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苍黄

845.第845章 叩宫(中)

    第845章 叩宫(中)

    吴宓说到做到,第三天,延平郡王便在尚书台看到他的奏疏《奏罢新税制逐佞臣疏》。

    “...大晋立朝八百年,太祖定策,历代尊崇,太宗文宗,内休民力,外和诸番,仁宗孝宗,在位虽短,盛世依旧,继而武宗驱逐大漠,大晋威震四海,今陛下以暂时的困难,昧于小人蛊惑,弃八百年之国策,此等行为,非人君该为,臣受国恩深重,不得不为陛下明言,...”

    潘链抑扬顿挫的念着,延平郡王和薛泌俩人神情均是无奈,这吴宓是真敢写,这不是指着皇帝的鼻子骂他乃小人。

    “.....天下事,有利未尝无害,使此事行而无害,害而与利相半,即不半而究竟无甚大患。臣奉公之念,亦自信不下于人,亦安敢不首先竭蹶以福圣怀?顾臣私忧过计,殊有见其大不可者,请直吐于君父之前。

    圣人有言,治国首在理财,而理财尤宜厚下。何者?盖下者,财之所由出也。.....”

    薛泌微微摇头,这吴宓自己不怕死,长篇大论,将大晋历代皇帝的治国之策与当今皇帝的政策作个比较,今儿指责皇帝因为眼前的困难,违背祖制,行功利之举,乃小人行径。

    “唉!”

    薛泌一声长叹,延平郡王冲他笑了笑,也跟着一声长叹,他们都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皇帝的雷霆之怒!

    大晋八百年,还没有那个臣子敢如此指责皇帝的!

    这是在揭龙鳞!

    “这吴宓是不要命了!”

    薛泌不住摇头,将吴宓调任太学,皇帝明显有保全之意,可这老东西压根不领情,上这样一篇奏疏,那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延平郡王也重重的叹口气,潘链也点头:“吴宓这是死谏啊!”

    薛泌和延平郡王同时点头,潘链迟疑下,手指在奏疏上轻轻敲击,半响才说:“咱们是不是要先商量个态度?”

    “还商量个啥,”薛泌苦笑道:“这封奏疏,皇上要看了,这吴宓就得立刻下狱,咱们压根就没办法。”

    “吴宓乃当世大家名士,若因此获罪,势必震动天下,咱们还是先想想办法。”潘链的神情很是惋惜,也有一丝担忧。

    “是啊。”延平郡王也担忧的叹息道:“现在正是秋品时节,这满城的士子,到时候,可别弄出什么事来。”

    薛泌陡然一惊,想起那个传闻,立刻赞同:“对,对,还是太师有经验,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

    三人都沉默下来,这个法子可不好想,这吴宓真要下狱了,这些士子一闹腾,真可能闹出事来。

    可倒底该怎么办才能不让吴宓下狱呢?

    三人都没主意。

    “他这个太学假祭酒恐怕保不住了。”

    沉默半响,延平郡王才缓缓说道,薛泌皱眉:“想什么呢,还假祭酒,能流放凉州,就算幸运了。”

    潘链摇头,坚定的说:“绝对不能流放,更不能抄家。”

    “仅仅免职?”薛泌迟疑下:“皇上肯答应?”

    潘链叹口气,皇上肯答应吗!大晋八百年了,还没有那个臣子敢如此胆大妄为!

    “这样吧,咱们这样干站着,也不是办法,干脆上御书房。”薛泌提议道,潘链迟疑下,延平郡王苦笑:“薛大人,这样的奏疏,谁敢往上递!”

    薛泌皱眉反问:“这样的奏疏,你敢不送?”

    延平郡王沉默了,对啊,这样的奏疏,你敢不送吗?

    “薛大人言之有理,这样吧,江南有几封奏疏,是关于祥瑞的,或许,可以减轻点皇上的怒火吧。”

    潘链一锤定音,翻出两份奏疏,三人一起向御书房过来。

    没有什么意外便见到皇帝,皇帝的书案上又是一堆奏疏,要说勤政上,还真无法指责皇帝的,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处理朝政上了。

    “说说吧,有什么事,三位尚书台大臣,一起过来了。”皇帝放下笔,抬头看着他们,含笑问道,看上去他的心情不错,没有被前段时间的奏疏给影响。

    可薛泌知道,没有那么容易过去,他还在太子时,便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心思。

    潘链上前一步,先拿出两本奏疏,笑眯眯的说道:“皇上,这江南上的两封祥瑞的奏疏,天降祥瑞,福佑我大晋,老臣恭贺皇上!”

    皇帝示意黄公公接过来,黄公公笑眯眯的接过奏疏,放在书案上,皇帝接过来,快速浏览一遍,这种所谓报祥瑞,先帝在时便有过,而且次数不少,先帝最初无所谓,后来越来越看重。

    以前,他对这所谓祥瑞奏疏,压根就瞧不上,觉着不过是下级官员讨好,可现在,面对朝野蜂拥的反对声,他迫切需要一个东西,来压住所有反对声,这祥瑞,虽然说不明道不清,但现在他需要它。

    “嗯,好,天降祥瑞,福佑大晋!”皇帝看后,满意的点点头,抬头看着潘链:“尚书台,将此奏疏全文抄录在邸报上。”

    邸报一般只抄录重要奏疏,象这种祥瑞的奏疏,一般情况下就抄个摘要,甚至压根不上。

    “让天下臣民同沐上天的福泽!”潘链满脸笑容的恭维道。

    薛泌和延平郡王同时施礼:“臣等为皇上贺!为大晋贺!”

