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第98章:求救信号

    再说,他还那么年轻,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坐牢的话,那他将来的人生路该怎样走下去呢!

    我看了一眼秦思彤,她好像没有听清楚外面的谈话,一直向窗外张望。应该是没有人路过这里,要是有的话,她肯定会发出求救的声音了。

    怎么办,秦思政已经去接所谓的货了,不能再拖了,如果不能尽快逃跑或者发出求救的信号,那一切就晚了。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也开始往窗子那边移动。

    当脑子里有一个信念,把窗子当作是唯一的希望的时候,速度就快了很多,没多大功夫我就跟秦思彤靠在了一起。

    “都快半天了,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呢,这里都没有人住吗?”秦思彤焦急地说。

    我看了看窗子外面的情况,一切就明白了:“斜对面的楼上,有的房间连窗子都没有,这片儿像是马上要被拆掉了。

    居民肯定已经搬走了,当然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就算能打开窗子,被绑成这个样子也逃不了啊!”秦思彤泄气地说。

    “可我们必须要发出求救信号,或者立刻逃走,不然你哥哥可能会有麻烦!”

    我不敢告诉她实话,也没有时间跟她解释那么多,试着用身体顶了顶窗子,可窗子似乎关得很结实。

    “什么!我哥会有麻烦!”她神色慌张地看了我一眼,象是明白了什么,眼睛急急地向窗外搜索了一遍,又抬头皱眉观察了一下整个窗子。知道她肯定也是在想办法。

    窗子也是老式的,不是双层玻璃的,隔音效果应该会很差。这是三楼,楼层也不太高,所以只要有人路过,就算是隔着窗子求救也会被发现的。

    可关键是这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居民,喊破了嗓子也不会有人听到,只会给自己惹上麻烦。

    “那边好像有人路过!”不等我说什么,秦思彤便开始大声喊救命了,“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们啊……”

    是有人路过不假,可那人离这里远着呢,这么远的距离绝对听不到我们求救的声音,更谈不上会发现我们。

    刚才还夸这丫头考虑事情挺周全呢,现在又沉不住气了  ;’看?书网灵异kanshu.com ,这下已经惊动了外面的绑匪了。

    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呢,却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远处的人影虽然没有听到我们求救的声音,但我感觉他好像正在向我们靠近。

    “瞎嚷嚷什么!这附近连个人毛都没有,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再喊老子进去抽死你们!”外面的绑匪边骂着就过来了,看来绑匪并没有留意到远处的人影。

    还不等远处的人影靠近我们,绑匪肯定就会先进来了,没有时间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秦思政坐牢,我往后撤了一下,用力将身体撞向了窗子。

    只听咔嚓一声!玻璃稀里哗啦的散落了到了楼下,其中一块玻璃被我撞碎了,有红色的液体从我眼睛旁边流过。

    秦思彤还在对着远处的人大声求救,绑匪也已经大骂着打开了房门。

    最后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成功,我必需要让远处的人发现我们,我绝不能让秦思政坐牢。再次往后撤了一下,拼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我猛地撞向了窗子。

    窗台并不高,只及我大腿的部位。窗子被我撞开后,随着一声足以划破天空的“救命!”,身体划了一道弧线冲出了窗外。

    电影里的特技应该就是这样的,带着玻璃的碎片,我感觉自己在下坠。

    完全没有考虑后果,没有想过坠楼后自己会怎么样,完全是因为心中的信念。落地之前,我看了一眼远处的身影,那人真的很象是邵宗耀。

    生死一线间的时候,我竟然会想起他,粉身碎骨般的疼痛后便没有了知觉。

    “叶琳!你给我醒过来,你敢死试试!”意识模糊中听到的也是邵宗耀的声音。

    “楼上!快……阻止秦思政!阻止秦思政!快……”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我便感觉自己再也没有力气了。

    “快点给我醒过来!你从来就不是这样娇气的!偷走了我的心就想这样离开我吗,我们这笔帐有得算了!

    等你醒过来,还有商量的余地,否则,你就给我走着瞧……”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呼喊,眼前是一片红色的世界,意识越来越模糊。仿佛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身体越来越轻,悬浮在半空中。

    事后我才知道,那并不是临死前的先兆,是邵宗耀不顾一切地抱着我在飞奔。

    一直都在做梦,乱七八糟的,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根本无法串联起来。外面是在下雨吗?好像我站在窗台边上,伸手感觉到了雨水滴在了我的手上。

    好累,眼皮好重,试了几次才勉强睁开,光线有些刺眼,我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敢彻底睁开。

    我没有站在窗台边上,而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外面也没有下雨,是秦思政的眼泪落到了我手上。

    我双手稍稍活动了一下,还好没事,我最宝贝的就是我这双手,只要手没事,其它地方都是次要的了。

    这也充分的证明了我还活着,可是浑身都很酸疼,还伴有麻木的感觉。

    秦思政只是在低头默默地哭泣,我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了,还有他的妹妹,有没有得救呢?

    “小彤呢?她有没有事?”说出这几个字,也费了很大的力气,比中暑的时候还要虚弱。

    “叶琳!你终于醒了,小彤她没事,你放心吧!”

    秦思政手足无措地看着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心情,胡乱抹了几下脸上的眼泪,转身冲出了病房,“医生!她醒过来了……”

    他想叫医生过来,床头不是就有急叫铃的吗,不用亲自跑一趟吧。从他激动的程度来看,我肯定是睡了很久,而且肯定是在生死线上徘徊过的。

    脑袋上是缠着绷带的,肯定是撞在玻璃上的时候被玻璃划破的。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挺光滑的,没有被毁容。

    右边的身体麻木的厉害,会不会残废呢,我试着动了动,有感觉,终于松了口气!

    闻声而来的是钱医生,这不是邵宗耀经来带我来的医院吗,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呢?

    头也隐隐约约有些疼,只记得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向了窗子,之后的事情就没什么很深的印象了。

    钱医生面带笑容地说:“我现在帮你做一下检查,疼就告诉我!”

    他的表情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他的笑容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我的伤应该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