烫!”他若无其事地看着我,我才想起,这水也倒了有一会儿了,再热的水也凉的差不多了,肯定不会觉得烫了。

    “好了!”他放稳杯子,顿了顿道,“水也喝完了,刚才我问你的问题,你可以回答我了。”

    我强迫自己抬起头,直视着他那期待的眼神,硬下心来道:“生性残冷,手腕狠绝!”

    一瞬间,他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和难过,但他还不死心,不相信这是我的真心话,非要再求证一遍,一把抓起我的手,放到他的胸口。

    象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样朝我吼道:“我心里怎么想的,你不会不知道吗!我要听你的真心话,对得起真心你就再重复一遍!”

    真是巧的很,邵宗耀用他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抓起的竟是我刚烫伤的那只手。

    被他火热的大掌一握,简直是钻心的疼,终于明白什么叫火上浇油了。咬紧牙关硬忍着,身体还是止不住开始颤抖。

    看到我无比痛苦的样子,他立刻紧张起来,手抓得更紧了:“你不想说,我也不再逼你了,不要这样吓我好不好!”

    “手疼!”我疼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他触电一样松开我,满脸的愧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弄疼你的!”紧接着,他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看着我红肿的手指问,“怎么弄的?刚才为什么不说?”

    “被水烫到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着他为我紧张,心里竟然很满足。

    暴露在空气里,比攥在他手里的时候舒服的多了,只是一点红肿,应该很快就会消退的。

    “就不能小心一点吗!”他满脸疼惜地,托起我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到嘴边轻轻地吹着气,然后不放心地道,“都肿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很疼?跟我走,楼下有烫伤的药膏。”

    时间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眼泪忍不住要夺眶而出了!

    从小到大,只有最亲的人才会这样对我,不管是摔倒了,还是受伤了,爸妈总说,吹一下痛痛就不见了!

    谁也不是一下子就长大的,都是从年少无知幼稚蒙昧的状态中,一步步滚滚爬爬地趟过来的。

    或许邵宗耀小时候摔疼了,他的父母也会帮他吹一下,然后告诉他吹吹就不疼了,所以他才会凭着记忆也这样对待我了。

    从来都不把自己的伤口当回事,却因为我受的一点小伤无比的紧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