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苍黄

846.第846章 叩宫(下)

    第846章 叩宫(下)

    “皇上,现在不是动吴宓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豫州刺史人选,尽快在豫州推行新税制。”张猛上前一步,语气低沉的说道,老实说,吴宓如此坚决的反对新税制,让他有些意外。

    很多年前,他还在太子府任职时,就曾经与吴宓交流过,当时吴宓已经小有名气,吴宓对他的想法虽然不完全赞同,但对收税这项还是挺赞同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在选择推广新税制时,才选择了豫州。

    选择扬州冀州和豫州雍州,不是没有原因,扬州自不肖说,新税制最先实行的地方,自然该继续推广。

    豫州则主要看吴宓,雍州则看秦王,而冀州,则是为了打击冀州士族,或者说天下士族的力量。

    大晋天下,士族最强大的地区有三个,冀州,颍汝和关陇;其中冀州居首,全州所有良田,士族占了几乎七成,商业控制了几乎八成,这个本该最富裕的州,每年向朝廷上交的税银。

    早在陈宣被调出帝都时,张猛便布下这枚棋子,用陈宣这名悍将去冲锋陷阵。

    皇帝气急反问:“如此无父无君之徒,让他逍遥法外,朕何以面对天下!新税制又如何得以推行!”

    张猛猛地惊醒,沉默的点头,皇帝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吴宓如此反对新税制,如果不处置,那么不但皇帝的颜面无存,就连新税制的推行也会受到影响。

    “皇上所虑极是,是臣思虑不周。”张猛立刻让步,点头赞同。

    潘链还没想到,依旧继续劝道:“皇上,吴宓此举明显是死谏,将他下狱,不是正合了他的意。”

    “那朕就顺了他的意!”皇帝愤恨的在书案上重拍一掌。

    “陛下!”潘链着急了,提高声音,皇帝却不想再听了,阴森森的喝问:“太师,吴宓的奏疏,你参与没有?”

    潘链一惊,连忙解释:“皇上,老臣那里知道,今儿到尚书台才看到奏疏的。”

    皇帝冷冷的哼了声,扭头看着薛泌和延平郡王,毫不掩饰对他们的怀疑,薛泌连忙说:“臣也没与吴宓接触过,这吴大人压根就不会理会臣。”

    皇帝微微点头,延平郡王苦笑下:“臣,在庄子上举行过文会,邀请过他参与,但臣保证没与他谈过奏疏的事。”

    邀请吴宓到庄子上参加文会的事,瞒不过人,更瞒不过内卫,倒不如老老实实承认,还不会引起怀疑。

    皇帝仰头看着窗外,发泄一通后,他渐渐冷静下来,吴宓上了这样一道疏,除了他以外,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

    内卫!对,只有内卫才能查出来,还是父皇说得对,内卫是皇帝的眼睛,大臣都各有目的,作皇帝就是孤家寡人,要靠内卫才能看清他们。

    各种念头乱纷纷涌上皇帝的脑海,他忽然觉着很孤独,连最亲信的张猛都有点看不清了。

    当然,张猛不会与吴宓合作,在吴宓的奏疏里,他也是该被驱逐的小人。

    “你们都下去吧。”皇帝疲倦的吩咐,张猛看着皇帝,沉默半响,深深叹口气,才转身出去。

    皇帝久久的站在窗前,黄公公小心的陪在身边,半响,他上前倒了杯茶,然后才小心的说:“皇上,您还是要注意身子骨,为吴宓那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你说这事后面还有没有人?”皇帝语气低沉,却带着丝杀气。

    黄公公心里一惊,他不敢多说:“这个要问内卫,内卫当有报告。”

    在宫里说话办事,要特别小心谨慎,别看那些小家伙一口一个祖宗的,谁知道他是谁的人,心里嘛,恨不得你早点滚蛋。

    “内卫?”皇帝叹口气。

    与先帝不同,他不是很喜欢内卫,所以登基以来,他使用内卫的机会很少,即便林公公反复告诫,内卫的力量衰落,希望增拨经费,加强内卫力量,他依旧没有答应。

    统治天下当以王道,内卫,作用虽大,可落了下乘,虽说不削弱,可也没加强的道理。

    可这声叹息在黄公公耳里便是另一番味道,内卫这些年实力下降极快,要不是林公公苦苦支撑,早就不行了。

    内卫实力下降的一个最大的原因便是没钱,这些年要不是林公公拆了东墙补西墙,想尽一切办法弄银子,内卫早就维持不下去了。

    “皇上,林公公和柏公公已经竭心尽力了,内卫这些年,...,唉,朝廷没银子,内卫....”

