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占为己有

    左风愣愣的瞪视着手中那晶莹剔透的魂针,这魂针和手中那已经被逆风掰断的魂针一般无二,只是手中这刚刚抽出的魂针上面还有着淡淡精神力波动。

    这种感觉可以说是玄妙异常,因为在魂针被抽离青年脑后玉枕穴的时候,仿佛将青年的整个精神一同抽离了出来。如此诡异的事情左风尚还是首次见到,但想想这比缝衣针大不了太多的东西竟然能够操控那具尸傀,这种怪异的现象也就可以理解了。

    左风犹豫了一下再次伸手去查探那青年,与之前杀死的武者不同,他的脑海中没有任何的精神力存留。犹豫了一下,左风就试着将手中的魂针再次插入青年的脑中,那青年竟然诡异的瞪大了双眼,只是那眼神空洞如同死人一般,口鼻之内也没有了像活人一样的呼吸。

    左风试着将手按在对方的头部,调动念力覆盖而去,突然之间那念力通过魂针毫无阻碍的直接进入到了对方的脑海之中。左风心中猛的一紧,自从在天屏山脉内部兽魂发生变异之后,这样的事情几乎再没有发生过,淬不及防之下左风差点就要将念力直接收回来。

    不过很快左风就发现了,自己的念力并没有流逝或是被吞噬的情况,自己依然能够清楚的感知到释放出去的念力,这同自己以前念力探查时的感觉极为相似。感觉应该对自己没有任何伤害,左风这才将双目缓缓闭上,仔细感觉念力在对方脑中的变化。

    因为还在尝试阶段,左风送出的念力并不是很多,只有一缕念力在对方的脑海之中四处探查,可就是这一丝念力依然能够将青年脑中的变化清楚的感知到。那魂针极为诡异,仿佛是青年精神力的一部分,当魂针插入对方的脑海中时,他的脑海之中就立刻变得活跃起来。

    只是除了脑海之外的其他所有地方都死气沉沉,让左风能够确定这傀灵门青年确实已经身死。左风能够感觉到对方的精神力中携带着一些残破的记忆,那些记忆如同碎片般在脑中四处飘散。

    一间昏暗的房间之中,摆放着一张造型古怪的木床。一名三岁左右的男童手脚被绑缚在床的四周,一名看不清容貌的男子站在床边,将一根魂针狠狠插入男童的后脑。男童声嘶力竭的大喊,但是却没有任何回应,四周除了男童的嚎叫和看不清样子的男子粗重的呼吸,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声息。

    男子根本不管男童的死活,直接又将一根魂针插入了男童的脑中。那男童终于停止了哭嚎,因为他此刻已经陷入了昏迷,画面最终也就定格在这里。左风现在已经知道了那男童就是眼前这名青年,那看不清容貌的男子多半就是那位傀灵门门主。

    随后左风又在不断的探查着青年的记忆,那些残破的记忆如同一本被撕碎了的书,左风耐着性子将其中的所有接触到的信息读出来。忽然青年的脑海中的记忆开始消散,有些看过的有些是左风没看过的,但是那些记忆却是在不断的消亡着,如同病毒一般的从四周向着中间传递而来。

    左风不知道这种死亡会不会伤害到自己,所以急忙将自己的念力从对方的脑海中退了出来。当左风再次将魂针拔出来的时候,上面的精神力已经变得十分稀薄,不过左风却是极为小心的将之收入到一方木盒之内放进纳晶之中。

    看着在纳晶之中单独放置魂针的木盒,左风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这种手段是他以前从未曾想过的,能够将对方脑中的记忆探查清楚,以后在审问之时也会避免自己很多麻烦。不过到底对于其他武者有多大作用,左风也只能留待以后尝试过才知道了。

    将视线再次转向了那具尸傀,最后缓缓向上看去,正看到逆风在那里随意的梳理着毛发,看到这一幕左风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之前被这尸傀弄得焦头烂额,甚至都要动用炎晶火雷来将二者击杀,可是却是转眼之间被逆风扭转局面。

    在他的印象中逆风除了速度惊人,偶尔可以释放出兽能帮助自己外,也就是它那过人的感知力还算过得去。但这次却多亏了这小家伙,而这逆风现在又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自己只是做了什么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

    “好了,好了,不要在那里故作姿态了,知道这次多亏了你出手才能如此顺利解决,快将这尸傀的控制方法教给我。话说回来,你在控制这具尸傀的时候,我怎么感觉他的动作比之前那青年控制时要灵活许多。”

