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第452章 生或死都是我东池漓的城

    天高云远,原本纯白如絮的白云,如今在眼中却充满了血红的凶煞,众神陨坡的红云竟然已经蔓延了这么远,就连在天元城中,都能感受到东边天际那浓烈的杀气。

    东池漓让破风寒先带着其余的杀手率先通过天元城的传送阵,传去离西溪镇最近的城市,并且赶去西溪镇驻扎下来,因为西溪镇是岭东郡往内陆必须要通过的城市。

    东池漓先去天元学院看了一下,发现天元学院高年级的学生已经都不在院中了,甚至连一行长老和诸多老师也不在,看来他们也去了西溪镇吧,为了守卫灵域的将来,就连这些仅仅是破灭境以下的武者,都要付出自己的力量呢。

    东池漓沉吟了一句:“不知道九姨妈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圣殿中面壁,该死的圣殿!”

    而且据还留在院中拼命修炼的低年级学生说,不仅在校的学生去了,而且就连毕业了许久的学生,也在前些日子到院中集结了起来,一起赶往了西溪镇。

    这里面或许包括孟虎、山无峰、莫雪烬、沈君则等人。

    东池漓甚至还记得,天元学院的西南方向正藏着一头九级神兽,只不过东池漓并不打算在未来契约它,因为它是天元学院的守护兽。

    东池漓了解了一下情况,面容不由得愈发严峻了起来,按照这个形势看,看来魔域这次是下了大手笔,一定要拿下灵域了。这将是一场生灵涂炭,这将是对东池漓亲朋好友的威胁。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就算她的力量比圣殿微薄上了太多。可是圣殿要守护的是它的权势,而东池漓要守护的不过是自己的感情。

    东池漓大步流星地朝着天元城的传送阵走去,然后传送到了离西溪镇最近的城市,一路踏空而行,飞速地往西溪镇掠去。

    她发现凭她的速度,竟然没有跟上破风寒他们的先行部队,她的修为可是高了这些杀手非常多的,看来无道杀手会的魂技和手段确实是不同凡响。

    飞行了小半天,天际的红云压抑了下来,将东池漓的心情都压迫得无比紧张,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是她对东城和漓城的担忧。

    西溪镇外那辽阔的旷野终于出现在东池漓的眼前,只不过现在旷野之上驻扎着密密麻麻的武者,帐篷已经堆满了旷野,有不少武者在这些帐篷外走来走去,神色紧张地讨论着什么。

    镇外如此拥挤,镇内倒是位置空旷,因为里面是一些大宗派和大家族的驻扎地,不容许外人进入。

    东池漓不由得冷笑,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灵域的等级制度还是这样的逼人。

    不久前西溪镇被魔域打下,但是灵域很快就组织好了武者,反扑了过来,将魔域武者逼了回去,因此魔域武者改变了计划,想要南下攻岭东郡。

    东池漓的眼睛在旷野之上扫了扫,很快就发现了在等候她的破风寒一行人,魂识不由得就锁定了那一块。

    就在她要落下去的时候,却看见一个身穿圣殿衣服的老者向破风寒等人走了过去,并且问道:“你们是哪儿来的,隶属于哪个宗派或哪个家族,老夫要登记在案,好规划你们的之后同魔域的战斗范围。”

    破风寒淡淡地看了一眼圣殿老者,就将头转向了一边去,没有回答他的话。

    那圣殿老者脸色一变,怒道:“我让你说出来,你没有听见吗?如果你不说你们来自哪里,不久后我们要包抄魔域武者,你们想擅自行动吗?”

    破风寒冷冷笑道:“如果说我们不属于大家族,也不属于任何宗派,圣殿是不是想将吾等安排在最前线送死卖命?你们大宗派和大家族就躲在后面领了功劳,受尽整个灵域的敬仰?”

    四周不少武者都侧目了过来,议论纷纷。

    无道杀手会的杀手一概都是黑衣,并且面对外人的时候,脸上都有一层雾气萦绕,让人捉摸不透他们的容颜。

    这样一支上千人的队伍,自然是非常惹人注目的。

    “你!”似乎被猜中了心思,那圣殿老者更加的恼羞成怒,指着破风寒道,“如果你不说出你们的具体由来,那我们可要将你们当成是魔域派来的卧底处置了!”

    话音刚落,竟有一群同样穿着圣殿白衣的守卫走了过来,虎视眈眈地将一千多个无道杀手会的武者围了起来。

    破风寒却视若无睹地冷冷道:“无可奉告。”

    说着,所有的无道杀手会杀手都戒备了起来,在雾气缭绕的面容下,似乎有一双猎人般的眼眸扫向了主人,让人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了一丝害怕。

    很多人都觉得异常的荒谬,不过是一千多个武者罢了,为何会觉得对方有千军万马,似乎他们随时都能将自己无形地撕碎一样。

    那圣殿老者也是心中惴惴不安,表面还是冷喝道:“再说一遍,你们来自哪里,隶属何人!”

    破风寒无比坚定地冷漠道:“我们只听命于会长,不受圣殿管制。”

    圣殿老者终于彻底愤怒,右手一挥,大声道:“给我拿下这帮魔域逆贼,不能让他们扰乱了前线秩序!”

    “住手!”犹如惊雷般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头顶炸响,那声音清冷得像是腊月寒冬里的风声,让人冷得瑟瑟发抖。

    他们竟然没有注意到半空中还有一个人,当武者们将头往上抬去的时候,那清冷美妙的容貌,那炸成马尾在半空中飞扬的发丝,那没有揉杂任何杂色的清澈瞳眸,却人蓦地脸色一变,“冷面修罗”四个字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浮起。

    “东池漓!”那圣殿老者脸色大变,猛地踏空而行,落在了东池漓面前的不远处,怒道,“你竟然敢出现在这里!”

    “呵。”东池漓冷冷一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她的目光旋即落在了破风寒一行杀手的身上,对圣殿老者讥讽道,“他们听命于我,不听命于你们的狗屁圣殿,懂吗?”

    圣殿老者大怒:“竟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羞辱圣殿,你该当何罪!”

    “放狗屁!”东池漓徒然暴怒道,“还胆敢自称是圣殿!圣你麻痹!拿我东城和漓城两城人的性命去换一支魔域军队?滚!滚回去告诉你们罚罪老儿,东漓两城生是我东池漓的城,死也是我东池漓的城,圣殿休想染指它的存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