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第二千一百九十章 任人鱼肉

    四目相对,看着那狰狞粗犷的面孔,左风努力的转动眼珠想要将视线挪开。

    奈何面前那一张大脸,比起面盆都还要大上一圈,不管如何转移视线,那张让人厌恶的脸都始终还是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对面那张脸自然属于冥海,此时正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紧紧盯着自己。那视线仿佛如钢刀般,在自己的身体上刮过。

    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非常难受,可是左风却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抵抗,甚至想要调动念力来抵御都做不到。

    此时的冥海正调动念力,由上到下,由外到内的不断的观察着左风,这样的经历算起来还是第一次。

    对方的念力虽然并不强,甚至都及不上左风念力的一半,可是那念力却格外的霸道,尤其是左风在受到对方精神领域的压制下,念力也都被禁锢在念海之中无法调动。

    此时的左风感到憋屈,深深的憋屈,他甚至有些后悔,后悔没有选择跟着素坚那帮人去闯一闯城门。

    虽然那条路也注定是一条死路,但起码可以向一名真正的武人那样,挺起胸膛与对方死战而亡。

    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落在对方手中,甚至不知道接下来会受到怎样的折磨。不要说到死都会憋一肚子的怨气,更不知道自己最后会不会求着对方给一个痛快。

    脑中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冥海已经忍不住开口,只不过这一次它说话的时候,将兽能释放在周围,阻断声音向外传递。对方的做法左风看在眼中,却并未加以理会。

    冥海自然不需要顾忌下方的唐斌、伊卡丽等人,那些人在它眼中与尸体区别不大,但是它所说的话,却明显不希望身后那些六阶幽冥兽听到。

    “小东西,你这肉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人类武者的肉体最多能够达到三阶,也就是淬筋期巅峰层次而已。可是你不仅突破了三阶的瓶颈,就连现在的五阶巅峰,看起来也可以迈过去。”

    它首先探查的是左风的肉体,显然对于这具躯体,冥海抱有极大的兴趣。左风肉体的修为层次,在对方的探查下直接暴露了出来。

    现在的左风不要说发出声音,浑身上下能够表达的就只剩下那一双眼睛。不过就算他能够开口,也不会回答对方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冥海并未加以逼迫,也没有给左风开口的机会,它此时已经注意到了更感兴趣的东西,左风体内的经脉。

    “怎么,怎么回事,这经脉,这经脉怎么看着有点像兽族中的一种,我……好想在哪里听说这样的双经脉。咦,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冥海一边探查着左风的身体,一边惊讶的自言自语道,同时好像在努力的回忆着。

    ‘死劲想,最后把你的头都一并想的爆掉才好。’左风恨恨的想着,它却是知道,自己身体的这种变化与兽晶和兽纹有关,也就是与那规则之兽裂天有莫大的关系。

    “呼”

    胸前的压力一松,左风终于能够呼吸一些空气,同时也能够开口说话,可是身体其他的部分仍然动不了。

    到此时左风已经憋了有半刻钟的气,虽然以他的修为倒不至于有什么影响,可是毕竟无法呼吸还是极为痛苦的一种折磨。

    “来,跟我说说吧,你这身躯到底如何改造成这个模样的。你可以放心,你我周围有一道屏障,除了我再不会有第三个存在能听到你说的话。”

    其实根本不需要冥海提醒,左风刚刚视线扫过,便已经清晰的看到周围的天地灵气都被禁锢了起来。

    不管其他,左风先贪婪的喘了几口气,随后才盯着冥海说道:“这是一种特殊的功法,如果你想修习,我可以教给你啊!”

    双目微微一眯,冥海立刻追问道:“什么功法,快说来听听。”

    心中暗暗一笑,左风便毫不犹豫的开口讲述起来,他所说的是运转功法的法门,以及修炼时候的各种诀窍。一般的兽族当然听不懂,可是冥海却一听便明。

    听完后,冥海略一沉思,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恨恨的说道:“小崽子,你想要骗老子不成,若是按照你所说的功法来修炼,岂不是要将功法游离到肉体之内,你他妈是想让我散去修为不成?”