    左风笑着说道,同时也想起了尸傀之前的出手,于是忍不住问道。逆风却是白了左风一眼,说道:“这次可是因为我才解决了最大的麻烦,你要是不拿出来点实惠,休想我告诉你什么信息。”

    笑着摇了摇头,左风也不罗嗦,直接从纳晶中取出了那块火灵木,从上面掰下了一块丢向了逆风。逆风反应迅速,快速的腾跃而起在空中将那一小块火灵木抓在手中,最后稳稳的落在了左风的肩膀上。

    好像吃肉干一般的撕下一点在口中,然后把剩下的死死攥在手里,生怕左风会夺回去一般,这才缓缓说道:“其实控制这尸傀你也是能做到的,只要精神力足够强悍就可以操控这具尸傀,不过一般纳气期以下的武者应该很难办得到吧,这帮家伙修炼精神力还是很有一套的。”

    听闻只要精神力强大就能够控制尸傀,左风心中也是立刻露出喜色,他可是拥有念力,那是只有炼神强者才能凝聚出的无上精神力。但是左风犹豫了一下之后就想起了什么,立刻问道:“难道我不需要那魂针来控制他?”

    逆风摇了摇头,说道:“刚才那个人已经说了,必须要将两根魂针一同在武者脑中孕养,最后才能让两枚魂针达成某种联系。就算你再有一根完整的魂针,难道你愿意用自己的脑子来孕养魂针不成,这还是在你拥有那套诡异功法的前提下。”

    左风听得眉头大皱,不要说这孕养魂针的方式是否有一些连那青年都不晓得的弊端,就看到那青年因为魂针被取出就丢掉性命,左风又如何肯给自己埋下这么大的一个隐患。

    犹豫了一下,左风就试探性的问道:“听你的意思,想要操控这具尸傀就需要始终用精神力与之沟通,那么我要想利用这尸傀,岂不是要时刻将手按在其头顶不成。”

    逆风毫不犹豫的说道:“准确点来说,是将手按在尸傀脑后的玉枕穴处,也只有那里才能够让精神力与之沟通。”

    这对于左风来说绝对算不得是什么好消息,若是每次战斗都要腾出一只手紧贴这尸傀的脑后,不光会影响了自己的战斗,他与尸傀之间还会成为彼此的掣肘。心中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无论如何这尸傀也算得上勉强能够驱使了。

    想到这里左风的双目之中不禁微微一亮,接着就死死盯住了肩头的逆风。逆风被他这种“热烈”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你不要打着我的注意,你可是答应过我让我在你怀里吸收先祖魂能,你若是让我一直操控这尸傀我还怎么去吸收魂能。”

    左风略微一想就说道:“我们可以这样,没有战斗的时候你就留在我怀中吸取魂能,但是一旦有战斗发生时,你就去操控这具尸傀帮我对敌,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个方法倒是折中,虽然逆风很不情愿操控这尸傀,但是知道左风已经退了一步,自己也只能同样退一步。见到逆风点头同意,左风这才展颜一笑,接着就低头在傀灵门青年的身上摸索起来。

    青年人同样有一件随身的包裹,其中除了金币和干粮等物品外,另还有一本“控傀术”的功法,其他的东西倒是看不出有多重要。左风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将这包裹随便在纳晶之中找了个地方丢进去。

    然后又低头看了看青年的衣衫,这深绿色的长袍就是傀灵门的招牌,左风也不啰嗦直接将其扒了下来。然后又取出炎晶,将这青年的尸体就地焚毁个一干二净,做完这些左风还不满意,又将这里的烧尸和战斗的痕迹处理了一番才算完事。

    当左风转回来的时候,就立刻看到了这身材算得上有些魁梧的尸傀。带着这样一个家伙也是很不方便,而且他必须始终腾出一只手来操控这尸傀,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操控会时刻不停的消耗自己的念力。

    看到左风一筹莫展的模样,逆风却是立刻想到了原因,不过它此时却在一旁偷笑。左风也终于察觉到了逆风的这个举动,狠狠白了其一眼说道:“既然知道我的麻烦是什么,还不将你的办法说出来,难道以后都不想要吃火灵木了么。”

    逆风瞬间如同斗败了的公鸡般垂下头,说道:“你想带着这具尸傀,用不着非要时刻控制他,直接将其一块放在你的纳晶之中不久完了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