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森林法则

    小仲,原名殷仲,与眼前的老者同姓,因此,老者的全名便是殷岳。

    这自然不是什么巧合,唯一的解释就是二人同属一个家族。不过看着两人间的关系,自然没有谁会将二者当做是有着血缘亲情那般关系。

    两人之间的确不存在什么亲情,血缘倒是有那么稀薄的一丝丝,这些当然也可以直接忽略掉。那位葬身在空间乱流之中的青年人,也有着相同的姓氏,所以他的名字叫做殷劫。

    殷这个姓氏在大陆之上并不多见,甚至于没有什么人有所听闻。而殷这个姓氏,却是在那处神秘的古荒之地,占有着重要的位置,就像那夺天山的幻姓一样,属于大陆上比较古老的姓氏,这姓本身就隐隐代表了大陆的历史。

    既然是古荒之地,那么即使再强大的姓氏和家族,也没有以单纯家族的形势出现,因此这老者和青年,自然也是来自于一个宗派,而且那宗派本身也可以称得上是庞然大物。

    古荒之地的人本不可以在大陆其他地方活动,自然更不允许参与到大陆其他势力的纷争中。可是他们的确来到了阔城,而且还与画家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那么他们也已经违反了古荒之地的规则。

    基于这种原因,老者一直小心翼翼的在隐藏着身份,若不是空间坍塌的时候被空间之力束缚其内,老者恐怕最先选择的不是击杀伊卡丽和唐斌,而是尽快逃离当场。

    老者陷入沉默之中,他来到玄武帝国,是带着特殊的使命和任务,如果顺利完成一切还好说,可现在情况明显向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

    他的修为固然远远高出阔城所有势力中的最强者,可是老者也同样有着自己的顾忌,他不能曝光自己的身份,更不敢让人们知道自己的存在,哪怕在这里不应该存在认识自己的人,他同样不敢去冒哪怕一丝一毫的风险。

    之前老者利用阵法内的一丝漏洞,悄然潜伏在空间夹缝之中行动。如此既不会被人察觉,同时还能够暗中进行很多隐蔽的行动。

    在没有出现崩塌空间的乱象之前,老者殷岳一直在暗中行动,他甚至没有半点着急,认为不论局面向何处发展,有多少势力加入到纷争中来,自己终将是那最后获利者。

    可是如今情况急转直下,空间崩塌后阔城的阵法彻底修补,自己将没有机会再潜入阵法之内。加上自己现在伤势不轻,对外来的局势老者不免感到忧心忡忡。

    反观一旁的青年殷仲,此时倒是眼泛异芒,脸色略有细微变化,好似在压抑着自身。不过在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后,殷仲的这种表现,倒也并未让老者太放在心上。

    没有人知道殷仲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兴奋,能够破坏空间,能够制造空间塌陷这样的奇物,青年人当然清楚其价值有多高。

    与殷岳不同,青年人早在数月前就已经潜入玄武帝国,对于遥家炼器山外发生的事情,他甚至比宗派的情报还要知道的更多更详细。

    虽然那一男一女是什么身份,青年人还搞不清楚,可是金色火焰却是重要的一条线索,他可以肯定那就是当初在炼器山左风使用过的手段。

    如果说当时青年得到了消息后,还只是有些动心,现在的他已经彻底为之着迷了。之前就像他说的那样,认为空间塌陷的结果,是由楚昭的炼器山大阵与左风使用的特殊手段彼此结合而成。

    可是经过之前殷岳的描述,殷仲已经猜到,那令空间塌陷的手段,主要还是集中在左风手中。只要自己能够获得那种手段,便有办法施展出那恐怖的手段。

    “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将青年的思绪硬是拉了回来,他急忙收拾心情,不敢让对方看出自己此刻心神不属。

    老者倒也并不是注意到殷仲神色不对,他是单纯的压制不住体内伤势,胸中好似有着一团烈火在燃烧,这才剧烈的咳嗽起来。

    “岳使大人,您的身体情况似乎不太好,要不要想办法联系一下派中之人?”看到老者如此模样,殷仲心中一动开口说道。

    老者似乎有些意动,不过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缓缓摇头说道:“阔城之事交托在我们手中,现在没有丝毫的眉目,此时与派中联系,不仅得不到帮助,恐怕还会招来训斥。”