    左风一副坦然自诺的神色,说道:“功法的确是这样,而我便是如此修行的。你刚刚不是在我问我,肉体是如何修炼成现在这个样子么,若不是将修为散入肉体之中,我又怎么可能修炼成这样的肉体。”

    其实看起来左风似乎在胡说八道,可是他还真的不是完全在胡说,他刚刚所介绍的功法,正是左风所修行的“融魂功”。只不过融魂功分成几个层次,左风故意将最低层的功法的告诉对方。

    因为融魂功必须要结合兽魂修行,否则真的修行完全就是一种自杀行为,冥海当然不可能接受。

    但是看左风现在这个模样,似乎又不像是在胡说,冥海一时间也有些迟疑了。

    突然心中一动,冥海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已经有着一抹狠戾之色闪过。

    “小家伙,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机会之前已经给过你了,可你偏偏不肯臣服效忠我族,那我也就不需要客气了。”

    它的话音刚一落下,还未等左风反应过来,一股强横的气息便直接扑面而来,接着左风就感到脑海之中一阵痛楚。

    “呦呵,想不到你这么一个感气期的武者,竟然还孕养了一只兽灵,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来自古荒之地某个大派的内门弟子吧。”

    冥海念力不容分说的闯入左风的脑海之中,那狂猛的念力瞬间横扫,第一时间就察觉了潜伏在眉心处的灵兽。

    只不过现在的灵兽,正因为吞噬了太多的天火,处于一种完全蛰伏的状态,连冥海都没有能够看出其特殊之处。

    此刻,左风最为后悔的地方,就是将自己的天火交出去给这灵兽吞噬。如果有天火在,现在就可以直接利用天火攻其不备,甚至有可能将冥海击杀在当场。

    结果天火交给灵兽吞噬,护城阵法倒是完完整整的保存了下来,可是冥海已经进入城内,护城阵法保下来一点意义都没有。

    就在左风心中郁闷的时候,冥海的念力已经向着内部延伸而去,很快便来到了左风念海位置。

    在这里它并未停留,而是直接将念力送入左风的念海之中,只不过这一次的变化,却是让大大出乎冥海的预计。

    它那念力刚一进入其中,便察觉到了不妙,尤其是凭借念力一眼就看到,左风念海之中那千根念丝飘荡在其中。

    紧接着,左风念海之中,无数念力疯狂席卷而来,吓得冥海匆忙将自己的念力退出来,饶是它退出来的及时,仍然还是有一部分念力被直接当场绞碎掉。

    念力的损失,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之上,冥海浑身都颤抖着,双手抱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声,再次抬头时那脸色已经狰狞的像一只发狂的野兽。

    似乎刚刚吃了这个小亏,也直接激发了冥海的凶性。它瞪着左风,心中反而是一片骇然,若非亲眼所见,它无法相信一名感气巅峰的青年人,竟然会拥有远超自己一倍多的念力。

    牙齿咬的“嘎吱吱”直响,冥海目中寒光一闪,随即笼罩在左风身体之外的兽能就立刻发生了变化。

    巨大的压力直接出现在左风的体内,左风感觉身体之中好似被千万根钢针刺穿,隐隐的都能够听到不绝于耳的“噗噗”声音。

    那些声音落在左风的耳中,却是痛彻心扉,左风想要惨叫,可是声音到了喉咙边,结果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甚至连呼吸在此时也再次被禁。

    这还是经历过除鳞之毒后,左风最为痛苦的一次经历,冥海的兽能凝聚成无数的细针,在各处经脉和要穴之上发起攻击。

    这种攻击固然会对身体造成巨大的破坏,可更重要的是,这种破坏会让人痛的几欲发疯。可是左风不要说反抗,被重新禁锢后,他连声音都发不出,只能怒目的瞪着双眼。

    面对左风噙着怒火的双目,冥海反而残忍的一笑,见到左风如此模样,反而让它非常舒爽。

    就在左风被身体内不断传来的痛苦,折磨的“*”之际,他却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内有了一丝特别的变化。

    因为冥海在身体数十个位置同时发动攻击,而其中有两处,距离左风的心脉最近,恰好就是这两处位置,在攻击的时候接触到了左风的血管。

    虽然只是微微蹭过,但是那必定是兽能凝聚的细针,在蹭过血管外壁的时候,还是造成了一点点的破损。

    本来这些破损并没有什么,甚至连鲜血都没有流出来,但是血管外壁之前被左风以符文阵法禁锢起来,此时受损后那禁锢的阵法也渐渐有了不稳的迹象。

    其实若不是对方在自己身体内发动攻击,又恰好接触到了血管,左风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血脉已经发生了改变。

    也恰恰是血管壁上的变化,让左风在剧痛之中,还在勉强让自己保持清醒,迅速思考计划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