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逆焚天

第五十九章 我来晚了

    对面的小六子看起来像是因为受伤和刺激的缘故,显露出一副失魂落魄般的模样。身体微微晃了晃就开始缓缓向前倾倒,同时嘴里还在如呢喃的说着些什么。

    左风将这一切都清楚的看在眼中,眼中却是微微闪过一道寒光,心中狠狠的想到。

    ‘这帮灰衣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小孩子不成,你受伤有多重我再清楚不过,只是右臂受伤较重而已。你们这群人为了同袍兄弟生死都可以不顾,却还说什么“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种骗鬼一般的话。’

    ‘你和我的仇用不共戴天来说都是轻的,还装出这么一副厌世求死的样子,如果我真的相信了你这一套伎俩,恐怕到时候就是我死无葬身之地了。’

    ‘既然我已经看穿了你的把戏,也正好加以利用,我本来想给你各痛快,现在看来你也是不想轻松死去。’

    想到这,左风身体猛地向着灰衣人冲去,看似全力向他冲杀而去但他自己却是将所有灵力都集中在双腿,眼睛微微眯起紧紧盯着对面小六子的一切细微举动。

    就在两者之间相距三四步远时,左风清楚看到他那未受伤的左手微微动了。左风毫不犹豫的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形,右脚猛地踏了一下地面,身体就从之前的平射而出变成向着左前方而去。

    下一刻小六子整个人也动了,他猛地抬起拳头向前方砸去。在他抬头之时左风也看的清清楚楚,对面之人脸上满是狰狞,眼中充斥着怨毒与憎恨。果然和自己之前猜想的一样,他就是要在这一刻向自己发动袭击。

    当小六子拳头挥出的时候也正是左风向斜侧里扭转方向的时候,正是在对方的拳头在靠近左风不足一尺的距离。左风向着一旁让了开去与他的拳头错身而过,二人如演练了很多遍一般配合默契。

    这小六子本来狰狞的脸庞在错身而过时,露出了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神色。拳头几乎是贴着左风的衣角扫过,那拳头中所蕴含的力量让左风也禁不住有些冷汗直冒。

    对方将灵气收敛的非常好,自己在这之前根本没有发觉对方在调动身上的灵气运于拳头上。刚刚拳头擦着身体而过时,胸口侧面的皮肤传来那种火辣辣的灼痛感觉,让左风清楚知道如果自己挨上那一拳,恐怕就算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去。

    左风和他错身而过,一边是早有准备另一边是完全超出预料。这种差别在此时显得特别明显。小六子一拳挥空,因为无处着力使身体中心不稳的向前倾跌。

    左风却是如行云流水一般,袖子甩出一把黑色短刃就来到掌中,毫不犹豫的自下而上向着小六子划去,随后就见血光飞溅中一条残破的手臂高高飞了起来。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声在此时才响起,在林中远远传荡开去。

    小六子脚步踉跄的前冲了一小段,看得出这次绝不是在做戏而是真的有些站立不稳。一双眼睛却依旧瞪的很大,双目之中只剩下惊恐。

    虽然两人刚刚交手,但他已经将左风的修为看得清清楚楚,的确就是强体期的实力。若是换了平时这样的小武者,在他眼中杀之也就是随手间而已。可就是如此一名修为低微,他根本没放在眼中的少年,却是将他们坑害的几乎一个不剩,现在也把他弄成了残废。

    心中的愤怒与狂躁已经达到顶点,牙齿相互间咬合的力度过大发出了“嘎吱吱”的响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下一刻他就不顾一切的朝左风冲了过去,步伐沉重的踏在地面上,甚至将脚下的草叶踢的四处飞溅。

    左风眯着双眼神情冷厉的观察着对方的每一个举动,见对方向自己冲来的步伐如此沉重,他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虽然对方受伤不轻但毕竟修为还是比自己整整高出了一阶,显然是不想和自己再在招式上分胜负,他这样稳住身形就是打算和自己硬拼修为。左风可以猜到再次交手之时恐怕就是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局面。

    自己终究比对方的修为低的多,到时候只会让对方用他的伤换去自己的命。左风的表情渐渐变得有些凝重,若对方如之前一般歇斯底里的疯狂进攻,自己还可以凭借自己的敏捷身手寻找空档下手。可毕竟对方还是经验老道,在此时还能冷静的选择最有利的战法。

    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左风也不与他纠缠而是猛地向后几个纵跃,身形快速的退入浓雾之中。