    皇帝笑着挥手:“好了,好了!你们三人不是就为这两份奏疏来的吧!还有什么事?”

    潘链迟疑下,拿出吴宓的奏疏:“陛下,这吴宓上了一份疏,臣等不敢擅专,请皇上定夺!”

    皇帝微微皱眉,这吴宓又搞什么了,让尚书台都无法处置,还必须交给自己来。

    “这老家伙又说什么了,让你们都无法处置。”

    皇帝故作亲昵的称呼,没有缓和潘链三人的神情,看着三人略微有些紧张的神情,皇帝觉着无趣。

    打开吴宓的奏疏,才看一半,皇帝的神情变得阴沉无比,鼻息不断变粗。

    “啪!”

    皇帝愤怒的将奏疏拍在书案上,腾地站起来,气呼呼的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

    御书房里的气氛十分紧张,黄公公不知道吴宓在奏疏里都写了些什么,让皇帝如此震怒失态,他低着头,小心的站在那,连呼吸都不敢大了。

    “沽名钓誉的东西!”

    “不知廉耻!”

    “读了几本书,写了几篇文章,就大言不惭!”

    “豫州的流民几十万,没见他安置,还在奢谈什么济天下!无耻!”

    ......

    皇帝神情激动,脸色涨得通红,语速越来越快,将吴宓从头骂到脚。

    “来人!”

    黄公公连忙上前,皇帝一挥手:“不用你!叫柏荪来!”

    黄公公大吃一惊,柏荪便是掌控内卫的柏公公,自从穆公公告老还乡后,林公公身体越发不行了,最近又犯病了,内卫的权力渐渐移交柏公公。

    穆公公走后,宫里的权力开始慢慢转移,只是皇帝还没任命由谁来接替穆公公。

    黄公公很希望由林公公来接替,可林公公的身体太差,很难胜任这样繁重的差事,此外,后宫总管也要参考太后的意见。

    穆公公这一走,宫里的几千太监和宫女就象少了主心骨似的,不知该怎么作。

    小太监很快跑去,皇帝却依旧没停,依旧在大骂吴宓。

    “朝廷府库空了,他吴宓还抱着教条,死不悔改!”

    “塞外打赢了,可朝廷府库也空了,连犒军的银子都拿不出来!他吴宓有办法吗!”

    “读书,我看他的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

    皇帝大骂着,咆哮声传遍整个院子,早有小太监匆匆跑去告诉张猛,张猛连忙赶过来。

    “张卿,你看看,他们是怎么骂朕的!”

    张猛忧心忡忡的看完奏疏,眉头拧成一团,这吴宓倒底是要干什么,他在豫州推行新税制不力,朝廷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将他调到太学,没想到他还不安生,居然上了这样一道疏。

    正在张猛想招时,柏公公已经小跑着赶来,皇帝看到他便怒吼道:“立刻去,将吴宓抓起来!抓起来!”

    “是!老奴马上去办!”

    柏公公转身便走,张猛眉头紧锁,迅速转动,可一时之间,又那有什么好办法,他只好看着延平郡王和薛泌,薛泌冲他苦涩的摇头,延平郡王神情十分无奈。

    “你们说,这吴宓该怎么处置!”皇帝骂累了,站在书案前,疲惫的问道。

    几个大臣面面相觑,皇帝更加生气了,皱眉道:“怎么啦?连个话都不敢说了!”

    张猛叹口气:“皇上,臣,臣以为,吴宓免职就罢了。”

    “免职!”皇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猛可以说是他最亲信的大臣,虽说没有官职,可实际上是朝廷近期的核心,新税制出自他的谋划,现在对着吴宓,居然说只是停职,让这老东西骂了自己,转身就走了,还那样潇洒!当朕什么人了!

    市井匹夫挨骂了,还可以饱以老拳,自己居然什么都不做,就让他走了!

    朕连个市井匹夫都不如了!

    “不行!太便宜他了!”皇帝咬牙切齿的喝道。

    张猛苦涩的叹口气:“皇上,这吴宓不同与田凝,在士林中颇有声望,而且,现在正值秋品,大批士子聚集帝都,这个时候,若是处置吴宓,万一引起....”

    “有什么万一的!”皇帝气呼呼的:“要说士林声望,魏典不比他差,能有什么事!”

    “皇上,老臣以为张大人所虑甚是,皇上,现在最要紧的是保证新税制在豫州和冀州的推行,另外,还有上计,也不能耽误,这个时候发生政争,得不偿失。”

    潘链很小心的劝道,皇帝完全听不进去,他绝不肯放过吴宓。

    “潘大人言之有理,皇上,这奏疏,还是先留中吧,等事情过了,再处置。”延平郡王也劝道。

    “臣,附议。”薛泌低声说道。

    皇帝惊讶的看着四人,一向不合的尚书台,居然在这事上意见罕见的一致,这个发现,让他十分伤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