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第1808章 它们的存在,是因为我

    天地如墨。

    在一片剧烈的轰鸣当中,帝天凌等八人根本承受不得岁月女这惊世骇俗的潮涌,他们被黑色能量推着,远远地摔了出去,四肢百骸仿佛要碎裂了一样,也就此断了给东池漓的八山极致能量供应。

    “阿漓!”

    帝天凌艰难地爬了起来,望着前方的黑幕,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岁月女这次所施展的能量,当真是叫人震撼不已,这不仅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而且已经达到了一种完完全全不可思议的地步。

    东池漓刚才所抵达到的实力,根本不能抵抗岁月女的这一击!

    轰隆隆——

    东池漓眼见着犹如连天的黑色巨墙,在迅速地朝自己靠近,自己也是极为心惊,她无法琢磨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如何,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挡下这一击。

    她下意识地抬掌去挡,本源能量疯狂荡出。

    嘭!

    两股能量骤然撞在一起,大地瞬间迸裂成无数,地缝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的尽头。

    但听得“轰隆隆”的连番巨响,大地赫然在飘移,无数的火光从地底迅速地喷涌了出来,将黑暗的空间给照亮了起来。

    如果从妄仙星空看的话,只怕要惊得背过气去,因为,霆乞山竟然因为这一碰撞,生生裂了两半,地心的岩浆在疯狂地往外喷涌!

    轰隆隆——

    大地依旧在悲鸣颤动、哭泣。

    东池漓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没想到她现在的实力依旧是不如岁月女。

    难道真的犹如岁月女所说,她在气脉交汇点几百万年的修炼,根本就是她这短短的时间内,完全比不上的吗?

    不可能。

    这不可能的!

    她是本源,她才是岁月女口中所说的本源,怎么可能会输给岁月女?

    岁月女所拥有的本源能量,根本不如她的精纯。

    她会输,是因为她断了八山极致能量的来源,现在帝天凌他们恐怕都已经受了重伤,只怕无法再给她输送本源能量。

    那么,她要怎么才能够获得更多的八山极致能量呢?

    东池漓蓦地抬起头来,看向了那从天际而来的八道气脉。

    她唇角蓦地勾了起来,对岁月女呵呵笑道:“岁月女啊岁月女,不管怎么说,我才是本源啊,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呢?既然你的能量比我多,那么……”

    岁月女脸色剧变:“你想做什么!”

    “我抢来如何?”东池漓喝了一声,右手蓦地往前凌空一抓,虚虚地抓住了那八道气脉,然后狠狠地朝自己拽了过来。

    轰隆——

    八道气脉赫然扭曲了起来。

    东池漓一喜,看样子果然有用。

    岁月女狂怒:“姬无梦!你不能抢走我的气脉交汇点,你给我滚!”

    岁月女双手在身前翻飞,黑色能量疯狂地攻击着东池漓,但东池漓不管身上受了再多的攻势,都不为所动,硬是死死地拽着八道气脉往自己这边扯。

    “我才是本源,八山气脉应该属于我,它们同我契合!”东池漓怒吼了一声,即便自己七窍流血,浑身鲜血淋漓,也并没有放弃。

    隆!

    八道气脉离东池漓更近了。

    岁月女陷入癫狂,放弃了攻击东池漓,也凌空抓着八山气脉,往自己的方向扯:“你抢不走的,你抢不走的,它已经属于我数百万年!它是我的!我才是妄仙道最强的人。”

    “可它们的存在,是因为我!”东池漓猛然大喝一声,使劲了浑身解数,将八山气脉狠狠一拉扯。

    嗡!

    八山气脉从中间断开,紧接着在断开出重新延伸,并且朝东池漓的心口疯狂涌荡了过来,心境内的本源漩涡狂暴地吸噬着八山气脉。

    强大!

    东池漓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强大!

    一种完全无视这个世界的强大!

    东池漓张开双臂,任凭本源能量灌溉自己的全身,任凭自己的身躯舒展,仿佛久旱甘霖,她舒服地畅吟一声,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丝傲然的笑意:“岁月女,现在八山气脉交汇点,已经属于本源,属于我了。”

    岁月女颓唐地后撤了几步。

    她癫狂地吼道:“你!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一切!你不过才存在于妄仙道数万年,而我,已经存在数百万年了,为什么!我还是无法赢你!该死!为什么,为什么妄仙道要孕育你,为什么!”

    东池漓茫然地望了望天际,她低头抚了抚霆乞山,轻轻道:“我能够听到霆乞山在哭泣,你能吗?”

    岁月女一愣,旋即咬牙恨道:“你这个疯子。”

    “这就是造化啊。”东池漓咧嘴笑了笑,“因为你无法感受到妄仙道的万物,所以它们才会孕育出一个我来,让我来聆听它们,不是么?”

    岁月女只道:“你该死。”

    “那你来杀我。”东池漓已然有恃无恐,现在八山气脉交汇点已经融入了她的体内,岁月女还能掀出什么波澜不成?

    岁月女右手荡起一阵黑光来,朝东池漓涌来。

    但这黑光还未到达东池漓,在东池漓还没来得及反击的时候,霆乞山的大地赫然升起了一道庞大而厚实土墙,替东池漓挡下了这一攻击。

    东池漓沉默了一会儿,只能望着大地,轻轻道:“谢谢,谢谢你保护我。不过,你已经受伤了,该是我来保护你才对。”

    土墙轰然倒塌,融进大地。

    东池漓望着岁月女,甚至只能感受到岁月女的脆弱,她道:“你让我经历了太多不该经历的惨痛,现在是我了结这一切了,你应该去死了。”

    岁月女呵呵笑道:“姬无梦,就算你是本源,就算你能够杀我,可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杀的。为了防止这一幕的出现,我已经做了许多年的准备,不止是杀你,而且,我也给自己留了后路。不见了,姬无梦。”

    岁月女袖子一挥,风过,人无影。

    东池漓愣在了原地,蓦地抱住头颅,仿佛脑海中有什么在作祟一样,疼得她低低嘶吼了起来。

    “阿漓,阿漓!”远处的人赶了过来,同样一身重伤的帝天凌将东池漓扶起,“你没事吧?”

    东池漓蓦地睁开眼睛:“我……都想起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