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第八百九十四章 甩脱不掉

    以左风现在的实力,在借用了疾风液的药力的同时,加上他是以逆风行的功法催动,速度也是瞬间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

    此时的左风完全不似一个人类,更好像是一头等阶不低的飞行魔兽,动用全力的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他那瘦肖的身体,在高空之上划过几乎不被发觉。如果这是白天能够看到他飞行的轨迹,可是如今是夜晚,相信就算是眼里高明者想要捕捉到他的身影也十分困难。

    这是左风第一次全力飞行,也是他首次依靠自己的力量这样长距离飞行,以前每一次飞行他都不得不依靠逆风的帮助。啊从心底里感到现在的状态才是最爽的,可以不依靠他人帮助这么飞翔,那种发自心底的畅快无以言表。

    以前左风使尽全力飞行的时候,会感到风的阻力割的皮肤极为疼痛,而且衣衫等物的存在还会拖慢自己的速度。

    而现在左风感觉的却是完全不同,风的阻力似乎没有那么强烈,而周围流动的风似乎在微微的改变流向,将自己推挤着向前进。如此一来周围的风并没有让他有丝毫的减速,反而还在不断提高速度。

    实际上左风原本对于逆风行的理解也不能够说非常完全,有一些晦涩难懂的地方实际上他之前也没有搞明白。

    可是刚才在面对琥珀的时候,他在为他人用心讲解一些地方的时候,也在不断思考自己之前没有搞懂的地方,竟然意外的有了一些新的收获。

    他并未将逆风行的武技教给琥珀,这对于琥珀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他已经察觉到琥珀的身体之中没有风属性。逆风行的修习有着一条硬性要求,那就是必须自身具备风属性的武者才能够修炼。

    左风在传授他御空飞行的方式时,无法教给他逆风行的武技,但是却能够将飞行的一些窍门和技巧传授给对方。如此一来左风等于是再次重新研究了一番逆风行,也是无形之中让他对逆风行有了全新的了解。

    刚刚和琥珀在一起的时候,他不会全速的飞行,因为他没有必要在琥珀面前卖弄,同时他也不愿意让自己的武技轻易暴露人前。

    现在两人分开来,那如跗骨之蛆般的存在紧跟着自己,使得左风时刻感到一种芒刺在背的难受。在这种危机情况下,左风也不可能继续隐忍不发,将速度完全爆发出来,希望将那存在甩开。

    可是无奈的是他飞行了好半天,那种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对方根本就没有被甩开过半点。越是如此,左风心中就越显得焦急,因为这种完全未知的存在,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最恐惧的,左风当然也不会例外。

    人类的威胁,左风想尽办法躲避了开来,魔兽的威胁左风使用种种手段,将其引导向了自己的敌人一边。可谓是已经完美的解决了所有问题,可是他不明白为何最后还有这样一个无法甩脱的麻烦跟在自己的身边。

    他猜不到这到底是一位超级强者,还是其他什么样的存在。如果是人类,那么这个人若不是药甄一边,就应该是陶主将的城卫军一边,可是若是属于其中任何一方,结果对都不应该是眼前这样。

    药甄有这么强大的助力,根本不需要如此麻烦,那天晚上甚至不需要潜入营地,因为直接就可以将这些人都灭杀掉。

    城卫军若是有这么强大的助力,陶主将何用如此狼狈,就算陶主将不知情下有人被派出来,可是左风隐隐猜测这个存在似乎修为都在素兰之上。临山郡城之内若是有这样强大的人物,不可能没有半点风声泄露出来。

    那么魔兽一方就更加不太可能,因为魔兽若是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山谷之中根本不需要牺牲那么多的低阶魔兽。

    种种因果在脑海中徘徊,可左风就是想不出一个头绪来,甚至他感觉自己的思路已经越跑越远。他心中焦急且恐慌,自己毕竟身处灵药山脉内部,现在若是自己慌不择路下遇到了一些强大的魔兽,哪怕就是一只五阶魔兽,就有足够的实力将自己碾压而死。