    对于老者所说的话青年人一副恍然模样,眼中却有一丝失望之色。老者想到的东西,他应该也早就猜到,只不过他明显在筹划着更深一层的目的。

    对面老者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殷仲提议被否后,立刻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抬起头来向着老者望去,轻声说道:“岳使大人,也许我们不方便出手,可是画家既然在我们的手中,为何不借画家之手率先发动。”

    听了殷仲的话,老者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冷冷扫来的同时,身上的气息也随之发生的细微的变化。

    感受到周围灵气细微的颤动,以及突然临体而来的冰寒气息,殷仲吓得双腿有些颤抖,立刻惊恐的解释道。

    “小人多嘴,小人多嘴,此等事情全由岳使大人定夺,我只是心系阔城之事的发展,因此才会如此妄言,恕罪,恕罪!”殷仲不仅神情恭顺,甚至写满了惊惧。

    刚刚的一瞬间,老者所散发出的杀意,虽然有些隐晦,可是殷仲却能够清晰的捕捉到,而且殷仲丝毫不怀疑,老者释放出的杀气就是其心中所想。

    正是因为对老者,对宗派内的情况了解甚多,所以殷仲才一直表现的特别恭谨和小心,生怕一次不小心的失误,便直接送掉了自己的小命。

    不过老者殷岳虽然动了杀机,却并没有真的有任何动作,只是此刻看向青年人的目光显得十分复杂。好似在犹豫着什么,又好像有些事情让他暂时拿不定主意。

    殷仲低着头,他甚至不敢稍抬,更不敢与对方的视线接触。那就像是在森林中与一只野兽对视,那既是一种挑衅,同时也是一种触发战争的信号。

    青年殷仲精明异常,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有任何举动,他就是那样安静的站着,等待着老者自行平复情绪。

    其实殷仲已经多少摸到了一些老者的状况,因为之前空间崩塌导致潜入空间夹缝的手段失效,接着又受到了极重的伤,让其整个人都变得很不稳定起来。

    可殷仲也相信,以老者的身份和阅历,一时的情绪变化也只会持续一会儿,所以他在等着老者恢复如常。

    “哎”

    轻轻的叹了口气,能够听出这叹息之中有着浓浓的不甘,好像整个人的情绪也渐渐放下。

    青年人虽然依旧没有半点变化,不过低头看着地面的双眼,却是微微闭了起来,他以这种方式让自己稍微放松了一下绷紧的神经。

    当老者发出那声重重的叹息时,也说明彻底放过了青年的性命。虽然之前二人交谈的还算融洽,可是老者却一直在犹豫着是否将青年留下。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老者不满,不满于自己会陷入当时的窘境,不满于自己所受到的伤害,不满于情况发展到眼前这种局面。

    可是这些与青年殷仲没有半点关系,真正让老者对青年产生杀意的原因,是因为之前青年人明明来到此地,却是谨慎的再次退走。

    正因为此事,老者一直在胸中酝酿杀意,不过到了此刻老者终究没有动手,因为在阔城之内,他能够利用,或者说可以放心利用的人就只剩下青年一个了。

    又是一段让人压抑的沉默过后,老者忽然缓缓开口,却已经将话题转开,莫名其妙的问道:“你是否曾经听过,黑暗森林法则。”

    青年殷仲既没有听过,也对老者的话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此时已经缓缓的抬起头,忍不住向着老者望去,眼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

    “黑暗森林法则!这是城主大人告诉你的?你们两个人见面了?为什么不将城主带回来?”

    躺在床榻之上的唐斌,脸上充满了不解之色,虽然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但是双目之中却有着烁烁的光彩散发。

    在他对面的伊卡丽,看到唐斌此时的模样,并没有丝毫喜色。她明白唐斌这种反应,主要是因为唐斌得到了左风的消息,内心太过兴奋的表现,根本不是伤势有所缓解。

    冷冷地瞪了一眼,伊卡丽伸手取出一只玉瓶,说道:“就是你急着问,搞的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从何处讲起。‘黑暗森林法则’是城主大人特别提到,让我们将这转告段月瑶,也是如今我们最需要注意的一点。”

    说着,伊卡丽已经将手中的玉瓶举起来,窗外照进房间的光线,能够让人清楚的看到玉瓶之内那墨黑色的液体。

    看着那液体,唐斌惊讶的张大了嘴,忍不住说道:“这,这不是那幽冥一族的兽血精华,你要用此物来为我疗伤。”

    点了点头,伊卡丽一脸严肃的说道:“城主大人的交代,你到底用还是不用?”

    略一错愕,唐斌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苦笑,颤抖的伸出手接过伊卡丽手中的玉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