    “行了,你就别当老好人了,”皇帝不耐的说道,黄公公连忙要解释,皇帝不耐的走到书案前,又拿起那奏疏,黄公公过来,看茶杯里已经没水了,便提起水壶给添上水。

    “不是老奴好心,皇上也知道,老奴与林公公是同门师兄弟,我们同门兄弟虽多,可轮得上交好的,也就这么一个,这些年,也不止一次听他说起,内卫的经费太少了,....”

    “你该不是要帮他要银子吧。”皇帝第二次读这奏疏,随口与黄公公调侃。

    “老奴哪敢,”黄公公说道:“老奴伺候了先帝和皇上,知道这里面的规矩,在这伺候,首先便是要嘴严,不该说的,绝对不能说。”

    “是这个理。”皇帝点头,这是他对黄公公最放心的地方,他身边有三个总管太监,每个人手下又有十二个小太监,这三人轮班,下面的十二个小太监也轮班。

    在皇帝身边伺候,对宫里的太监来说,是三世修来的福气,位高权重,外面的那些大臣,那怕是尚书台大臣,见到了他们,也得恭恭敬敬的。

    “你对这个怎么看?”皇帝问道,黄公公看着奏疏,笑道:“老奴那懂这个,以前,先帝也曾被一些大臣气得连饭都吃不下,可后来先帝想通了,那些家伙其实就是搏名,皇上想想,那些家伙写奏疏,一个比一个狠,为的是什么,真若是想讨论问题,那有这种态度说话的,先帝就曾说过,竖子沽名尔!”

    皇帝呆了呆,黄公公悄悄打量他的脸色,神情还算和缓,心里稍稍松口气,半响,皇帝叹口气:“还是父皇明见万里,洞悉人心。”

    “所以啊,皇上,咱们不着急,吴宓既然敢上这样的疏,就不是个会跑的人,老奴估计,他正坐在家里,等着虎贲卫上门。”皇帝点头,承认吴宓是这种人,正是因为他是这种人,就更麻烦,要是田凝那种人,就好了,也就不用费这么多心。

    果然,没有多久,柏公公便来回报,虎贲卫已经很顺利将吴宓捉拿归案,已经下了虎贲卫大牢。

    吴宓被捕,很快传遍了整个帝都,也很快成为各种文会上的话题。

    吴宓在士林的声望颇高,太学生们渐渐的不安分了,皇帝还没来得及考虑清楚,该怎么处置吴宓,帝都便出现了传帖。

    只是短短一天晚上,传帖便传遍整个帝都。

    传帖很快送进宫里,送进了御书房,皇帝看着传帖,更加伤心,也更愤怒。

    “皇上不必生气,这些士子不过是受人蛊惑。”黄公公低声安慰着,心里却十分焦急,拿到传帖,他便让人去请张猛,这个时候,只有张猛才有可能化解皇帝的愤怒。

    “传旨,让廷尉审理吴宓一案。”皇帝感到已经足够了,这吴宓必须尽快处置。

    张猛匆匆求见,传帖刚出来,他便感到出事了,吴宓一案有可能引起更大的风潮,所以,接到黄公公的消息后,便立刻赶过来。

    “你看看吧。”

    皇帝将传帖推到张猛面前,张猛没有去看,平静的说:“臣已经看过了,这东西在帝都已经好几天了。”

    “好几天了!”皇帝愤怒的连连哼道:“内卫在作什么,柏藤干的好差事。”

    看到皇帝怪罪内卫,张猛没吭声,作为士林一员,以及前太子幕僚,对内卫绝没好感,被削弱甚至被取缔的内卫,才是他愿意看到的。

    黄公公也不敢开口,虽然前几天他才说与林公公是同门师兄弟中关系最好的,可现在林公公养病,内卫是柏公公在暂代,有什么责任,自然是他的。

    “陛下,对吴宓要尽快处置,”张猛提议道:“省去一些麻烦,陛下直接下旨,将吴宓免职,或者,发配,只要吴宓离开帝都,那些人就没理由闹事。”

    “不审就治罪!哼,这不是说朕理亏,朕怕了他们!”皇帝不悦的反问道。

    “陛下,这不是理亏的问题,”张猛正色道:“新税制行得正,为的是我大晋江山,和天下黎民百姓,可陛下,那些年青士子,被鼓动反对新税制,对他们,朝廷的办法一向不多,狠不了,轻了没用。”

    张猛正劝说着,外面传来匆匆脚步声,皇帝眉头紧皱,就要发火,小太监在外面叫道:“启奏皇上,潘太师,蓬丞相,延平郡王和薛大人,求见。”

    皇帝微怔,张猛顿时觉着大事不好,自己担心的事恐怕发生了,连主持上计的蓬柱都赶来了。

    “出什么事了?”皇帝显然也意识到了,四人刚进屋,便立刻问道。

    “皇上。”潘链语气沉重,不知道该怎么给皇帝说,蓬柱抢步上前:“陛下,有数千士子在宫门前,要求面见皇上,要求废除新税制,释放吴宓,罢免佞臣!”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