    可是自己现在因为慌乱,还真的有些找不准方向,除非当太阳升起以后,自己才能够重新辨认方向。现在左风除了继续逃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眼下琥珀和自己分开,多少也让左风能够放心一点,不用担心他和自己在一块陷入这种死局。不过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怅然,毕竟两人合作了如此久,不论琥珀的实力如何,有个人在身边总归是要更有底气些。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尽量将思绪排除在脑海之外,眼下绝不能够让情绪影响到自己。

    左风最初从叶林离开的时候,就是孤身一人上路面对各种危险,只不过现在又再次回到了之前的状态罢了。不过这种憋屈的逃命旅程,似乎是左风永远也摆脱不掉的宿命一般,不论他如何努力修行,如何处处小心,总还是会遇到这种情况。

    速度已经完全提高到了极致,这也是他眼下能够发挥出来的最高速度,这样在空中全力飞驰的后果就是疾风液消耗飞快。对于疾风液的消耗左风本身也感到心疼,即使是他自己炼制出来的药液,但那些药材都是极为珍贵,想要收集到也非常困难。

    另外疾风液的炼制还需要一些特别的辅助,例如那雷霆的加入,不仅使得炼制的成功率极低,同时还伴随着不小的危险。这些都让左风明白,想要再次炼制出一瓶疾风液,几乎是很难实现的事情。

    没有疾风液即使左风拥有逆风行这样的武技,也是毫无用处,因为没有疾风液他根本就无法飞行,逆风行的武技也是无根之水失去了其本身的价值。

    心疼归心疼,眼下却是逃命的关键时候,左风不得不全速而逃,消耗什么的也没有时间去考虑。

    让左风感到心中诧异的是,不论自己如何加速那种被人锁定的感觉,始终如影随形的跟着自己丝毫没有增强,也半点没有减弱。更让左风心中震惊的是,他此时身处高空,周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他自认为眼力已经远超一般淬筋期武者,就算是感气期的武者目力恐怕都及不上自己。可是自己这一路逃命而来,不论如何仔细观察,都半点察觉不到那跟着自己的踪影。

    左风不仅留心观察身后的一切,同时也注意观察两侧,几乎是不漏掉任何死角,天空,地面也都在他的观察之内。可是无论左风如何努力,最后的结果依旧是没有任何发现。

    越是如此左风心中越是紧张和焦急,眼看着疾风液就要消耗一空,若是继续下去自己在空中也坚持不了多久。

    感到疾风液就剩下一点点的时候,左风也是狠狠一咬牙,甚至猛然之间向上拔高起来。他利用逆风行和疾风液的力量,在此时此刻快速升高,这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希望能够多少有些收获。

    身体在快速升高的过程之中,左风也渐渐感到大地的束缚之力在提升,不仅仅是因为疾风液的作用正在失去,另外距离地面越远这种束缚之力就越大。左风明白自己就算是疾风液充足,离开地面的距离也有一个极限。

    左风现在所处的高度已经非常恐怖,差不多有数百丈的样子,在这样的高度从地面看去,就算是白天也很难察觉到。除非是有目的性的仔细观察,目力好者才能够勉强看到一个小点。

    如此高度已经是左风的极限,身体内的疾风液药力也终于使用完毕。左风眉头紧锁的在下方扫过,他相信若是真的有什么存在,自己不可能错过,自己现在所看到的范围已经极为夸张。

    最远处看到的一片山峦,估计若是正常速度行走,没有个两天时间根本就到不了。在这样的范围内还没有发觉到敌人的影子,左风也多少有些心灰意冷。

    可是就在左风有些失望的开始落下时,忽然左风的目光凝注在了远处的一下片矮山处。之说以称之为矮山,是因为相比于周围嶙峋峭立的高山相比,那远处的小山组成的区域尤为特别,左风感到一种熟悉的味道在脑中浮现。

    当先左风毫不犹豫的转变方向,快速的向着那处矮山群而去。

    此时的左风已经失去了疾风液的辅助,大地的束缚之力全部笼罩而来,若是换做其他人,此时便会直接从高空坠落。这样的高度落在地面,身体不会有一处完整保留下来,甚至残渣都会喷溅的四处都是。

    可是左风却与常人不同,他修习的逆风行,虽然因修为的缘故无法让自己飞行,但是却能够借助武技的帮助在空中翱翔。刚刚他之所以飞到如此高度,一来想要最好观察一下远近的情况,再者就是为了借由这高度做最后一次全速滑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