    ‘你想和我硬拼,我偏不如你所愿,此时浓雾并未消散,当然要利用这么好的条件来与你好好周旋一番。现在的情况是你急我却不急,实在不行还可以趁着浓雾的隐蔽悄悄遁走,而且浓雾还是对自己非常有利。自己能够依靠听觉和念力清楚的知道对方的位置,他却已经基本丧失听觉。’

    左风心中盘算清楚,身子毫不停留立刻向后退出十几丈外。

    “出来。妈的,你不是想杀老子么。”歇斯底里的大喊声传来。

    左风听后只在心里暗笑:‘白痴才和你正面战斗,你流血流到死才好。’

    心中这样想着,左风将精神力再次放出,对方的一举一动也都清楚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感知之中,那小六子在林中四处乱撞的跑了一会,就停下来不动了。

    “妈的,你不是想救那个人么,我告诉你他身上有我们下的毒,解药只有我才有,你要是不出来,我现在就将解药给吞下去。”小六子再次喊道。

    听到喊声左风的心中猛的一紧,“中毒”如果师父身上真的被他们下了毒,要是不取回解药那师父依旧会没命,自己的一切努力也都将白费。在心中暗骂了一声“卑鄙”。

    “我喊三声,你若不出来我就将解药吞下去。到时候就算我死了,那个人也一样要给我们陪葬。一…”

    “二……”

    “三……”这一声三还未喊完就嘎然而止,因为左风已经从他所靠的大树后面猛地将短刃刺出,所以这一声三根本都没喊完就被左风给生生打断了去。

    “哼”小六子一声冷哼,然后身体就猛地向前窜去,虽然闪躲的并不慢但依旧还是将他划伤。

    对方倚靠在这么一棵大树,就是害怕左风再从身后偷袭。在这浓雾之中他听觉不灵,但只要不是自己背后这唯一死角受到偷袭,他就有自信应付其他各处而来的攻击。

    “舍得出来了,小兔崽子,你可将我们坑的好苦。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你们左家村之人,你把他交还给我,你对我那些兄弟所做的事便不再追究,也不会再找你们左家村其他人的麻烦。”这个小六子嘴角噙着冷笑说道。

    左风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这独臂的小六子,心里却清楚对方这句话的真假。师父对他们至关重要不假,但若是将之交给这些人,以他们这群人的做事的方式来看,他们也必定不会放过自己和村子的人。

    况且这次左家村被毁,他也没想放过这群灰衣人和山贼,所以他说的那些话也被左风给直接无视。左风一脸冰冷的盯着对方,眼睛却是有意无意的在对方刚刚被自己刺破的位置扫过。

    “怎么,不交人?你知道得罪的是什么人么,那是你们根本招惹不起的存在。若是不交出他,你们那些在雁城内的人我们也一个不会放过。”

    听了他提起雁城内的人,左风的眼神中寒光微微闪动,这是他内心的底线,已经知道自己是左家村之人,又清楚左家村幸存下来的人迁到雁城那么他就必须要死。

    见左风还是不答话,这人明显有些要失去耐性的样子,刚欲开口再说些什么,忽然发觉自己身体有些酸麻僵硬之感。眼神一下子变得狰狞,大吼道:“卑鄙的小崽子,你的刀上有毒。”

    左风虽然脸上依旧冰冷心中却是微微一松,自己刚才仓促间在刀子上涂抹了一点麻痹粉,加上对方被刀子割的极轻,他也不太敢肯定到底会不会见效。所以刚才那人不断说话之时,左风才有意无意的向着他的伤口看去,此时见麻痹粉已经见效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随后一股狠辣决绝的杀意就涌上心头,右脚在地面重重一踏,身子如箭一般飞快掠出。

    “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那个人必死,你们……”慌乱中威胁的话语还未说完就戛然而止。身体的酸麻僵硬已经让他无法移动,只是努力的将那仅存的一条伤臂抬起,希望最后时刻能够阻挡攻击。

    但下一刻,左风那锋利的短刃就狠狠扫过,半个手臂和一颗头颅就这样喷着鲜血飞了出去。

    左风在他的身上翻找出了一个包裹,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只留下一具无头无臂的尸体在地上静静的流淌着鲜血。

    浓厚的雾气渐渐的开始消散,淡金色的光芒挥洒在林中。藤肖云虚弱的睁开双眼,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眼前,从对方的口型藤肖云勉强可以知道他在说什么。

    “师父。我来晚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